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一个活宝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2本章字数:3180字

    瞿嫣感到正舒服,不禁道:“那没什么,要不是你,姐这条命就没了,要那些钱干什么。我说王龙,你家住哪儿啊?你这按摩手法非常独特,是从哪儿学来的?”

    郝玲珑只得说了自己的身世,然后道:“我只是小时候学了气功,当时也没有注意,后来在这里进了足疗店,给人按摩、捏脚,手上自有一股气流,被我捏脚的人都说我捏的好呢,不知道是不是这气流的原因。”

    瞿嫣听他说学过气功,心里一动,便道:“听说咱们老祖宗的气功治病是天下一绝,你的气功能治病吗?”

    郝玲珑摇摇头道:“我没干过,不知道。”

    瞿嫣道:“我的身体一向很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得了心脏病。你昨天也看到了,我心脏病发作,差点死了。医生说我是心肌缺血,随着年龄的增加会越来越严重,现在已经感到心慌、胸闷、出冷汗。医生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治疗。你要是通过按摩的手法把我的病治好了,我还会重重报答你呢。”

    郝玲珑心想,心脏病一直是医疗上面的最大障碍,自己的按摩就能治好,那要医生干什么?于是道:“瞿姐,气功按摩对身体有好处是公认的,可是不能治病。我也没办法。”

    但是瞿嫣还是不死心,道:“你骗人,昨晚我心脏病发作,你没有用药,就这么捏脚一下子就把我治好了。说明你的气功确实有效。你按摩吧,治不好也不怪你,万一治好了,你不就是救了一条命吗?我以后治病的钱就给你了,这可好?”

    郝玲珑正笑她病急乱投医,便道:“我已经在你的穴道里注入气流了,可能使你很舒服,但是能不能治好你的心脏病就听天由命了。”

    瞿嫣道:“你好好治吧!不论治得好不好,姐都会感激你的。”

    郝玲珑于是就专注给瞿嫣穴道注入气流,一面按摩,一面治病。瞿嫣也感到全身通透,原本胸闷也感觉不到了,过了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郝玲珑一面按摩,一面还想说点什么,忽然听到她细细的齁声,才知道她睡着了。

    据说高明的按摩师能使被按摩者沉睡,在沉睡之中达到按摩的最佳效果。郝玲珑按摩还不到半个小时,瞿嫣就睡着了,难道他第一次就达到了高明按摩师的水平?

    郝玲珑可不知道自己按摩的水平怎么样,总之完成任务就行了,于是就细细的在她背部关键穴位上点穴按摩,一丝不苟。

    时间很快,一套流程也差不多结束了,瞿嫣忽然在一个美妙的梦境中醒了过来,发现胸闷的感觉没有了,心脏部位针扎的现象也不存在了,但是她并不认为自己的心脏病好了,而是觉得这是暂时的现象。

    其实她鼓励郝玲珑治病,自己内心里还是不相信他的。

    时间到了,郝玲珑用毛巾擦干她后背的油,然后让她把衣服穿上。

    瞿嫣站起来,神清气爽,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好受过,于是满意的笑道:“你小子按摩还真有一套,非常成功,下次就这么按摩就行了。”

    郝玲珑忙道:“谢谢姐,希望你下次还来照顾我的生意。”

    瞿嫣拿出一叠钱,不知道多少就塞给郝玲珑道:“留着喝喝茶吧!”

    郝玲珑受宠若惊道:“谢谢姐,这也太多了,我留一张喝茶就行了。”

    瞿嫣觉得乡下人就是朴实,于是道:“行了,别跟我争了,要不然下次姐就不来了。”

    郝玲珑看着她温怒的样子,实在美艳,忙收了她的钱道:“那我就不争了,谢谢姐!”

    瞿嫣便走了出去,她下楼的时候,翟星月见了,踹踹的问道:“瞿小姐,你感觉怎么样?”

    瞿嫣微笑道:“很好,我从没有这么好过,我第一次听郑经理说王龙的手法独特,一开始还不相信,想不到比郑经理描述的感觉更好。下次就不去别的地方了,专到你们店里了,给我办张贵宾卡吧!”

    翟星月听了,非常高兴,立即就给瞿嫣办了一张贵宾卡。瞿嫣笑着离开了。

    刚才的一切查晓萌也看见了,她实在想不到讨厌的王龙这么得顾客喜欢,心想,是不是这小子雇人做了托啊,哪有第一次全套按摩使客人这么满意的?要是让我找到证据,可饶不了你。

    她心里这么想着,一个想整治他的恶毒计划在脑子里形成,不禁微微笑着,心里道:“你要是能令张阿姨满意,就算你狠。”

    这张阿姨是对面胡同里的一位有钱的大妈,非常不好惹,去年常在这里捏脚、按摩,还拔罐,但是她非常挑剔,没理能狡出理来,很多按摩师、足疗师都吃过她的亏,星月足疗店也被她闹过几次,后来见到她到店,老板都不敢招呼她,就算她走进来也说店里没有闲人了,打发她离开才好。

    这张阿姨在周围名声实在太臭,只好每次捏脚按摩到远一点的地方,能碰一家是一家。

    查晓萌心里存了这个心思,就对翟星月道:“星月姐,我有件急事要出去一趟,麻烦你管理一下店。”

    本来翟星月上午是不来的,可是呆在家里也是在没意思,又加她很喜欢和这个王龙一道来去,所以就过来了。她们是私人店,管理没那么严格,当老板的天天在里面没人敢说个不字。

    翟星月听她说有事,就道:“你忙吧,有我在呢。”

    于是查晓萌匆匆走了出来,趁着翟星月不注意,拐进了对面胡同里。

    那张阿姨平时没事,带着一只卷毛狗在胡同里逛悠。查晓萌进了胡同,远远的看到张阿姨脸上涂着白粉,嘴上擦着深口红,穿着红色外衣,像个老妖怪似的抱着那只卷毛狗在和人说话。

    查晓萌故意走过去向她打招呼道:“张阿姨,怎么有日子没到我们店里了,你不喜欢捏脚了?”

    张阿姨见是查晓萌,撇撇嘴道:“切,你们那个店打死我都不去,一个个没本事张手要钱倒勤快。我去年捏了一次脚,痒的要死还收我一百块。现在请我去我都不去。”

    查晓萌陪着笑脸道:“张阿姨,你没听说我们店里最近来了一位新人叫王龙,捏脚的手段不知道有多好,我们目前是用最高的工资在雇佣他呢,谁人去都给服务,态度也好,谁去谁满意。张阿姨,要不有时间去看看!”

    这张阿姨最近正找不到给她捏脚的,一听说对面的来个新手,这查老板还主动要自己去,那还等什么,于是笑道:“这可是你说的,老娘的脚好几个月都没被捏过了。改日不如撞日,我现在就过去,你们翟老板不会不让我去吧?”

    查晓萌道:“有客人上门,翟老板高兴还来不及呢。你进去就说找王龙服务,只要王龙答应了,谁能说什么?”

    张阿姨听了,抱着卷毛狗就穿过马路过去了。

    翟星月见张阿姨进店来,顿时眉头一皱,但是有顾客上门总不能赶人走吧,于是笑道:“张阿姨,今天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你是来坐坐玩玩的吧,你看我们这里空间小,也只有站一站了。”

    张阿姨又是撇撇嘴道:“翟老板,瞧不起人啊,我进店像是坐坐玩玩的吗,快给我拿号,要……要那个新来的王……王什么来着,给我捏脚。”

    杜星月又是眉头一皱,心想王龙不知底细,一旦得罪了她怎么办呢?于是道:“王龙现在有客人,要不你过一会儿来。”

    张阿姨感觉她话里有假,便不理翟星月,道:“那我上去看看,真要有人我就等着。”

    她说着,蹭蹭蹭就上楼去了,翟星月拦都拦不住,只好也随后跟上去。

    瞿嫣刚走,郝玲珑还闲着,那张阿姨一路就问过来,进了包间大咧咧的问道:“你可是王龙?”

    郝玲珑见一大妈样子的人擦脂抹粉的像个鬼似的,心里吃惊,忙道:“我是王龙啊,你是干什么的?”

    张阿姨听了,一屁股就坐在椅子上,将她的卷毛狗抱在胸前,道:“我是来捏脚的,都听说你捏脚厉害,你今天要把老娘捏舒服了,老娘有的是钱,知道吗?”

    张阿姨一嘴巴浓重的味道,熏得郝玲珑差点吐了,心想自己在这里还没见过这样的活宝。

    此时翟星月追了过来,见张阿姨已经坐下了,就是赶也赶不走了,于是过来对郝玲珑道:“这位张阿姨是最仔细严格的人,你要好好给她服务。”

    她对郝玲珑使了几个眼色,郝玲珑就知道此人不好惹,便也皱了皱眉头,但是事情来了,只有硬着头皮接招,于是拿出木桶来,在里面放上热水和金银花。

    张阿姨忙道:“花就别放了,给老娘捏脚,老娘的脚这段时间酸溜溜的疼,捏好了,老娘有的是钱。”

    郝玲珑听她左一个“老娘”,右一个“老娘”,心里极不舒服,但是他的忍性很好,也不去听她的话,按照流程将她的鞋脱了,顿时一股恶臭迎面扑来。

    郝玲珑别着脸才把那对臭脚放到水里面,然后抬头看着女人那刻薄的脸和黑少白多的眼珠,心想这张脸可是一张不好惹的脸,惯会欺骗和耍无赖,不论你捏的好还是捏不好,她都会找你麻烦。

    他心里这么想,忽然想起此前给郑蓉捏脚的时候,偷偷给她做了一点手脚,郑蓉就算是知道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现在何不给这个女人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