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可能误诊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2本章字数:3504字

    梦舒又道:“说实话,我以后还会有事相求王先生呢,我和白青莲在这里几年得罪了不少人,青莲在的时候,别人惧怕她,还好一点,可是她现在死了,我……我连出门都怕。”

    这却是梦舒的真心话,没有白青莲的保护,她的前途都无法保障。

    郝玲珑忙道:“你放心吧,白青莲临死的时候都说了,我……我一定会保护你,也会安全把你送出去的。”

    梦舒此时也只能相信郝玲珑,便点点头道:“谢谢你,王先生,你真是好人,我……我也只能靠你了。”

    郝玲珑见梦舒唇红齿白,整个脸粉嫩得没有一点瑕疵,心里不禁一阵荡漾,差点没有克制自己,心想难怪那些男人要骚扰梦舒,她竟是这样一个绝美的大美女,娘的,我一定要保护她,做她的护花使者也愿意啊。想到这里,毫没有注意自己现在的身份道:“只要你有事,随时都可以打我的电话。”

    梦舒点点头道:“好吧,我也累了,我想休息一下,你如果去医院发现什么请立即联系我,我的电话只接听你一个人的。”

    郝玲珑提着五十万的黑色包裹,下了楼,心里还萦绕着梦舒的话“我的电话只接听你一个人的”,这是不是说明自己已经成为她心中唯一乞求的对象了,顿时白青莲那句“你将来就娶梦舒吧!”不断的冒出来,于是梦舒的影子在脑子里不断的涌现出来,使他的脑子时时短路。

    忽然耳边响起一声刺耳的车铃声将他从思考之中拉回了现实,他定睛一看,自己忽然走到了大路中间,一辆驶过来的电瓶车差点撞上了他,所以猛地按喇叭。

    郝玲珑调整了一下状态,忙道:“对不起,对不起……”便飞也似的逃了。那个骑电瓶车的骂道:“这人脑子有毛病啊,提着个黑包裹,非奸即盗。”

    郝玲珑心里腹诽道:“你他妈才非奸即盗呢,老子现在有了五十万能偷盗吗,靠!”

    但是很快问题来了,这五十万往哪儿放呢?存到银行里?可是一下子存这么多钱,银行里的人会怎么看我?

    但是他转念一想,终于霸气的回应自己道:“老子想存多少钱就存多少钱,管人家怎么想呢?老子此前还有三百万,可是老子没要。”

    郝玲珑找了一家偏远一点的建设银行,将五十万存了,心想,我又有了五十万,加此前秦伟赔偿的十万,瞿嫣给的十八万,我就有了七十八万的存款了。我靠,一个月不到我就有了七十八万,妈的,发财了,呵呵……想不到城里赚钱这么容易,这生活也正是美好惬意啊。

    他存完了钱,高高兴兴的去吃了一点东西,然后戴上王龙的面具,就打车去了第二人民医院,他在前台咨询处问道急诊室302的病人是不是被冷藏了。

    他现在换了一副面孔过来,医院里没有一个人能认识他。那咨询处的美女一听,怪异的看了看郝玲珑道:“你是急诊室302病人的家属?”

    郝玲珑忙道:“我只是她家属的一个朋友,来帮她问问的。”

    那美女一听,没好气的道:“那你让她的家属亲自来一趟吧,咱们医院出了点的情况还需要她如实回答呢?”

    郝玲珑还以为上午李彦峰的追杀给医院带来了不便,让医院生气,怪罪了梦舒,于是笑道:“我完全可以代表她的家属的,有什么情况就跟我说吧,我一定会如实回答。”

    美女见他嬉皮笑脸的样子,没好生气的道:“那你跟我来一下。”她说着就迈着猫步向三楼的专家内科办公室走去了。

    郝玲珑心下狐疑,但还是随后跟了上去,到了专家内科办公室,就见一个六十岁瘦瘦的老医生在给几个人看病。咨询处美女走过去道:“华医生,这位就是急诊室302的家属。”

    那华医生本来和病人正说着话,忽然听说急诊室302的家属,立即向郝玲珑看了几眼,然后对身边的病人道:“好了,你们先去交钱拿药,拿好了再过来吧!”

    那病人离开了,华医生就招呼郝玲珑到病人的位子上坐下。

    郝玲珑刚才从华医生的眼光里看出他对自己不够友好,所以心里非常谨慎,忙听从华医生的一切吩咐,坐了下来。

    华医生拿出一个病历来翻了翻,问道:“病人叫白青莲?”

    郝玲珑忙道:“是的。”

    “嗯,你是她什么人?丈夫?”

    “呃,不是,只是她一个朋友。”

    华医生听了,将病历猛地扔到桌上,怒道:“这不是开玩笑嘛,她家属为什么不来?”

    郝玲珑想不到这老医生的脾气这么火爆,说生气就生气,忙解释道:“白青莲是孤儿,又没有结婚,她没有家属,只是朋友。”

    华医生听了,怒气方消了,又重新拿起病历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没死,你们就抛下她,我说你们这是对病人的不尊重,也是对我们医院的不尊重,还害得我们医院的两个护士惊吓过度,你们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郝玲珑没来由被老医生一顿训斥,不知道自己在云里雾里,但是只听得一句“她没死”,于是问道:“华医生,你说……她没死?”

    华医生由于愤怒,脸孔有点扭曲,道:“是的,她吓晕了我们的两个护士,自己走出去了。她这个北京肾内科医院上写的是肾癌晚期,按照这个病历,她还能活一段时间。昨晚在我们这儿的记录是失血过多,导致病情恶化,注射药物已经无效。但是从今天下午她安然的走出医院的情形来看,你们提供的起始病历存在误诊,你现在来得正好,赶快找到白青莲,让她到正规医院再次检查,务必找到病根,这人生病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一定要认真对待。”

    郝玲珑现在才算是听清楚了,白青莲果真没死,却走出了医院了,心里又惊又喜,忙问道:“华医生,您说……她真的没死?”

    华医生冷冷的看着他道:“你难道希望她死吗?”

    郝玲珑忙摇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她临死的时候我在她身边,明明看见她已经断气了。”

    其实华医生昨晚就一直接手白青莲的治疗,也确信白青莲是肾癌晚期,由于身体损伤过重,失血过多,导致人为性的加重了病情,身体到了不可逆的地步,无法挽救,所以写了“注射药物无效”,但是下午医院监控拍摄到白青莲自行走出了医院,所以医生派人到急诊室302一看,发现两名护士晕倒在地,被唤醒后,尽说胡话,说什么“诈尸啦”、“有鬼啦”……华医生自然不信诈尸、有鬼这样的无稽之谈,可是白青莲死而复生走出医院这是确确实实的,所以他打招呼,一旦白青莲的家属过来,一定要带上来问问清楚。

    华医生见郝玲珑问道问题的关键,便道:“所以我说北京的肾内科诊断有误,她可能不是肾癌晚期,她上午的死亡可能是假象。你把在北京看病的经过跟我说说吧!”

    郝玲珑见这老医生虽然脾气不好,但是还挺负责人,便心里敬重他来,忙道:“对不起,不是我陪她去北京看病的,所以我也不清楚。”

    华医生见郝玲珑不像是在撒谎,便道:“那你尽快找到她,一定要进行确诊。……哎呀,我看这个女的身上可不止一种病,年纪轻轻的,刺了那么多纹身,那纹身的颜料本身对身体的伤害也挺大的。——哎,现在的年轻人只知道耍酷,一点都不注意身体。”

    华医生唠唠叨叨的说了一大推话,然后将病历扔给郝玲珑道:“快去找到她,别拖延了。”

    郝玲珑只得拿了病历出来,他脑子里也乱糟糟的,上午明明看见她在自己面前断气了,心跳仪也停止了跳动,怎么又活了呢?不过她活了也是好事,最起码梦舒又有了依靠。

    想到梦舒再也不需要自己了,他心里还有点失落。他看了看病历单,心想该把这个好事告诉梦舒,让她也高兴高兴。

    但是当他拿起电话却想到,如果自己就这样告诉她,她肯定不相信,还以为我在安慰她;白青莲如果真活着,肯定也先去找梦舒,只有本人站在她的面前,才是最好的消息。

    他想到这里,便没有拨打电话,心想到晚上再打个电话问候一下,那个时候白青莲应该在她的身边了吧。

    在花王公园花王铜像面前,穿着一身墨黑衣服的白青莲静静的站在那里,她一眼不眨的盯着花王铜像看了许久,然后长呼了一口气。当她在医院醒来的那一刻,看到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世界,她连自己都不相信,她明明感到自己的灵魂飘到了天花板上,看到了圣洁的白光,然后走进白光里,自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可是一阵嘈杂声响起,她居然醒了过来。

    她知道她吓到了人,但是她没有在医院停留,她快步离开了医院,来到这花王公园,她细细思考自己为什么没有死,难道是此前自己在花王面前许过愿,要让梦舒好好活着,现在花王把生命给了自己,还要自己照顾梦舒下去?

    但是这样也说不通,花王许愿毕竟是无稽之谈,世上有几个人许愿成功过,一定是自己此前在北京被误诊了。可是此前各大医院都是这样诊断的,误诊的把握非常小。

    她又呼吸了一口空气,活着的感觉真好,而且现在的身体非常好,没有难以忍受的疼痛,没有牵动神经的不舒服,一切都是舒畅通达,她从来没有感到这样好过。

    既然上天再给她一次活着的机会,她就要好好做个好人,享受做人的快乐。她本想立即去寻找梦舒,但是她觉得是自己带给了梦舒许多苦难的人生,要想两个人都好,必须离开梦舒,也许梦舒以为她已经死了,那就让梦舒死了思念自己的那份心吧,她们都应该过上正常的生活,不是吗?

    她想以后再也不去打搅梦舒了,心里也就默念着梦舒的名字,希望她能过上舒服快乐的生活,她们的畸形恋也就到此结束。她不禁对自己笑了一声,然后拿出一条黑色的围巾,将自己的脸面围起来,看着繁华而迷幻的花州市,迈着轻松的脚步走下了小山,走进了匆匆忙忙的人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