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花州方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3本章字数:3411字

    郝玲珑又查了二十分钟,在此次检查之中,郝玲珑看着妇人不禁问道:“夫人,能问你一些问题吗?”

    这妇人以为是问病情,便道:“有什么话就说吧!”

    郝玲珑道:“我记得十几年前有位大明星方珍响跟你长得很像,你们之间是不是有关系啊?”

    他这一问,在场的三个女人都相互看了看,万香荣瞪眼怒道:“让你看病就看病,乱打听什么呀?”

    妇人用眼睛制止了女儿的愤怒,向郝玲珑微笑道:“那就是我,这都是十几年前的事,如今没有人能记得我,你怎么看出来的?当时我出道的时候,你应该很小吧?”

    郝玲珑道:“我当时七八岁,那时家里很穷,我时常到三十多里地外一户人家看电视,看到第一个大明星就是你。呵呵,想不到我今天竟然给我的偶像看病,这让我感到无比的荣幸啊。”

    妇人方珍响看上去很平易近人,不禁笑道:“你当时那么小,怎么就记住我了,你的眼力也不错,十多年过去了,我老了,完全没有当初的风采了。”

    郝玲珑道:“你一点也不老,似乎比那时候还要年轻漂亮呢?”

    在一边的万香荣越听越是愤怒,轻叱道:“你胡说什么呢?你到底能不能看病,要是不能看病就滚出去。”

    郝玲珑忙道:“我没胡说什么啊,难道要我说瞎话,说你妈很老很丑啊。”

    “你……”万香荣气得恨不得将郝玲珑一脚踢出去,瞪着一双杀人的眼睛看着郝玲珑。

    “好了,好了。”方珍响忙瞪了女儿一眼,“就是说个话而已,你怎么尽爱生气啊,你要是等不及就下去吧!”

    “妈,这个人油嘴滑舌的,哪会给您看病呀,赶走他得了。”

    “就是不能看病,陪我说说话也好,难得他竟然还记得我当明星的事,这十多年都没人提了,我现在被他提出来还是回忆满满。”

    听妈妈这么说,万香荣哪敢说什么,只是挖了一眼郝玲珑,坐在一边玩手机去了。

    郝玲珑的气流再一次在方珍响的身体里面巡行一周,这回气流侵入的面积更大,得到的信息更多,他惊奇的看着方珍响道:“你……你得了脆骨症,你的骨头正在一点点的脆化下去,再过一段时间,你的牙齿就会脱落,你就完全丧失了吃东西的能力了。”

    这一说竟然和医生说得一模一样,此时不但方珍响、方爱香姐妹吃惊,就连万香荣也抬起臻首看着郝玲珑,暗想这小子还有点能力。不过查出病因又有什么用,没有特效药治疗啊。

    此时方爱香也道:“对对对,你说的完全正确,可是医生也束手无策啊,你有什么好的办法治疗吗?”

    郝玲珑道:“这很难治啊,一般骨头脆化都是缺少钙、铁等元素。我相信医生针对她的病情补充了大量的钙、铁元素了,可是不见效,那就说明导致她骨头脆化还有别的更大的原因。”

    三个女人相互看了看,此前一直不相信郝玲珑的万香荣也有点犹豫了,态度开始软化。

    方爱香又问道:“不错,医生确实是开过这类方子,可是始终不见效。王师傅,你既然看出了病因,那你一定有办法治疗了?”

    郝玲珑摇摇头道:“我没有办法,我的气功只治疗有关血液方面的疾病,却治不了脆骨症。”

    他说着,放了方珍响的手臂,站了起来道:“这种病还是找医生吧!”

    他说着,就想离开,方爱香和万香荣相互看了看。忽然万香荣阻止道:“你不许走!”

    郝玲珑道:“我说过我治不好你妈妈的病,我的气功只治疗血液方面的病,对于脆骨症没有办法,我……我也爱莫能助。”

    万香荣道:“刚才我对你的态度很不好,还请你原谅。但是我认为既然你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看出了我妈妈的病情,你就有办法治疗。如果你肯治,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郝玲珑看了看这位曾经骄傲的公主,现在在自己面前低三下四的请求,心想,这社会不论你是什么身份地位,一旦涉及到死亡,谁都一样。可是他对于脆骨症还是没有丝毫办法,便道:“万小姐,我没有接触到这种状况,容我回去好好想想,行吗?”

    万香荣本不想答应,毕竟郝玲珑来看过病人了,这是机密,如果郝玲珑治不好,是不能离开的,便道:“对不起,王师傅,你已经知道我妈妈的病情了,你不能离开。”

    万香荣的意思是,你最好治好方珍响的病,否则是不能离开。看来这有钱人就是霸道,治不好病怪罪你,不能治也找你,只有治好了才是你的出路。郝玲珑皱了皱眉头道:“万小姐,你妈妈的病确实罕见,别说我了,世界上一流的专家也不一定能治这种病。你不能因为我知道了你妈妈的病情,你就把我关起来,甚至灭口吧?”

    万香荣冷冷的看着郝玲珑,其意思是不排除灭口的可能。

    忽然方珍响说道:“香荣,让王师傅离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咱们不能这样对待王师傅。”

    万香荣忙道:“妈妈,你不能心软,就这么放了他,如果他把你的情况宣扬出去,那……那怎么办呀?”

    方珍响道:“我相信王师傅是不会对外乱说的。”她说着,很平和的看着郝玲珑道:“王师傅,其实我是医药学的专家,领导医院医药学进行改革,如果我生病医治无效的消息传出去,势必对医院、对医药学产生重大影响。你知道这个后果吗?”

    郝玲珑这才知道她们谨慎的原因,于是点点头道:“我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的。”

    方珍响看了看妹妹方爱香道:“送王师傅走吧,一路上不能为难他。”

    方爱香点点头道:“哎!”便对郝玲珑道:“王师傅,我带你出去。”

    郝玲珑看了一眼神情落寞的方珍响,然后随着方爱香向外走,可是走到门口,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走回来对方珍响道:“夫人,你的这种病非常奇特,几乎是超越了人类病史,你让我回去想一想,尽快在最短的时间找到解救你的办法。我能在短时间里再找到你吗?”

    方珍响见他忽然回来对自己说这番话,说明他在心里把自己的病当成重要的事来对待了,于是点点头道:“你一旦想出什么结果就去找瞿嫣,她能联系到我们的,还有我的妹妹方爱香是花州市外国红酒行业的总代理商,总部设在市政不远的国道边,你也可以找她。至于我,不会在此长期逗留的,我的病情在急剧的恶化,我会寻找一切的可能挽救性命。”

    郝玲珑知道她说的都是实话,便道:“好吧,我尽快找到治疗你的疾病的方法!”

    他说着,向方珍响点了一下头,就随着方爱香走了出去。

    他们下楼见到焦急等待的瞿嫣。瞿嫣只是看了一眼郝玲珑,什么话都没有说,便快步出去。

    方爱香心宽体胖,人也豪爽,她对郝玲珑道:“我姐姐的事让王师傅费心了,这点小意思请王师傅收下。”

    她说着,拿出一张三十万的现金支票塞到郝玲珑的手里。

    郝玲珑想不到她会给自己钱,一时无所适从道:“我没有做任何事,不能收你的钱。”

    但是方爱香还是塞到他的衣兜里道:“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如果你要是拒绝的话就是看不起我们花州市方家了。”

    方爱香软硬兼施,郝玲珑不能不收,再说这些钱也是封口费,如果不收,花州市方家心里就不安稳,迟早会派人进行刺杀的。

    郝玲珑不敢推辞,就收了支票道:“谢谢方总,我会尽快想到治疗办法的。”

    方爱香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只是点点头道:“好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郝玲珑进了瞿嫣的君威里面,看着瞿嫣紧张略带兴奋的面容道:“瞿姐,你今天吓到我了,为什么不早跟我说出实情呢?”

    瞿嫣对于这种事是见怪不怪,她如今也成了秘密执行秘密的一份子了,便道:“鉴于此事的严密程度,我不能事先说出来。”

    郝玲珑问道:“你和花州市方家有很好的关系?”

    瞿嫣道:“不错,我的副主任就是他们帮我落实的,你听说过花州市方家吗?”

    郝玲珑摇摇头,他对于花州市非常不了解。

    瞿嫣叹一口气道:“最好什么都不知道,否则你会大祸临头的。”

    然后又道:“至于今天的事,别人问起来就说我带你找医院领导当医生,只是后来没谈妥。”

    郝玲珑便道:“明白了。”

    瞿嫣开动车子,把他送回了同缘小区了。

    回到家的郝玲珑,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感觉有点诡异,首先是花州方家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个方珍响以明星的身份进入医院、医药行业?而她为什么又得了那种极其罕见的疾病?自己手心的气流无所不能,唯独对方珍响的疾病无能为力?

    想到这许多东西,心情也很郁闷,便打开手机查找花州方家的情况,可是手机百度里面根本就查不到花州方家任何信息,就方珍响这个人也是一片空白。按说作为过往的明星,百度里面会留下只言片语的,可是她方珍响为什么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

    他随后查了方爱香的资料,网站上倒是有介绍,并且有照片,但是介绍资料很少,只是说此人是红酒行业的代理商,在花州市有数十家销售网点,还说她是花州市珠宝行业龙头老大方齐云的妹妹。

    陡然出现了方齐云,令郝玲珑很感困惑,于是又查了方齐云的资料,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原来这方齐云的齐云珠宝是花州市第一家民营企业,主打珠宝的采购、销售和市场运作,是曾经名副其实的花州市的龙头老大。

    方齐云经营珠宝、方爱香主管红酒,而方珍响以明星身份进入医药行业……这一切显示方家绝不是简单的家庭,其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