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查试验品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3本章字数:3273字

    苍苍的声音更加愤怒了:“李彦峰,你真是越来越令人失望了,定神丹一直在你的手里,不是你试验的,难道还是我吗?我不管你是怎么回事,一定要找出这个试验品出来。地下王陵已经动摇,一旦撼动,你我将是死无葬身之地。”

    苍苍的声音说完,就挂了电话,留下愣愣出神的李彦峰。

    等李彦峰回过神来,已经忘记了所有疲劳,立即拨打了一个电话:“黄阿超,立即带东西来我这儿,我有急事找你。”

    放下电话不久,一个大块头、胸口有四块腹肌的家伙,拎着一个白铁箱子就出现在别墅地下室门口。他冷峻的眼眸瞪了一眼地下室门口的感应器,顿时“的”的一声,大门开了,此人就从容走了下去。

    此人下了地下室,来到李彦峰的房间里,将白铁箱子放在一边道:“老大,是不是又要实验?”

    李彦峰盯着此人道:“黄阿超,你不会背着我私下做了实验了吧?”

    此人黄阿超不理解的看着李彦峰道:“老大,你不信任我?”

    李彦峰桀桀笑道:“你真的没有私下做实验?”

    黄阿超立即打开白铁箱子,里面现出一排排被封冻的如弹珠般的药丸,道:“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数一数,我可没动用一颗。”

    李彦峰扫了一眼,发现里面的定神丹确实没有动过,于是道:“那就奇怪了,上面刚才打了电话来说,有个试验品被激活了,王陵那边起了反应,如果咱们没有实验,哪来的试验品?”

    黄阿超也感到奇怪,道:“会不会有流落在外的药品?”

    李彦峰摇摇手道:“绝没有那个可能。”

    黄阿超想了想道:“会不会是在苏总梦幻别墅那儿实验的那个活了过来?”

    李彦峰想了想,还是摇摇头道:“那小子就死在我的面前,我让人扔到城北大马路的草丛里,后来被野狗咬得面目全非,警察到现在还在调查真相呢?尸体都火化了,怎么可能会是他。”

    黄阿超道:“那就太奇怪了,既然不是他,难道这试验品是从地底下蹦出来的?”

    李彦峰也抓了抓脑袋,百思不得其解,然后看着黄阿超道:“咱们此前试验的男子都是严格管控的,连尸体都是咱们的人处理的,只是梦幻庄园别墅的这个……好像有点问题。”

    他说着,立即拨通了苏闵柔的电话,此时的苏闵柔正在澳洲度假,她穿着性感内衣躺在酒店的玻璃阳台上,正惬意的享受着温暖的阳光。

    忽然“滴滴滴”电话响了,苏闵柔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似乎知道是谁打来的,所以她看都不看,直接接通了,柔柔的道:“喂……”

    李彦峰听到她柔媚的声音,心里还是一荡,自从他亲自看到这个女人搞小白脸,就心里生气,连和她通话都觉得恶心,可是现在听到了她的声音却又怦然心动起来,心想,妈的,老子还真想她了。

    他清了清嗓子道:“问你一件事,上次在别墅里玩的小白脸是从哪儿搞来的?”

    苏闵柔咯咯的笑了道:“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在吃他的醋吗?人家都被你杀了,连尸体都被野狗咬得面目全非,你还想怎么样?”

    “靠,老子才没吃他的醋呢,只是有件事涉及到他。”李彦峰心里很是不爽,忽然想到那小白脸的家伙比自己的大多了,心里就一阵阵的厌恶加烦躁。

    “呵呵,这个你得去问杜清月啊,当初不是她利用红枫帮通知你来抓奸的吗?她难道没告诉你,那小白脸其实就是她的老公吗?”苏闵柔一阵柔媚的笑,然后就挂了电话。

    李彦峰听了,大怒道:“靠,杜清月这个骚女人,到底玩的是哪一出啊?”

    忽然黄阿超道:“这不对啊,如果在梦幻庄园别墅,她老公就被你的试验弄死了,那么几天之后她在殡仪馆火化的老公又是谁啊?”

    这么一说,李彦峰简直如醍醐灌顶,觉得这里面确实有很大的问题,于是道:“看来问题出在这个杜清月的身上了,我以前对这个女人了解甚少,看来有必要动一动她了。”

    李彦峰说着,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容,想到杜清月火辣的身材,下身就起了反应,心想,娘的,老子留着你也够久的了,该是动你的时候了。

    傍晚,杜清月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回家,这段时间她上任总裁以来事情太多,又加投资城东地区建设,操碎了不少的心。前任总裁娄敏留下的积弊太多,玫瑰街的拆迁也出现了一些问题,这都需要她下大力气去做。

    不过杜清月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而且手段强硬,公司被她整理得也差不多了,玫瑰街的拆迁也按照她的意图进行,最近她通过红枫帮,间接的接触了李彦峰,有李彦峰罩着,她可以大刀阔斧的发展公司,把公司做大做强。

    因为她手段强硬,难免会得罪人,她身边有了戴芊芊一个保镖,她还觉得不安全,于是将秦伟调到身边来。秦伟见多识广,而且比戴芊芊灵活多变,杜清月感觉用起来比戴芊芊顺手多了。现在有秦伟、戴芊芊两个人全天候保护,她没有出一点事故,所以她吃得香睡得稳,做起工作来也得心应手。

    此时她已经和市委市政府取得了联系,城东拿地的难度也降低了。她心想按照这个速度,完全拿下城东也不是不可能的。

    她正在想着回家睡个安稳觉的时候,办公司的电话响了,她一看是助理秦佳打过来的,便按了免提键,秦佳在电话里道:“杜总,建设部王开泰经理和运输部陈洋经理都说有要事见你,能让他们进去吗?”

    杜清月眼看着都要下班了,再一看桌子上的日程安排表上没有见建设部和运输部的安排,想来他们确实是有重要的事,于是道:“那就让他们进来吧!”

    不一时门开了,秦佳便让王开泰和陈洋进来。那王开泰才刚刚四十岁,头上的头发就几乎掉完了,脑门光亮如灯泡,陈洋倒是有满头的头发,可是已经花白了,从他脸上的皱纹来看,想必也有五十多岁了。

    两个经理脸上都带着忧愁,王开泰看着陈洋道:“要不,陈经理你先说吧!”

    陈洋也不客气道:“杜总,咱们江上一批大型基建材料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拦截了,估计按时到不了码头,咱们的十二期、十三期和十四期的项目还等着这批材料使用呢,一旦延期那工程整体也就延期了,你看这事是不是要和江上管理局打个招呼啊。”

    杜清月一听,忙道:“不明身份的人?是劫匪吗?”

    陈洋也是摇摇头道:“不知道,负责船运的梅龙雨只是向我们汇报了这个情况,然后他的电话就被强行挂断了。我见事情紧急便来找杜总你了。”

    杜清月忙道:“他们是在江上哪一段出的事?你们报警了没有?”

    陈洋道:“就在靠近咱们的花州市一段,我们不明就里就没敢报警。”

    杜清月心里清楚,这一段的势力范围就是李彦峰的,如果要是出事与李彦峰脱不了关系,可是她刚刚和李彦峰进行了合作,现在怎么突然向自己下手了呢?

    杜清月还没有理清楚头绪,建设部王开泰就道:“更奇怪的是,上午玫瑰街又出事了,现在闹事的不是被拆迁的那些大爷大妈,而是自称是大爷大妈的儿子孙子,他们带了许多人打伤了咱们许多的作业工人,我们临时报了警,但是闹事的太多,警察也维持不过来,于是工程就停了,我怀疑他们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持续闹下去。关于玫瑰街的事,媒体关注度很高,一旦事情闹大了,媒体和官方介入,肯定会停止项目的进展,那时咱们的损失可就大了。”

    杜清月一听,这比江上材料被劫的事更让她头疼,关于玫瑰街的事此前因为拆迁一闹再闹,她好不容易在政府的斡旋之下摆平了各方势力,现在再要是出事,她们公司不但受到政府的责罚,而且公司也为此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更令杜清月担心的是自己的总裁之位因此要寿终正寝。

    杜清月清楚的知道,李彦峰这只疯狗肯定还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可是自己此前担任投资部总经理的时候就已经给过他许多好处了,现在公司做大做强,她利用公司的名义,该给的好处也都已经给了,他还想得到什么?杜清月忍了一肚子气,便向王开泰了解了当时玫瑰街的情况,然后让王开泰继续和政府合作,安抚那些闹事百姓的情绪,千万不能发生打架斗殴等恶性事件。

    杜清月虽然心里烦心,但是还要安抚两位经理的担忧情绪,让他们继续保持与当事方的沟通。两位经理听了,才悻悻的离开。

    送走了两位经理,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她早就没有了回家睡安稳觉的心思了,立即拨通了李彦峰的电话,李彦峰在电话里一顿恶心的笑,然后道:“美女,找我有事吗?”

    杜清月虽然极讨厌那样的笑声,但是还要忍着性子道:“我想和你谈谈,你能来古月农家山庄吗?”

    但是李彦峰阴测测的道:“杜大美女,我李彦峰可不是你家养的狗,你说去古月农家山庄,我就会去吗?呵呵,你有困难了吧?你有困难找我办事就这样没礼貌吗?”

    杜清月心里气往上冲,心想我的困难还不都是你造成的,现在充什么大爷,但是人家李彦峰就是拳头打得天下,自己一个弱女子也没有办法,于是语气变得非常和软道:“那李大哥,你说在哪儿见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