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坟墓美女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2本章字数:3210字

    郝玲珑知道她有怨言,便道:“查老板,别这样说,我真是临时有事,实在不好意思。”

    挂了电话,查晓萌便对查顺等人道:“那小子不来了,咱们再找机会吧!”

    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叠钱给查顺道:“今晚辛苦了,你们买点烟抽抽吧!”

    查顺等人说了一番客气话,就收了钱,匆匆离开了。

    在咖啡馆外面的郝玲珑看着查顺等人离开了,然后戴上王龙的面具,重新进了咖啡馆。他直接到了304,看见查晓萌喝完了咖啡,收拾小包准备离开。他冷哼一声,推门进去,然后从里面将门锁起来。

    查晓萌忽然见一个男人进来,吃了一惊,等对方锁了门,回过头来,才知道是王龙,做鬼心虚的她吓得坐在椅子上,道:“你……你不是临时有事吗,怎么又来了?”

    郝玲珑怒道:“那是骗你的,其实我一直在这里。——你这个臭女人,设计害我,你以为我王龙就那么好欺负吗?今天我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他说着,欺近查晓萌的身子,查晓萌吓得“啊”的一声娇呼,拿出手机准备拨打查顺的手机,但是手机刚拿出来,就被郝玲珑夺过来扔了。

    郝玲珑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抓住手无缚鸡之力的查晓萌,扔到一条长椅上面。这个包间里面有许多长椅,方便顾客躺着休息的。郝玲珑将她按在长椅上,看着她高耸的雪峰,顿时恶念升起来,心想,你不是看不起老子吗,老子今天就把你正法了,看你还敢不敢对我使坏。

    他伸手就扯下查晓萌的下身衣裤,查晓萌惊得魂都飞了,张口开始呼叫。郝玲珑一只手蒙住她的小嘴,另一只手就脱了自己的衣服……

    半个小时后,郝玲珑办完了事,穿上衣服,坐在一边,喝着刚才查晓萌喝剩下的咖啡。

    查晓萌看着自己稀里哗啦的下身,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做梦也想不到这小子对自己来了个围魏救赵之计,调走了查顺,然后对自己……

    她都不敢想下去,只能是蒙着脸哭泣起来。她一面哭一面怒道:“王龙,你个王八蛋,我会告你强奸,你下辈子就在牢里过吧!你个人渣,畜生。”

    郝玲珑道:“你要是不想今天的丑事传出去,你就告我去吧,反正我王龙也操了你,也够本了。”

    查晓萌气得跳起来,粉拳不断的砸向郝玲珑,道:“王八蛋,畜生,人渣……”

    郝玲珑任凭她打自己,然后道:“查老板,是你今天设计害我的,我只是报复而已,今天的事要怪就怪你自己,是你用心不良,自食其果。不过我王龙大人大量不和你计较,今天的事到此为止,我出了这个门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如果你查老板心下有怨言,要告我什么的,那只好请便了,反正我王龙下贱的命,大不了坐牢而已。”

    查晓萌真想立即打电话给查顺,把这个可恶的小子抓起来,可是……可是这样一来,她被王龙操了这件事就传出去了,自己的丈夫可是市政府的一名公务员,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这要是传出去,肯定离婚不可。想到这里,查晓萌害怕了。她想不到这不起眼的小子还挺难对付的。

    郝玲珑见她只是哭泣不说话了,肯定是考虑到这件事的复杂,心里拿不到主意,便站起来道:“行了,我话已至此,也该走了。”

    他站起来往外走,查晓萌忽然抬头看见他的背影,顿时脑子里电光一闪,此前进来的帅男不就是他这样子吗?于是紧急叫道:“慢着!”

    郝玲珑还以为她反悔了,要告自己,于是回头紧张的看着她,查晓萌走过来,看着他的脸道:“你……你此前进来过?”

    郝玲珑看她的眼神,似乎知道此前进来的人就是自己,他看了看自己,原来自己脸面换了,衣服一点儿也没换,以查晓萌的聪明肯定会联想到此前进来的人。他心里想,不如就把这个秘密跟查晓萌说吧,反正自己操了她,也不怕她对外乱说。

    他想到这里,便撕下千人面,现出本来的面目。

    查晓萌见他原来的面目实在是帅得不行,暗想,难怪他一直脸色苍白的,原来是戴了面具,要早知道他这么帅,就不与他为难了,可是现在……以后怎么面对他呀?

    查晓萌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戴着这可怕的面具?”

    郝玲珑虽然让她看了自己的真容,可是有些事还是不能说的,便道:“我……我其实……是一个秘密特种兵,在花州市出任务,你……你不要对外说出去,会带来杀身之祸的。”

    社会上往往会流传有关秘密特种兵的传说,说这种人是特种兵中的特种兵,既没有身份也没有背景,只有无止境的任务,他们所到之处都是秘密行事,任何人不能阻拦。被秘密特种兵杀了的人也没办法讨回公道,因为找不到具体的人。

    现在郝玲珑就把自己扯上秘密特种兵,有意要遮盖自己原来的身份。

    查晓萌想不到这个不起眼的人居然是秘密特种兵,难怪他的按摩手法独特,被按摩的人都对他留下很深的印象,这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想到这里,查晓萌对他的印象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心想,好险啊,幸亏没有让查顺把他带到派出所,要不然连查顺也得遭殃。

    她想到这里,嗔怪道:“原来你是秘密特种兵啊,为什么不早说?要是早说,我也就不误会你了。”

    郝玲珑苦着脸道:“这种事怎么能早说呢,都让别人知道了,我还能在足疗店里待下去吗?”

    查晓萌忙问道:“那星月姐知道你的身份吗?”

    郝玲珑摇摇头道:“我只是租了她家的房子而已,你是第一个知道的。——记住,不要说出去噢。”

    他心想不能老是和她说这个,万一露了馅就麻烦了,于是道:“我得走了!”

    他也不看查晓萌,就匆忙的走了。

    看着他伟岸的背影,查晓萌像是做了一场梦,心里还感到有些后怕,又想到他刚才捂住自己的嘴巴,折腾了自己半个小时,这是一般男人做不到的。而自己虽然被他强暴,但是那种感觉也是从未有过的,实在是说不清的那种美妙。

    她这样想着,脸上有点发烫,心里直骂自己下贱,可是骂自己又有什么用呢,都怪自己和他过不去,现在受到了被动,不知道明天怎样面对他?

    她胡思乱想了一阵,才收拾小包回家去了。

    郝玲珑晚上回去躺在床上,居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在一个宫殿似的坟墓里,他沿着甬道一直向主卧室走去,一路上许多的棺材都打开了棺盖,从棺材里出来的不是死人,而是赤身裸体的女人,她们都梳着古代繁琐的发髻,带着珠翠美玉,在棺材上面做着各式撩人的动作。

    他只觉得甬道漆黑而冗长,似乎走不动尽头,而两边的美女也越来越多,他隐隐的觉得翟星月、杜清月以及查晓萌等都在,但是仔细看的时候又都不是。他只有机械的向里面走去,走到深处,忽然看见一个大鼻子的男子也是赤身裸体的站在众多美女从中,那些美女簇拥着他,使他享受着君王般的无限快乐。

    大鼻子男子看见郝玲珑走来,脸色阴险的笑笑,等郝玲珑走近了,忽然张开血盆大口,向郝玲珑吞噬过来……

    郝玲珑吓得“啊”的一声,就从床上坐起来。

    他感到梦中的情景太过真实,真实得就像是亲身经历过一样。他暗暗的对自己道,奇怪,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梦呢?人们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我白天没想到过坟墓啊,那个大鼻子男子又是谁呢?

    他想不通这些问题,便起来一看,天已经大亮了,外面响起了声音。他戴着面具走出来,就见翟星月在拖地,她穿着紧身衣,线条分明,活脱脱一个健康的大美女。

    翟星月忽然见他愣愣的看着自己,心里也有点发慌,这段时间经历了很多,以至于翟星月时时刻刻脑子里都是他的样子,她隐隐觉得这个小子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可是她又想不出他哪方面不简单,只是在心里不断的揣摩。越是揣摩越是挂念他。最后她对自己失望的道:“翟星月,你一定是爱上那小子了。可是那小子一无所有,你爱他值得吗?”

    其实她早上拖地的时候就在想这个问题,不想王龙就出来了,并且看着自己。

    翟星月收起拖把道:“我买了一些早点,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一个老板居然给员工买早点,郝玲珑简直是受宠若惊,忙道:“只要是姐买的,都合我的胃口。”

    于是坐到桌子边,就见有小笼包子、东北卷饼,还有豆浆、鸡蛋等,便道:“姐,这正合我的胃口呢,你太了解我了,呵呵……”

    翟星月听了他的夸赞,心里忽然美滋滋起来。

    他们吃了早饭,翟星月还是和他一道去足疗店,她害怕查晓萌不放过他,自己去看着可能好一点。郝玲珑知道她的心思,心里很是感激。

    但是这一次到了店里,郝玲珑进门就迎面撞到查晓萌的身上,两个人都是猝不及防,所以有点尴尬。郝玲珑忙道:“查老板,对不起,我没看见你要出去。”

    查晓萌脸上泛红,道:“我出门是想看看你到了没有,上面的客人早来了,就等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