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你很乖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3本章字数:3146字

    查晓萌被他气得够呛,要是他这么回答,自己被这小子强奸的事很快会传出去,于是挖了他一眼道:“我就不相信搞不死你,你今晚还敢到我家里去吗?”

    我靠,这贱女人又设计什么陷阱对付我了?郝玲珑心里有点胆怯,心想昨晚福大命大,要是她的病菌发挥了作用,自己恐怕就完了。看来今晚她是做足了充分的准备,一旦被她制住,其结果恐怕不是自己能想象的。

    查晓萌看出郝玲珑的惧意,顿时得意洋洋的道:“王龙,你这个猪头,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啊,老娘在房子里布置了许多陷阱,就等着你这只猪进去了。”

    郝玲珑看着她洋洋自得的神情,心里就冒火,心想老子还真不信邪,于是道:“谁怕谁啊,说好了,我今晚就过去,你最好把身子洗的干干净净,老子要在你身上吻个遍。”

    郝玲珑赤裸裸的话语使查晓萌脸上发烫,正准备发作,就听得外面有人喊道:“怎么回事,王师傅还没有上班吗?你们开的什么足疗店啊,足疗师不上班叫什么足疗店啊?干脆关门算了。”

    查晓萌这才知道早就有许多顾客等着王龙服务,而自己拉着他在这里说了许多话,于是瞪着郝玲珑道:“滚出去工作去吧!”

    郝玲珑指着她的脸道:“别忘了,晚上洗干净点。”

    气得查晓萌抓起桌子上一支笔就扔过来。郝玲珑眼疾手快,拉开门就跑出去,顺便关上门,那支笔就砸到门背上,“锵”的一声,又掉到地上。

    由于郝玲珑的客人越来越多,原有的疗程时间太长,郝玲珑就嘱托下面的人一律把自己的疗程时间改为二十分钟,原先的四十分钟改为现在的二十分钟,就会多服务一个顾客。但是他二十分钟的疗程收四十分钟的钱。一开始下面的人不敢改,怕影响顾客,影响生意。无奈郝玲珑非要这么改,并且保证二十分钟的疗程绝对能达到四十分钟的效果。

    下面的人只好请查晓萌决定。查晓萌是受过郝玲珑按摩的,知道这小子说到做到,于是就懒洋洋的道:“这个我做主了,就按照王龙的方式改。”

    于是下面的价格表就做了改动,但是奇怪的是,改了之后,不但没少顾客,反而还多了顾客,就他一个人一天为足疗店挣了一大半的收入。

    下午下班的时候,郝玲珑看见翟星月过来了,她正和查晓萌两个人在一起说说笑笑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忽然看见郝玲珑下来,两个人都闭了嘴,似乎话题是围绕他郝玲珑的。郝玲珑向她们走过来,查晓萌忙拽过自己的包,向翟星月打了一声招呼,也不看郝玲珑,就自行下班走了。

    “你们刚才说什么呢?说得那么投缘?我来了,怎么又不说了?”郝玲珑问道。

    “我们女人说女人的事,你来了当然不能说了呀,你也不是女人。”翟星月打趣道。

    她这么一说,这个话题就说不下去了,郝玲珑只得换了话题问道:“上午和梦舒谈得怎么样了?”

    翟星月道:“我把她送走了。”

    郝玲珑惊道:“送走了?送到哪儿去了?”

    翟星月道:“她老家是彬山县的,自然送她去彬山县了。”

    她说着,又挖了郝玲珑一眼道:“从现在开始你就别想着那个女人了,她是白青莲的女人,你想不到的。”

    郝玲珑忙解释道:“姐,你又胡说了,我没有想着她,只是帮助她而已。——你没有告诉她白青莲还活着?”

    翟星月道:“我当然不能告诉她了,白青莲活着都不去找她,肯定是暂时不想她知道,这是保护她的女人的最好方式。我们现在把她送到彬山县,也是白青莲最希望的。这件事你必须得听我的,而且你也不要和梦舒联系了。梦舒人很聪明,她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郝玲珑自然是不敢再联系梦舒了,于是向翟星月竖了竖大拇指道:“姐,真有你的,你一出马就解决了我一个大问题,改时间我请你吃饭。”

    翟星月佯怒道:“臭小子,以后别瞒着我在外面做事。”

    郝玲珑只得道:“是,姐。”

    郝玲珑回到家里,正准备做饭,忽然查晓萌发了一条信息:“猪头,敢不敢来?”

    我靠,这就向我叫板了?他妈的,去还是不去?

    郝玲珑委实有点难以下决断,按说昨天自己把她搞狠了,她还有什么办法对付自己吗?

    他想了足足一分半钟,最后下了决定,就是死也要去,难道我郝玲珑还怕了一个臭女人吗?于是拿起手机,直接拨电话过去道:“查老板,身体洗干净了没有,我这就过去。你等着!”

    查晓萌想不到他会打电话,更想不到他真的会来,便道:“猪头,你等着受死吧!”

    郝玲珑心想,想老子受死你还做不到。郝玲珑匆匆吃了点东西,然后打车去了鑫源小区,四周看了看,还是那么安静,于是直接到了查晓萌门口,他四周张望了好久,确信没有人在这里埋伏,便准备按门铃。

    谁知门自然开了,查晓萌还是穿着很暴露的睡衣站在门口,一脸鄙夷的而看着他道:“我还以为你胆子有多大,不想也是脓包一个,在门口东张西望的干什么。你以为我就知道设埋伏吗?真是猪头脑子。”

    郝玲珑听了,心下很是不爽,道:“我靠,老子谨慎小心也有错吗?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设了什么埋伏?你以为我轻易相信你的话吗?”

    他说着,就进了查晓萌的家,女人的茶几上还是堆满了零食和水果,与昨天的截然不一样,看来女人很喜欢吃零食和水果,每天都买不一样的。

    郝玲珑还是担心这里有埋伏,于是四处查看,甚至推了推主卧室和副卧室的门。

    看着郝玲珑这么小心,查晓萌就想笑,便道:“就你这胆子还是特种兵呢,小虾米都算不上。实话告诉你,老娘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就自然能把你拿下,你信不信?”

    郝玲珑看着查晓萌惹火的身材,笑道:“我信,你现在就已经把我拿下了,嘿嘿……”

    他说着,一把将查晓萌抱在怀里,闻着她身上的香味,简直是销魂,道:“你洗了?”

    查晓萌很乖的点点头道:“洗了。”

    郝玲珑就向去吻她,却被查晓萌阻止了。查晓萌道:“你一身的汗味,我闻着难受。你先去洗个澡!”

    她指着洗澡间,就要郝玲珑进去。

    郝玲珑心想,假如我在里面洗澡,她在外面调兵遣将,那可就被动了。但是做这种事之前先洗澡,这也常理啊。

    郝玲珑不自然的笑笑道:“好,我去洗澡,你可别耍花样!”

    他说着,就跑到洗澡间里去了,不一会儿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查晓萌透过毛玻璃看着郝玲珑在里面洗澡,还真有打电话给查顺带人过来把他抓起来的冲动,可是想到他帅帅的样子和昨晚带给自己舒爽的感觉,心里还是阵阵悸动,她暗暗的对自己道:“查晓萌啊查晓萌,你难道就真的委身这个臭男人吗?要是让老公知道了可怎么办呢?”

    她心里委实拿不定主意,平时的聪明智慧一点也用不上。其实她今晚要王龙过来完全是消遣他的,想不到他还真的敢过来,而自己还真拿他没办法,看来这王龙就是她前世的冤家。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郝玲珑围着一条白毛巾走了出来,他壮实的身子不禁令查晓萌怦然心动。

    郝玲珑在里面洗澡,心一直在外面,就怕这女人在暗处动什么手脚。可是洗了半天,也听不到外面有丝毫的动静,这才确定没什么危险了,便走了出来。

    他忽然拿掉白毛巾,吓得查晓萌“啊”的一声惊呼,郝玲珑笑道:“你叫什么叫,你昨晚已经看过他了,也不陌生。”

    查晓萌怒道:“无耻!”然后转身就去了主卧室。

    郝玲珑心里还是忐忑,可是也没发现什么异样,心里才放心下来,于是也随后进了主卧室。

    这回查晓萌表现得很乖,早把衣服脱了,郝玲珑心想,要早知道你今晚这么乖,我也用不着提心吊胆那么长时间了。

    这回两个人很是默契,又都变着花样玩,生活质量达到从未有过的高度。

    他们不知道做了多长时间,直到激情逐渐消散,才相拥着睡在一起。郝玲珑摸着她的脸道:“老板,你好像变了,变得很乖了。”

    查晓萌怒道:“去你的,你才乖呢。”一面说,一面紧紧的抱着他,生怕他离开自己似的。

    郝玲珑道:“我一直很乖的,要不是你逼迫我,我想我们也不可能这样的。”

    查晓萌却道:“你和星月姐住在一起,是不是也这样了?”

    看来女人还有点醋意,这是郝玲珑始料不及的,为了试探女人是不是爱自己,他故意说道:“我和她孤男寡女在一个屋檐下,这种事吗,当然……”

    他话还没有说完,大腿上传来尖尖的疼痛,原来是查晓萌掐了他,并且怒道:“给我说真话。”

    郝玲珑苦着脸道:“我还没说完呢,你就掐我。我是说,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我是好人,知道吗?”

    二人正在说话,忽然听得外面大门锁孔“咔擦”一声,像是有人开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