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两次受辱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1本章字数:3193字

    郑蓉想着,就拉着瞿嫣进了俞小伟的包间。

    自从那次郝玲珑当着她的面脱了所有的衣服,看到他下身的小兄弟的时候,郑蓉就满脑子想着郝玲珑。她原本非常讨厌这个穷得不能再穷的大学生,可是那次之后,思想就发生了彻底的变化,甚至连做梦都能梦到他,不得不说男女之间的吸引与性是紧密联系。郑蓉也感到自己有点下贱,可是青春期的男女谁能逃得过这个呢?连孔子都说:“食色性也。”何况是普通的人。

    瞿嫣见郑蓉一直在盯着一个男子看,不禁问道:“你认识那个人吗?”

    郑蓉正准备说出郝玲珑的名字来,忽然进去看到那人的面容,才知道自己认错了,忙摇头道:“不认识。”

    瞿嫣便也看了看郝玲珑,发现他正专注的在洗脚,而他洗脚的对象居然是俞小伟。瞿嫣常在这里走,自然知道俞小伟其人,于是就知道俞小伟在带徒弟,于是道:“看来那人是新来的,不如咱们就到这里去洗吧,反正俞小伟的技术也不错。”

    郑蓉听了,正合自己得心意,便道:“俞小伟的技术是不错,但不知那新来的怎么样。瞿姐,让我试试那个新来的,如果技术好,咱们以后就找他了。”

    其实郑蓉心里强烈的认为此人就是郝玲珑,因为从后背确实太像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脸面不像,所以她还是要做进一步的试探。

    来了客人,俞小伟就赶快从椅子上下来,满脸堆笑的道:“哟,这不是瞿姐和郑经理吗?有些日子没来了,最近忙吗?”

    俞小伟这是客气话,瞿嫣和郑蓉也不去理会。瞿嫣找了个椅子坐下来道:“俞小伟,你又带徒弟了?”

    俞小伟忙笑道:“他原本是这里的清洁工,可翟老板觉得他能当按摩师,就交给我了,完全新手一个,要不,让他第一个给你服务?”

    瞿嫣可不想让新手试炼,于是道:“郑经理早就挑了他,我可不想和郑经理抢啊。”

    她们两个进来,郝玲珑也没仔细看,听他们说郑经理长,郑经理短的,心想不会就是郑蓉吧,这天下事不会那么巧吧?

    他心里想着,就抬头看了一下,只见那一双冷艳的眼睛也在看着他呢,他们四目相交,还真吓了郝玲珑一跳,顿时心里“咚咚”直跳,脸也红了,心想怎么又遇到这个冤家,不会是来向我讨要衣服的吧,真是要多倒霉就多倒霉。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戴了人皮面具,她虽然觉得自己熟悉,可也不敢认自己,不如就装着不认识,于是向郑蓉笑笑。

    郑蓉看着他对自己笑,越发像郝玲珑的样子了,不禁试探着问道:“此前没见过你啊,你叫什么名字啊?”

    郝玲珑还没有回答,俞小伟抢着道:“他叫王龙,很土的名字,听说还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没见过世面,你们不要见笑啊。”

    郑蓉感觉很像郝玲珑,于是道:“哟,大学生啊,想不到大学生干起了捏脚的事,看来这知识真是不值钱了。”

    她一面说一面盯着郝玲珑看,直看得郝玲珑脸上火辣辣的,心想,这郑蓉不会是看出了自己了吧?

    其实郑蓉先看他的后背,脑子已经有了郝玲珑的印象,所以能坚定他是郝玲珑,要是从脸面看,就不会有这种想法。

    瞿嫣可不知道她是以嘲笑郝玲珑语气说话,便道:“让大学生给你洗脚这可是第一次,在花州市怕也是不多见。看来你今天福气不错啊。”

    郑蓉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道:“是啊,今天的福气还真不错,不但是第一次让大学生洗脚,而且这大学生洗的第一个人还是我,呵呵,今天要是买彩票肯定能中一等奖。出去我就买彩票去。”

    瞿嫣道:“多买几注。”

    郑蓉道:“那就买一百注,咱们每人五十注。”

    她说着,已经将脚从高跟鞋里面拿出来,伸到郝玲珑面前道:“喂,新来的给我脱袜子吧!”

    郝玲珑看着郑蓉的粉脸,发现比以前漂亮多了,那时在公司,她穿着职业装,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大家看到的都是她不好的一面,但是现在在私人的场合,略微化妆的郑蓉更具有女人味,又加她本身的皮肤白嫩,就更是显得美艳动人。

    郑蓉见他眼睛不老实的看着自己,这眼神分明就是郝玲珑,心里越发觉得奇怪,暗想这世上没有这么相似的人,这一定有问题。

    郑蓉被郝玲珑看得心里有点不舒服,可还是能满足她的虚荣,于是说道:“新来的,快脱袜子啊,你不会是不懂这里的规矩吧?”

    郝玲珑于是将郑蓉的袜子脱了,露出她葱玉般的脚来。不得不说郑蓉的手脚都很白嫩,尤其是脚,做了美甲,分外吸引眼球。

    郝玲珑在桶里调好水温,拿了各种各样的花出来道:“不知道郑经理喜欢什么花?”

    郑蓉道:“就金银花吧!”

    郝玲珑将金银花洒在水里,然后放了些许保养脚的药物。正准备给她洗脚,郑蓉忽然踢了一大团水扑到郝玲珑的脸上,弄得郝玲珑头上、身上都湿透了,还有几朵金银花挂在郝玲珑的头上。

    郑蓉以为郝玲珑化了妆,心想,踢你一脸的水,你总该擦吧,这一擦,所有的妆就没了,我看你还怎么隐藏。

    可是郝玲珑戴的是硅胶做的人皮面具,就算遇水也不影响面容。

    一上班受了两次侮辱,郝玲珑真的想把整个世界都掀了,但是一抬头就看见郑蓉瞪着针一样的眼光看着他道:“哟,不好意思啊,刚才我不小心了。”

    她说这话完全没有道歉的意思,郝玲珑气得脸都变了,开始发火,在一边的俞小伟立即拉了拉他的手臂,同时用眼神威胁他不要发火。

    郝玲珑心想,一旦自己发火,暴露出郝玲珑的本色就不妙了,于是他平复自己的心态,重新跪在水桶前面,伸手给郑蓉捏脚。

    在一边的俞小伟可不知道他们此前认识,郑蓉是在试探他,心想他原先踢郝玲珑水,只是想作弄他,给他一个下马威,想不到现实中还真有顾客向技师踢水的,看来下次自己也要注意一点了。

    当下俞小伟给瞿嫣洗脚,瞿嫣很会享受,将一条干净的毯子搭在膝盖以上的身体上,微闭眼睛小憩起来。

    郝玲珑虽然很生郑蓉的气,但是看到她美的不可方物的脚,心里的气就消了,于是专注的给郑蓉捏脚按摩,他听了俞小伟一次指导,就完全掌握了穴道位置,于是就轻轻的捏起来。他此时手心里有一股气流,每按在一处穴道上,气流就会随着穴道流进郑蓉的身体里面。郑蓉只感到身体飘飘然起来。

    她睁眼看着专注捏脚的郝玲珑,心想这小子如果真是郝玲珑,那可能在什么地方训练过,捏脚的手段还真不一般,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如果他不是郝玲珑,将来也是了不起的按摩师了。只是他刚才的眼神、动作怎么全是郝玲珑的样子?难道郝玲珑还有个兄弟?可是此人姓王,也不是他兄弟啊?

    正在想着,郝玲珑已经捏到涌泉穴和太冲穴上,那一股股的气流随着经脉冲破了郑蓉身上所有的淤血阻滞,使有气喘的郑蓉一下子神清气爽,说不尽的受用。

    郑蓉微微哼了一下,然后坐正身子,从上向下看着一丝不苟捏脚的郝玲珑,只觉得他面目清朗,五官苍白中带着些许英俊,不禁心里一动,脑子里出现了一些污浊的画面,她伸出手来好想捏一捏郝玲珑的脸。但是她的理智还在,忙又收回手去。

    郑蓉的隐秘动作被瞿嫣看得一清二楚,本来小憩的瞿嫣忽然想到郑蓉踢郝玲珑一脸的水有点不正常,于是睁开眼睛向郑蓉这边看,就把郑蓉贪婪看郝玲珑的样子以及她伸手准备捏郝玲珑的动作都看在眼里,心里不禁微微吃惊。

    四十分钟后,瞿嫣和郑蓉先后出了包间。瞿嫣看着低头走路一言不发的郑蓉道:“你怎么啦?好像有心事啊?”

    郑蓉忙道:“没,没有。”

    瞿嫣又问道:“你真的没有心事?”

    郑蓉脸上红了红道:“真的没有。瞿姐,我只是在想我的工作而已。”

    瞿嫣格格笑道:“你现在的工作很好啊,干嘛要想啊?我看你还是找个男朋友吧,你也老大不小了。”

    郑蓉最讨厌谈到这个问题,忙锤了一下瞿嫣道:“你怎么跟我妈妈一样,就知道要找男朋友,没有合适的,哪儿找去啊?”

    瞿嫣忙道:“怎么没有合适的啊,我看给你捏脚的大学生就不错啊。——对了,那个洗脚的大学生,你真的不认识他?”

    郑蓉想不到她兜了一圈回来问这个,便道:“瞿姐,你胡说什么呢,我真不认识他,就算认识他,也不可能选他做男朋友啊。”

    瞿嫣指着她笑道:“好好好,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看把你急得。我看你肯定认识他,别不好意思说。”

    郑蓉急了道:“瞿姐,我怎么会认识一个新来洗脚的呢?是你想多了。”

    瞿嫣也不点破她的谎言,便道:“那好吧,我相信你了。咱们下次来还找那个大学生洗脚,最好让他给你全身按摩,相信那个时候他已经学会了全套的流程了。”

    郑蓉对瞿嫣的提议,心情很复杂起来,一方面想着他给自己按摩的舒爽感觉,一方面又怕见到他,总感觉心情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