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顾客投诉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2本章字数:3142字

    郝玲珑心下生气,一面洗,一面抬头道:“郑经理,也许当初我给你的印象不太好,但是我并不是软柿子,我也不怕你。我只是尊重我的工作而已。”

    他说着,手上加力,一股力道通过涌泉穴一下撞击郑蓉的血脉,郑蓉的身子一阵抽搐,不但脚部发麻,连双臂都发麻,她瞪眼怒道:“郝玲珑,你怎么捏脚的?捏的我全身都疼,小心我投诉你。”

    郝玲珑忙道:“对不起,我捏脚就是这样,别人都说很舒服,不知你为什么说全身疼呢?”

    郑蓉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以为我在栽害你吗?”

    郝玲珑道:“栽不栽害你心里清楚,我是认真捏脚的。”

    郑蓉气得七窍生烟,正要发火,忽然一股气流顺着脚部六条经脉一下子传遍全身,就像是一股清凉的甘泉注入血脉一般,说不出的舒适受用。她神情呆了呆,心想这小子怕是真会气功,怎么让人欲仙欲死的。想到这里,所有的怒气都没了,只是靠在椅子上享受郝玲珑的服务。

    郝玲珑感到自己的气流确实能拿住女人的身心,于是胆子就更大了,他可以任意玩弄手中的美足。他一面捏脚,一面偷眼看了看郑蓉,发现她微闭眼睛,很会享受。

    郝玲珑心想,可不能让你太舒服,给你吃点苦才晓得我郝玲珑的厉害,于是气流进入她的陷谷穴和太冲穴,挑动她的肠胃一阵痉挛,顿时她的肛门就有种坠坠的冲动。

    郑蓉猛地坐起来,红着脸对郝玲珑道:“你们这儿的厕……卫生间在哪里?”

    郝玲珑心下好笑,但是脸上忍着,手还在不停的玩着她的美足道:“哦,就在出门往南拐一下就到了。”

    郑蓉立即抽了许多备用纸巾,也顾不得穿鞋,就钑了一双拖鞋出去了。

    郑蓉在卫生间的马桶上呆了好长时间,就是拉不下一丁点儿来,心想难道我便秘了不成,刚才像是拉肚子,怎么到了厕所里,反而拉不下来呢?

    既然拉不下来,她也不能老是蹲在厕所里,于是便走出来,洗了洗手和脸,又重新到了郝玲珑的包间,见郝玲珑又为另外的人服务了。

    郝玲珑见她进来,不好意思的道:“你好长时间没来,我以为你走了,就给别人洗脚了。不如你等一下子,等别人洗好了,你再来!”

    郑蓉气得想骂娘,但是也没办法,只好坐在一边边玩手机边等,等着等着,洗脚的心情都没了,于是穿上鞋袜,瞪了一眼郝玲珑,就气鼓鼓的走了。

    郑蓉气鼓鼓的回到自己的快递公司,想想刚才在足疗店里的感受,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心想一定是郝玲珑对自己做了手脚,好你个郝玲珑,翅膀硬了,敢对老娘下手了,看我明天不整你一下,哼。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翟星月坚持先带郝玲珑过来一下,她要介绍郝玲珑给查晓萌,否则查晓萌一定会发飙的,因为翟星月录取郝玲珑一直没有和查晓萌商量,当时翟星月并不想长期留用郝玲珑。

    早上翟星月和郝玲珑到了店里,就见到一个穿着齐腰短衣、下穿扩口黑裤的女子走了过来,向翟星月打招呼。

    翟星月向查晓萌道:“这几天咱们没有正面见过面,所以也没来得及告诉你,我有个亲戚叫王龙,我把他安排在三楼312包间当足疗师。”

    她说着,又对郝玲珑道:“这位就是查晓萌查老板,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完全听她的。”

    郝玲珑忙主动问好道:“查老板你好,早就听说你的大名,想不到是一位大美女。如果我工作做得不好,还请查老板多多指教。”

    查晓萌个子大约一米六,脸色白皙,双眼皮的眼睛衬托一个小巧的鼻子,整个人看上去小巧玲珑。她在郝玲珑的脸上扫了几眼,很嫌恶他苍白的脸色,但是翟星月已经录用了他,自己也不能说什么,便道:“你既然是星月姐的亲戚,指教是谈不上了。那你就好好工作吧!另外我们这儿的工作流程和制度,想必你也了然于胸,只要按照规矩来,我是没有任何意见的。”

    查晓萌在知道王龙是翟星月的亲戚之下,说话还充满了火药味,看来她平时就是个按照规矩来的死板老板。对于这样一个老板,员工们只能是按部就班,苦不堪言啊。

    翟星月介绍完了,就自行离开了。

    郝玲珑上了三楼,刚进自己的包间,就见郑蓉躺在椅子上早在等着他了。郝玲珑微微吃惊道:“你这么早就来捏脚?”

    郑蓉没好气的道:“昨天你没有捏完,今天只好继续给我捏了。”

    郝玲珑皱眉道:“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你不要弄混了。你在下面交钱了没有?有号吗?”

    郑蓉道:“你昨天没给我完成任务,我干吗还要重新拿号?郝玲珑,哦,不,王龙,你今天不把事情给我做完,我就到你们查老板那儿告你。”

    郝玲珑顿时头大,心想自己虽然不怕查晓萌,可不能她第一天值白天班就遇到自己的麻烦事啊。但是足疗店的制度在那儿摆着,一天的事一天了,没听说会带到第二天的,于是道:“郑经理,你讲点理好不好?”

    郑蓉比他还要横道:“我怎么不讲理了?”

    郝玲珑道:“是你昨天自己走的,我没赶你。你怎么就赖上我了?”

    郑蓉气道:“什么叫我赖上你了?你没完成任务就是你的事,你要是再叽叽歪歪,我就打电话到你们前台,我看你们查老板会怎么看待这件事。”

    郝玲珑暗想这个郑蓉实在太可恶,自己当初就深受她的欺负,现在又阴魂不散,如果今天让她的阴谋得逞,那以后还不知道怎样来消遣自己,于是道:“郑经理,昨天就有顾客看见你自行离开的,你怎么就无理取闹了。”

    郑蓉还就无理取闹了,道:“你不服气是吧,那我就打电话给你们查老板。”

    她根本没有缓和的余地,直接拨通了前台的电话道:“是查老板吗?我要投诉你们的员工郝玲珑,哦,不,他现在叫王龙。他昨天以手疼为理由赶我走,没有完成我的捏脚流程,今天居然抵赖不给我服务。我想问一下你们的足疗店就是这样对待你们的顾客上帝的吗?”

    郝玲珑在一边听得火冒三丈,怒道:“你撒谎,我昨天根本就没有赶你走。”

    但是郑蓉哪容他辩解道:“你就等着你们老板处罚你吧!”

    说话间,查晓萌急匆匆走了进来,眼光如电一般扫向郝玲珑道:“怎么回事?”

    郝玲珑正要辩解,郑蓉抢过话头道:“我昨天买了四十分钟的捏脚流程,他只给我服务了十分钟。然后趁着我上厕所为名接待了其他顾客。等我上厕所回来,他又说自己手疼,让我今天来接着昨天的流程。可是今天过来,他彻底的否定了昨天的说法。那我就想问一下,你们到底开了什么足疗店,就是这样欺客宰客的吗?”

    查晓萌顿时脸色黑得像猪肝,向郝玲珑怒道:“别以为你是某人的亲戚就可以胡作非为,你要是不想干就卷铺盖走人,咱们足疗店还真不缺人,尤其是不缺像你这种不负责任的人。我希望下次不要再听到这样的投诉。”

    郝玲珑被挨骂的时候,无意间扫了一眼郑蓉,只见她嘴角一抹诡异的冷笑,他心里气得真想把她暴打一顿。

    查晓萌骂完了郝玲珑,便对郑蓉道:“实在不好意思,这位是新来的,素质还有待提高,还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这样吧,还请你到下面拿一个号,算是我们送给你的。你觉得这样可好?”

    郑蓉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便装作很生气的样子道:“既然查老板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办?我觉得你们的服务实在太差,本来到这儿来就是想放松放松的,可是松没有放,却惹得一肚子气,哼……”

    查晓萌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但是也没办法,只好笑嘻嘻的陪着说好话,她和郑蓉离开的时候,挖了郝玲珑一眼,那眼神似乎要将郝玲珑杀死、剁碎了。

    郝玲珑有理无处说,待在包间里十分的郁闷。

    刚才闹得动静比较大,很多足疗师都围拢过来看热闹,大家都同情的看着郝玲珑,心想这个新来的虽然能打架,可是不招查老板喜欢,恐怕要滚蛋了,呵呵……

    大家都有种幸灾乐祸的神情,只有俞小伟,心情很复杂,他一方面嫉妒郝玲珑捏脚的技术高超,同时有种说不出的感情,那就是每天想见到他,却又无端的讨厌他,真是爱恨交织啊。

    不一时查晓萌带着郑蓉上来了,查晓萌看着俞小伟道:“俞师傅,不如你替王龙给郑经理服务吧……”

    俞小伟正准备东西,忽然郑蓉道:“不麻烦俞师傅了,还是让王龙服务吧!”

    既然顾客这么说了,查晓萌也没办法,便瞪着郝玲珑道:“你看郑经理多通情达理,这是给你一个补救的机会,别给我搞砸了。”

    查晓萌走了,郑蓉志得意满的躺在椅子上,将双脚伸出来,要享受郝玲珑的服务。

    郝玲珑闷着一肚子气,只得脱了她的鞋袜,给她捏脚。便道:“你是不是看我好过一点就心里不舒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