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狠辣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1本章字数:3273字

    翟星月拨打的电话是她的一个同学秦伟。秦伟是保安公司的业务经理,手下有许多保安,他自己也是部队出来的,手上有点功夫,应该能帮到她。

    秦伟接了电话,笑道:“星月啊,咱们好久没联系了,你今天怎么打电话给我了,有事吗?”

    翟星月便道:“不好意思啊,老同学,你知道我开了一家足疗店,事情又多,就少了和你联系。你晚上有时间吗,咱们吃个饭聊聊吧!”

    秦伟一听,心下高兴,翟星月在高中的时候可是班花,是秦伟暗恋的对象,这么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请自己吃饭,忙笑道:“就咱们两个吃饭吗?”

    翟星月道:“不如你联系几个在花州市的老同学,你人脉广,比我认识的多。”

    秦伟忙道:“咱们的那些老同学能有几个在花州市,况且急于联系也联系不上。还是你安排吧,实在没人,就咱俩吃也一样。——哦,对了,听说你和你老公离婚了,是这样的吗?”

    翟星月真的不想在同学面前提到自己的家事,但是对方提及,自己又不能不说,便道:“是啊,你消息还蛮灵通的。”

    秦伟道:“你可是咱们班的班花啊,我一直关注你呢。——呵呵,晚上再聊吧!”

    翟星月挂了电话,便打电话给楼上的郝玲珑道:“我晚上有个应酬,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你晚上一个人回去吧。”

    郝玲珑挂了内部电话,觉得翟星月有点古怪,怎么突然就有了应酬呢?但是也没有细想。

    此时上来一个老女人,说是要修脚,俞小伟见老女人的脚变形得厉害,不想给她做,于是就推给郝玲珑,心想,反正她也是新手,修不好不影响名声。

    郝玲珑为了多学点知识,明知道俞小伟给他烫手的山芋,也只能是接了。那老女人因为长期穿高跟鞋,两只脚变形得不像样子了,骨节都弯曲了。一般的修脚师只能是把脚趾分开,脚面固定,将坏死的肌肉去除等,可是郝玲珑用了手掌心的气流硬生生的将她骨节变形的脚恢复了原样,虽然略有疼痛,可是效果不错。

    脚面一旦恢复,剩余的就是简单的修修补补。老女人其实也就六十多岁,估计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坯子,年老了还不脱优雅的气质,她看了自己的脚又恢复年轻时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高兴,笑着对郝玲珑道:“小伙子,你这技术是从哪儿学得?我的骨节都变形了,你怎么就能恢复呢?”

    郝玲珑道:“姐,我是从一个高人那里学了一点气功,也只是暂时把你的脚恢复了。你回家可不能再穿高跟鞋了,得穿平底鞋一段时间,否则再一次变形就麻烦了。”

    老女人笑道:“小伙子,你什么眼神啊,我都比你大了四十多岁呢,你怎么还叫我姐?”

    郝玲珑装作无辜的道:“是吗,那我可看不出来啊,你保养得这么好,我还以为你才三十岁呢。”

    老女人笑得花枝乱颤道:“是吗?”

    郝玲珑道:“是啊,现在听你这么说,肯定你是长期做保健保养得好,你脸上真真是一点皱纹都没有。”

    老女人叹息道:“鱼尾纹不少了,头发也白了。你看我的头发都是染得,要不然哪会这么黑啊,你要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的。”

    郝玲珑道:“反正我看不出来。”

    老女人道:“你叫什么名字啊?如果我家里人要来做保健,我就推荐你吧!”

    郝玲珑道:“那就谢谢姐了,我叫王龙。”

    老女人念叨着道:“王龙?名字虽然土了一点,听着还是不错的名字啊。”

    老女人走了,郝玲珑正准备休息一下,就见俞小伟走过来,略带醋意的道:“哟,第一天上班感觉不错吧,连老女人的脚都会修了,我恐怕是教不了你啦!”

    郝玲珑便道:“你是师傅,你教不了我,那我找谁去啊。刚才那个老女人的脚看似变形厉害,其实也没那么厉害,修好她的脚可不是我的功劳,完全是她自己的原因。”

    俞小伟听这么说,心下稍稍安心。

    在一间临街的门面房里面,方开山等人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向一个穿着黑色蕾丝衣服的女人哭诉被郝玲珑暴打的经过,那个蕾丝衣服的女人就是方开山口里的白总白青莲,桃花街和城东一带黑社会大姐大,她一般不常露面,都是方开山给她镇场子。在花州市地面上,白青莲给人的印象就是全身纹着各种荷叶和荷花的纹身,从胸口到私处,从后背到臀部,几乎都是。只要她衣服穿得少一点,别人就能从裸露出来的纹身感受到她全身的各个部位的状况,不禁让人浮想联翩。但是她又是一个冷面杀手,几乎都没有笑容,她面目清秀,鼻子高挺,一半的黑发从前面遮下来,刚好挡住了她半个脸面,所有人只能看到她的半张脸,就是这半张脸往往能令人闻风丧胆,不寒而栗。

    她冷冷的听完方开山等人的哭诉,冷哼了一声道:“真是没用的东西,连一个足疗师都搞不定,我要你们干什么?”

    方开山等人一听,吓得魂不附体,哭得就更狠了,方开山向前匍匐了几步道:“老大,不是我们没用,是那小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跟霍元甲在世一样,我们……我们还没看见他怎么出手,就被他打倒了。老大,这回你可要亲自出马了,老大……”

    白青莲听着他们大一声小一声的哭诉,心里就烦,一把抓过桌子上的一叠钞票扔下去道:“都别在这儿号丧了,拿着钱去医院治伤,治好了回来给我接着打!”

    方开山见到了钱,也顾不得什么了,况且身上的伤要紧,于是抓起钱,一个个的逃走了。

    此时后面的铁门开了,出来一位只穿着一套粉色内衣的女人,这女人皮肤极白,身材极苗条,完全不输所谓的维多利亚的秘密美女。她的身子估计是刚刚洗过,头上刘海还流着水珠,这也使得她看上去楚楚可怜,风姿绰约。

    白青莲看到了她,微微笑了一下,便伸出手握住她的手,拉着她坐在自己的怀里,道:“梦舒,你怎么来了?”

    被称作梦舒的女孩子用手抚摸着她的脸庞道:“我来了好一会子了,一直在后面看着你呢?你为什么这么不高兴啊?”

    白青莲的手已经伸到梦舒的内裤里面,挑动着梦舒渐渐的呻吟起来。白青莲道:“咱们只管高兴,其余的都不去管它。”

    她说着,就将全身酥软的梦舒抱起来,推开铁门,进了内室,二人就滚到了一张席梦思床上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白青莲坐起来,拿出一盒扁平的烟盒,抽出一根细长的烟抽了起来。梦舒也坐起来,抱着她满是纹身的肩膀道:“你是不是为了足疗店的事发愁啊?”

    白青莲不置可否的道:“算是吧,我不能让一个足疗师把我打倒。这社会,黑社会的饭也不好吃。”

    梦舒道:“不就是一个能打的足疗师吗,他再能打也只是一个人,你怕什么呢?”

    白青莲道:“我现在不是怕他,我……我只是担心李彦峰……”

    梦舒也有点吃惊起来,要知道李彦峰可是花州市说一不二的老大,有自己的组织和公司,他早就想吞并白青莲了,因为白青莲很不听他的话。于是问道:“李彦峰找你了吗?”

    白青莲道:“目前还没有,不过他现在吃掉了好几个不听话的人,正在不断的壮大实力,连红枫帮都对他俯首帖耳,他迟早要向桃花街和城东下手,而今天一个足疗店的足疗师就把我的得力干将打趴下了,我还怎么和李彦峰比啊?”

    梦舒笑道:“原来就为这事啊,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道你想不想听啊?”

    白青莲想不到她会有主意,忙抱着她雪白的身子,吻了吻她鲜红的嘴唇道:“你说啊!”

    梦舒道:“咱们不如就把足疗店那个足疗师争取过来,有他对付李彦峰不就行了。”

    白青莲不理解道:“争取他?怎么争取啊?”

    梦舒咯咯笑道:“你就知道打打杀杀,怎么一点主意都没有,刚才我听方开山他们说,那足疗师穿得不咋的,咯咯,这就是那足疗师的弱点,他很穷,手上一定是缺钱,咱们只要给他足够的钱,他还不是听你的?”

    白青莲想了想,笑道:“还是我的梦舒有主意,看来我要找个时间约一约他了。”

    她说着,两张鲜红的嘴唇又亲吻在一起,忽然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她们的亲热,白青莲拿起手机一看,皱了皱眉头道:“怕什么就来什么了!”

    她说着,就接通了电话,只听电话那端李彦峰阴测测的笑道:“美女,现在在干嘛呀?”

    白青莲道:“还能干什么,在操你老妈呢?要不要过来拍照留个纪念!”

    李彦峰听了很不爽,但是也没办法,便道:“我老妈都七十多岁了,你要是操的动才怪呢?不如美女到我的别墅来,咱们玩点小刺激,呵呵,我最近学了很多新花样,要不要尝试一番?”

    白青莲道:“谢了,我对男人没兴趣,你还是自己玩吧!”

    李彦峰啧啧嘴,阴测测的道:“美女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我都约了你一百回了,干嘛不给我面子啊,难道怕我李彦峰把你吃了不成。呵呵,我喜欢你的纹身,那摸上去肯定很爽的。嘿嘿,美女,我下面都硬了,别不给面子,你知道我这人最讨厌给脸不要脸的人。”

    白青莲听了,已经压制不住巨大的愤怒道:“李彦峰,滚你妈的蛋,再要骚扰老娘,我非割了你的骚ji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