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展示身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1本章字数:3287字

    郝玲珑见郑蓉两个人走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心想,这郑蓉不会是认出了我吧,那眼神怎么像刀子一样看着我呀?哎,不管她了,如果真的认出了我,就把唐明天的衣服还给她,我也不欠他的了。

    他正在想着这件事,就见翟星月上来了,手里提着两份盒饭,是送给他和俞小伟的,此时俞小伟不在,翟星月就笑着对郝玲珑道:“学得怎么样了?”

    郝玲珑道:“还好,只是……我想换一个师傅。”

    翟星月好奇的道:“俞小伟技术很好的,干嘛要换啊?——哦,你嫌他打骂你啊?待会儿我说说他,让他不要打骂你就是了。”

    郝玲珑道:“我讨厌他不是他打骂我,而是……觉得他有点娘,老是对我动手动脚的。”

    翟星月听了,噗嗤一笑道:“不会吧,他对你动手动脚?他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啊?”

    郝玲珑道:“有老婆孩子又怎么啦,也许他是双性人呢,你还是换了他,我看着恶心。”

    翟星月瞥了一眼郝玲珑,只见他魁伟有风度,鼻子高挺,就是脸色有点苍白,总体来说也算得上是帅气的男人了,如果俞小伟有畸形的性取向,那确实对郝玲珑有想法,便道:“他现在是我们足浴店数一数二的足疗师,如果临时换了他,他一定会有想法的。不如接下来的流程我来教你,他那边你就应付着就是了,适当的时候我找他谈谈。”

    郝玲珑心想这是个好办法,有美女教自己洗脚、推油、按摩、踩背、拔罐、修脚,那简直就是一种享受。他心里这么想,表面还是平静的道:“这样不好吧,你教我会不会引起误会啊?”

    翟星月道:“我教你能有什么误会,只要你别乱想就是了。”

    他们正说着话,只听见下面吵闹声一片,有人叫嚷道:“你做不了主?那就找做主的出来,你们老板呢?让她出来。”

    翟星月听到这个声音,眉头就皱了起来,嘴里嘟囔道:“这些人……半个月不到怎么又来了?”

    郝玲珑问道:“这些人是谁呀?叫得声音这么大?”

    翟星月虽然烦心,但是还不想将麻烦事告诉郝玲珑,只是道:“这不关你的事,你在上面不要下去。”

    她说着,就匆忙走了下去。郝玲珑见上面没有生意,也就随后走了下去。

    下面的柜台边站着十几个平头小青年,这些人身上雕龙画凤,一看就不是好人,其中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正跟接待的小姐吆喝,一看这人就是这些人的头子。

    翟星月下来了,膀大腰圆的汉子叼着一根烟,吹了一口烟圈道:“美女老板,别来无恙啊。”

    翟星月知道这些人来了准没有好事情,便道:“方开山,今天也不是年不是节的,到这儿大呼小叫的干什么?”

    膀大腰圆的汉子叫方开山,听了心里很不爽,怒道:“靠,你怎么说话的呢,不是年不是节的我们就不能过来了?听说你们足疗店这段时间生意不错嘛,这也得益于我们全天候的保护啊。我们白老板说了,这保护费得和生意的业绩挂钩,你们的业绩涨了,这保护费吗自然要涨。翟老板,你说是不是?”

    翟星月一听,他妈的又要收钱,自己此前已经交了两万,两万交了他们不但不给于保护,反而有事没事过来洗脚、按摩还不给钱,翟星月心想就等于花钱买个平安了,可是这半个月还不到,这些人又提出涨价,这不是大白天抢钱吗?

    翟星月忙道:“方老板,你行行好吧,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生意好了,业绩高了?我这儿三天两头的都来不了一个顾客,还要房租、水电、人员工资,实在是没得赚的。”

    方开山白眼一翻道:“跟老子哭穷了是吧?你业绩要是不好,干嘛还要招清洁工和足疗师啊?”

    翟星月忙道:“我这么大的场子没有清洁工怎么行呢?”

    方开山逮住她话里的漏洞,喝道:“你也承认你场子大,场子大来钱就多,看你这上下三层,包间无数,白天、黑夜开工,不说日进斗金,也是一天十万、数十万。呵呵,美女,别以为你长得漂亮就可以蒙我。你要是不干脆,我只好命令兄弟们每天都到你这儿吃喝了。”

    翟星月心想,这些黑社会的人要真的每天都在这儿,谁还敢上我这足疗店啊?看着方开山这些人的样子不拿到钱是不罢休的,于是道:“你们……你们到底要多少啊?”

    方开山见她松了口,嘿嘿笑道:“你看我的这些兄弟十来号人为了保护你的场子,不得吃喝拉撒啊。你起码也得追加五万吧!”

    “什么?五万?”翟星月气得胸口都疼,你们这些人什么时候保护我的场子了,不就是敲诈勒索吗?可是这勒索也太多了。

    “怎么,嫌少了啊,那就六万吧!”方开山坐地涨价,他也知道翟星月在这里办足疗店没什么背景,更何况又得罪了红枫的那些人,是红枫的那些人要自己过来的,自己就算把她操了,再要十万,她都不敢说个不字。

    “你们……你们这不是欺负人吗?”翟星月气得胸口起伏不定,脸上简直要哭出来。

    “美女,别说的这么难听,我们这是在保护你呀?这保护你,不得收点辛苦费吗?你就少他妈啰嗦,给还是不给?”

    方开山的话刚落,那些平头青年从衣服里面拿出准备好的木棍、钢管,一旦翟星月说不给,他们就砸场子。

    翟星月看到这些人,魂都飞了,正准备要付钱,忽然就见郝玲珑走下来怒道:“你们是什么人,青天白日的就张口要钱?你们要是没钱,冲你们的妈要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方开山真得意洋洋的看着翟星月,却想不到一个脸色苍白的家伙站了出来,看样子是红枫帮的人口里说得那个足疗师,不禁火冒三丈,怒道:“你他妈的是那个裤裆里漏出来的东西,敢在这儿和我说话?”

    翟星月看方开山的人已经虎视眈眈的看着郝玲珑,怕他受伤,忙拉住他的胳膊道:“王龙,这些人你惹不起的,你快走吧,这里有我处理呢?”

    郝玲珑不忍心她受欺负,才站出来的,哪里就退下去,于是道:“翟老板,你放心,这些个人渣我还没放在眼里。”

    他没等翟星月说话,就指着那个方开山道:“你叫方开山?”

    方开山气汹汹的道:“你大爷我就是。”

    郝玲珑又说道:“你要收保护费?”

    方开山大怒道:“你他妈的事哪根葱啊?敢在这里叽叽歪歪,老子要你好看……”

    话音还没落,就听“嘭”的一声,脸上结结实实被砸了一拳,顿时鼻子平了,嘴巴里全是鲜血。由于动作实在太快,方开山还没有感觉到疼痛,当嘴里鲜血的咸味进入神经系统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被人打了。他顿时狂暴起来,喝道:“你妈逼……”

    话音还没有落,脸上又中了一拳,一百八十斤重的方开山,身子向后面重重摔倒,一下子压到了那些平头青年。

    “妈的,你大爷的,都给我上,砸场子……”方开山大怒,简直是暴跳如雷。

    那些平头青年回过神来,一个个取出钢管,照着郝玲珑就砸过来。

    郝玲珑感觉这些人的到来和早上小宝子等人有关系,心想这回狠狠的揍他们,要不然还没完没了啦。想到这里,他闪电般的出手,抓住当先一人手里的木棍,就夺过来,猛地砸到那个人头上,那人“哎呦”一声,就脑袋一偏,倒在地上。

    郝玲珑没有停下身子,拿着木棍就跳到这些人从中,一顿猛砍,只听得“妈呀”、“娘的”、“哎哟”、“疼死我了”一片声,眨眼间,这些人就倒在地上,不是抱着头,就是揉着腿,或者是摸着被打疼的手,此前嚣张的气焰一下子没有了。

    郝玲珑打倒了这些人,忽然听得楼梯口一片的鼓掌声,回头一看,就见楼上的足疗师、按摩师以及顾客都过来为他鼓掌加油,他们很大一部分人平时受到这伙人的敲诈勒索,是敢怒不敢言,现在郝玲珑为他们出了气,心里都很高兴,都为郝玲珑鼓掌。

    那方开山忙从地上爬起来,一看自己的人都被打倒了,他妈的这还怎么玩啊?但是方开山也不是怂人,忙指着郝玲珑喝道:“王龙是吧,老子认识你了,你有种的等着,我让我们白总收拾你。”

    他说着,把自己的人拉起来,这些人一溜烟般的逃走了。

    翟星月看着这一幕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吓得魂都飞了,当她惊醒过来得时候,方开山带着人都走了,她忙拉住郝玲珑的胳膊道:“你没事吧!”

    郝玲珑笑笑道:“有事的是他们,我怎么会有事呢?”

    翟星月嗔怪的看了他一眼道:“别逞能了,你快走吧,这方开山就是咱们桃花街的瘟神,谁惹了他,就没有好日子过,他一定会再找人来找你麻烦的。”

    郝玲珑道:“我走了,你怎么办?”

    翟星月道:“我常年在这儿做生意,他不敢把我怎么样?再说我认识当地派出所里的一些人,大不了就找他们出面了摆平这件事了。”

    郝玲珑倔强的道:“那不行,你都让我叫你姐了,我不能看着我姐出事不管啊。就算被他们打死,我也不会离开这里。当然他们也打不死我的,呵呵……”

    郝玲珑说着,就又上楼去学习针灸、按摩、捏脚去了。

    忧心忡忡的翟星月很害怕方开山再带什么白总过来,到那时足疗店真的就开不下去了,她左思右想,忽然想到了一个人,于是拿起电话拨叫了一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