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葡萄病菌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3本章字数:3218字

    郝玲珑得到回复,心想,娘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老子就会一会你。

    他来到三栋,看看也没什么可疑的人,然后乘电梯到了十三楼,出了电梯左拐就看到1335的门牌。为了证明就是这家,郝玲珑拍了一张门牌照片发过去,问道:“是这儿吗?”

    查晓萌很快回复:“是!”

    郝玲珑平复了一下情绪,正准备去敲门,但是心里还是不放心,觉得查晓萌不会是这样随意的人,她以前恨自己恨得牙痒痒,后来又被自己操了,难道就这样甘心情愿晚上让自己上门来?

    他于是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你打开门,我在外面!”

    查晓萌立即回复:“我靠,你是不是男人,敲门不会呀?”

    汗,死就死吧,看来她对自己没有恨意了,昨晚请自己吃饭,还陪自己逛街都是证明。想到这里,郝玲珑打消了所有顾虑,走过去敲门。

    他敲了几下,门就开了,穿着半透明睡衣的查晓萌出现他面前。

    查晓萌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自行往客厅里走去。郝玲珑看到她惹火的身材和高耸的雪峰,整个身心都酥了,于是走进来,将门关上,也随着她进了客厅。

    女人还在看电视,沙发前的茶几上堆满了零食和水果。

    女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道:“你胆子不小啊,我让你过来,你就敢过来?”

    郝玲珑还是四周看了看,觉得家里没人,胆子就更大了,嘿嘿笑道:“你胆子也不小啊,居然叫一个秘密特种兵过来陪你?你就不怕赔了夫人又折兵?”

    查晓萌的桃花眼勾了一下郝玲珑道:“我要是怕还能放你进来吗?倒是你畏畏缩缩的,还说是秘密特种兵呢?”

    查晓萌的勾魂眼实在是要了郝玲珑的命,他立即坐到查晓萌身边,闻到一股女人的体香混合着香水的味道,下身的帐篷就又撑起来了,他笑嘻嘻的道:“查老板,你今晚可真不一样啊。”

    查晓萌柔柔的道:“哦,我什么不一样啊?”

    郝玲珑道:“你平时拉着脸,瞪着眼,别人见你都怕,但是今天吗,有点骚哦。”

    查晓萌笑着拿着一串葡萄在檀口中道:“如果你愿意,我还会更骚。我喂你吃葡萄怎么样?”

    看她的样子是要用嘴来喂郝玲珑吃葡萄,这想想都能令人血脉贲张,郝玲珑大喜过望,心想,查晓萌估计是真的对自己有意思,哈哈,看来今晚艳福不浅啊。

    郝玲珑更加靠近查晓萌,手就伸到她雪白的大腿上了,查晓萌嬉笑着咬下一枚葡萄,轻咬在檀口中,然后钻到郝玲珑的怀里,郝玲珑知趣的俯下身,吻住她的香唇。查晓萌轻轻咬碎葡萄,顿时葡萄的汁液混合着她的口水就都到了郝玲珑的嘴里。

    郝玲珑全身兴奋得不行,吃了葡萄和女人的口水,觉得是琼浆玉液,十分受用。

    一枚葡萄吃下去,女人又如法炮制,让他吃了第二枚。

    女人道:“好吃吗?”

    郝玲珑已经神魂颠倒,:“好吃,太好吃了。”

    忽然女人“桀桀”笑了两声道:“味道怎么样?”

    “味道……”郝玲珑明显感到葡萄进了肚子,一股灼热之气在肚子里回绕,肠胃开始疼痛起来,难道这葡萄有毒。

    郝玲珑惊恐的看着查晓萌,美艳的女人顿时像是一条毒蛇,“葡萄里有毒?你害我?”

    查晓萌冷哼一声,推开他的手道:“就在你进门之前,我在葡萄里注射了病菌,这种病菌虽然死不了人,但是你恐怕十天半月也下不了床了。呵呵,还秘密特种兵呢,脑子蠢得跟猪似的,看着我这几天对你好,你心动了吧。这其实都是在算计你的。”

    她说着,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道:“顺子,你进来吧!”

    顿时门开了,查顺走了进来,拿出备用的相机对着郝玲珑拍照。

    此时的郝玲珑由于腹痛,整个身子已经动弹不得了,只得惊恐的看着查顺给自己拍照。

    查晓萌忙走过去,将郝玲珑的人皮面具撕下来,对查顺道:“对着这张脸狠狠的拍照,然后到你们派出所里查查这人是谁。”

    查顺忽然看见郝玲珑的本尊,也吃了一惊道:“我靠,这他妈是谁呀,戴着面具生活,地下间谍吧?——姐,要是查出这小子有什么问题,你的功劳就大了。”

    查晓萌道:“姐能有什么功劳,抓住他的是你好警察查顺。”

    查顺哈哈笑了一声,然后端起相机对着郝玲珑的本尊一顿猛拍,拍的郝玲珑胆战心惊,心想,杜清月虽然到派出所注销了自己的户口,但是查顺还是能查出自己的信息的,一旦查出来公布出去,杜清月一定知晓,到时候自己布置的这一切终会梦幻泡影,严重的警察还会追究自己假死真相。

    娘的,这个查晓萌心机歹毒不下于杜清月,老子怎么就上了她的恶当了呢?

    想到这里,额头不住的冒冷汗,此时他身体里面忽然生起一股逆向的气流,不住的在膻中、气海、云门诸穴道之间流动,吃下去的那些病菌一开始来势汹汹,使得郝玲珑失去了行动能力,但是那股气流不住的流动,逐渐杀死了进入体内的病菌,郝玲珑感到疼痛逐渐减轻,以至于后来彻底消失了。

    此时查晓萌还以为自己的计策高明,不住的嘲笑郝玲珑道:“王龙,我劝你以后得罪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得罪女人,得罪了女人,你就是一辈子的麻烦。——怎么样,咱们好好谈谈,咱们该怎么解决这件事吧?”

    郝玲珑只得道:“你到底想怎样?”

    查晓萌道:“你不是说你是秘密特种兵吗?那就跟我说说你是哪个兵种,在花州市出什么任务?还有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看来查晓萌还对郝玲珑上心了,很想了解郝玲珑的真实身份。

    “不如我给你一笔钱,咱们两清好不好?”郝玲珑现在手头上也有七十多万,如果说赔钱解决此事,他也愿意。

    “钱是好东西,可是像你这种人能有多少钱呢,所以老娘也不稀罕。你回答清楚了我的问题,我会看情况放了你,还会继续让你留在足疗店工作,但是你要是负隅顽抗,我们就只能硬查到底,别以为你不配合我们就没有办法了。”查晓萌说道。

    “你一个足疗店老板,为什么对秘密特种兵感兴趣?”郝玲珑好奇的问。

    查晓萌觉得此人在这种状况下还反问自己,实在是搞不懂他的心思,于是怒道:“少啰嗦,快点回答!老娘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

    那查顺收起了相机,道:“姐,别问了,他要真是秘密特种兵,你是问不出来的;如果他不是,问了也没用。还是我带回所里去慢慢拷问再说。”

    查晓萌觉得查顺的话有道理,于是点点头道:“好吧,那就交给你了。”

    查顺笑道:“好嘞!”于是走到郝玲珑身边,就要将他铐起来带走。

    但是当他靠近郝玲珑的时候,郝玲珑突然出手,一只手抓住他伸过来的手臂,猛地一拧,查顺就“阿”的一声,胳膊被他拧过来,他的身子也转过去,后背对着郝玲珑。

    查顺毕竟是警察,反应也不弱,另一只手绕过来袭击郝玲珑的脑袋。郝玲珑更是眼疾手快,抓起茶几上一只空的烟灰缸,照着查顺的后脑就是一下子。

    查顺闷哼一声,眼珠一翻,就晕了过去。

    郝玲珑踢了一脚,查顺就倒在地上。

    这一下变起仓促,吓得查晓萌“啊”的一声惊呼,俏脸也变得苍白起来。感觉到危机的查晓萌忙抄起手机报警,可是郝玲珑怎么可能让她得逞,伸手就夺过她的手机,扔到沙发缝隙里去了。

    郝玲珑感到从未有过的舒服,身上也是充满了力量,他冷冷的看着惊慌失措的查晓萌道:“你骂老子是猪头,现在才知道谁是猪头了吧。老子是秘密特种兵,是你随便玩的吗?”

    他说着,拿出查顺的数码相机,把里面的内存卡拔了出来,又拿出一个打火机,就把内存卡烧了,残渣扔到垃圾桶里。

    查晓萌吓得全身发抖,忙道:“王……王龙,我……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你……你不要当真啊……”

    “呵,开玩笑?你真当老子是猪头啊。”郝玲珑扔了内存卡就欺近查晓萌的身子。

    查晓萌想跑,可是郝玲珑的男性气势已经笼罩了她,使她心里砰砰乱跳,竟然愣在当场,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郝玲珑一把把她抱在怀里,亲了亲她的小嘴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你现在就是这样,看来我今晚要加倍惩罚你。”

    听了郝玲珑的话,查晓萌可耻的脸红了,呼吸也急迫起来,弱弱的道:“你……别欺负我,顺子会醒来保护我的。”

    郝玲珑看着地上不省人事的查顺道:“你放心吧,他没一个小时是醒不了。呵呵……”

    他不管这个贱女人怎么挣扎,就一把抱起她的身子,到了房间里去了,他锁上房门,向饿狼一样扑到女人身上……

    今晚轻车熟路,又是在安静的房间里,郝玲珑就充分发挥了从苏闵柔那里学来的玩女人技术,查晓萌由开始的抵抗,到后来可耻的主动配合,使得整个过程充满了刺激和乐趣。

    结束的时候,查晓萌简直是稀里哗啦,不可收拾。

    郝玲珑抽出许多卫生纸,帮她擦干身子,查晓萌激情已经过去,理智占领了头脑,眼睛狠狠的瞪着郝玲珑道:“你这是第二次欺负我了,我不会饶过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