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阴差阳错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2本章字数:3184字

    她回头一看,撞自己的两个人都是女人,当先一个人上身裸露的地方都是密密麻麻的荷花纹身,但是此时像是受了伤,肚腹和后背都有血往下流,她的手里还拿着一把锋利的大砍刀。再一看她的眼神,是那种桀骜不驯的野性眼光,这样的眼光吓了查晓萌一跳,她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向后退了几步,说不出话来。

    看到这样一个野性女人,郝玲珑也感到害怕,但是再一看她身边的那个女子穿着白色的衣服,皮肤又白又嫩,眼光温柔而焦急的在纹身女人身上,充满着雌性和爱得光芒。

    纹身女撞了查晓萌,自身的力气也消耗殆尽,她靠在电线杆上面,对身边白衣服女子道:“梦舒,我怕是不行了,你快走,你快走吧,别……别管我了……”

    那个梦舒泪水涟涟的看着她,使出浑身解数的扶着她道:“不,我不能丢下你,前面就有咱们的人了,我带你过去。”

    但是她力量弱小,根本就扶不动纹身女了,纹身女喘息了一下,然后抬起头对梦舒道:“傻丫头,咱们还有人吗?咱们没有人了,你带着我的钱走吧,离开花州市,永远不要回来。”

    梦舒听了,泪如泉涌道:“不,我不走……”

    此纹身女就是桃花街和城东一带的大姐大白青莲,她此时看着梨花带雨、眉目如画的梦舒,心疼的替她擦干眼泪,道:“我早知道会有今天,只是苦了你。你要记住,没有我的花州市就不是你的家。你去找你的饶成水,我听说他……他还在等着你。”

    梦舒使劲的摇头道:“不要说了,我已经不爱他了,我只爱你。……你受伤太重了,我带你去医院……”

    但是白青莲推了推她道:“没用了,我是肾癌晚期,就算是不受伤也活不长了,你……你还是走吧……”

    她话音还没落,就见她出来的胡同里涌出数十个手拿砍刀的人,他们个个都穿着短衣,剃着平头,满脸杀气。他们立即将白青莲和梦舒包围起来,领头的举着雪亮的大砍刀喝道:“白青莲,你死到临头了,还想往哪里逃?”

    白青莲凶横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人,立即将梦舒推开,奋力举起手上的刀,向这些平头青年砍去。

    见街头打架杀人,查晓萌早吓坏了,她忙拉住郝玲珑的手道:“咱们快走吧,别让他们缠上我们。”

    郝玲珑听刚才“白青莲”这个名字相当耳熟,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就是想不起来,于是边走边向那个纹身女看去,只见此女相当凶悍,在自身受重伤的情况下,还砍倒了四五个平头青年。但因寡不敌众,被对方又一次砍伤。她强忍疼痛,拉着魂飞魄散的梦舒逃出人群,向郝玲珑这边跑来。

    郝玲珑见那梦舒白白净净的一个女孩子实在可怜,就是白青莲被这样追杀也很可怜,于是心生怜悯,对查晓萌道:“你自己开车走吧,我要救她们……”

    查晓萌吓得魂都飞了,忙打住他的话道:“你疯了,这些人都不要命,惹上她们一辈子都不得消停。快走吧,我会开车送你回去的。”

    查晓萌拉着郝玲珑走,但是眨眼间白青莲和梦舒就到了他们身边,白青莲抬起野性的眼睛看着郝玲珑,但是一言不发。

    郝玲珑被她看得发毛,便站住了。此时那些围堵的平头青年蜂拥而来,举起砍刀就砍向白青莲的脑袋,但是白青莲像是没有看见似的,并不避让。

    那平头青年的刀要是砍下去,白青莲的脑袋定滚到地上不可。郝玲珑实在看不下去了,说时迟那时快,飞起一脚,就将出手的那个平头青年踢飞了。

    查晓萌一看这个王龙出手了,她很害怕惹祸上身,于是丢下郝玲珑,飞奔到自己的车子里,立即启动引擎,车子“呼”的一声,就消失在黑夜之中。

    那些围过来的青年见一个帅小伙动手,都是一惊,当先的斗鸡眼小青年指着郝玲珑怒道:“麻痹的,李彦峰的人你也敢打,活得不耐烦了?”

    郝玲珑一听又是李彦峰,这花州市怎么到处都是李彦峰在为非作歹,老子差一点还死在他的手里呢,顿时怒从心起,走到那个斗鸡眼小青年面前,手起一拳,就打得斗鸡眼鼻血飞溅,他本人也“哦”的一声,倒地晕了过去。

    其余的人呼啦一声就把郝玲珑围起来,大砍刀闪电般的就向郝玲珑身上招呼。郝玲珑也不客气,跳入从中,左一拳右一脚,只听得“妈呀”、“哎呦”、“奶奶的”……不到一分钟,这些人都被打晕在地,杀人的大砍刀横七竖八丢了一地。

    谁也想不到郝玲珑出手竟如此的快捷。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能打,他走入这些人从中,脑子里就闪过一些拳脚的画面,于是手就不由自主的动起来,于是一顿拳脚打下来,地上就全是躺倒的敌人。

    他走到惊呆了的白青莲和梦舒身边道:“你们没事吧?”

    白青莲像是从梦境中醒过来,忙从梦舒身上拿出一张支票塞到郝玲珑手上道:“这是一百万,你拿着!”

    郝玲珑想不到她对自己的第一句话就是钱,心里吃了一惊,当然他也爱钱,可是他怎么能要她的不明不白的钱呢,于是推过去道:“我救你不是要你的钱。”

    白青莲忙道:“我知道,但是这是我感谢你的,也是我早就想给你的。”

    郝玲珑更惊讶的看着她道:“你早就想给我?”

    白青莲点点头道:“是的,王龙。”

    这回郝玲珑惊讶得张开了嘴,她不但早想给自己钱,还知道自己的名字,心想,我除了面具,完全就是郝玲珑的样子,她怎么能认识我呢?忙道:“你认识我?你是谁?”

    白青莲由于失血过多,脸色很苍白,嘴唇也是苍白的,但是她还是笑笑道:“我当然认识你,是你打败了我的手下方开山。也亲眼看见你打倒了那些找你的保安。你的面目虽然改了,但是你的身形是改不掉的,而且你和查晓萌在一起,所以我就断定你是王龙。”

    不得不说白青莲的眼光锐利,脑子也活,通过自己的推断就能识别王龙的身份。

    她这样一说,郝玲珑彻底的明白了,这人就是方开山临走时口中说得“白总”,他此前以为是男的,想不到是个女的,而且是这么具有野性的一个女子,只是她满身的纹身确实有点怕人。

    郝玲珑忙道:“原来是你,那我就更不能拿你的钱了。”

    他说着,还是将支票推回去。在一边的梦舒忙道:“你拿着吧,她说的话一是一,二是二,绝不反悔的。”

    郝玲珑看那梦舒不但人长得美,说话声音也是那么好听,顿时对她心生好感。

    白青莲还是坚定的把现金支票塞到郝玲珑的手里,道:“你不收钱,就不够朋友,小心我拿刀砍你。”

    郝玲珑心想,我靠,就你这样还拿刀砍我?你还能举得起刀吗?但不管怎么说,此女的意志令郝玲珑心生佩服。便道:“好吧,我暂且接了。”

    白青莲道:“这才是好兄弟。——好兄弟,我还想求你一件事。”

    郝玲珑见她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得怕人,忙道:“你有什么事就说吧。不过我看你受伤太重,还是趁早去医院看看吧!”

    白青莲将梦舒一把推到郝玲珑身边道:“我死了,请你照顾我女朋友。”

    郝玲珑见梦舒确实美到了骨子里,心里也是蠢蠢欲动,可是君子哪能夺人所爱?于是道:“你还是把伤治好,自己照顾她吧。——你看你,再不去医院就真的晚了。”

    梦舒也心疼的看着她道:“是啊,这边上有个第二人民医院。”

    但是白青莲却一把抓住郝玲珑的手道:“我活不长了,我……我最担心的……就是梦舒,求你……”

    话还没有说完,就倒地晕了过去。

    梦舒呼唤了几声,以为她死了,不禁嘤嘤的啜泣起来。郝玲珑走过去试了试鼻息,见她还有一口气在,便道:“她还活着,你帮个忙,把她放到我的背上。”

    梦舒听说她还活着,暂时停止了哭泣,便帮着郝玲珑把白青莲扶到他的背上。

    在花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急诊病房里,值班医生正在给白青莲抢救,在急诊室外面的椅子上,郝玲珑陪着梦舒说话道:“你不要着急,医生会救她的。”

    梦舒只看着郝玲珑,什么话也不说,郝玲珑知道她心里伤悲,又道:“你们怎么就和李彦峰的人干上了呢?他们就是一帮人渣,连畜生都不如。”

    梦舒见他骂李彦峰的人,心里很是感激,便道:“我们原本一直在城东这边安安静静的生活。可是最近花州市中心东移,要在城东大搞建设,李彦峰就想控制城东地区,所以他要将我们赶尽杀绝,今晚要不是遇见了你,我们恐怕……”

    她说不下去,唯有泪水不断坠落。

    郝玲珑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他说着,便将支票给她道:“你们现在在医院里,应该很安全,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你多多保重啊。”

    现在的梦舒已经是六神无主了,她接了支票不知道怎么办,想到这一路被追杀的惊心时刻,还不知道明天是死是活,而保护自己的白青莲又将不久于人世,想到这里,不禁泪如泉涌,一滴滴滴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