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花王塑像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2本章字数:3117字

    花王公园是建立在花州市南边的一座小山上,一直是花州市南向的屏障,所以面积确实很大,人从这头进去,从那头出来往往要大半天时间,以前是收费公园,后来改成免费的了,所以大门口还保留着收费处,只是早就荒废了。

    进了大门,就看见一个小广场,许多的大爷大妈都在打太极、跳广场舞,孩子们在一边的游乐场嬉闹疯玩,一对对情侣手拉这手在悠闲的走着……

    这是一幕和白天忙碌的生活不一样的画面,但是也折射出生活的另一个方面,那就是从容淡定,悠闲自得。其实生活本来就是这样,只是高度发达的文明追求高质量的生活,反而把原来的生活搞得复杂化了。

    郝玲珑在大学读书的时候,曾有段时间往学校对面的公园里跑,因为可以看到一对对男女亲密、温馨的牵着手,他没有女朋友,只能是欣赏别人有女朋友。也只有在这种欣赏之中,才能促进他不断的努力,要出人头地,到那时候,别人有的,他也会有。

    可是大学毕业很长时间了,连好朋友兼同学的金钟民都有了女朋友,他的女朋友在哪里呢?

    每想到这个问题,他就有一种钻心的痛。

    在一边走着的查晓萌可不知道他心里有许多复杂的想法,因为她也在想着自己的心思。她结婚四五年来,丈夫忙于自己的事业,很少陪她出来逛逛走走,她有时觉得自己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没有自己的私人追求,有的就是赚钱,帮助丈夫打理好家里。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陪着王龙逛这个公园,可能是想把在丈夫身上失落的东西从这个男人身上找回来吧。她看着王龙像自己丈夫那样从容的走着,很想一辈子都像这样,甚至希望时光静下来,静得不再流走,他们手牵着手,甜蜜就永远定格在这里,那么美好也定格在这里,那多好啊。

    只可惜身边的男人是王龙,不是自己的丈夫。

    他们穿过小广场,走过一个小树林,前面是个大池塘,池塘里有许多鸭子在游来游去,它们从容的划着水,就像是哲人悠闲的在思考人生。

    他们沿着池塘边的石板路又上了一座山,山上塑造着这个公园的标志性塑像——花王塑像。这个塑像完全是熟铜打造的,外面涂了金粉,高度足有三层楼高,他怀里抱着一把宝剑,眼神坚毅,深邃的眼光看向远处,像是在思考人生和社会的重大问题。

    查晓萌忽然跪在花王铜像面前,微闭着眼睛,轻轻在许愿。郝玲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跪拜铜像,也看不出查晓萌是信神的人啊?

    查晓萌跪拜了几下,就站起来,笑道:“听说女人向花王铜像许愿,往往就能实现愿望,虽然不知道真假,还是试一试,万一实现了呢?呵呵……”

    郝玲珑道:“那你许了什么愿?”

    查晓萌撅着嘴道:“希望有一天能把你送到监狱里去,呵呵……”

    郝玲珑哈哈笑道:“许了愿说出来就不灵了,哈哈……”

    但是查晓萌没有抢白,只是看着他的笑不说话,那一刻查晓萌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这个王龙就像是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

    郝玲珑忽然感觉她在看自己,顿时空气里一股暧昧的气氛,他不敢看查晓萌的脸,就拿眼光仔细看着铜像,见那花王宽宽的额头,坚定的眼神和微微高隆的鼻子,似乎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他闭了眼睛细细想一想,能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铜像呢?但是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郝玲珑闭眼想问题的动作被查晓萌敏锐的看到了,她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郝玲珑睁开眼睛道:“不知怎的,我总觉得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铜像,但是细细想想又想不起来。我不是那种善于健忘的人啊。”

    查晓萌咯咯笑道:“那你以前肯定来过花王公园,老实交代,你和谁来的?是不是你的初恋情人?”

    郝玲珑脱口说道:“我没初恋情人。”

    查晓萌看着他认真的样子,笑得更大声了,道:“你这么大都没有初恋情人,谁相信啊?”

    郝玲珑心想,我曾经暗恋过别人,那也算是初恋情人吗?但是这话不能说出口,说出来倒显得自己的青春太灰暗了。

    查晓萌见他不说话了,便道:“那好吧,我相信你没有初恋情人。再说你有没有初恋情人跟我也不想干。”

    查晓萌说了这句话后,心里就后悔了,心想,这个人不过是我的员工,我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些呢?哎,我是不是太寂寞了,这都是我老公冷落我的下场。

    她想到自己的老公,脸色也就暗淡下来,本来高兴的心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郝玲珑忽然见她脸色变了,不知道她在心里想什么。他和查晓萌相识也就几天而已,而且她很不待见自己,要不是昨晚自己强行上了她,说不定她今晚还在想点子对付自己。饶是如此,这个心机有点恶毒的女人还是没有放松对自己暗算。想到这里,郝玲珑就自然和她拉开一点距离。

    查晓萌明显感到王龙在疏远自己,心里有种失落。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和他原本什么都没有,他疏远自己,为什么要感到失落呢?

    此时来公园里的人越来越多,她害怕有熟悉的人认出自己来,于是向郝玲珑道:“咱们从前面一个出口出去吧!”

    天虽然彻底的黑了,但是公园里每隔一段距离都有路灯,郝玲珑见源源不断涌进来的人群也感到不能久待,于是和查晓萌一先一后走前面的一个出口出去。

    二人离开花王公园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查晓萌忽然叫道:“糟糕,我的车还停在那个出口呢?这要是绕过去得多走多少路啊?”

    郝玲珑这才想起他们从东边入口进来,查晓萌的车也停在东边入口处,现在他们从南边出入口出去了,要想拿到车,必须围着公园转小半圈。对于走路,郝玲珑是不怕,可是查晓萌就难了。她穿着高跟鞋,走不了那么长的路,况且她在花王公园里走了那么多路,脚已经很疼了。

    郝玲珑很同情的看着她道:“现在没办法啦,不论从那条路回去,你都得走很多路。呵呵,下辈子投胎要做男人,走路都得轻松方便。”

    查晓萌看着郝玲珑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心里很生气,锤了他一拳道:“我是陪你来公园的,我现在走不回去,你得背我。”

    郝玲珑坏坏的笑道:“好啊,我猪八戒背媳妇,我高兴。”

    查晓萌又啐了一口道:“想我做你的媳妇,你想得美?”

    郝玲珑道:“我没有想得美,你昨晚不是已经做了一回我媳妇了吗?”

    “你……”查晓萌气得脸色通红,“想不到你这么坏,我不理你了。”

    查晓萌说着,就自顾自向前走去,高跟鞋在路面上踩出“哆哆哆”的声音,忽然“咔擦”一声,鞋跟嵌到路面缝隙里面,带动查晓萌的脚一崴,痛的查晓萌“啊”的一声惨呼。

    郝玲珑忙走过去,见查晓萌痛的脸都变形了,忙蹲下身,将她的脚从高跟鞋里拿出来,整个脚踝处立即肿出老高。

    查晓萌气道:“都怪你,老是气我,我现在脚崴了,彻底不能走了,你看怎么办吧?”

    郝玲珑叫屈道:“是你不理我朝前走的,倒赖我,这正是恶人先告状。我告诉你,也就是我品德好,要是别人早丢下你不管了。”

    查晓萌怒道:“你敢不管我?你以为我不会开除你啊?”

    郝玲珑忙笑道:“好了,老板,我错了,我是足疗师,让我给你揉揉吧!”

    他说着,手上的气流就进入查晓萌脚上的穴道里面,修复她受损的关节。

    查晓萌还想数说郝玲珑的不是,忽然感觉一股清新的气流在脚部不断的游走,整个身体都感到无比的受用。心下暗暗纳闷,难怪有那些人找他按摩,他这手法也太奇怪了,难道他的手心里就有气流?

    郝玲珑只是按摩了两分钟,肿胀的地方逐渐消肿,疼痛也没有了。

    查晓萌惊奇的看着他道:“你真的懂气功?”

    郝玲珑道:“略懂一点而已。”

    查晓萌冷哼道:“略懂一点就这么快治好了我的伤?你隐藏得够可以的啊。你跟我说实话,我也不会传出去,干嘛这么遮遮掩掩的?”

    这女人靠近郝玲珑还是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秘密,郝玲珑心里也不傻,只是笑笑道:“我给你说实话,你倒不相信。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他说着,就给查晓萌穿上了高跟鞋,现在的查晓萌一点儿也不痛了。

    查晓萌知道他嘴巴很严实,便不再说什么了。

    二人好不容易绕到东边的出入口来,远远的看见查晓萌的车子停在一个空位上,此时夜深人静,街上也没什么人了,于是二人加快脚步向车子走去。

    但是二人还没有走几步,忽然从一个小胡同里窜出两个人来,其中一人撞到查晓萌身上,撞得查晓萌差点跌倒,要不是抓住郝玲珑的胳膊,她可能就摔倒地上了,所以查晓萌非常恼火,骂道:“谁他妈瞎了眼了,尽往老娘身上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