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暴打前夫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1本章字数:3159字

    郝玲珑以为遇到碰瓷的了,心想此人穿的不错,手上还戴着大金戒指,怎么干起了这种事。他有心要帮助翟星月,便摇下窗子喝道:“朋友,别看我们开大奔,其实是没什么钱,你还是找个有钱的主讹诈去吧!”

    那男子见了郝玲珑坐在车子里,吃了一惊,但还是很快回过神来,怒道:“你他妈是谁啊,敢跟我这么说话?我老婆呢?”

    郝玲珑心想,我靠,还拿老婆丢了来讹我吗?没门,于是说道:“我可没拐你老婆,我哪知道?你再要是挡道,我可要报警了。”

    话音刚落,就听得翟星月走下车气呼呼的道:“李南,我已经跟你离婚了,你怎么老是拦我的车啊?你一个大男人这样做不觉得丢脸吗?”

    郝玲珑一看翟星月的眼神,听着她的话语,才知道这西服男是她的前夫李南,难怪刚才那么大的口气。

    李南见翟星月出来了,忙陪着一副笑脸道:“老婆,人家想你,所以来看看你。你怎么还这么凶啊?女人脾气大会老得快。”

    翟星月道:“我见到你才老得快。你赶快给我走,别挡着我回家。”

    李南还是笑嘻嘻的道:“这回家可以缓一缓,我问你,你昨晚去哪里了?怎么不在家里啊?”

    翟星月怒道:“李南,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去哪里,你管得着吗?”

    李南听她一口一个“离婚”,心下不痛快,便道:“你去哪里我是管不着,但是你不能躲着不见我。”

    翟星月呸了一声道:“李南,你真无耻,我干嘛非要见你啊?我恨不得你死了才好呢。”

    李南讪笑道:“好啊,最毒妇人心,我死了,你就一个人把持房产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亏我当初怎么娶了你?你要是想顺顺利利的住在哪个房子里,就给我三万块钱。要不然,嘿嘿,老子就天天堵住你回家的路。”

    听着李南无耻的话语,翟星月气得脸色都绿了,手指着他道:“你居然拿房产来说事,还要钱,你真无耻。”

    李南毫无羞耻感,呵呵笑道:“我怎么就无耻了,我要你三十万、三百万了吗?不就是三万块钱吗,你翟星月痛快点,我还想到棋牌室去大干一场呢。赢了,我就十倍还你。”

    原来这李南拦住翟星月的车子就是来要钱的,而且要得冠冕堂皇。

    翟星月气得打了他几拳道:“你又赌钱,我的钱都让你输完了。现在咱们离婚了,你还不放过我。李南,你休想拿到我一分钱。”

    李南看着前妻那又急又气的样子,知道对自己也没办法,于是更加肆无忌惮了道:“我知道你有钱,就当是救济一下你前夫又怎么啦?再说我答应十倍还你。”

    翟星月吼道:“我没钱,就是有钱也不会给你。你滚吧,别挡着我回家。”

    翟星月说着,准备到车子里开车离开。那李南眼疾手快,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小包,就要翻里面的钱。翟星月花容失色,立即伸手去夺,二人就在大街上进行抢夺小包的战役。那李南为了钱,也不顾美女的死活,手打脚踢前妻,怒道:“臭女人,给脸不要脸。要是不给我钱,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在车子里的郝玲珑一开始知道他们的关系,便不敢插手,后来见他们打上了,翟星月哪里是李南的对手,看着翟星月抓住小包,摇摇欲坠又颤抖的身体,他竟然忘记了一切,立即出了车子,一把拉住李南,猛地一拳打在李南的脸上。李南顿时倒在地上,整个脸上鼻血和鼻涕满是的。

    李南想不到这个脸色苍白的家伙向自己动手,顿时破口大骂道:“你他妈一个洗脚的敢打我?老子要你的命……”

    他说着,跳起来就向郝玲珑扑过来。郝玲珑抬起一脚就将他的身体踢飞了,整个人就撞到一颗行道树上面,撞得他眼冒金星、全身酸痛。

    李南倒在树下,只有出的气,没有入的气,翟星月又是花容失色,忙走过去拉李南,关心的道:“老公,你……你怎么啦?”

    见李南脑袋耷拉着,翟星月回头向郝玲珑怒道:“你干嘛要伤害他?他惹你了吗?”

    翟星月的愤怒给郝玲珑泼了一盆凉水,他现在才知道人家曾经是两口子,要不是李南好赌,估计翟星月是不会离开他的,他们的感情还在,于是低下头道:“对不起,翟老板,刚才他在伤害你,所以……”

    翟星月又怒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李南见前妻帮着自己,便偷眼看了看郝玲珑,心想,你个傻逼,老子虽然和她离婚了,只要老子愿意还可以操她,你他妈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想到这里,拉住翟星月恶狠狠的道:“你的小白脸打伤了我,你……你得陪我……”

    翟星月想不到这个时候了,他还用种种方法讹自己的钱,真是死性不改,于是拿过小包,从里面拿出五万块钱扔到李南的脑袋上,怒道:“快滚,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李南见是五万块,心里乐开了花,心想被打一顿也是值得,于是快速收起钱笑道:“这五万算是你陪我的,我不会还你的。那三万块钱你迟点给我也没关系,呵呵……”

    翟星月气得肚子都疼,她拉开车门就跳到车子里,对郝玲珑喝道:“上车,上车……”

    郝玲珑只好进了车子,翟星月猛地开动车子,向前行驶,由于翟星月愤怒开车,车子差点撞到几个行人,吓得她花容失色,但是也没办法。对于翟星月的暴躁,郝玲珑只能感同身受,也没办法劝说。当车子开到一个小区里面,翟星月息了火,郝玲珑准备下车的时候,翟星月忽然道:“下次见到他一次就揍他一次。”

    郝玲珑惊讶的看着她道:“你不是让我别管你们的事吗?”

    翟星月盯着他道:“我给他五万块钱算是和他恩断义绝,从此之后他就是陌生人,他要是骚扰我,你必须得管。”

    郝玲珑忙道:“我为什么必须得管?你是我什么人啊?”

    翟星月怒道:“我是你老板,难道连你也不听我的吗?”

    郝玲珑忙举手投降道:“好好好,老板,下次我见到了他就揍他,这个李南太他妈气人了,居然勒索前妻财产,简直猪狗不如,我一定会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翟星月挖了他一眼道:“你说够了没有,我发现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给你脸色就往架子上爬。哼……”

    翟星月说着,就拿着小包,向一栋楼走去。郝玲珑看着身材极好的翟星月,鼻子都似乎要流血了,心想,那李南真他妈混蛋,这么好的老婆不要,去赌什么钱啊?要是我,天天守着美女老婆,死了都甘心。哎,这城里的男人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他一面想着,一面随着翟星月进了楼,他们从电梯上了六楼。翟星月的房子是606,是个极好的数字。

    翟星月打开门,引着郝玲珑进去,这是个大房子,一百四十平米,三室两厅两卫。翟星月道:“其实这房子是我婚前的财产,离婚之后,就完全判给我了。我现在也住在这里,如果你不嫌弃,你住西边房间,我住东边房间。咱们共用一个厨房。”

    郝玲珑见东西两个房间各有卫生间,确实互不干涉,又见厨房很大,完全可以共用,忙道:“如果这里没有其他的人,咱们就在一起吃吧,我会烧菜,我负责买菜、烧菜,你负责洗完,怎么样?”

    翟星月是个工作狂,还真不会烧菜,听了郝玲珑的话,正对自己的胃口,便道:“那就这样吧!冰箱里还有些菜,你先烧了,我看能不能吃。”

    她说着,就去卫生间方便去了。

    郝玲珑看了看自己睡觉的西边房间,足有五十平米,比他曾经租的地下室面积大多了,里面除了床、书桌之外,还有书橱、跑步机,完全是个相对独立的空间。

    看着这样的房间,想来翟星月的主卧室还要更好,装饰还要更奢华,看来翟星月确实有钱,难怪那个李南不思上进,整天靠着老婆的钱过日子,有个财主老婆确实很好。

    郝玲珑也曾经有个财主老婆,那就是杜清月,可是带给自己的都是痛苦。他到现在心里想的还是恨意。

    当翟星月从卫生间出来,就闻到一股排骨的香味,她顿时感到肚子就饿了,到了厨房一看,就见郝玲珑系着围裙,已经烧了三个菜,一个红烧排骨,一个香辣豆腐,一个鸡蛋青菜汤。

    翟星月尝了一个排骨,嫩嫩的、滑滑的,味道相当可口,比外面饭店里的排骨还要好吃,不禁笑道:“看来你是大厨啊,我可有口福了。”

    郝玲珑道:“我大学四年几乎都烧菜吃,然后就琢磨出烧菜的秘诀。像这盘排骨,必须用冰糖红烧才这么嫩,这么香。”

    翟星月忙竖起大拇指道:“不简单,不简单,这烧菜也是技术,哈哈……看来让你住这儿还不错吗。”

    说着,二人洗手开饭。

    可是此时他的妻子杜清月安置了“郝玲珑”的骨灰,送走了前来吊唁的客人,在戴芊芊的保护下回到了城东别墅,她不知怎的,什么也吃不下,就走上楼去,忽然看到郝玲珑住的房间半掩着门,她一阵心动,就推门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