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你上晚班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2本章字数:3110字

    郝玲珑进这个房间就闻到一股男女做事之后留下的那种味道,不用问就知道瞿嫣在早上和一个男人在家里办事,可能是用力太猛等原因,一下子昏死过去,郑蓉来找她,发现了这个现象,不敢找医生,就想通过郝玲珑的手将她救活过来。

    郝玲珑不确定她是不是心绞痛晕过去的,便问道:“她以前有过心绞痛的历史吗?”

    郑蓉摇摇头道:“好像没有,我从没见过她这样。我正在公司上班呢,她忽然打电话给我说她不行了让我过来一下,然后她的手机就掉了。我赶忙跑过来就看见她这样了。她和她的丈夫外面都有情人,这种事我也不能告诉她的丈夫,所以就想活马当死马医。如果你救活了她,我们会给你一笔钱的。”

    郝玲珑现在想的不是钱,是自己已经看见了这件事,假如救不活会不会对自己有影响,他了解郑蓉不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于是道:“郑经理,我只是被你请来救人的,我也不敢保证我能救活她。万一出了什么事可不赖我。”

    郑蓉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心里实在想笑,看来这郝玲珑已经被自己搞怕了,于是道:“你也不是医生,哪能百分之百的救她呢,你只要尽力,我和瞿姐都会感激不尽的,哪还能赖你啊?”

    郝玲珑摸了摸瞿嫣的鼻息,觉得还有一丝游离的气息,身体还有温度,说明人还没有断气,可是差断气也不远了。看着瞿嫣光滑洁白的肌肤和有弹性的身子,他居然不知道该怎么下手,而且她雪白的大腿晃得他眼睛都迷离了,只好对郑蓉道:“你……你给她穿点衣服把,我这就用气功给她捏脚,看能不能冲开她的穴道,让她醒过来。”

    郑蓉一直不敢动瞿嫣的身子,生怕自己一动就坏了事,此时还是不敢动,便道:“她气若游丝,我哪敢给她穿衣服呀?你快点捏脚运气吧。我把她的身子盖上就是了。”

    郑蓉说着,拉过丝绒被来将瞿嫣的身体盖住了,只留两只美脚露在外面。

    瞿嫣的脚趾甲也做了美甲,女人长期穿高跟鞋,脚也微微变形了,他按住瞿嫣两只脚的足窍阴和地五会穴,忽然自己手心就有了气流,他将这些气流通过这两处穴道进入瞿嫣的身体里面。

    其实人的身体上,手部有六脉,脚部也有六脉,每一条经脉在脚部都有很多穴道,只要从穴道里面注入气流,就能贯通人体六脉,起到血脉畅通的作用。

    郝玲珑从两处穴道注入气流,瞿嫣的身体动了一下,看来他的气流起了作用。郝玲珑又从其余四处穴道里面注入气流,这样六脉很快被打通了。

    只听得“咳嗽”一声,瞿嫣轻呼了一口气道:“我……我要死了……”

    郑蓉听到声音,立即走过来抱住瞿嫣的脑袋道:“瞿姐,你醒了,可吓死我了。”

    郝玲珑又输入一些气流进去,瞿嫣不但醒了,只感到那气流从脚部穴道里面进入身体里面,在身体里巡行一周,身体舒适畅达,说不尽的受用,她睁开眼睛,见是郑蓉在身边,自己脚边是那个星月足疗店的新来的小子在给自己按摩。自己能够醒过来,完全是那小子按摩的作用。

    好在她身上盖了被子,赤裸的身子还不至于被那小子看了,但是想想自己没穿衣服面对一个陌生的男人,脸上还是红红的。她看着郑蓉道:“是你请他来救我的?”

    郑蓉忙道:“瞿姐,这个王龙很厉害的,我后来找了他几次,每次都能令我很舒服。我以前身体发虚,也常起痧,现在被他按摩了几次,那些症状都没有了。当我看到瞿姐你昏迷的时候,就自作主张将他请来了,果然你就醒了。”

    瞿嫣对她请王龙这个足疗师来给自己治病的做法很是满意,如果是医生过来的话,一定会惊动家属,那样自己偷人的丑事就瞒不住了。她在被子里将上衣穿好,然后坐起来,对郝玲珑道:“谢谢你,王师傅!”

    郝玲珑见她醒了过来,脸上的气色也好多了,心想这种地方不能久待,于是起身告辞准备离开。

    瞿嫣叫住他,然后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张现金支票,迅速填了二十万递给郝玲珑道:“你救了我一命,这点钱不成敬意,你收好!”

    郝玲珑见她给自己钱,一定是要封自己的口,心里还是不敢接,道:“瞿姐,这只是举手之劳,你不用客气的。何况郑经理都给了按摩费用了。”

    郑蓉忙道:“瞿姐给你的,你就接着把。你救了她一命,她感激你是应该的。”

    郑蓉说着,又对瞿嫣道:“这位王龙人很好的,最值得人信任了。”

    瞿嫣看了看郑蓉道:“你怎么知道他人很好,你以前是不是认识他啊?”

    面对瞿嫣质疑的问,郑蓉忙道:“实话告诉你吧,他此前就在我的快递公司工作,我们相处过一段时间,所以我知道他人很好。”

    瞿嫣笑道:“原来你和他相处过一段时间,我倒上次你怎么看他的眼神不对呢?”

    郑蓉听她说得好像自己和郝玲珑处过男女朋友似的,忙解释道:“那是同事相处,没什么不对的。瞿姐你别多想。”

    瞿嫣道:“我没多想呀,是你多说了。既然你说他人很好,我这二十万就更应该给他了,是吧?”

    她说着,就硬是将支票塞给郝玲珑,郝玲珑心想自己救了她一命,得她二十万也是该的,于是就半推半就的收了。

    谁知瞿嫣暗地里在郝玲珑的手心里捏了一把,嘴里说道:“小伙子长得很帅吗,又懂气功。你在星月足疗店上晚班吗?”

    在那个地方上晚班常有一些色情服务的味道,当然上白天班的也有,很少而已。瞿嫣问他上晚班,就是打听他是不是为女人服务过。

    对这个问题,郑蓉也很感兴趣,所以就看着郝玲珑的脸。

    郝玲珑脸上泛红,道:“我从不上晚班。”

    瞿嫣眼里有点失望,便抽回手道:“那好吧,王师傅,今天就不打扰你了,谢谢啊!”

    郝玲珑就收拾东西准备离开,郑蓉对瞿嫣道:“瞿姐,我送王师傅回去,我还有押金在店里呢,一会儿回来陪你。”

    瞿嫣点点头道:“快去快回。”

    郑蓉送郝玲珑到了楼下,不禁问道:“你晚上真的没上过班?”

    郝玲珑正色道:“你不要看不起人,我郝玲珑是本本分分的足疗师,我不吃那种软饭。”

    郑蓉笑道:“我不过问问而已,你发火干什么。发火说明你心虚。”

    郝玲珑嗤笑道:“你才心虚呢。我警告你郑蓉,别看不起人,今天我是看着我们老板的面子上,下次我可不理你了。”

    郑蓉见他认真的样子,心里很怕他不理自己,忙道:“对不起了,我不是那意思,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我知道你郝玲珑是正经人,你别生气了,好吧!”

    郑蓉的软语和道歉使郝玲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郑蓉什么时候和自己说过这样的话,这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于是问道:“郑经理,你没事吧?”

    郑蓉也觉得自己这样低声下气的和他说话有点不正常,于是自嘲的道:“我没事。我这几天常常想,我的脾气是不是太暴躁了,我该改一改了,不能老是得罪人是吧!”

    郝玲珑听她说得有道理,想不到霸道女也有反省的时候,于是道:“你能够改脾气那是再好不过了。其实你长得这么漂亮,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好。要是改过来,想娶你的男人就是一大堆。”

    郑蓉听他说自己漂亮,虽然知道他只是说说而已,心里还是很高兴,便道:“现在改脾气也晚了,都老了,谁敢娶我呀?”

    郝玲珑笑道:“霍,郑经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虚了,只有你看不上别人,哪有别人嫌你老?”

    郑蓉气得锤了他一下道:“你真是坏死了,你是变相的说我老是吧?”

    郑蓉锤他的动作,女人味十足,此时的郑蓉哪有霸道女的味道,别人看来就是一个小女生和男朋友打打闹闹的样子。

    郝玲珑坐在她的车子里,将瞿嫣的支票拿出来递给郑蓉道:“咱们见财有份,这二十万咱们一人一半,你可不许不要。”

    郑蓉道:“人家给你的,我凭什么要?——而且你感觉到了没有,瞿姐看上你了,她一个抠门的人一下子给你二十万,还是少有哦。”

    郝玲珑道:“你不要钱就不要钱,乱扯什么。再说你不要不行,你不要,我以后真的就不理你了。你没把我当朋友看。”

    他说着,把支票塞在郑蓉的坤包里。

    郑蓉听他说“你没把我当朋友看”,说明他已经把自己当朋友看了,心里还是很高兴,也就没有阻止他把支票塞给自己,于是道:“你给我一个银行卡号,我把剩余的钱直接打到你的卡上吧!我只留一点,算是上次借衣服的费用。”

    郝玲珑就给了她一个银行卡号,二人说话间就到了星月足疗店。

    郑蓉结清了账,就和郝玲珑告辞离开了。而郝玲珑不久之后就收到了十八万的汇款,看来郑蓉只要了两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