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求人办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1本章字数:3119字

    她说着就挂了电话,气呼呼的道:“这李彦峰越来越不像话了,以为有了靠山就什么人都敢欺负,我总有他好看的。”

    梦舒忙道:“你也不用和这种人生气。不如咱们离开花州市吧!”

    白青莲站起来道:“你这话说了不止一次了,梦舒,我告诉你我是不会离开花州市的,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哦,对了,过两天我要去一趟北京,你随我一到去吧!”

    梦舒有点惊骇道:“咱们去北京干什么?”

    白青莲摸了摸自己略微浮肿的大腿道:“你别多问了,去了就知道了。”

    而此时在别墅游泳池里的李彦峰,对着白青莲挂掉的电话做了一个鬼脸,道:“臭娘们,够辣,先让你快活几天,到时候我会让你跪在我的胯下做我的奴隶,嘿嘿,你等着吧!”

    他说着,就拨通了一个市政电话,道:“呵呵,我是谁,你别管我是谁,我要举报城东区政府不作为,那里的治安实在太差了,我们做生意根本就做不下去,如果你们不整改,我会向上一级机构举报,直到举报到中央信访办。……是的,那里的黑社会太嚣张了,我这里有第一手的资料,我会派人送过去的。”

    挂了电话,李彦峰还是阴测测的对着电话笑了几声,道:“臭娘们,我让你嚣张,我搞不死你,哼。”

    晚上,翟星月下班之后就打电话给秦伟,说自己在福满楼宾馆定了一桌,就他们两个人吃饭,聊聊同学之情。秦伟也欣然答应。

    当翟星月做完了事情,到得福满楼宾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了。她到了柜台前,发现秦伟已经在那儿了。

    秦伟高大的个子,结实的肌肉,让人一看就知道是部队出来的,他高中毕业之后就当了特种兵,三年之后转业回到花州在保安公司担任一名普通的保安,由于工作出色,两年之后升任为业务经理,同时担任一家大型公司的保安部长。

    这些年秦伟也掌管着花州市不小的保安队伍,手上人脉极广。几次同学会的时候,他和翟星月都坐在一起,聊聊说说,彼此对对方的印象都不错。对于秦伟来说,翟星月是他高中时的班花和女神,又是自己暗恋的对象,所以常常主动和翟星月联系。只是当时翟星月结婚了,虽然联系,却也不能和他多来往。

    翟星月见他早到了,便道:“老同学,你真给面子。”

    秦伟笑道:“咱班花相请,能不给面子吗?呵呵,菜我已经点好了,就在二楼葵花厅。我还请了我的一个同事宋鑫河。”

    翟星月感觉不好意思道:“我请客,怎么能让你点菜呢?”

    秦伟道:“咱老同学还说什么不好意思。我的同事嘴巴有点刁,怕你不好点菜,所以我就先点了。”

    翟星月才知道他是在为自己着想,便道:“那好吧,谢谢了。既然你请了同事来,那就太好了,我晚上可能有事相求呢。”

    秦伟道:“只要是保安的事都可以说,其余的我也爱莫能助。”

    翟星月要的就是保安保护自己的场子,于是道:“还是老同学了解我。走,咱们去葵花厅吧!”

    到了葵花厅,翟星月就看到一个脸上有疤的三十岁男子,他长着一对三角眼,使翟星月看上去有点不舒服。

    秦伟忙介绍道:“这就是我的同事宋鑫河,你别看他脸上那道疤吓人,其实也是做保安被人砍得,他心好着呢?”

    翟星月便向他笑笑,道:“看来做保安也确实辛苦啊。”

    秦伟又将翟星月介绍给宋鑫河,宋鑫河色眯眯的眼睛看着翟星月道:“秦经理,这可是大美女啊。”

    秦伟道:“星月曾是我们班的班花,能不美吗?告诉你,当时我们班的男生都暗恋她。”

    翟星月笑道:“你又胡说了,哪能一个班的男生都暗恋我?”

    秦伟道:“是真的,星月,我们男生聚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大家都这么说。”

    宋鑫河忙道:“看来她也是你暗恋的女神啊。那待会儿你得多喝点酒,喝多了好诉衷肠哦。”

    秦伟无奈的道:“我早就对她诉过衷肠了,可惜美人看不上我呀。”

    翟星月道:“我都人老珠黄了,你就别打趣我了。看着我现在一个人带着孩子,刺激我了是不是?”

    翟星月这样说了,秦伟哪还敢提以往的事,便将话题岔开了。不一会儿酒菜就上来了,大家开始推杯换盏喝酒、吃菜。

    秦伟道:“星月,你刚才说有事求我,到底什么事啊?”

    翟星月见他一口一个“星月”的叫,心里很不舒服,但是现在有事求他,也不好意思驳他,便道:“我店里缺一个保安,时常受到社会上一些不法分子的欺负,想让你给介绍一个厉害的过来,工资都好说,关键是忠诚,能长期合作。”

    宋鑫河道:“这件事求他正合适,咱们保安公司个个都是特种兵转业回来的,一个顶十个。——不过,咱们秦经理好酒,你得陪他喝好啊。”

    秦伟也微笑着向翟星月看,翟星月知道他是默认帮助自己了,便道:“我不会喝酒。要不,你们两个喝,我来监督如何?”

    宋鑫河忙道:“你求人办事,还要我喝酒,这说不过去。”

    翟星月道:“可是我真的不能喝酒,在这里除了秦伟就你是男人了,你不喝谁喝呀?”

    宋鑫河哈哈笑道:“看来还就我喝了。”说着站起来和秦伟喝了一杯酒。

    秦伟吃了一口菜道:“你现在都想请保安了,说明你的店规模不小了啊。这些年应该发了不少财了吧?”

    翟星月忙道:“就那么一个破店,还是与别人合伙开的,哪能就发财呀。这不是城东那一伙黑社会厉害吗,要不然我找保安干什么?”

    秦伟站起来道:“好吧,星月,你有难处,老同学一定会帮你的。咱们感情深,碰一杯。我喝干了,你随意一点吧!”

    他说着,杯子就伸了过来。

    翟星月对他说的“感情深,碰一杯”非常反感,心想我们只是同学关系,用不着说得那么肉麻吧,但是一想求他要紧,还是忍一下吧,于是也站起来,略微和他碰了一下杯子。秦伟果然喝干了杯中酒,翟星月推不过,就喝了一小口道:“老同学,我不会喝酒,这是你知道的。”

    秦伟点点头道:“知道,知道,几次同学聚会你都没喝酒。”

    翟星月坐下来的时候,就感到整个脸上发烫,但是她还是没感觉什么异样,以为是自己喝了酒的缘故。

    此时宋鑫河诡异的笑笑,站了起来道:“你来照顾我们保安生意,我很感动,我宋鑫河也敬你一杯。”

    翟星月正要说什么,宋鑫河也将杯中酒喝干了,并将杯底倒过来。

    翟星月很是为难的看了看秦伟,秦伟笑道:“宋鑫河是真心的,你要是不能喝就喝一小口吧!”

    翟星月只得喝了一小口,秦伟忙道:“吃菜吃菜!吃菜压压酒。”

    翟星月便吃了几口菜。这酒菜下肚,她看着秦伟和宋鑫河就像是在梦境一般,看着他们伟岸的身子,就口干舌燥、迷离朦胧。她感到自己喝多了,不过意识还在,心想自己此前半斤酒都喝过,没有像这样的,今天这是怎么啦?

    她忙站起来道:“看来我喝多了,我出去一下,你们慢慢喝!”

    她说着,强自镇定的拉开门走了出去。

    她出去后,秦伟和宋鑫河相视一笑,秦伟道:“我在她的酒里下了点东西,到时候我把她送到三楼我定的房间里,你要是愿意,咱两一道享有她,嘿嘿……”

    宋鑫河听了,心里痒痒的,也跟着猥琐的笑道:“秦经理,可真有你的,连老同学都下手。”

    秦伟道:“她这不是离婚了吗,又正好有事求我。这么漂亮的一朵花,我不摘谁摘啊。摘了这朵花,又安排我们的人给她做保安,她就只能一辈子做你我的情妇喽。”

    宋鑫河指着他嘿嘿笑道:“秦经理,这世上最坏的人可就是你啦……”

    秦伟也嘿嘿笑了一阵道:“你先喝酒,我出去看看。她一定是上厕所去了,待会儿她出了厕所,腿脚不稳,我可得抱着她,省的让别人占了便宜。”

    秦伟说着,就走出去,果然翟星月是上厕所去了。她上了厕所出来,洗了手、洗了脸,顿时就感到天旋地转,她忙扶住洗脸池,身子才没有倒下去。

    此时一双大手将她拦腰抱住,一个熟悉的声音道:“星月,你喝多了吧?我在上面定了房间,不如我送你去休息一下!”

    翟星月迷迷糊糊的回过头来,看到秦伟微笑但色眯眯的脸,心里知道他对自己动了手脚,但是此时身子酥软,一点力气都没有,就是不答应去房间休息也不可能了,于是道:“秦伟,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感觉头好晕,身子……”

    秦伟道:“星月,你只是喝多了,我还是抱你回房间休息吧。”

    说着,也不管翟星月愿不愿意,就将她整个的抱在怀里,向三楼走去。

    翟星月忽然听到“抱你回房间休息”几个字,又是一阵耳热脸红,心想,我……我这是怎么啦?我怎么能让他抱我回房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