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云锁宾馆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3本章字数:3208字

    郝玲珑知道她吃醋了,这证明这个曾经刻薄、恶毒的查老板已经喜欢自己了,郝玲珑心下还是很受用,笑道:“她不在,我正好跟你说说话。她要是在的话,我们很多话就不能说了。”

    查晓萌听他是这个意思,便高兴起来,道:“臭猪头,你想说什么?”

    郝玲珑道:“你老公后来回来了没有?你们……”他做了一个隐晦的动作。

    查晓萌脸色红了红道:“他后来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也不知道。我感觉我和他没戏了,他好像对我也很冷淡。臭猪头,这都怪你,你不但伤我的身体,还伤我的家庭。我要是离婚了,我就找你。”

    郝玲珑吃了一吓道:“你丈夫对你冷淡,你还怪我。我劝你查查你丈夫在外面是不是有小三。”

    查晓萌也隐约觉得丈夫在外面有人,可是她不想离婚,一旦查出什么来,家庭肯定要破裂,于是烦心的瞪了郝玲珑一眼道:“我家的事不用你来操心。没什么事你滚吧,我看着你就嫌烦。”

    郝玲珑心想,这女人说翻脸就翻脸,跟她表妹杜清月一个德行。于是只好悻悻的走开。

    其实查晓萌看着郝玲珑心烦,可是他走了心里就更烦,她很想和这个王龙在一起,又不想离婚,心里实在很纠结。

    下午,郝玲珑故意挨到查晓萌离开了,才从楼上下来,他向翟星月打听上午白青莲拉她出去说了什么。翟星月听到这件事,脸色有点不好,便道:“想不到她就是白青莲,上午可吓死我了,不过还好,她给了一笔钱,十万块,要我时常关注一下梦舒。我本来不想答应,可是……可是一看她的眼睛,我就全身都发抖哎,就只好答应了。看来我没事还要去彬山县走走,看看梦舒。”

    郝玲珑忙歉意的道:“姐,这都是我的错,想不到把你拉下水了。”

    翟星月一摆手道:“别那么说,如果没有你,方开山还不是时时来折磨我。现在好了,有白青莲保证,方开山就不来了,这也是好事。”

    郝玲珑和翟星月说了一会儿话,就离开了。他回去吃了一点东西,就决定去云锁宾馆。

    他离开同缘小区之后,就打出租车到了云锁宾馆,这是位于桃花街不远的一条繁华街道上,也是威愿旗下的商务宾馆,端的豪华气派。

    郝玲珑还是一如既往的戴着千人面的人皮面具,他进了云锁宾馆的电梯,按了八楼,但是就在他上了八楼,出电梯的一瞬间却看见一个熟悉的人进了电梯。郝玲珑眼光一撇,居然是自己的大学同学金钟民,此时他戴着眼镜,正全神贯注的看着手机,手机上的一条消息紧紧的抓住了他的眼球,使他没有看郝玲珑一眼。

    从上一次在微信里聊天,郝玲珑知道他也在威愿公司上班,而且还是什么经理,看来混得很不错。郝玲珑心想,幸亏自己戴了面具,他认不出来,要是被他认出来,传到杜清月那里,自己的身份还是会暴露的。

    郝玲珑怕引起金钟民的注意,出了电梯,一溜烟就走了。

    金钟民今晚在这里和一个朋友谈生意,谈完了生意,就送这位朋友去八楼休息,等朋友休息了,他便乘电梯离开,想不到在这里和老同学兼朋友擦肩而过。

    郝玲珑自然不知道金钟民为什么在这个商务宾馆里,他也没有心情来跟踪金钟民,因为他到这里的目的就是寻找白青莲。

    他取下千人面,便敲了806的房门,门立即就开了,白青莲穿着丝滑半透明的睡衣站在他的面前,此时的白青莲眼神里已经没有那种逼人的野性,而是女人味十足,再加那半透明的睡衣衬托她高高耸起的山峰,不禁令郝玲珑想入非非。

    白青莲妩媚的笑笑道:“我知道你晚上肯定会来,所以我等了你很久了。你快进来吧!”

    郝玲珑便走了进去,白青莲立即将门关上锁起来。郝玲珑见她锁门顿时有种进入狼窝的感觉袭上心头。

    这宾馆里的设施都是一等一的,看上去就让人感到舒服,尤其是睡觉的床,设计的让人遐想连篇。郝玲珑只看了几眼,心脏就砰砰乱跳。可是他一回头,就见白青莲的脸面已经贴着他的身体了,他一回头就和白青莲撞了个满怀。

    郝玲珑见白青莲白净脸面,若隐若现的山峰和纹身,真想将她抱起来,仍在席梦思上面,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白青莲不愧是做过老大的,定力十足,况且她纵横江湖十多年,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呢?她见郝玲珑在自己强大的气场之下显得微微局促,心想,你虽然很厉害,却也不过如此,还是难过美人关的。想到这里,微微笑道:“王先生,想喝水吗?”

    郝玲珑见她不一样的美色,自然口干舌燥,便点点头。

    白青莲用葱玉般的手给他端来一杯茶,道:“这是上好的碧螺春,你怕是没喝过。”

    郝玲珑看到杯口升起的一团云雾,就知道这是少见的茶叶,看来白青莲对于生活质量的追求相当高。

    郝玲珑便接过茶杯,闻了闻茶香,然后轻轻啜了一口,不禁道:“好茶!”

    白青莲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郝玲珑道:“这也是我喝过最好的茶,我对你总是最好的。”

    她的暧昧的话语令郝玲珑心神荡漾,郝玲珑在心里不住的告诫自己,可不能被白青莲外表所迷惑,这个女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于是放下茶杯道:“我晚上来找你,只是想问你一些事情。”

    白青莲的魅惑没有迷住郝玲珑,还是使白青莲微微吃惊,便道:“哦,你要问什么?”

    郝玲珑找个离白青莲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坐下,以免离得太近,自己把持不住。“你说你知道我的身份?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白青莲还是魅惑的看着他道:“你难道不叫王龙?”

    我靠,原来她不知道自己的真名字,这个女人虚虚实实还真有一套。郝玲珑只得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当然不叫王龙了。”

    白青莲顺势问道:“那你叫什么?”

    郝玲珑反问道:“这个对你很重要吗?”

    白青莲道:“当然,像你这样的妖孽几千年也出不了一个,我当然要了解你的一切了。不过你不说也没关系,我会调查出来的。”

    郝玲珑不相信的笑笑道:“你调查?”

    白青莲道:“不相信我吗,我有一套调查别人身份的本领,就算你是秘密特种兵,我也能把你的老底挖出来。”

    郝玲珑哈哈笑道:“我还真不相信。”

    忽然白青莲诡异的一笑,郝玲珑本能的感到要出什么事,忽然灯光一闪,白青莲就用手机给他拍了一张照片,顿时手机里的照片进入公民信息识别图库里面,很快软件上现出郝玲珑的所有资料来。

    白青莲只看了几眼,脸色变了道:“你还真不简单,你是一个死人,你叫郝玲珑。”

    郝玲珑惊得瞪大了眼睛看着白青莲,他实在想不通她是怎么做到的。难道她手机里面装有全国公民信息数据库?

    “你还怎么做到的?”郝玲珑想看一看她手机里面的内容,但是白青莲立即收了手机,他根本看不到。

    白青莲微微笑道:“你还和威愿公司总裁杜清月结过婚?”

    到这个时候了,郝玲珑还能隐瞒什么,于是点点头道:“是的,看来我在你的面前就是个透明人了,可是我想不出来你的手机是怎么查到我的,是不是装了什么软件。”

    “你要想知道,得拜我为师,我慢慢教你啊。”

    “可是我救了你和梦舒的命,让你免遭李彦峰的侮辱,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是啊,我给了你三百万。”

    “我没拿,我给了梦舒。梦舒给了我五十万,但那是梦舒给我的。”郝玲珑可不想一下子向白青莲认输。

    白青莲呵呵笑道:“你真的不爱财?那些钱我是真心给你的,你不要白不要。”

    郝玲珑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们的钱也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拿了你的钱,我的腰杆还能直起来吗?”

    白青莲正色道:“你果然是不一般的男人,有智有勇,有信有义。这也是我选你做情人的原因。但是你曾经和杜清月结过婚,使我对你产生了一些疑虑。”

    白青莲的眼神鬼蜮莫测,使得郝玲珑面对她也不得不小心谨慎,此女说什么要做自己的情人,完全是在试探自己,可能有她不可告人的目的。

    他问道:“你为什么选情人,而不是……选丈夫呢?”

    白青莲道:“因为情人什么事都可以干,而有丈夫就有了羁绊。不过有些人需要丈夫而不是情人,我曾经听说杜清月嫁给一个乡下穷小子就是为了能顺利当上总裁,这么说那个穷小子就是你了?”

    郝玲珑不敢否认,只得点点头。但是想到当初做上门女婿的痛苦,心里还是些许害怕,他很担心这个白青莲将自己现在的情况捅出去,所以说道:“我现在只是个死人,而且我的名字叫王龙,与杜清月一点关系都没有。”

    白青莲看着他想急于撇清身份的样子,不禁无声的笑了,道:“看来我无形之中掌握了一个小秘密,呵呵……不如让我推断一下为什么你是个死人而实际上你还活着,肯定是杜清月厌烦你了,你找人把你杀了,可是你福大命大没有死,又不敢站出来面对杜清月,所以就以王龙的身份活着。是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