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老板生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2本章字数:3166字

    郝玲珑一梦惊醒,发现手里还拿着一本书。他从医院回来,百无聊赖之中就拿起一本医学书看了看,想寻找什么是假死现象,但是没看几页就昏昏沉沉睡去了,睡梦中看见白青莲瞪着野性的眼光看着她,然后她就脱了衣服,她全身纹身的荷花荷叶像是从她的身上脱离出来,一下子缠住了郝玲珑,缠得郝玲珑连呼吸都困难起来,他一个激灵,才醒了过来。

    他放下书本,一看时间已经是六点多了,他想着白青莲还活着的事,心想现在的梦舒怕是知道了,不如打电话过去问问,于是就拨通了梦舒的电话。

    梦舒接了电话,第一句话就问道:“王先生,你下午去了医院了吗?她……被冷藏了是吗?”

    郝玲珑一听,才知道梦舒还不知道白青莲活着,白青莲为什么不去找她呢?白青莲既然不去找她,说明她还不想打搅梦舒。想到这里,郝玲珑便也撒了谎道:“我去过了,一切都好,你不用担心。”

    梦舒听了,松了一口气道:“这就好,我准备等房产都卖了,离开花州市之前将她的尸体取出来火化,也算是我最后一次和她告别了。——谢谢你,王先生。”

    郝玲珑听她挂了电话,梦舒甜美的声音还回荡在他的耳朵里。他看着手机不禁一阵发呆,同时觉得自己欺骗了梦舒,自己为什么要隐瞒白青莲没死的真相?难道自己喜欢梦舒,不希望白青莲活着?

    他就这样呆呆想了一下,也想不出什么理由来,然后就去厨房弄了一点吃的。吃完后,觉得晚上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实在无聊,自己一整天没去足疗店了,不知道翟星月对自己没去足疗店是什么看法,她好像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自己啊?

    按说作为老板兼朋友,翟星月应该打电话问问他为什么白天没有上班的,可是翟星月就是没有。郝玲珑感到奇怪,于是晚饭之后,就乘车去了足疗店。

    晚上进出的人明显比白天多一点,因为晚上是休息时间,正好可以去做个按摩什么的。

    郝玲珑见翟星月正在招呼客人,他便走进去,翟星月眼角的余光应该看到他了,但是她没有和他说话,就像是没有看到他的样子,继续和客人说话,郝玲珑站在柜台那里忽然像小孩子一样受到了冷落,无比的尴尬。

    忽然田思颖的声音传来道:“王龙,你晚上上班吗?”

    郝玲珑一看,就见田思颖穿着超短的黑色裙子配着黑色丝袜,性感无比,正从楼下下来拿一些客人用的香皂上去。

    郝玲珑忙道:“我不上晚班,我……只是来看看……”

    田思颖微笑着向他点点头道:“不上晚班就回去休息吧,这儿没什么好看的。”

    她正在说着话,上面的客人就在催了,田思颖就咚咚咚上去了。

    翟星月好不容易打发走了顾客,便走过郝玲珑的身子,向柜台里面走去。郝玲珑觉得她在生自己的气,她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既不说话,也不看他。

    郝玲珑只好向她打招呼道:“翟老板,你……你吃过了吗?”

    翟星月鼻子里哼了一声道:“我吃没吃管你什么事啊?”

    翟星月是清纯的人,就是生气也是生在脸上,郝玲珑感觉自己清早离开,没有和她打一声招呼,确实做得有点过火,忙人畜无害的笑笑道:“姐,我知道你生我气了,可是我今天真的有事。”

    翟星月还是没好生气的道:“你有事就有事,干嘛要和我说呀?我是你什么人,犯的着管你的事吗?”

    翟星月生起气来,说话时两个浅浅的酒窝实在美的妙不可言,郝玲珑直看得心神荡漾,暗想,好美啊,就是这么看着她也是心醉。

    翟星月忽然见他盯着自己看,怒道:“你看什么看,没事就回去吧,这里没你什么事了。”

    郝玲珑抓了抓脑袋,傻傻的笑道:“姐,你别发火啊,今天真的有紧急事就离开了,下次绝对不敢这样了……”

    翟星月心里烦,便道:“下次你爱怎样就怎样,跟我没关系。你现在名气大了,翅膀硬了,我哪能管的着你啊?”

    她说着,挖了一眼郝玲珑,就到里面单独的办公室里面去了,那个办公室就是她们老板没事休息的地方。翟星月是想进去静一静,根本就没有别的想法。

    但是郝玲珑以为她想和自己单独聊聊,于是也随后走了进去。

    翟星月发现他进来了,吃了一惊道:“你跟过来干什么?”

    郝玲珑把门关了起来,道:“姐,我有必要把我今天的事跟你好好说说,消除一下咱们的误会。其实我昨天晚上……”

    谁知翟星月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般,捂住耳朵怒道:“你别说了,我不想听,你滚,你滚……”

    郝玲珑感到自己没做错什么啊,为什么要滚?而且自己好心来解释,她也用不着发这么大的火啊?

    不过郝玲珑的脾气很好,也能忍,他向翟星月靠近了一步道:“姐,你是不是听到我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翟星月冷哼道:“你除了是非不分、好坏不识之外能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啊?”

    翟星月的话里有话使得郝玲珑听出了弦外之音,忙道:“我什么是非不分、好坏不识了?”

    翟星月气鼓鼓的道:“你自己心里清楚。”

    她说着,别过头去,装着去上网,可是网页上的信息一个也没有看进去。

    郝玲珑心想,不会是查晓萌和她说了什么坏话了吧,那个查晓萌一定是逮着自己不上班的机会在翟星月面前说了自己的风凉话,离间自己和翟星月之间的关系。这个查晓萌阴险奸诈,无所不用其极,于是就紧挨着翟星月坐在她身边道:“姐,是不是查老板今天给你脸色看了?她说我什么,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她那人的嘴里就没有好话。”

    翟星月不耐烦的道:“我看你嘴里才没有好话,人家昨晚陪你逛街,你今天就说她不是。你还是人吗你?”

    郝玲珑一时语噻,翟星月怎么知道我和查晓萌逛街了?难道查晓萌什么都跟她说了?我靠,她查晓萌不会是这么藏不住秘密的人吧?他想到这里,脸上红了红道:“她跟你说她昨晚陪我逛街了?”

    翟星月其实也不确定,便看着郝玲珑道:“难道不是吗?”

    郝玲珑从翟星月的语气和表情判断,查晓萌绝对没有告诉她这句话,一定是查晓萌说漏了嘴,翟星月自己推断出来的,于是试探着说道:“我昨天晚上是和她在一起,可是也不是她陪我逛街,而是不小心遇到了。”

    果然翟星月好奇起来问道:“你昨天晚上怎么和她遇到了?你干嘛要出门啊?”

    郝玲珑道:“我是个大男人,老是晚上一个人在家里会憋闷的。我听说城南的花王公园很好玩,而且是花州市的标志,在花州工作和学习的人没去过花王公园就等于没去过花州,所以就想到公园里玩玩,结果在公园里遇到了查晓萌。”

    其实上午郝玲珑没去上班,翟星月心里很是惦念,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更是担心李南和红枫帮找他的麻烦。她正准备打电话给王龙的时候,就见查晓萌拨了王龙电话,而且还谈得很投机,语气非常暧昧,什么“是不是昨晚那两个女的缠住你了?我告诉你王龙,别以为你有点本事就在外面乱搞女人,那些街头巷尾遇到的女人都不干净,你得注意一点。”还有“王龙,你个王八蛋,再提那件事老娘就想杀人了。你他妈的有事就别来了,反正老娘现在看见你就心烦。”

    这些语句完全可以理解为情人之间的打情骂俏,特别是话语里面提到“昨晚”两个字,那就证明他们昨晚一定是在一起的。翟星月就是打死也想不通原本生死对头的两个人昨晚会在一起,说不定还……

    整个一天,翟星月都在想这些事,她有种被查晓萌和王龙出卖了、欺骗的感觉,又有一种酸溜溜的醋意,心想我和他住在一起这么时间了,都没有单独在外面待过,他们昨晚怎么能?

    她心里越想越气,所以一整天都没有给王龙打电话,而王龙也没有给她打电话,这使她心里更加郁闷和烦心,那种被欺骗的感觉也越加明显。

    现在王龙解释说,他们在花王公园意外碰到的,心里才好受一点,因为她知道查晓萌很喜欢花王公园,每个月都去几次。

    她心里释然了,心想,原来他们只是偶遇,要不然以查晓萌的性格也不可能陪王龙逛街啊,嗨,你看我这脑子,尽是乱想,差点冤枉了王龙。

    她这样一想,心里好过多了,脸上也现出喜悦的神色,问道:“那你们在花王公园里遇到了什么?你今天又为什么不上班呀?”

    郝玲珑便把遇到李彦峰的人砍杀白青莲和梦舒的事简单说了一下,又提到上午安顿梦舒,所以耽误了上班,至于白青莲临终遗言以及给了三百万,他后来只拿五十万的事只字未提,因为这些事说出来也不见得光彩。

    翟星月听说他为了白青莲和梦舒得罪了李彦峰,顿时吓得魂都飞了,忙道:“你傻啊,你怎么救一个死人而得罪黑社会呢?他们黑道火拼又关你什么事啊?你现在得罪了李彦峰,可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