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温馨生活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1本章字数:3175字

    这李南是十足的败家子,结婚之前,家里还很富有,父母都是生意人,结婚之后贪上赌钱,都输了两套房产了,翟星月劝说根本就没有效果,反而让他变本加厉的赌。他的父母听说输了两套房产,活活的被他气死了,翟星月的娘家还有点钱,帮助翟星月买了居住的这套房子,又投资了足疗店,为了不让自己的心血被李南赌输掉,翟星月毅然和李南离婚了。

    可是嗜赌成性的李南并不放过她,离婚之后还时不时上门骚扰,就是要钱。上一次开口三万,翟星月好心扔给了他五万。得了便宜的李南心里可耻的想,娘的,老子要三万,你给了五万,老子以后赌钱还怕什么,反正老子要你就给,而且给的还多,嘿嘿……

    从此之后李南就敞开了赌,没几晚就把五万赌光了。一无所有的李南又准备上门来要钱,但这次他改变了策略,跑到市场上买了一大束鲜花。

    又是一天早上,翟星月收拾准备上班去,忽然“叮咚”的门铃声响了,翟星月还以为是送快递的,因为这段时间她在网上买了许多东西。但是打开门一看,就见到李南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笑嘻嘻的站在门口。

    翟星月做梦也想不到李南会过来,很厌恶的瞪了他一眼,就准备关门。

    李南眼疾手快,一下子把住门笑嘻嘻的道:“老婆,我……我向你赔礼道歉来了。以前吧,都是我的错,我好赌成性,我不是人。我决定从现在开始戒赌,一心一意的和老婆过日子。呵呵,老婆,我是真心的。”

    翟星月已经对李南彻底的死心了,别说让他戒赌很难,就是他真的戒了,翟星月也不会和他在一起,于是冷冷的道:“自古好马不吃回头草,我翟星月当初瞎了眼被你骗上了手,可不会瞎第二次。你现在从哪儿来还是回哪儿去,我翟星月和你两不相干。”

    她说着,也不管李南怎么死把着门,还是“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留下一脸迷茫的李南在外面干瞪着眼。

    李南心想,尼玛,给脸不要脸了是不是,上次跟你来横的,你给了五万,这次老子好好相求,你就这样对待老子,那好吧,老子就来更狠的。

    于是他在外面不断的说着狠话,骂声一片,在房子里面的翟星月实在被吵得受不了,最后戴上耳机听音乐起来。

    李南的吵闹也惊醒了郝玲珑,他走出来问道:“翟老板,怎么啦?外面有人在吵闹啊。”

    翟星月觉得家丑不可外扬,只是笑笑道:“没事,外面就一浑人。”

    李南在外面叫了一阵,感觉这翟星月不能轻易被拿下,心里有点沮丧,不过他充分发挥了自己无赖的性格,心想,我就坐在门口,看你还出不出门,只要你出门,我就有机会,到时候把你就地正法了,我看你还拽什么拽。

    李南没安好心的等在门口,里面的翟星月听了一会儿音乐,忽然觉得外面没什么动静了,还以为李南知趣的走了,于是走到门口,从小孔里往外看去,就见李南坐在门口玩起了手机,准备守株待兔。

    翟星月心想,他在门口这么堵着,难道我还不出门了吗,忽然想了一个办法,立即拨通了市警察局的电话,说自己门口有不法分子伺机撬门入室偷盗,请警察来处理一下。

    警察局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出警,就把守在翟星月门口的李南给带走问话去了。

    到傍晚,好不容易从警察局出来的李南一头的恼火,心想好你个臭娘们,你不复婚也就算了,把我当盗窃犯给告到警察局去了,娘的,老子今天还不信邪了,非把你奸一顿,打一顿不可。

    气呼呼的李南在傍晚时分又到了翟星月的门口,他知道翟星月这个时候一定会回家,等她回家路过这儿,老子就把她扑到……

    想着美事的李南在门口楼梯处守候,一眼不眨的盯着电梯口。不一会儿果然见翟星月挎着小包就从电梯里出来。

    李南看准机会,一把扑到翟星月的身上,怒道:“臭娘们,给脸不要脸了,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

    说着,将她按到楼梯间的栏杆上,准备脱她的衣服。

    翟星月猝不及防,大声呼叫道:“李南,你个畜生,你想干什么?”

    李南嘿嘿笑道:“干什么?嘿嘿……老子要干丈夫该干的事。”

    他说着,就脱了下身衣服,正准备掏东西,忽然一个雄浑的声音道:“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竟然有人干出这等禽兽之事?再不放开翟老板,老子就要开打了。”

    李南一听,吓得东西立即软了,回头一看,就见一个脸色苍白的家伙站在身后,吓得脖子一缩道:“你……你是谁啊?”

    此来的就是戴着王龙面具的郝玲珑,由于他一整天都带着人皮面具,看上去少了血色,所以显得苍白。他由于在下面找位置停车,所以就晚上来一点,想不到这李南就动手了。

    李南一愣神间才想起来,此人就是此前打了自己的那小子,顿时怒道:“好小子,又是你,今天老子不给你一点厉害看看,你当老子是病猫。”

    他说着像饿虎扑食一样,扑向郝玲珑。郝玲珑此前打过他,觉得他没什么本事,于是抬起一脚就把扑过来的李南踢回去了。

    李南的身子往后退了几步,幸好有栏杆挡住,才停住身子。但是郝玲珑迅速走过去,猛地给他一拳,将他打得鼻血长流。

    这李南懒惰成性,身体素质差得要死,被郝玲珑一拳就打倒在地,爬不起来,只是呼道:“妈的,打人了,来人啊,打人啦!”

    李南凄惨的叫声还是引来了不少住户打开门来看,“怎么回事啊,光天化日之下怎么还有打人的?”

    “哟,那小子不是上午被带走的盗窃犯吗,怎么还喊打人啊?”

    “怕是偷窃被人抓住了,这种人被打就是活该。”

    “就是,打死他才好呢。”

    李南本来呼叫是想保护自己,想不到还落了埋怨,心下羞愧,忙瞪了一眼郝玲珑道:“你小子有种,老子记住你了,迟早会找人修理你的,哼。”

    李南骂了一通,慌忙逃走了。这一楼的住户见没有热闹可看,就都离开了,只剩下郝玲珑和翟星月两个人。

    翟星月紧张的而看着郝玲珑道:“你快逃吧,你今天又打了李南,他不会饶过你的。”

    李南长期在红枫棋牌室赌钱,和那里的黑社会都有交往,翟星月看着李南临走时恶毒的眼神,害怕李南带人教训郝玲珑。

    郝玲珑感觉这段时间全身都是力气,干清洁工从早到晚都不觉得累,打人更是手到擒来,所以胆子就大多了,心想老子连红枫棋牌室的黑社会都敢打,还怕谁啊?想到这里呵呵笑道:“没事,就你前夫那样子也喊不来什么好人,我不怕他。”

    郝玲珑说着,就随着翟星月进了家门,然后去厨房忙着做饭。

    翟星月见他在足疗店里踏踏实实的干活,现在足疗店里比以前请几个清洁工时都要干净,他回来还要给自己做饭,心里很是感动,心想这社会也有这样的好人啊。

    其实翟星月对他好是有目的的,就是他能轻而易举的治好别人的突发心脏病。来足疗店洗脚、按摩、敲背、拔罐的,身体几乎都有毛病,没毛病谁会去洗脚、按摩啊,在洗脚、按摩之中,有些人身体不适应就出问题。一旦出了问题,往往就怪罪足疗店,以前常有这种事发生。如果发生这种事,足疗店就成了弱势群体,往往是赔钱了事。

    翟星月觉得郝玲珑有治病的本事,所以就对他好一点,万一出了什么事,让他出来治病救人,不但消除足疗店的隐患,还能提高足疗店的声誉,何乐而不为呢?现在这郝玲珑不但帮助自己打走了李南,还每天下厨房弄吃的,确实是个好人,心想,这农村里的人就是单纯,看来我是得到了一个宝啦。

    翟星月想着,就系上围裙,走到厨房里道:“我帮你做饭吧!”

    她说着就去杀鱼,谁知那活鱼摆动尾巴,溅了一个大水花,淋得翟星月满头满脸都是水,惊得她“啊”的一声呼叫。

    郝玲珑见她白皙的皮肤上溅着水珠,美的让人心动,忙走过来道:“你这样杀鱼怎么行呢,得抓住它的脑袋,从水里拿出来再杀。”

    然后郝玲珑就示范了一个杀鱼动作,把一条活鱼杀了,那鱼在案板上至始至终都动不了。

    翟星月看着他熟练的杀着鱼,心里忽然有种悸动,心想当初和李南组建家庭不也是想过这种温馨的生活吗,可是李南不但好赌,而且还懒惰,如果我早点遇到他,会不会?

    她想到这里,忽然打了一个冷战,心想,我比他大好多岁,而且他是农村来的,无钱无背景,我就算遇到了他,也不可能在一起的。想到这里,不禁摇了摇头。

    郝玲珑忽然见她摇头,不禁问道:“你以为我杀得不对吗?”

    翟星月回过神来,忙道:“对对对,我以前吃过不少的鱼,就是没杀过,现在算是知道了。”

    郝玲珑道:“你是老板,就该干老板的事。——好了,翟老板,你就出去等着吃新鲜的鱼吧!”

    郝玲珑将她推出厨房,然后开始烧鱼。

    不一会儿,香喷喷的鱼就上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