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不给饭吃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2本章字数:3117字

    杜清月在保安团队的建设上也是煞费苦心,此前将柱子和赵东这些红枫帮的人拉进来,一则巩固自己的总裁位置,二则为以后控制城东地区的建设打基础。可是有天晚上,赵东因为嫖宿幼娼被抓了,而且那个幼娼反咬赵东是拐卖幼女的主犯,使得赵东被判了刑要坐牢了。

    没有赵东,靠柱子一个人在公司里无济于事,她急需要大量自己的人占据保安的位置。现在来了两个犯错误被开除的保安,正是她急需拉拢的对象。

    罗长城见总裁要留这两个人,自己也不能做恶人,于是道:“那我去处理一下。”

    杜清月心想,是自己要留这两个人的,不能让功劳给罗长城占去了,于是道:“慢着,还是我去看看!”

    她说着就和罗长城以及罗长城的秘书一道走进了罗长城的办公室。

    秦伟二人正在办公室里焦急等待,忽然见一个穿着包臀裙的美女走了进来,此美女气场十分强大,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再仔细一看,那罗长城在后面毕恭毕敬的跟着,这才知道此美女就是威愿公司总裁杜清月。

    果然秘书做了介绍,此人就是杜清月,秦伟二人忙站起来向杜清月行礼。杜清月坐在一把椅子上,拿过秦伟二人的投送材料看了看道:“你们真的愿意到我们公司来上班?”

    秦伟忙谄笑道:“早就听说威愿公司是花州市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待遇福利好,工作又轻松,所以我们才决定一齐投奔贵公司的。”

    宋鑫河也道:“我们是十几年的老兵了,见多识广,呵呵,手上的功夫也算是可以,就是想为威愿出力,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啊,哈哈……”

    杜清月根本就不听他们的这些话,淡淡的问道:“我想听听你们为什么会被保安公司开除了。”

    听杜清月这么问,秦伟和宋鑫河的脸顿时红了,这就等于明确告诉他们,你们是被开除的,还想轻易进我们公司吗?

    秦伟和宋鑫河相互看了看,脸上都很尴尬,秦伟道:“我们做错了事……,呃,不过,吃一堑长一智,我们绝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杜清月点点头道:“很好,知耻而后勇,你们打算怎么为我们公司出力啊?”

    秦伟和宋鑫河开始觉得有点希望,于是抢着说,我们可以参加拆迁队,也可以到小区里维持小区秩序,反正什么地方需要我们,我们就到什么地方去。

    秦伟还说道:“我在保安公司做了五六年的业务经理了,手上人脉还是有的,我可以为杜总物色像样的保安的。”

    杜清月要的就是这些,于是点点头,然后对罗长城道:“咱们城东地区建设申请很快就会下来,一旦下来,城东地区的拆迁势在必行。我看就让他们两个进入拆迁队吧!”

    罗长城见总裁发话了,自己还能反对吗,于是也点头道:“我会让秘书去办的。”

    杜清月将材料放在档案夹子里面,然后对秦伟二人道:“我知道你们是保安公司的老人了,但是在我们这儿,你们还是新人,工资目前只能按照新人发给你们,等一段时间之后,我会安排罗部长给你们调整的。威愿公司正在做大做强,在保安上急需要像你们这样有经验有胆略的人的。好好干,我看好你们。”

    她说着,又交代了罗长城一些细节,就走了。

    果然秦伟和宋鑫河对杜清月感恩戴德,心里是感激涕零,心想自己一定不会让杜总失望的。

    从此之后,秦伟和宋鑫河就成了威愿公司的保安了。

    再说郝玲珑,上午被郑蓉折腾了一下,在查晓萌眼里完全成了不守规矩的人了,在翟星月不在的情况下,他的环境就恶化了起来。

    中午送盒饭的来了,郝玲珑发现所有的员工都拿到了盒饭,就自己没有。郝玲珑心想,我靠,不会是不让我吃饭吧,这饿着肚子工作,就是铁人也受不了啊。

    他走出包间,就见俞小伟在滋滋有味的吃着盒饭,便问道:“送盒饭的人呢?”

    俞小伟平时最嫉妒他有翟老板亲自送饭给他吃,这回在查老板这儿失势,心里就平衡了许多,便道:“送盒饭的走了。你还没有吃饭吗?赶快去找查老板吧,要不然你今天就没饭吃了。”

    郝玲珑觉得查老板这是故意给自己难看,心里很愤怒,但是肚子正饿着呢,不能不吃东西啊,于是硬着头皮走下去,就见大家都在吃盒饭,查晓萌也在柜台边吃。她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郝玲珑下来了,但是低着头不理他。

    郝玲珑硬着头皮走过去道:“查老板,我……我好像没拿到盒饭啊?”

    查晓萌故意惊讶的道:“怎么,刚才送盒饭的上去没给你啊?我说王龙,这吃饭时间你在干什么呢?我经常跟他们说,工作要认真一点,平时要细心一点,这样就不会出错。你看你,早上有人投诉,现在又忘记了要盒饭,你迟早会丢了饭碗的。”

    查晓萌一顿夹七夹八的骂,使得郝玲珑心下很不爽,心想,是你们不给我盒饭,这与我工作认不认真有什么关系,于是道:“查老板,我已经很认真很细心了,但是送盒饭的不该敲门吗?我没听见敲门声呀?”

    查晓萌没好气的道:“这你得去问送盒饭的啊,现在送丢了,只能怪你自己。我看你就饿一餐吧,饿一餐也死不了人,呵呵。”

    郝玲珑气得就想骂街,我靠,这女人简直是无语了,比郑蓉还要让人恶心,他正准备发作的时候,忽然田思颖走过来道:“吃我的吧,我不饿,还没有动筷子呢。”

    她说着,将盒饭递给郝玲珑。郝玲珑见她扑闪着眼睛,对他很真诚,忙推过去道:“谢谢,我不能吃你的。再说你们那儿任务重,不吃饭怎么行呢?”

    田思颖关切的道:“可是你一个大男人不吃饭也不行呀。不如咱们分着吃吧,我一个人也吃不完的。”

    她说着,找了一个干净的瓷盆,倒了一大半饭菜给郝玲珑。

    郝玲珑不想接,可是闻到饭菜的香味,肚子就忍不住了,于是谢了一声,就接了。

    自上次郝玲珑为她治好了那个胖男人的心脏病,田思颖对郝玲珑就有了好感,又见他打跑了方开山,更是对他崇拜备至,要不是见他脸色苍白,还真想和他处男女朋友呢。现在听说他没有拿到吃的,自然想到要帮助他一点。

    田思颖的举动引起了查晓萌的极度不满,便挖了田思颖一眼。田思颖平时也讨厌这个查晓萌,但也不敢和她对着干,只得低了头跑上去了。

    郝玲珑正准备吃饭,查晓萌不怀好意的说道:“你人缘还蛮不错的吗,人家宁愿吃不饱也让你吃,看来你们的关系不浅啊。”

    郝玲珑心想,他妈的,谁像你这么恶毒,不给人吃饭啊,于是道:“平时翟老板都是亲自送盒饭上去给我们吃,那才是好老板。”

    郝玲珑的言下之意,你查老板简直就是坏老板,甚至是不配做老板。

    查晓萌听了,心头火起,但是在众多的员工面前不能发作,只得在心里冷哼道,我迟早会把你赶走的,你这个病秧子家伙。

    查晓萌第一眼看郝玲珑就不舒服,觉得他脸色苍白,简直就是痨病鬼投胎的,要不是翟星月打过招呼,她早就开除了这家伙。

    可恨的是这家伙嘴巴还不服软,在这个足疗店里,谁敢对她这样不敬啊,就连股份最大的翟星月也不敢这么和她说话的。

    她心里产生了恨意,就时时针对郝玲珑。

    下午客人很多,几乎每个包间里都有人。郝玲珑也给一位年过半百的女人洗脚。那女人躺在椅子上像个死人一样,完全由着郝玲珑不停的洗,也不说话。

    不想郝玲珑的电话响了起来,郝玲珑拿起来一看,是自己大学时期的同学,叫金钟民。郝玲珑昨晚无聊,就登陆了以前的微信号,就和同学兼好朋友的金钟民聊了几句,把现在的电话号码发给他了。金钟民昨晚有应酬,就没聊几句挂了。想不到今天他打电话过来了。

    按说工作时间是不能打电话的,所以郝玲珑也就不接。估计是他的电话铃声太吵了,那个女人不耐烦的道:“你还是接了电话吧!”

    郝玲珑道:“可是我在给你捏脚呢?”

    那女人道:“接个电话能有多少时间啊,等你老板问起来我给你做个见证。”

    郝玲珑听了,就接了金钟民的电话。金钟民在电话里道:“靠,你这小子在花州市干什么呢?我现在也在花州市,我爸爸找人把我安排在威愿公司售楼部担任经理呢?你在哪儿,咱们找个时间聚聚吧!”

    郝玲珑一听,他妈的又是威愿公司,他现在一听威愿公司就想起了杜清月,想起了那段屈辱的生活,于是他不再和金钟民见面,便道:“很不巧,我又离开花州市了,咱们以后再联系吧!”

    金钟民听他这么说,也没有办法,于是二人聊了一些客气话,就挂了电话。

    郝玲珑刚挂了电话,抬头一看,就见查晓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门口站着,眼睛针一样盯着他手里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