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绝望陷阱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1本章字数:3124字

    郝玲珑在赵欣瑶的房子里安安稳稳的睡了一个好觉,连那个古怪的梦都没有做。早上起来,也是神清气爽。

    他刷牙洗脸完毕,走到阳台上,伸了一个懒腰,忽然体内一股气流顺着身体里所有的经脉在身体里游走,等游走了一圈,然后在手掌劳宫穴的地方停留,非常好玩。

    他试着掌控这股气流,他曾听说有气功的人,手上、身上都有气流,修行高的人会利用这气流给人治病、移动货物。他现在无端的感到身上有这股气流,也试着加以利用。

    阳台上有几盆盆栽,一个盆栽里面吊兰花开得正艳,他盯着那支兰花,然后伸出手掌,同时意念控制着气流到兰花上,他试图采摘兰花。

    兰花与他的距离有两米远,隔空摘花是不可能的,可是郝玲珑集中精力,明显的感到手掌劳宫穴上的气流到了兰花上,然后在意念的作用下,摘下了那朵兰花。他手掌轻轻一收,兰花就到了他的手上。

    看着手里的兰花,郝玲珑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自己怎么可能隔空摘下了兰花呢?而自己身上的这股气流是怎么回事,好像出现的时间不长,难道是那次李彦峰给自己吃的定神丹造成的?

    其实郝玲珑还不知道,那蒋博士临死前研制的定神丹被人服食之后,就会出现两种情况,第一种就是死亡;第二种是和身体融合,产生异能。

    而郝玲珑在定神丹的作用下,凤凰涅槃,已经产生了异能,那手掌产生的气流就是异能。

    他身上产生异能这件事,只有他隐隐的感觉得到,李彦峰通过新闻以为他死在马路边的草丛里了,杜清月是不知情,所以天下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呵,你喜欢兰花啊,真有品味。”忽然赵欣瑶甜美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郝玲珑回头一看,就见赵欣瑶满面春风的走过来,郝玲珑忙将手里的兰花送给她道:“好花赠美女,送给你!”

    赵欣瑶笑道:“谢谢!”

    她将兰花别在头发上,煞是好看,她微微歪着头道:“好看吗?”

    红花映着俏脸,说不出的好看,原来这赵欣瑶也美的令人陶醉。

    郝玲珑忙道:“简直是明星,……哦,明星都没有你这么好看。”

    赵欣瑶心下高兴,但仍是噘着嘴道:“谁说明星就一定好看了,你用明星比喻一点儿也不切当。”

    郝玲珑忙笑道:“是,明星算什么,哪有赵小姐一半的美啊。”

    二人说笑了一会儿,赵欣瑶忙道:“我来的时候,夏青竹打电话给我了,她要求见你。为了更好的谈事情,我约她中午在古月农家饭店一个包间里见面,到时候边吃饭边谈事情。”

    郝玲珑竖了竖大拇指道:“赵小姐安排周到。这顿饭我请了。”

    赵欣瑶道:“她是我朋友,哪能让你请。等打赢了官司,你再请吧!”

    赵欣瑶说着,忙道:“我上班去了,到时候等我电话啊!”

    她说着,就袅袅婷婷的走了。

    郝玲珑心下一阵感动,心想我和她素不相识,就为了对付一个共同的敌人,她却如此的关心我,等抓住了杜清月,得到我应该得到的,一定好好报答这位恩人。

    他在房子里焦急等待赵欣瑶的消息,感觉那时间过得很慢很慢,终于在十点钟的时候,收到赵欣瑶发来的古月农家饭店位置图。

    他立即出了房子,到大街上招了一辆出租车,将微信里面的位置图给司机看道:“带我去这个地方!”

    司机大哥很奇怪的看了看郝玲珑问道:“你确信要去这个地方?”

    郝玲珑心想,这不废话吗,我不确信,我给你看地址干嘛?于是肯定加肯定的道:“对,就是这个地方,古月农家饭店。”

    司机大哥也不敢多说,只好启动车子。车子走走停停,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到了一个胡同口,司机大哥停了车子道:“对不起了,大哥,这胡同口太窄了,我们车子进去了不好掉头,就麻烦你在这儿下车,自己走进去吧!”

    郝玲珑一看那胡同幽暗深长,看不清楚古月农家饭店在哪里,于是问道:“我看不见饭店啊?你不会送错地方了吧?”

    司机大哥一脸不耐烦的道:“怎么可能,我们常在市区跑,什么路不熟悉。就是这儿,这胡同有点长,你进去走到尽头就是饭店了。你快点吧,我还要回去接人呢!”

    郝玲珑没办法,只好下了车,付了账,心想赵欣瑶安排个饭店怎么这么偏僻啊,他们小区那儿不都有饭店吗,为什么到这儿来?

    心里想归想,但已经到这儿了,就往前走吧,真要是找不到就打电话给赵欣瑶。兴许赵欣瑶的父母老家就在这儿呢。

    他便向胡同里走去,走了二十分钟,果然前面出现古月农家的字样,赫然便是饭店。郝玲珑心下欢喜,正准备往饭店里走,忽然四周走出十几个头发忽红忽绿忽蓝的黑社会小混混来,他们手里都拿着刀、棍等硬家伙,开始把郝玲珑包围起来。

    预感到不对劲的郝玲珑转身想逃,可是一回头就看见杜清月和赵欣瑶并排着走了出来,赵欣瑶脸上满是痛苦,而杜清月则是她特有的高傲和看不起的神色。

    看到她们出现的一幕,郝玲珑心里彻底的凉了,奶奶的,原来是杜清月和赵欣瑶策划的一起阴谋,这两个贱女人玩老子,真不得好死,尤其是赵欣瑶,装得跟淑女似的,其实骨子里卑鄙下贱肮脏龌龊。

    杜清月带着一副嘲笑的神情看着郝玲珑,道:“你真的以为能告倒我杜清月吗?就别说你一个穷屌丝了,就算是花州市有头有脸的人也会在我面前点头哈腰,不敢有丝毫不满之色。——哼,我早就注意到你了,表面上对我恭顺,其实骨子里恨不得我死。哈哈,要不是设了这个局,我还不知道我身边还藏着这样一个敌人。”

    到这个时候,郝玲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是怪自己幼稚无知,听信了赵欣瑶的一面之词,自己还以为英雄救美,帮助赵欣瑶给她的哥哥报仇。哼,报仇个大爷,原来都是陷阱。

    他恶毒的看了一眼赵欣瑶,赵欣瑶都不敢和他对视,只是低着头看着脚底下的石子。

    杜清月冷笑道:“你也不要怪罪赵欣瑶,是我指使她这么做的,她哥哥是我前男友,她一直把我当嫂子看,我们的关系其实好得很。——赵欣瑶,你说我说得对吗?”

    赵欣瑶抬起头来,点点头,然后看着郝玲珑道:“郝大哥,咱们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我能感觉到你是好人。但是杜总也是好人,她根本就没有害我哥,而且她对你也不错,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的仇恨是没有道理的。”

    赵欣瑶,我去你大爷的,老子不想听你说话,郝玲珑愤怒的瞪了她一眼道:“这世上还真有既想当婊子又立牌坊的事,我今天竟然看到了两个。”

    杜清月气得杏眼圆瞪道:“郝玲珑,别给脸不要脸。实话告诉你,这里是红枫帮的地盘,我们把你杀了、肢解了,外面都没有一个人知道。你现在要想活命,就跪在我的脚边,舔我的脚趾头一百下,我说不定会饶你一条命,要不然你就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

    我靠,这恶女还真能说得出,我郝玲珑膝下有黄金,打死都不低头。你他妈杜清月不是玩我吗?那我也玩玩你。

    他忽然笑了一下,很妩媚的笑了一下道:“好,杜总,让我给你舔脚趾头是吧,反正我的舌头也痒痒了,正好拿你的脚趾头止痒呢。”

    他说着,装着低声下气的到了杜清月面前,顿时一个红毛汉子拦在杜清月面前,他怕郝玲珑狗急跳墙,伤害杜清月。

    但是杜清月轻轻推开红毛汉子,道:“我谅他也不敢伤害我。”

    杜清月心想,在这种场合,他只有跪地求饶命的份,自己会看着他的表现,区别对待,说不定给他一个残废,他就永远逃不掉了。

    杜清月想着美事,谁知郝玲珑走过来,对着她的脸面就吐了一口口水,吐得杜清月脸上到处是口水,惊得杜清月“啊”的一声轻呼。

    赵欣瑶忙走过来,用餐巾纸给她擦拭,杜清月气得七窍生烟,猛地推开赵欣瑶,对着郝玲珑声嘶力竭的喝道:“你个蠢猪,敬酒不吃吃罚酒,赵东,给我杀了他,杀了他,把他的心掏出来,剁成肉泥。”

    这赵东就是红毛汉子,他见杜清月真的发火了,于是带着人“呼啦”一声就过来,刀子、棍子就向郝玲珑身上招呼。

    郝玲珑心想,你大爷的,老子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他想到这里,身上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脚就踹飞一个持刀的汉子,然后又回身一拳砸在持棍的汉子的脸上。那汉子想不到郝玲珑的动作如此快速,来不及退让,脑袋结结实实的被打了一拳,眼珠子差点都被打出来了。

    见场面已经失控,杜清月也有点害怕,赵欣瑶忙走过来扶住杜清月道:“嫂子,咱们快走吧!”

    杜清月也害怕郝玲珑疯狗乱咬人,于是在赵欣瑶的搀扶下进了宝马车,然后启动方向盘,车子就扬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