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人皮面具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1本章字数:3205字

    杜清月离开殡仪馆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的最新款宝马车霸气的驶出来,后面跟着一大串车子,形成一条壮观的车队。站在一个阴暗角落里抱着双臂的郝玲珑,看着这个车队走完了,才走到大路上,对着离开的杜清月恨恨的说道:“杜清月,你等着,老子会成为你真正的丈夫的,而且会让你痛不欲生,你就等着去死吧!”

    他说着,掏出身上三千块钱,心想自己必须找个工作,改头换面,等有了资本再来找恶女报仇。

    他漫无目的的沿着大路往前走,也不知走了多少路,在一个胡同口忽然撞到一位收摊回家的老大爷。那老大爷正艰难的推着车子,不想被郝玲珑撞了个趔趄,不禁骂道:“瞎了眼了,没看见我在推车子吗?你看把我的东西都撞掉了。”

    郝玲珑脑子里一直在想事情,还真没看见老大爷,于是忙道歉,弯腰就给他捡东西。

    他把东西捡起来一看,居然是个硅胶做的面具,非常逼真,如果戴着脸上,可以以假乱真。他心里一动,问道:“这……这是什么东西?你能卖一个给我吗?”

    老大爷见他要买自己的东西,刚才被撞的不快就消失了,笑道:“小伙子,看你有眼力劲,这玩意儿叫千人面,又叫人皮面具,是硅胶做的,用我特制的胶水粘在脸上,想变谁就变谁。我这儿什么都有,有明星的、国家领导人的、还有外国人的,你想要哪一个?”

    郝玲珑便翻看着这些人皮面具,忽然找到一张大众女婿的面具,便道:“这个,多少钱?”

    老大爷笑道:“你可真会挑,这个面具戴上去很大众化,又不丑,不会侵犯别人的肖像权,可以在大众场合下戴着。看你这么诚心,就给五十块吧,另外一瓶胶水,十块,共六十块。”

    就这么一张面具,成本还不足一块,这老头子居然要五十。但是郝玲珑也没讨价还价,而且拿了一百的,买了面具和胶水。

    老人找了钱,喜滋滋的走了。

    郝玲珑在一个无人的地方,拿出面具,粘上胶水,然后小心的戴在脸上,他抹平了所有气泡,然后就走了出来。

    他走到一个卖衣服的商场,找到一面大镜子,细细一看,果然自己的脸变了,变成那个大众女婿的样子,因为胶水粘住硅胶,硅胶的颜色就是肉色,如果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他戴了面具的。

    郝玲珑心下欢喜,这正是瞌睡来了别人送来枕头,自己想改头换面,就得到了这个面具。从现在开始他就不是郝玲珑了,他给自己起了一个新名字——王龙。

    王龙是郝玲珑的“珑”字拆开的,寓意自己还是郝玲珑,只是变换了身份而已。

    现在他成了王龙,还是要找工作,要不然连吃的、住的都没有,怎么活啊?

    他就在最近找了一个旅社,还是先美美的睡一觉,睡醒了,再去找工作。

    这一天太阳升起来,郝玲珑洗漱完毕,戴着面具就出了旅社。他走在大街上,看到形形色色、匆匆忙忙的人来来去去,不禁感到空虚而寂寞。如果行色匆匆就是生活,那么郝玲珑似乎被生活拒绝了,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闲散人了。

    他沿着花州市主干道走了一段路,忽然看到一栋大楼耸立在面前,上面还有几个金光大字“威愿地产公司”。

    我靠,这就是威愿公司了,看上去很牛逼,杜清月现在就是这个公司的总裁,难怪她那么牛逼,去个殡仪馆都那么多人陪同?

    他仔细看了看威愿公司大楼,那威愿大楼虽然不是花州市地标性的建筑,却也是少有的建筑,别说站在下面看不到顶,就是走在大厦底下也会被它的气势所镇住。这幢大厦建造别具特色,除了高和占地面积广之外,就是外形设计兼容了西方现代元素和中国古典风格,每一层都设计有仿木结构的飞檐和窗户。

    他很想走进去看看,看看杜清月在哪个楼层里面办公,可是一抬步,心里就骂自己道:“靠,我为什么要去看那个恶女?她害得自己还不够惨吗?我好好的一个找工作的大学生被她折磨得死去活来,还不得不改变自己的容貌活着,凭什么要去看她?”

    他想到这里就转身离开,忽然听到身边两个男的在说话,一个男的道:“老兄,反正上午也没事,咱们到前面的足疗店里找个美女按摩按摩,爽一个。”

    另一个男子叫道:“我靠,大早上的就叫美女,你不怕肾虚啊?”

    “只是按摩,肾什么虚啊?你不要乱想。”

    “我能不乱想吗,老子一遇到美女按摩就想到床上去。我告诉你,老子这段时间肾虚着呢,别他妈整什么美女来,老子还想活几年呢。”

    “靠,你小子就这点胆量啊,你要是不去,老子一个人去。”

    那两个男子说着就从郝玲珑身边走过去,向威愿大楼对面的街道走去。

    郝玲珑心想,自己在大学里学过按摩,现在手上不时的有气流生成,能够去足疗店当足疗师是最好不过的了。于是也随着那两个男子向足疗店走去。

    他们走了好几个路口,又到了另一条主干道上,果然看到一家足疗店,叫星月足疗,门面不小,正有人进进出出的。

    郝玲珑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觉得除脸色苍白了一点之外,一切都还好,于是就抬步走进足疗店里。

    店门口柜台边站着一个穿着金丝抹胸短裙的少妇,这少妇很有肉感,胸部非常饱满,她也是大眼睛,长睫毛,披肩长发,嘴角边浅浅的酒窝更增加她女人的韵致。

    郝玲珑第一眼看到这少妇就被她迷人的韵致所吸引,所以眼光在少妇身上不停的转圜。

    这少妇在这儿吸引里不同的男顾客出入,也是招揽顾客的一面镜子,她见郝玲珑不停的看着自己,不怒反喜,便走出柜台,笑道:“先生,您是捏脚还是敲背?我们这儿有很多非常专业的足疗师、敲背师、按摩师,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学生妹,手法娴熟,服务周到,包您满意的。”

    郝玲珑心想,我靠,现在捏脚的,敲背的都是学生,难怪这知识都不值钱了。哎,自己何尝不是大学生,不也沦落到这个地步?

    他“嗯”了一声,然后四处看看,终于下定了决心道:“我不是来捏脚、敲背的,我……我是来找工作的。”

    少妇顿时笑容没有了,道:“找工作?那你走错地方了,我们这儿不缺人。”

    郝玲珑指着墙上一个招工信息道:“你们不是要一个清洁工吗?”

    少妇更加不可思议的看着郝玲珑道:“对不起,先生,我们需要的是四十岁以上的女清洁工,像您这样……”

    “像我这样怎么啦?男人就不能当清洁工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关键是我们不好给你开工资。”少妇心想,你一米八的大小伙子在我这儿当清洁工,我给你开两千块工资,你干嘛?

    谁知郝玲珑道:“工资好说,你给四十岁女清洁工多少就给我多少,我不在乎。”

    “这……”少妇还真有点为难,“就算这样我们也不能招你啊,我们以前可没招过这样的清洁工啊。”

    郝玲珑感到这少妇有点不变通,便道:“老板,我都不介意,你还介意了。要不这样吧,第一个月工资我不要了,你给吃的、住的就行了。——哦,对了,我会按摩、捏脚,而且技术还不错,如果你们缺人手,我还可以填补,你何乐而不为呢?”

    少妇一听,他还会捏脚,顿时心动了,其实这段时间周边开了不少足疗店,抢去了她一半以上的生意,更要命的是,她店里有名的足疗师、按摩师都被别人挖了墙角,剩下的人少,还绝大多数都是些新手,要是在繁忙的时候让这小子顶上也不是坏事。她这样一想,心就动了,咬了咬嘴唇道:“那好吧,你就留下吧,我们可以包你吃的,但是住这东西我们也没办法,你自己想办法了,我给你开两千块一月工资,可好?”

    郝玲珑点点头道:“也行。”

    少妇忙走到柜台里,拿出一份用工合同,让郝玲珑签字道:“请问先生你叫什么?”

    郝玲珑便道:“王龙。”

    然后又看着少妇道:“老板,我猜得不错的话,你应该就是这家店的老板了,能问一下你的姓名吗?”

    少妇见他有点文绉绉的,知道他是大学刚别业的,心想,现在大学生实在太多,找工作实在太难,连清洁工都愿意做,心里有点同情他,便道:“我叫翟星月,这家足疗店虽然以我名字命名的,但是我是和另外一个人查晓萌合伙开的。嗯,你签了合同之后就留下来工作吧。我们店里都会给员工统一订盒饭,你想订吗?”

    郝玲珑忙道:“好的。”

    此时楼下下来一个穿着暴露的按摩女抱怨道:“翟老板,清洁工还没有找到吗,上面脏死了,有人吐得不能要了,你快派人上去打扫一下吧!”

    翟星月笑道:“刚好来了一位清洁工呢。王龙,你随田思颖上去工作吧!”

    那个女按摩女田思颖好奇、鄙夷的看了一眼郝玲珑,不禁道:“哟,是男清洁工啊,好像还是大学生唉。”

    郝玲珑似乎以此为荣,高傲的道:“不错。”然后就往楼上走去。

    田思颖啐了一口道:“什么东西,当个清洁工还以为了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