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瞿姐找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3本章字数:3138字

    查晓萌打电话催王龙是有原因的,因为此前的那个瞿嫣又来了,而且指明要王龙服务,但是电话打过去,王龙没接,翟星月接了,而且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请假,这令查晓萌很难堪,于是对瞿嫣道:“对不起瞿姐,王龙今天有事不能来上班了,要不你换一个人吧?”

    瞿嫣好不容易今天放假来找王龙,想不到却见不到,心里有点郁闷,便道:“那算了,那你给我查查他那天有空,我就来找他。”

    查晓萌道:“一般情况下,他都有空,但是今天可能是特殊情况。如果你有他的电话的话,可以和他私聊啊。”

    瞿嫣心下有点不舒服,但是也没办法,只好道:“那就这样吧,有时间再过来。”

    她说着,就离开了足疗店。但是她也没有回家去,而且打车直接去了郑蓉的快递公司。

    其实上一次,瞿嫣让王龙做了全身按摩,又让他试着治疗自己的心脏,当时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想不到第二天,她去了医院检查,她的心脏一切正常。她把此前的胸透片子给医生看,医生都不相信,谁能相信一个心肌缺血的人一下子就完全康复了呢?

    瞿嫣跑了好几家医院,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那就是她完全没有心脏病,她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人。

    瞿嫣知道自己没病了,也知道自己好起来的原因,心下更是佩服这个叫王龙的足疗师,于是很想找时间来感谢他,顺便再做一次全身按摩,可是现在自己有了时间,那王龙却没有时间。

    她来到城北那个快递公司,郑蓉正满腹心事的应付各种来往快件。

    郑蓉现在手下真正能够办事的人不多,而且都是拈轻怕重的年轻人,郑蓉想发火,想不到那些人的火气比郑蓉还大。由于快递服务不到位,郑蓉也受到市民们的投诉,总经理唐明天三天两头的来督促、教训,使得郑蓉疲于奔命。她开始怀念有郝玲珑在的日子,那个时候最起码不用自己烦神,自己烦了还可以骂骂他,找点当老板的感觉,可是现在自己比孙子还孙子。

    不过有一点还满意就是身体比较好,此前活儿一累,天气变化,都可能起痧、头疼、胸闷,现在不论怎么累,这些症状都没有了。

    瞿嫣进来的时候,她正在拣货、分类、扫描、包装……。瞿嫣道:“这些事让手下人干去吧,你一个经理出出嘴皮子就行了。”

    郑蓉看见瞿嫣来了,叹一口气道:“不行啊,我手下新进的那几个猪头常常出错,这半个月都被投诉了十几起了,再要几起投诉,我经理就当不下去了。”

    瞿嫣叹息道:“那些人出错,就该开除他们呀,你这样下去,经理和员工又有什么区别?”

    郑蓉不想谈论这个,问道:“瞿姐,你今天来有事吗?”

    瞿嫣点点头道:“向你打听一下那个王龙,他以前不是在你这儿干过吗?你能说说他到底是什么人吗?”

    郑蓉早就知道瞿嫣对郝玲珑有好感,现在瞿嫣和她那个相好的分道扬镳了,就打起了郝玲珑的主意,她心里还有点刺痛,便道:“那个人穷得叮当响,了解他干什么呀?”

    瞿嫣摇摇头道:“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此人将来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她说到这里,就将自己前后治疗心脏的情况说了,直接表明自己能够好起来就是这个王龙的作用。

    瞿嫣说完又道:“我准备把此人介绍给花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让他成为医院的编外医生,专门用中医治病救人。可是既然要推荐,就必须了解他的情况,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郑蓉听了瞿嫣的话,才隐约感觉到自己身体逐渐好起来的原因,她那几次给郝玲珑按摩、捏脚,明显感到身体就不一样了,心里暗想,这小子不知道哪里来的福报,如果得到瞿姐的推荐,那他就成了医生,这社会医生是最吃得开的,谁人治病不找医生呢?她想到这里,原本对郝玲珑有了好感的心更加活跃起来,忙道:“这个人其实不叫王龙,他的真实名字叫郝玲珑,而且你看到的样子也不是他原来的样子,他是戴了人皮面具才那样的。”

    瞿嫣听了,更加奇怪了道:“他戴了人皮面具吗,难怪他脸色那么苍白。他为什么要戴面具啊?戴面具时间久了,脸上不痒痒吗?”

    郑蓉想了想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戴面具,想来肯定是有原因的吧,这件事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可能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隐情。”

    瞿嫣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会一直称呼他为王龙的。”

    郑蓉道:“既然这样,我就约个时间,咱三人见个面可好?”

    瞿嫣笑道:“这就更好了,那就拜托你了。”

    郝玲珑上午真的和翟星月颠龙倒凤的搞了一上午,累了,两个人抱在一起就熟睡了,忽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两个人,郝玲珑拿起电话一看,居然是郑蓉的。

    他坐起来,接通了电话慵懒的道:“郑经理,有什么事吗?”

    郑蓉想不到他是这个口气,问道:“你上午没上班就在家睡大觉吗?看来你小子麻雀上枝头变凤凰了,呵呵,不会是搂着那个妹子是睡觉吧?”

    郝玲珑心想,不是妹子,是姐姐,我也想搂着你郑姐姐睡觉,可是你不给啊。于是呵呵笑道:“郑经理,我搂着谁睡觉好像不管你什么事吧?呵呵,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郑蓉怒道:“滚,谁吃你的醋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

    郝玲珑道:“你就嘴硬吧,喜欢我还不承认,你要是不喜欢我,干嘛三番两次的来找我捏脚啊?”

    睡在一边的翟星月觉得他又在调戏女孩子了,心里非常愤怒,猛地揪了他的大腿一下,怒道:“好好说话不行吗,说得那么暧昧,你想干什么?”

    郝玲珑感觉大腿一阵疼痛,就叫了出来。在电话那头的郑蓉似乎听到一个甜美的女人声音,心想我靠,果然有女人在床,他郝玲珑一个屌丝怎么一下子就有女朋友了呢,而且还是在大白天?这什么世道啊?

    她心里不甘、愤怒,还有一丝的刺痛,冲着电话就怒道:“郝玲珑,你给我听着,我听见你的声音都恶心,从现在开始,你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哼。”

    她猛地挂了电话,挂了之后,才想起来,她是要约郝玲珑出来和瞿嫣见面,讨论推荐他去花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事,可是现在骂了他,又挂了他的电话,难道还要再打过去吗?

    她想了想还是拉不下那个面子,心想,一会儿瞿姐问我,就说他的电话打不通,难道瞿姐还能为此事怪罪我吗?

    她想到这里,便去干活了,可是心里一直不安静,总是想到郝玲珑身边睡着一个美丽漂亮声音又温柔的女人,那心里的刺痛就像是一根根针扎了一般难受。她终于还是忍不住,拿起手机“啪啪啪”拨了郝玲珑电话。

    郝玲珑见她挂了电话,便把手机扔在一边,翟星月一把揪住他的耳朵道:“说,和哪个女人聊骚呢?”

    郝玲珑忙笑道:“姐,别八卦行不行,就是开个玩笑。”

    “开玩笑?开玩笑那女的会生气挂了电话吗?”翟星月凤目瞪着他,简直要喷火了。

    “姐,疼啊。”郝玲珑求饶了。

    “不疼,你是不会招的,快说!”

    “好好,我说,就是那个投诉我的郑蓉经理,那种人整的我好苦,所以我就说说话刺激她而已。”

    “哼,这还差不多。”翟星月不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听他说了实话,就放了他,然后伸了个懒腰就去上厕所了。

    翟星月刚走,郑蓉的电话就打进来了,郝玲珑知道她肯定有事,便接了电话道:“美女,又想我了?”

    郑蓉忍着怒火,道:“你听好了,晚上有时间到我快递公司来,瞿姐有事找你。她找你的肯定是好事,你别不识抬举。”

    郑蓉说完,就狠狠的挂了电话,似乎那电话就是郝玲珑,她要把他掐死才算完。

    郝玲珑也起来了,穿戴整齐,然后做了中饭,就和翟星月吃了,郝玲珑道:“刚才那郑经理打电话来说让我晚上去她的快递公司,有个瞿嫣的女人找我,不知道什么事。姐,你晚上陪我出去一趟吧?”

    翟星月很想和他一道出去,但是想想还是摇头道:“算了,我跟你成双入对的出去算怎么回事啊,再说我晚上要上班。你去了别和那个郑经理七七八八的就行了。”

    郝玲珑忙叫道:“姐,我怎么可能和郑经理七七八八呢,她原先是我的老上司,我被她整的够惨的,现在和她聊聊骚,不过是揩点油罢了,那种人看不上咱们。”

    翟星月便道:“这就好。——对了,那个瞿嫣一双桃花眼,看上去就不是好女人,又是工作人员,你也要防点。”

    郝玲珑心想,防点才怪呢,她要是敢对我放电,我就敢对她放炮。但是口里答道:“放心吧,姐,我不是随便的男人。”

    其实心里很惭愧道:“汗,我怎么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但是翟星月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只是去卫生间补了一点妆,然后选了一件连衣裙,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