• 第十五章 疑点重重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1本章字数:3300字

    郝玲珑听说,在赵乐鸿的遗物里发现了自己的简历,确实很吃惊。他和赵乐鸿几乎没有生活交集过,自己的简历怎么可能在他的遗物里呢?

    赵欣瑶道:“我哥活着的时候是在杜清月手下当员工,那段时间公司招人,你投的简历也许引起了我哥的注意,所以留下你的简历是很正常的。但是那上面写了一句话就显得太不正常了。所以我觉得还是来找你说说比较好。”

    她说着,拿出那本装订成册的简历递给郝玲珑,然后打开第一页,指着上面的一行字。

    郝玲珑一看,只见上面写道:“如果我出事,就找郝玲珑。”

    郝玲珑吃了一惊,翻看了一下简历,确实是自己大学毕业后找工作,向各大公司投递的简历,但是这一行字说明了什么?难道一个月前赵乐鸿就感觉自己要出事,而且出事是和他郝玲珑有关系?可是一个月前,他们之间谁跟谁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可能和他出事有关系?

    他于是把简历仍在茶几上道:“简直是无稽之谈,你哥长得是圆的是扁的,我都不知道,他出事怎么能找我呢?你还是找杜清月去吧,我不过是她的上门女婿,两个星期前才刚刚认识。她的事我也不想管。”

    赵欣瑶见他要离开,便急了道:“郝先生,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呀,我可没说我哥的死与你有关,只是就事论事,想和你讨论一下这句话的含义。”

    郝玲珑问道:“这句话可能是随手写的,或者是后来人故意加上去的,能有什么特殊含义呢?”

    赵欣瑶道:“我哥死后,他的东西都被我锁在柜子里,从没有被动过,绝不是后来人加上去的,至于你说是他随手写的,那就更不可能了,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写这几个字。鉴于你和我哥不认识的情况,我想这句话应该这么理解:这句话应该是我哥写给杜清月的,他说假如我因为集资案出事了,你就去找一个叫郝玲珑的男人。或者也可以这么理解:那就是你郝玲珑投简历的时候,杜清月就看上你了,而我哥也预感到你郝玲珑将要取代他,所以他写这句话来告诉我们,如果他死了,与你郝玲珑绝对有关系。现在事实果然如此,不论哪种解释,你郝玲珑都取代了我哥,做了杜清月的上门女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郝玲珑听她这么说,杜清月应该早就看中了他,那天送快递和她发生摩擦不过是他早就安排好的,于是那天沉重的快递,故意放在门口易碎的花瓶和不穿任何内衣的杜清月……无不闪现在他的脑海里。

    我靠,要真像赵欣瑶所说,是杜清月一步步把他郝玲珑安排到这个陷阱里来的?她究竟想干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让自己伺候苏闵柔,使她走上总裁的位置?可是现在她已经得到了总裁位置了,她为什么还要留着自己呢?

    郝玲珑越想心下越是心惊,但是他在赵欣瑶面前还竭力保持着镇定,问道:“你哥和杜清月在一起多少年了?他为什么不做上门女婿?”

    赵欣瑶道:“他们是大学同学,在一起也有六七年了。杜清月的父母都是威愿公司的股东,对公司发展有很大的发言权,可是后来她父母双双出车祸死了,他们的股权就自然转到了杜清月的头上,所以杜清月才做到投资部总经理的位置,现在还能担任总裁。我哥毕业后只是威愿公司的一名业务员,和杜清月的差距越来越大,我哥跟她在一起就像是个小跟班的,更何况她竟然提出要我哥做上门女婿,还签订契约,我哥觉得被侮辱了,所以才不干的。”

    郝玲珑心里阵阵心惊,这果然是陷阱,巨大的陷阱,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步赵乐鸿的后尘,但是有一点可以确信,杜清月开始盘算杀了自己的方法了。这个可恶的恶女,我郝玲珑不是赵乐鸿,我会逃出你的手心,也一定会揭露你的阴谋的。

    他不动声色的将简历扔给赵欣瑶道:“你今天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

    赵欣瑶咬了咬嘴唇道:“其实我不希望你步我哥的后尘,所以还有警告你的意思。杜清月连相恋了五六年的男朋友都能下手,对你恐怕更不留情。如果你愿意的话,咱们联手,找到杀死我哥的证据,将杜清月这个杀人魔王抓起来才是你我的出路。”

    能够把杜清月抓起来也是郝玲珑最恶毒的想法,这些天来,他无时无刻不处在惊恐害怕之中,可是杜清月这个女人非常聪明,想要对付她谈何容易。再说这赵欣瑶虽然长得漂亮,穿着时髦,可能不能信任还得两说。于是讪讪的笑道:“就凭这些就判定我老婆杀人恐怕是牵强附会。再说我和她都结婚了,白纸黑字红面的结婚证,难道她还会对我下手吗?你今天跟我说的话我不会对外吐露一个字,但是你要是凭此在外面胡说八道,我郝玲珑也会拿起法律武器帮助我老婆告你的。”

    赵欣瑶想不到自己的一番话不能说动他,反而遭他警告,心里很是愤怒,瞪眼怒道:“你……你怎么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好心来提醒你,你不帮我也就算了,居然帮着那个恶女说话。算我看走眼你了。”

    郝玲珑阴测测的说道:“我们此前并无交集,你能了解我多少?赵小姐,今天我也不留你吃饭了,你好自为之吧!”

    “你?”赵欣瑶腾的一声站起来,“你简直是不可理喻,简直比猪还蠢,比驴还笨,哼。”

    她说着,就抓起简历,气呼呼的走了。

    但是赵欣瑶的话和所说的事已经深深的印在郝玲珑的心里,他的预感正一步步得到验证,那个恶女迟早会对自己下手的,一定要在她下手之前找到办法离开她。

    他整天躺在床上就在琢磨这件事,可是这恶女手眼通天,无论自己有何种计划都不现实,难道真的要和赵欣瑶联手吗?可是这赵欣瑶看上去是靠不住的人啊。

    晚上杜清月回来了,郝玲珑在房间里听到她和杨大凤说了一会儿话,然后杨大凤就上来喊道:“郝先生,杜总让你下去说说话呢。”

    恶女相召,郝玲珑可不能不去,于是穿好衣服,就像是大臣觐见皇上一样毕恭毕敬的下楼,坐在杜清月的下首,垂耳以听。

    杜清月数了三千块钱,扔到郝玲珑面前道:“说好了给你三千块,我没有食言哦。”

    但是郝玲珑没有接,道:“老婆大人,我看您还是把钱收起来吧,我吃你的、住你的、用你的,其实不需要用钱的。”

    杜清月想不到他会这么乖,但是眼睛里还是闪过一道寒光,道:“这是你的真心话还是气话?”

    郝玲珑看到她眼里的寒光,心里直发颤,心想,汗,这女人怎么这么让人心不安呢?还是小心一点为妙。想到这里,便装出一些笑容道:“这是我的真心话,我绝没有一丁点儿的气话。”

    杜清月悠闲的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然后靠在椅背上,不紧不慢的道:“我听说赵欣瑶那个女人今天来咱们家了,她跟你说了什么?”

    郝玲珑知道她早就从杨大凤口里得到了确切的信息了,她也会从家里的摄像头里面了解到一切的,对于这件事,他用不着撒谎,于是就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杜清月很仔细的听着,然后问道:“你觉得是我杀了赵乐鸿吗?”

    赵乐鸿的死确实疑点重重,郝玲珑不论说是或者不是都不好,杜清月貌似无心的这么一问,其实是探究郝玲珑的想法。

    郝玲珑思考了一下道:“你们的事我不清楚,我不敢妄下推断。但……但我觉得,你虽然可恶了一点,可也不至于杀人啊。”

    杜清月邪恶的笑笑,然后将杯子放下道:“你这回说错了,确实是我杀了赵乐鸿。”

    “啊……”郝玲珑听她亲口承认,还是吃惊的叫了起来,但是看着杜清月邪恶的笑,才感觉自己的吃惊有点过了头,他忙镇定的笑笑道:“你……你肯定在和我开玩笑,这杀人是犯法的,你怎么干犯法的事呢?呵呵……”

    杜清月还是坚定的道:“我没开玩笑,我真的杀了赵乐鸿。”

    看着杜清月一本正经的神情,郝玲珑心里七上八下,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是尴尬的笑笑。

    杜清月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赵乐鸿吗?”

    我靠,我怎么知道你要杀他?不会是他的小弟弟满足不了你了吧?你这个恶女,杀人的事还好意思说出口,小心我联系赵欣瑶举报你。

    心中虽然把杜清月骂得狗血喷头,可是表面上还是恭恭敬敬的笑笑,不置可否。

    杜清月很平淡的道:“如果我不杀他,怎么给你留地啊?这说到底是你杀了赵乐鸿。”

    卧槽,你杀人怎么赖到我的头上,我也没叫你杀人。郝玲珑正想发作,可看见杜清月眼里不坏善意的笑,顿时吓得冷汗就出来了,弱弱的道:“你又在吓我了,这杀人是讲究证据的,你这么推断,在法律上是不成立的。”

    杜清月道:“我没要求法律承认啊,法律往往承认不了任何东西。就算我现在把杀人过程说得清清楚楚,你能根据这个到警察局告我吗?就算你有胆告,还没有警察敢来查。但有些事情就不一样了,我说是你杀了赵乐鸿,往往就是你杀了他,而且证据确凿。你信不信?”

    郝玲珑张大了嘴巴,呐呐的道:“我知道你手眼通天,可是你也不能这么诬赖我吧?我……我这几天可是很乖的,没干过什么坏事。”

    我靠,老子一辈子都没干过坏事,怎么到了这儿就成了杀人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