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继续折磨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2本章字数:3230字

    郝玲珑想到自己有独立的包间,从此之后就不用看着俞小伟娘炮一样的动作,心里很高兴,便点了一下头,来到隔壁的包间里。里面的设置和俞小伟的包间一样,只是多了许多捏脚、敲背、推油、指压、拔罐等的挂图。这些挂图别的包间里都没有,看来是为他专门挂上去的。

    翟星月也随着他一道过来,笑嘻嘻的道:“觉得怎么样?”

    郝玲珑忙道:“很好,以后我就可以自己学习按摩了。翟老板,你真会心疼人啊,呵呵……”

    翟星月听他说自己会心疼人,就像是丈夫跟妻子说话似的,脸上还是红了红。她虽然开了这家足疗店,但是本质上还是保守的,这种地方鱼龙混杂,她还是尽可能的保持自己的理性和纯真。

    翟星月见他开始看着挂图学习按摩手法了,便道:“跟你说件事,其实这家店是我和查老板合伙开的,我的股份多一点,她的少一点,总之是我们两个人的。你来这些天一直是值白天班,我也是白天班,但是明天我就值晚班了,查晓萌查老板值白天班。我觉得晚上这里有点混乱,就没有安排你上晚班。从明天开始你就和查老板见面了,她那人对员工有点严厉,你要和她搞好关系啊。”

    郝玲珑心想,不就是另一个老板来了吗,只要自己好好工作,她还能说什么呢?于是道:“查老板是你的朋友,也就是我王龙的朋友了,你放心吧,我会和她搞好关系的。”

    翟星月点点头道:“这样我就放心了,你忙吧,我下去了。你这段时间表现不错,如果有客人,我们会把她带到你这儿的。”

    如果老板介绍客人过来,一定会捧红一个足疗师的,这是翟星月报答他的一个方式。

    郝玲珑谢了她,就开始揣摩按摩、推油、拔罐等的技巧。

    下午的时候,看着别的包间里都有人,只要郝玲珑这儿冷清,他也不管这些,还是在揣摩按摩、捏脚的那些技巧。他学着学着,忽然感到门口有点异样,便回头一看,就见郑蓉抱着双臂站在门口,正冷眼看着郝玲珑呢,看样子她来了有一段时间了。郝玲珑看着她犀利的眼神,不禁像是回到了那个快递公司,心里还有点颤栗。不过一会儿他就恢复了常态,心想,我现在也不属于她管,她也不知道我是谁,怕她什么呢?于是很平静的问道:“郑经理,你今天一个人过来的?”

    郑蓉确实来了有一段时间了,一直在门外偷偷的看着郝玲珑呢,只见他的动作、神态完全就是郝玲珑的样子,她对他真是太熟悉不过了,她不可能看错这小子的,但是此人的面目怎么改变了呢?她越想越是好奇,决定今天要揭开这个谜团,所以就走了进来。

    郑蓉“嗯”了一声,然后就坐在椅子上道:“我在下面拿了号,要做四十分钟的捏脚服务,上次你捏的不错,所以我又找了你。”

    郝玲珑忙笑着讨好道:“谢谢郑经理这么看得起我,我这就为你服务。”

    郝玲珑说着,就去打水,放金银花。郑蓉看着他的后背,越看越像郝玲珑,于是大声说道:“郝玲珑,你现在工作得不错啊?”

    郝玲珑一时没想起来她居然叫了自己的真名,还像在快递公司的那样答道:“也就这样,慢慢学呗!总得糊口饭吃啊。”

    郑蓉一听,心里乐坏了,心想狐狸尾巴还是露出来了,你他妈的原来就是郝玲珑。心里想着,就见郝玲珑端了一盆水过来。他还没有放下水盆,郑蓉就抄起一把水扔到郝玲珑的头上道:“妈的,臭小子,改头换面不认识人了。”

    郝玲珑听着她的语气,就知道她识破了自己,便尴尬的笑笑,道:“你……你怎么认出来的?”

    郑蓉道:“从正面看还真认不出来,但是我熟悉你的后背,第一次就看见你的后背,所以心里就知道是你了。——老实交代,你怎样改头换面换马甲的?”

    面对旧上司,他想装也装不了,于是撕了人皮面具,现出郝玲珑的本尊来道:“就是一个面具而已。”

    郑蓉冷冷的哼了一声道:“像你这种没出息的屌丝男、窝囊废,不论改多少次马甲,都脱不了穷酸的味道。我遇到你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那次顾客投诉,害得我被上司骂;第二次遇见你丢了一套唐明天的衣服,还看了你的丑东西;现在遇见你还不知道明天遇见什么不开心的事呢。”

    郝玲珑一听,心里就来气,心想我在你的公司干活,你骂我,现在老子出来打工了,你也骂我,你以为老子是好欺负的。想到这里,猛地扔了金银花在盆里,怒道:“郑蓉,我忍你很久了,你再骂我一句试试?”

    郑蓉心想,你还长本事了,于是站起来,更加怒道:“我就骂你是蠢猪、窝囊废,又怎么啦?要不要我把你们老板喊来,当作你的老板面骂你啊?”

    郝玲珑一听,脑袋就生疼,心想我怎么就遇到这个恶毒女了呢,完全是第二个杜清月。心想算了,好男不跟女斗。于是忍了忍怒气道:“那个……今天你是我的客人,我不想和客人一般计较,呵呵……”

    郑蓉心下更是鄙视郝玲珑,心想,你也就这么厉害,老娘想修理你还不是手到擒来。

    其实长期以来,郑蓉形成一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最看不起身份地位低的男人。在她的心目中男人要多金、帅气、还要温柔听话,不但有自己的公司还要有房有车。她自己就是个很拼的女人,自认自己也很漂亮,低于心目中的男人标准她一概看不上眼。她不但择偶标准是这样,连看男人的标准越是这样,所以直到二十七八岁还一直单着。

    像此前郝玲珑那样穿着随意,又是农村出来的,在郑蓉心里就是狗屎,所以常常拿他发火出气。但是上一次陪瞿嫣来洗脚的时候,她让郝玲珑那么给自己捏脚,当时虽然不确定是他,但是脑子里时时出现他的面容,心想,郝玲珑那小子长得还算不错,是自己理想中的男人标准,可惜身份地位太低了,和自己简直不是一个层次的。于是逼迫自己不再想他。可是自那以后,脑中时时出现郝玲珑的面容,往往工作的时候也叫道他的名字,这使她相当的郁闷。

    她想可能是此前自己太过欺负他,所以心里就自然而然对他多关注一点,这在心里学上说,最好的和最差的往往留下印象是最深的。那一次让他给自己捏脚可能就更加加深了这种印象。但是她总不能让这个人长期占据自己的心灵吧,于是她觉得有必要再去一次足疗店,再试探一下这小子是不是郝玲珑,如果是的话,好好折磨一下他,也许从折磨他之中,居高临下的感受到他的卑微和恶心,自己才能彻底的忘记他。

    抱着这样的心态,郑蓉趁着休息的间隔来到了星月足疗。

    她觉得恶心郝玲珑也差不多了,就躺在椅子上道:“我已经买了四十分钟的足疗套餐,但是我不想捏脚,只想静静的在这里坐四十分钟,可以吗?”

    郝玲珑见她的眼神很不善,他知道有些女人很难缠,表面上说是在这里坐一下,等到时间结束会告你不服务,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你。他此前在快递公司就吃够了郑蓉的苦。那时她偶尔不派他送快递,却故意装作关心他的样子,让他休息一下。等郝玲珑真的休息了,她便又骂他个狗血喷头,说他懒惰不干活,在众多员工面前羞辱他。

    现在她故伎重演,又要陷害郝玲珑,让她受到责罚。

    但是现在郝玲珑却不怕她,便摊开双手道:“你要是这样就请你找别人吧!”

    郑蓉想不到他骨头硬了,便胁迫的道:“我今天还就找你了。怎么啦,你不敢让我在这里坐吗?”

    郝玲珑道:“像你这种无耻的人绝对不会是在这里坐坐那么简单。我不是傻子,所以我不会让你在这儿坐的。”

    郑蓉心想他倒是聪明多了,不过我还是有办法对付你的,便道:“我已经改变主意了,你就按照套餐的标准给我捏脚吧!”她说着,脱了鞋,将脚搭在木桶上,眼睛挑衅似的看着郝玲珑。

    郝玲珑心想她要找自己的把柄随时都可以,但是她现在也不是自己的老板,怕她什么呢,于是也挑衅似的点点头,将木桶里的水温调好,然后重放了一些金银花在里面。他小心的将郑蓉的丝袜脱掉,为了防止她像上次一样踢自己一脸的水,他特地抓紧郑蓉的脚放在木桶里。

    郑蓉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心里想笑,可是嘴巴竭力忍着。在他给自己洗脚的时候,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道:“你离开快递公司之后去了哪里啊?”

    郝玲珑不想说出自己和杜清月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只得道:“托你的福,一直无所事事。”

    郑蓉知道他在嘲笑自己开除了他,于是冷冷的道:“像你这种又笨又蠢的人能找到事做才怪你。”

    郝玲珑道:“我靠,你什么意思,难道我就一辈子没事做吗?你看我现在做足疗师一个月七千,比当快递员多了一倍的工资,你做经理不也就这么一点钱吗?”

    郑蓉听说他的工资有七千,心里有点嫉妒,自己做经理,累死累活七千还不到呢,于是酸溜溜的道:“那是你们老板的脑袋被驴踢了,你这种人也能开出七千的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