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探秘酒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3本章字数:3088字

    他摇了摇头,意识清醒多了,房间里的毒蛇也不见了。

    现在时间虽然还早,但是他也睡不着了,于是起来刷牙洗脸,然后戴上面具。当他收拾好了,正准备出门买早点和晚上的蔬菜的时候,路过翟星月的房间,想到昨晚翟星月生气,不知道现在消了没有,于是敲了敲门道:“姐,你醒了吗?”

    房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郝玲珑继续敲门,“姐,你早上想吃什么,我给你买。”

    可是敲了数十下,就是没有丝毫声音。郝玲珑心下起疑,于是拉了一下把守,门就自动开了,原来房门是开得。

    郝玲珑将脑袋伸进去,发现翟星月已经不再里面了,她被子散乱的放着,睡衣也扔的到处都是。

    郝玲珑此前好多次都进了她的房间,知道她是个爱干净、整洁的人,现在房间里这么乱,说明她心里确实很烦,没有心情收拾房间,然后就去上班了。

    郝玲珑也没想太多,只是想,等上班遇见你,再和你聊聊,大不了承认我是嫖妓去了。

    关于白青莲的事,他是绝对不能对外说,承认自己嫖妓顶多受到翟星月的白眼,也算不了什么,再说男人孤单的时候嫖妓再正常不过了,相信翟星月是个明事理的女人,不会计较他这事的。

    郝玲珑心里想得美,于是自己出去弄了一点吃的,然后到了星月足疗店,店里只有查晓萌在监督,翟星月却不在。

    查晓萌本来慵懒的坐在柜台那儿,忽然见郝玲珑进来,脸上就展开了笑容,道:“臭猪头,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

    郝玲珑便道:“当然要来早点了,要不然某人又说我比客人迟算迟到。”

    查晓萌挖了他一眼道:“什么某人啊,你干脆说我查晓萌得了。”

    郝玲珑道:“查老板,你大有长进了,能自知之明了,不错不错。”

    查晓萌气得锤了他几拳道:“你他妈才自知之明呢?说什么风凉话?”

    在一边的站台小姐忽然见查晓萌和郝玲珑像是在打情骂俏,心里直纳闷,前几天还是生死对头,查晓萌不惜把张阿姨招来陷害王龙,今天怎么这么亲热起来?难道王龙把查老板收买了?

    二人说笑了一回,郝玲珑便问道:“今天翟老板怎么不见啊?”

    查晓萌好奇的看着他道:“你每天不是跟翟老板一道过来吗?怎么问到她了?”

    郝玲珑道:“我早上就没看见翟老板,以为她上班来了,结果店里没有她,就问问而已。”

    查晓萌无所谓的道:“她肯定有什么事去了,你不用担心她。她一会儿来了,我让她上去找你。好了,你上去吧!要不然又有客人喊你的名字了。”

    郝玲珑只好打卡上去了,今天的客人不是很多,但是他也得忙啊,他一忙起来就忘记了问翟星月的事了。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忙下去看,还是没有翟星月的影子,他心中隐隐有点担心,因为翟星月是个很准时的人,一上午一点消息都没有,很不正常。

    他就又问查晓萌道:“翟老板还没来吗?”

    查晓萌见他张口闭口就是翟老板,心里恨不得味,于是道:“怎么啦?害了相思病啦?翟老板就一上午没过来,看你急得跟个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老实交代,你们之间是不是有关系?”

    郝玲珑本想辩解一下,但是看着查晓萌的样子,觉得跟她辩解吃力不讨好,这种女人跟她说好话往往没用,于是道:“你才知道我跟她有关系啊,你这眼力劲也太差了吧?”

    “你……”查晓萌气得胸口起伏不定,心想,你这死猪头、臭猪头,知道老娘被你搞了,就开始拿捏我了,我查晓萌也不是你好欺负的,于是怒道:“既然这样,你打她电话啊,干嘛来问我,想恶心人吗?”

    郝玲珑猛敲了一下脑袋道:“对,打电话,看我这脑子,真的成了猪头了。”

    查晓萌道:“你本来就是猪头吗。”

    郝玲珑也不辩解,就拨了翟星月的手机,可是手机一直响,就是没人接。再拨打就挂了,郝玲珑急了,对查晓萌道:“她不接电话,麻烦你拨一个吧!”

    查晓萌心里正不得味呢,没好气的道:“她不接管我什么事啊?你们是不是闹矛盾了呀?我看你们就是活该。”

    郝玲珑心想还是哄哄查晓萌吧,要不然她就没完没了了,于是笑道:“查老板,你这是哪儿对哪儿啊,我和翟老板一直是清清白白的,怎么到了你嘴里就这么不堪了呢?我在这儿和谁有关系,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这最后一句话就是明确表示我只和你查晓萌有关系,你不必胡思乱想。

    查晓萌听了,瞪了他一眼就没话说了,于是拿出手机拨了翟星月的手机,可是拨过去还是关机,便道:“关机,我也没办法了。”

    郝玲珑道:“刚才还呼叫了一下,怎么就关机了?”

    查晓萌道:“你们到底怎么啦?她为什么不上班又关机啊?”

    郝玲珑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我早上去找她,想和她一道上班,结果她不在房间里,我以为她先到店里了,结果到现在都没影。你知道翟老板是个很守规矩的人,更不可能挂电话。”

    查晓萌也觉得事情可疑起来,心里也着急了,便道:“我去对面派出所找找查顺,追踪一下星月姐的手机信号,你等我电话联系。”

    查晓萌说着,就出了店,往对面巷子里的派出所而去。

    郝玲珑便在店里焦急的等着,可是等了好久,也没有查晓萌的消息,他正准备拨打查晓萌的电话,就见查晓萌进来了。

    郝玲珑问道:“怎么样了?查到了吗?”

    查晓萌摇摇头道:“手机关机,信号无法追踪,但是我们调了早上同缘小区的监控视频,看见星月姐去了一家馨馨酒吧,然后就没看见她出来过。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郝玲珑点点头道:“好吧,我去看看,你帮我请个假。”

    查晓萌笑道:“好吧,你快去快回。”

    郝玲珑根据手机百度地图搜索馨馨酒吧的位置,是在同缘小区往北走的一个开放的繁华街道上面,因为这里的客流量很多,所以酒吧一类的饭馆、餐馆、酒馆就多了,而馨馨酒吧只是一个中等的酒吧,虽然靠街,可是人却不多。

    郝玲珑到了酒吧正是中午开饭时间,酒吧里还响着劲爆的音乐,有个迷你裙的少女在疯狂的跳舞唱歌,很多男女随着音乐边喝酒边舞动自己,这确实是个既能买醉又能释放自己的绝好所在。

    郝玲珑找不到翟星月,于是打开手机相册,调出翟星月的照片到柜台边向侍者问道:“见过这个女的进酒吧了吗?”

    侍者一开始说不知道,但郝玲珑从他狡猾的眼神里看出他是知道的,于是塞了一百元钱给他。

    侍者这才仔细看了看,点点头道:“我记起来了,清早我们刚刚开门的时候她就过来了,坐了很长时间,喝了不少酒,然后跟一个满脸胡须的男子从后门走了。”

    郝玲珑奇怪的问道:“从后门走了?”

    侍者点点头,然后指着后门道:“我们酒吧的后门正对着一个等待拆迁的小区,平时没什么人居住,常常有些男女顾客喝多了就会去哪里的。”

    郝玲珑不理解的道:“他们喝多了到那里干什么?”

    侍者像是看到外星人似的看着郝玲珑道:“他们去那里干什么我怎么知道,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而且你说的这个女的上午喝了不少酒,可能喝多了,一直在叫着一个叫‘王龙’的名字,后来那个满脸胡须的男人来了,说自己就是王龙,他们就一道走了。”

    这回郝玲珑算是听得清清楚楚了,同时也想明白翟星月为什么生自己的气了,她可能是喜欢自己,可昨晚闻到自己身上女人的味道,心里很不好受,所以早上到这里来买醉,喝醉了就胡说八道,让不怀好意的人钻了空子,把她带到废弃的小区里面。

    想到这里,郝玲珑谢了侍者,便从酒吧的后门出去了,他一面埋怨自己不该对翟星月隐瞒事实真相,致使她走到险境里面来,一面快步走到小区里面。

    这个小区里面全是低矮的老房子,住户都被迁走了,到处脏乱不堪,里面的卫生巾、避孕套、卫生纸到处都是。

    郝玲珑一间一间房屋的查看,并且高声叫喊翟星月的名字,可是一点回音都没有。

    他寻找了十几户,忽然在一间堆满碎砖的房屋前面看到一个微胖的男子,穿着灰色的衬衫,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他们相互一看,不看则已,一看,那男子竟然是李南。

    李南这段时间被红枫的麻老二赶走了,身上身无分文,他的亲戚朋友都躲他远远的,最后连吃饭都成了问题,他把自己的遭遇都怪罪在翟星月的头上,所以时时在同缘小区下面转悠,就等翟星月一个人落单,然后抢劫她身上的钱财。

    他守了很多天了,今天才看到翟星月一个人,也没开车,就去了馨馨酒吧,于是也尾随着进了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