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按摩救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2本章字数:3124字

    查晓萌气得鼻子都歪了,瞪了一眼郑蓉道:“你这人……你这人怎么这样?”

    郑蓉还是冷冷的道:“我这人怎么啦?这本来就是你的错,反倒怪起了别人。”

    听了郑蓉的话,围在一边的员工和顾客都开始指指点点,查晓萌立即感到脸上火辣辣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她本想挤兑翟星月,赶走王龙的,现在倒把她的老脸都赔光了,顿时脸上或青或白,不知怎么办才好。

    翟星月见好就收,打起了圆场道:“行了,现在事情都清楚了,王龙并没有渎职的行为,这件事就这样算了。——谢谢你,郑经理,虽然你闹着玩误会了我们的员工,但是你勇于承认错误,我们还是希望你以后常来我们足疗店。”

    郑蓉道:“那是当然了,你们足疗店有王龙这样受了委屈都不吭一声的好员工,我们怎么能不来呢。——对了,你们允许足疗师上门服务吗?”

    翟星月一听,觉得有戏,忙道:“允许啊,就是价格有点贵。”

    郑蓉道:“贵一点无所谓,就是相信你们服务的质量。”

    翟星月道:“上门服务是从足疗师出门开始算,一个小时两百块。先交五百押金,你需要谁给你上门服务呢?”

    郑蓉指着郝玲珑道:“就是他。”

    翟星月心想,难怪她要给王龙解围,原来是想他上门服务,顿时心下大好,道:“你相信王龙那就太好了,我们会……”

    她还没有说完,郝玲珑道:“别安排了,我不去。”

    在场的众人都奇怪的看着郝玲珑,出门一次工资提成都比较高,别人巴不得,他怎么就一口回绝了?

    翟星月还以为他为了郑蓉的投诉而生气呢,于是看着查晓萌道:“我看王龙工作也很认真,不如消了此前扣除他工资的决定,同时给他多加点工资,怎么样?”

    查晓萌因为刚才的事,脸上挂不住,只得道:“他是你的人,你说了算吧!”

    翟星月心里很不爽,心想这查晓萌越来越不会说话了,这不是杵着我吗?我倒是给他加好呢,还是不加好呢?

    郝玲珑似乎看出了翟星月的为难,道:“我不是因为工资的事,只要是郑经理的事我都不去。”

    在一边的郑蓉知道自己给他的印象很差,使他不愿意,但是此时情况紧急,郝玲珑要是不出手,瞿嫣就会有生命危险,于是拉下脸求道:“王龙,上次我利用查老板对付你是我的不对,我今天向你诚挚的道歉,你就大人大量不要生我的气了。”

    郝玲珑道:“郑蓉,我对你已经没有气了,我怕我这次跟着你出去就回不来了,你还是饶了我吧!”

    郑蓉娇嗔道:“难道你一个大男人还怕我一个女人吗?”

    郝玲珑道:“当然了,我最怕你了,我一直就怕,从当初我在你手下当小快递员的时候就怕。——行了,你找别人去吧!”

    郝玲珑说着,不想再看到郑蓉,就向楼上走去。

    郑蓉吃了一次闭门羹,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人家不愿意,自己也没有办法,她可以在自己的快递公司里面发火,在这儿可没辙。

    查晓萌听得王龙里有话,便看着郑蓉幸灾乐祸的道:“刚才郑经理拍马屁可拍到马蹄子上了,人家根本就不领情。我看你还是换一位吧!”

    查晓萌的话刺激了郑蓉,她立即从包里拿出一叠钱来丢在柜台上道:“我出三倍的工资就请他了,麻烦两位老板劝一劝他。如果他答应了,不但我自己经常过来照顾你们生意,还会把我的亲朋好友都拉过来。”

    做生意的就是要发财,要有人气,现在郑蓉都承诺了,作为老板哪有不乐意的,于是翟星月满脸堆笑的道:“那你等一等,我上去找找他。”

    但是郑蓉却道:“还是让查老板去劝吧。我想王龙不但生我的气,还生查老板的气,只要查老板诚心去求他,他一定会答应的。”

    查晓萌很不愿意做这件事,心想我去劝,这王龙还不拼命杵着我呀,忙道:“让别人去吧,我们这儿高明的足疗师多了去了,他王龙算的了什么呢?”

    郑蓉知道这件事只有郝玲珑能做到,其余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还是强硬的道:“我就要王龙,多少钱我都愿意,其余的人就免谈了。”

    查晓萌实在没办法,看着柜台上那一叠的老人头,心想就豁出去一次吧,这年头为了钱,脸面算什么呢?于是就上去找郝玲珑去了。

    郝玲珑以为郑蓉知趣的走了,便在自己的包间里收拾收拾,等待顾客过来。谁知刚收拾好,查晓萌就走了过来。郝玲珑不知道她过来干什么,忙道:“我没玩手机。”

    查晓萌想对他笑笑,可是怎么也笑不出来,表情相当难看,道:“刚才的事是我对不起你,我也是被那郑经理骗了,我不是有心要针对你的。”

    郝玲珑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谢谢查老板的理解。”说着,就自顾自的去烧水了。

    查晓萌热脸碰了冷屁股,心里很不好受,可是还要继续去求他,便随着他走到了里间。郝玲珑不知道她跟进来了,只是拿了个水壶忽然一转身,就撞到了查晓萌身上。

    查晓萌虽然比他矮了一个头,但是她胸口的东西不小,一下子挤到郝玲珑的胸腹处,那种弹性令所有的男人都感到心里悸动。查晓萌撞到他的怀里,肌肤接触,那种男性的伟岸也使她一阵晕迷。

    郝玲珑忙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进来了,撞疼你了没有?”

    查晓萌听他的软语,心里还是丝丝受用,便道:“没什么。——你看,咱们足疗店的生意也不太好,人家指名道姓让你去一趟,你就当帮帮我们足疗店吧。还有我赞成星月姐给你加工资。哦,对了,你进我们足疗店原本只是个清洁工,我们给你的工资已经足够高了,我会和星月姐商量还给你生活上的补偿,你看……”

    她一连说了许多,生怕郝玲珑不答应,所以大眼睛就一直盯着郝玲珑看。

    郝玲珑知道这女人此前一向对自己有看法,现在这么起劲的讨好自己不过是为了钱,想想都觉得恶心,可是她既然能拉下脸来跟自己说这么多,也挺不容易的。自己硬要是不答应,那将来在这里就寸步难行,连翟星月都不好过,但是自己也不能轻易答应,于是道:“让我随那个女人出去也可以,我要出差的三倍工资,你能给我吗?”

    查晓萌一听,刚好郑蓉付了三倍钱呢,可是也不能让这小子净赚了,于是笑道:“三倍也太多了,双倍吧。这可是咱们私下里说得,别说出去,否则其他的足疗师就不干了。”

    郝玲珑的目标也就是双倍,听她一口就答应了,心下还在纳闷,暗想一定是郑蓉非要自己出门多出了钱,既然这样,自己就不能再为难了,于是道:“好吧,看在星月姐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了。”

    他说着,就准备了一些出门使用的东西。查晓萌见他也不难说话,心里高兴,对他的恨稍稍减轻了一点,于是也陪着他收拾东西。二人一道下了楼,郑蓉已经在楼下焦急的等待了,一见他们下来,忙拿出车钥匙来就出了足疗店。

    郝玲珑坐进了郑蓉的车里,道:“你这人真奇怪,为什么非要我出门啊?咱们足疗店的师傅多得是,而且我是刚干这一行,什么经验都没有。”

    郑蓉一直在看着他,忽然想起那个奇怪的梦来,越发的觉得他就是自己理想的丈夫,可是想想他的身份还是心下沮丧,于是边开车子,边道:“我觉得你不但能按摩,还会救命。所以就找你了。”

    郝玲珑惊道:“救命?救谁的命啊?”

    郑蓉道:“上次跟我来的那个女的,瞿嫣,你还记得吗?”

    郝玲珑想了一下道:“就是那个烫发的女人。”

    “对,就是她。她可能有急性心绞痛,现在在床上痛苦难受,你的按摩一定能把她救过来。”

    “急性心绞痛是病,你该找医生啊。”

    “我不能找医生。”郑蓉坚定的道。

    “为什么不能找医生?”郝玲珑觉得这世上还有人生病不找医生却找足疗师的。

    “我说了不能找医生就是不能找医生,就算找医生也不一定能救她。”

    郑蓉说着,车子已经开到了一个靠山的富人区。这种富人区每家每户下面都有专用停车位。郑蓉把车子停好,然后带着郝玲珑进了三楼一户门口。她拿出钥匙开了门,就带着郝玲珑进去。

    郝玲珑进去一看,屋子里的光线非常暗,一股阴冷之气迎面扑来。郝玲珑皱了皱眉头,感觉自己像是进了一间鬼屋似的。

    郑蓉打亮了屋里的灯,顿时屋里亮堂一片,郝玲珑看见所有的窗户都被双层的窗帘遮住了,难怪屋里这么黑暗。

    郝玲珑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要关窗帘,郑蓉就打开了主卧室的门,要郝玲珑进去。

    郝玲珑随着郑蓉进了主卧室,发现地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衣服,尤其是那些看了让人脸红的情趣内衣更是仍在床边显眼的位置。郝玲珑不禁朝床上一看,就见瞿嫣几乎是一丝不挂的直挺挺的躺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