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浓情姐弟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3本章字数:3253字

    赵欣瑶说着,就挂了电话,她猛地跳下床就要往外跑,估计是尿急了。

    在外面的郝玲珑忙闪身到她的厨房里,躲在双开门的冰箱边。

    果然赵欣瑶是尿急了,郝玲珑就听到卫生间里撒尿的声音,然后又听到冲水的声音。此时的郝玲珑将自己曾经的一张二寸照片悄悄的放到她房间里床头灯下面显眼的位置,然后又闪身进了厨房。

    赵欣瑶方便完了,又跑回房间,她躺在床上,拿起手机翻看朋友圈,忽然眼光被床头灯下面的照片吸引了,她记得没有放照片在这里啊,于是就拿起来一看。她不看则已,一看就吓得“啊”的一声惊叫,同时像是遇见毒蛇一样扔了照片。

    照片在空中翻着卷掉到地上,赵欣瑶已经吓得三魂六魄丢了都不知道哪儿去了,嘴里不断的念叨着:“郝……郝玲珑,你死了可不关我的事,是……是你老婆要杀你,我也没办法,你做鬼千万别吓我呀!”

    听着赵欣瑶哭哭啼啼的说话,郝玲珑就知道她不是暗中捉拿赵东的人,否则她不会这么害怕。

    此时的赵欣瑶还有点不相信,于是轻轻的走到照片面前,颤抖着手将照片重新拿起来,翻过来一看,还是死鬼郝玲珑的照片,顿时吓得“啊”的一声,双眼一翻,就晕过去了。

    郝玲珑见她都晕倒了,更加判断不是她所为,于是走进去收了自己的照片,然后就悄悄的离开了赵欣瑶的家。

    回来后躺在床上的郝玲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如果真如白青莲所说,知道自己没死、又把赵东杀了灭口的人究竟是谁呢?这么长时间了,这人都没有一丝露面的迹象,他究竟想要干什么?或者此人是自己的朋友,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可是自己在花州市哪有什么朋友啊,就连唯一的同学兼好朋友金钟民,还没有正式见面呢?

    此人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那究竟是什么人?

    郝玲珑想了不知道多久,实在想不通就沉沉的睡去了。

    夜里十二点以后,住在城东别墅的杜清月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此时的杜清月喝了安神汤,靠在床上还没有睡去,听到手机响,就抓起来一看,见是赵欣瑶打来的,于是接通了道:“赵欣瑶,这么晚了不睡觉,打什么电话啊?”

    赵欣瑶呜呜咽咽的道:“杜……杜总,我……我看见鬼了,他……他来找我了……”

    这大半夜的忽然听到“鬼”字,令杜清月非常不舒服,没好气的道:“赵欣瑶,你吃错药了吧,大半夜的不睡觉说什么聊斋呢?”

    赵欣瑶还是哭道:“杜总,我没说聊斋,我……我看到了郝玲珑的照片,就在此前,那照片放在我的床头灯下面,我看得清清楚楚的,我被吓晕了。可是……可是醒来之后就不见了。杜总,我好害怕,我躲在被窝里,连撒尿都不敢了。”

    杜清月一听说她看到了郝玲珑的照片,也吓得不轻,做鬼心虚的她怒道:“赵欣瑶,你他妈的再胡说八道,我明天就把你送到精神病医院里去。那郝玲珑都烧成灰了,怎么可能给你放照片?这世上压根就没有鬼,要说有鬼,那就是你自己心里有鬼。好了,赵欣瑶,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再要是对我、对外面得人说什么郝玲珑照片,你就等着去死吧!”

    杜清月“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到床头柜上,怒道:“神经病!”

    电话那头的赵欣瑶被杜清月一顿恐吓,顿时就蒙圈了,心想,我是真的做鬼心虚才看到了子虚乌有的东西吗?可是……可是我看得清清楚楚的,就是郝玲珑的照片啊。

    她想到这里,从被窝里爬出来,在灯光下细细寻找,哪有照片的影子?于是心里对自己道:“可能真的看错了,哎,幸亏杜总睿智,要不然我就要犯错误了。”

    早上,郝玲珑睡得正舒服的时候,忽然听得一声尖叫,吓得他从床上一跃而起,就见翟星月惊恐的蹲在房间的角落里看着他。他顿时脑子一片空白,才知道翟星月不经自己允许,私自进了自己的房间,见到了自己的真容,才尖叫的。

    郝玲珑坐起来,翟星月还是指着他,吃惊的道:“你……你到底是谁啊?你怎么在我的家里?”

    郝玲珑忙戴上人皮面具道:“姐,是我!”

    翟星月看到王龙的样子,心下才定了一下,然后站起来,到了郝玲珑面前,捏了一下郝玲珑的面皮道:“你……你原来都是带着面具吗?你怎么能这样?你到底是谁啊?”

    郝玲珑取下面具,拉着翟星月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真诚的道:“姐,对不起,我欺骗了你,但是我也没办法,我受到别人的追杀,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自己。”

    翟星月忽然听到他受到别人的追杀,心里很是担心,道:“为什么?你为什么受到别人的追杀啊?谁敢杀你啊?”

    其实翟星月心灵最好了,她已经把郝玲珑当做了自己的亲人,就算是他欺骗了自己,心里对他还是如亲人般的对待。其实昨天她把自己交给王龙的时候,就认定自己是王龙的人了,此前所有的顾虑都没有了,她也把自己当成王龙的老婆对待。正因为这样,她才大胆的走进王龙的房间里来。可是现在她忽然发现所谓的王龙是个面目全非的陌生人。

    饶是如此,她也深爱着王龙,便用手摸着王龙有血色的俊美面容。

    郝玲珑对待翟星月和查晓萌不同,查晓萌是有心机的女人,所以不能对她说真话,可是翟星月内心真诚,是能够托付真心的,于是郝玲珑握着翟星月的手道:“姐,其实我真名叫郝玲珑,王龙只是我名字里面的‘珑’字拆开造出来的。我之所以化身王龙到你足疗店里当足疗师,就是想躲避威愿公司杜清月的追杀。如果我因此伤害了你,请姐不要怪我。”

    翟星月见他对自己说了真话,心里也很感动,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受到杜清月的追杀呢?”

    于是郝玲珑拉着她的手,将自己如何送快递冒犯了杜清月,然后是怎么陷入杜清月的阴谋的,又是怎样被杜清月阴谋杀害的,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只是有关苏闵柔和李彦峰以及自己服食定神丹的事瞒住了,听得翟星月惊心动魄,或喜或悲。郝玲珑说完了,翟星月惊叹道:“天啊,你的故事就像是放电视剧一样,电视剧都没这么精彩动魄的,那这么说只要杜清月知道你还活着,就会派人来追杀你了。”

    郝玲珑点点头道:“所以我不能真面目示人,这也是我瞒着姐你的真相。”

    翟星月爱怜的摸着他的头道:“傻瓜,从现在开始,姐是你的人了,我一定会想办法保护你的,既然那个杜清月那么恶毒,你就不要去足疗店上班了,姐姐养活你,你就在这儿藏着。”

    郝玲珑笑道:“那怎么行呢,别说我在你们足疗店有点名声,就算是没名声,我也要去,一旦不去,人们就会怀疑,迟早会传出什么不好的风声的。”

    翟星月想了想道:“那这样吧,以后你每个礼拜去一次,其余的时间,你自由行动,抛头露面的机会少了,杜清月发现你的机会也少了。”

    郝玲珑摇摇头道:“不用,现在杜清月以为我死了,还不至于想到我躲在足疗店。只要姐不说出去,我就是安全的。”

    翟星月忙道:“我不说出去的。”

    她说着,仔细看了郝玲珑的真容,觉得比此前无血色的脸好看多了,便笑道:“想不到你也是个帅哥吗?你比戴面具的样子至少小了七八岁,呵呵,现在说我是你姐,别人就能相信了。”

    此前王龙的面具确实显得年龄大,也正因为那样才能藏得住自己。

    郝玲珑道:“你不喜欢我比你小?”

    翟星月笑道:“喜欢,只是你我走在一起不般配。我以前还梦想着嫁给你呢,现在啊,我还是老老实实做你的姐吧。”

    郝玲珑听她说要嫁给自己,跟自己的想法也一致,于是打趣道:“你好不要脸,竟然想着要嫁给我,你就不考虑我的感受。”

    翟星月听了,心下多少有点自卑,便低下头道:“谁知道你这么年轻呀?要早知道你这样,我昨天就不跟你胡来了,搞得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郝玲珑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亲着她的脸庞道:“什么怎么办?乖乖做我老婆吧!”

    说着,就将她按在被窝里,上下其手,弄得翟星月大呼道:“你干什么,别乱来……”

    翟星月的情绪一旦被调动起来,比年轻人还要疯狂几倍,二人在床上颠龙倒凤,不知道有几多快乐。狂风暴雨完了,翟星月叫道:“要死了,要死了,你这小子要不要人活命了?”

    郝玲珑道:“姐,你实在太美了,是你要我的命啊。”

    他说着,子弹又充足起来,硬抢又要重新上马,忽然翟星月抱住他道:“我……我想从后面……,我还从来没有体验过那种感觉呢……”

    二人正在疯狂的时候,忽然电话响了起来,郝玲珑拿起来一看是查晓萌打来的,估计是上班时间已到,查晓萌来催他了。

    翟星月道:“是查晓萌打来的吧,让我来接!”

    她说着,也不管郝玲珑答不答应,就夺过电话,接通了道:“给王龙请一天假吧,我今天有事要他帮忙呢。”

    她也不管查晓萌什么态度,就挂了电话,然后扬起俏脸对郝玲珑道:“咱们今天都别去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