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一次交锋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3本章字数:3280字

    李彦峰见杜清月咬牙切齿的样子,似乎是真生气了,同时见她眉目如画,就是生气也娇艳可爱,心里有丝丝爱怜,于是也不再嬉皮笑脸,脸上现出色相来道:“杜总,别这么生气吗,我这不是也没碰你什么吗?我跟你说要是别人到了这里,不但喝不上我的极品红茶,很可能要被点蜡哦。我看杜总娇美可爱,不忍心这样对待你。呵呵,你恐怕也听说过苏闵柔和我的故事,你看她现在对我多温顺啊。”

    李彦峰话里有话,就是想通过苏闵柔的事给她心里施加压力,乖乖听自己摆布。

    李彦峰的行为有时很变态,十年前,为了控制苏闵柔,他将她引诱到这个别墅来,在她的身上点蜡蹂躏。

    果然杜清月听了这件事,心里有点胆寒心慌,杜清月本身也有点变态,可是到李彦峰面前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李彦峰嘿嘿笑道:“不过杜总也算是咱们花州市的巾帼英雄,拉起了红枫帮,坐正了威愿总裁的位置,你比苏闵柔有魄力,这是我李彦峰最欣赏的地方。不过杜总,你很有野心哦,而且有些动作还令我很不爽。——今天把杜总传来,其实是有要事相商,我希望杜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杜清月不知道他要谈什么,心里还有点发慌,便道:“我杜清月现在安分守己,就连红枫帮,我也很少干涉。不知李大哥要和我谈什么呀?”

    李彦峰诡异的笑笑,“杜总,你有点不老实,你干嘛把自己小白脸的丈夫给苏闵柔玩。你要是想当总裁可是和我说吗,就凭着我和苏闵柔的关系,让你当个总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杜清月想不到他为这件事而来,于是道:“苏姐好这一口,我只能是投其所好。再说我们威愿有我们威愿的行事规矩,怎么好麻烦大哥你呢?”

    杜清月说着,扫了一眼李彦峰道:“大哥,你在花州市一手遮天,有多少美女投在你的怀里啊,为什么对半老徐娘的苏姐那么上心?况且人家心里惦记的是别人的老公,可不是你。”

    杜清月的这些话仿佛刺痛了李彦峰,苏闵柔现在虽然是半老徐娘,可年轻的时候还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只是自己对待这个女神有点野蛮罢了。

    他瞪了一眼杜清月道:“哼,你以为我对苏闵柔上心吗,我现在是对你杜清月上心。——我听说你老公死了。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杀了他吧?”

    杜清月冷哼一声道:“李大哥,你说话可得负责,我干嘛要杀我老公啊,是他自己喝醉了酒摔死的。”

    李彦峰哈哈笑道:“一个大男人居然喝醉了酒摔死了,这他妈的谁相信啊?而且他还死在你们红枫帮前面的古月农家山庄门口,哈哈,杜总,你可真会让人死得巧啊?”

    杜清月脸色变了变道:“他就在古月农家喝的酒,死在那里又有什么不对?”

    李彦峰摇摇头道:“他死在那么当然不对了。我记得在他死前四五天,我杀了他一次,那次可是在梦幻庄园里哦。我把他的尸体扔到了城北进城公路边的草丛里了,他怎么会四五天之后又喝醉酒摔死了呢?”

    杜清月心下疑惑起来,上一次郝玲珑穿着别人的衣服出现在家门口,她就觉得不对,李彦峰心狠手辣,怎么可能饶了郝玲珑?可是被杀死的郝玲珑又怎么会活着回来了?

    杜清月看着李彦峰,才知道他是为了这件事召自己来的,于是笑了一下道:“李大哥,你弄错了吧?那天早上我老公回来了呀,后来我听说那里死了一个流浪汉,脸被野狗咬得面目全非。你恐怕是杀错人了吧?”

    李彦峰怒道:“老子像是杀错人的吗?你他妈的还是告诉我你是怎样杀了你的老公的,别以为我是相信你喝酒摔死了的鬼话。”

    李彦峰面目狰狞起来,还是使杜清月有点害怕,可是真要是亲口承认自己杀人,心理上还有点不舒服,于是道:“这件事,你可以去问赵东,是他动手杀的,我是事后才知道的。”

    到了这个时候,杜清月还想把自己的罪撇的一干二净。

    李彦峰脸色越来越难看道:“你知道赵东死了,就把责任推到一个死人身上。杜清月,你给我清醒一点,在我李彦峰面前耍花招,你是自找死路。”

    “赵东死了?”对于这个消息杜清月还不知道,她一直忙于公司事务,准备闲了去看守所看看赵东,顺便打听一下耗子的下落,想不到才几天时间,这赵东就死了。

    “谁干的?”杜清月想不通赵东怎么可能会死呢,一定是认为杀害的。

    “你问我我问谁?我还以为是你干的呢?你是杀人灭口吧?”

    “赵东都判刑坐牢了,我杀他灭什么口啊?”杜清月申辩道,“你为什么老是在乎我老公的事?他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了,有什么好聊的啊?”

    李彦峰站起来道:“既然你这么说,我就跟你说实话,我在乎你老公并不是为了苏闵柔,而且为了一种新药。我们公司前几年研制了一种能有效缓解男人疲劳的药物,但是一直处于草创和研发阶段,是需要有试验品的。而这种药物具有一剑封喉似的毒性,如果服食这种药物的男人自身肌体能抗衡这种毒性,那将会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那天晚上,我们就给你老公使用这种药物,他当场死亡了。看着他死了,我才命人把他扔出去的。”

    杜清月听了,也惊恐的站起来道:“这……这是真的?可我第二天看见他了呀,他还在我的家里呆了几天呢。你是不是确信他当时就死了?”

    李彦峰怒道:“我已经明确的跟你说了,我是确信加确信,他是死翘翘了。如果你早上见到活着的他,那肯定是他的身体当时处于假死状态,他逐渐克服了药物的毒性,在天亮的时候活了过来。目前这种药物还没有一个活着的先例,你丈夫活着之后的状态我们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会非常危险,所以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他,哪怕是他的尸骸。”

    杜清月听了,不禁吃惊的道:“天啊,你们竟然给他试药?要是他第二天回来表现出兽性,那……那我还能活吗?这太可怕了。”

    李彦峰道:“你不是杀了他吗?究竟是怎么杀的?他死之前有什么症状?”

    杜清月想了想道:“他好像和平常人一样,就是力气大了点,柱子被他打倒过。可是后来赵东还是把他杀了,我都把他的尸骨烧成灰了,你要他干什么呢?”

    李彦峰进一步确认道:“他真的被烧成灰了?”

    杜清月发誓道:“他真的已经被我烧成灰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要是有所隐瞒就不得好死。”

    李彦峰走了几步像是自言自语的道:“既然烧成灰了,怎么还会激活王陵呢?”

    杜清月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忙问道:“你……你在说什么啊?”

    李彦峰回过神来,此时黄阿超在后面听到所有内容,就走了出来对杜清月道:“既然他烧成了灰,那骨灰还在不在?”

    杜清月实在搞不懂这些人到底在研制什么新药,为什么连死人的骨灰都不放过,于是道:“就在城北公墓那里,你们要看就自己去找吧。现在听到他的事,我脑袋都疼。如果没有别的事,还麻烦李大哥给我玫瑰街和长江货物放行,我们公司还等着那批货物使用呢。”

    李彦峰走了几步,一直想不通死了的人怎么可能激活王陵,他忽然对黄阿超道:“走,带着咱们的东西去研究所。”

    黄阿超也有这种想法,于是二人收拾东西,正准备动身,杜清月忙道:“李大哥,你走了,我的货物怎么办?”

    李彦峰现在全副的心思都在激活王陵这件事上,原本想动杜清月的,现在也没那个想法了,但是还不想轻易放走杜清月,便道:“在新药试验这件事还没有搞清楚之前,还麻烦杜总你今晚就留在舍下。也好品一品咱们这儿上好的祁门红茶。”

    李彦峰说着就和黄阿超提着那个白铁皮箱子往外走去。杜清月心下吃惊,立即追过去道:“李彦峰,你不能软禁我,我是威愿的总裁,公司里还有许多事等待我去处理,你要是软禁我,警察也不会饶过你的。”

    李彦峰一面走,一面说道:“我只是留客,请你喝杯红茶而已,你用不着担心。”

    杜清月还是追上去,但是立即被李彦峰的保镖拦住了,她只有在客厅那一块呆着。杜清月怒道:“李彦峰,你这样关着我是犯法的,何况是关着一个集团公司的总裁。我会报警,我真的会报警,会通知市委市政府来抓你的。”

    李彦峰什么坏事干不出,何况是囚禁一个人?于是看都不看杜清月,和黄阿超就走出了别墅。

    杜清月本想来谈判,尽快解决扣船和玫瑰街事件,想不到李彦峰不予解释,还说了一大通什么新药的事,然后就把自己关了起来,这实在是她始料不及的,于是她对着离开的李彦峰大呼道:“李彦峰,你他妈的想干什么?快放了我,放我出去。否则我真会报警。惹恼了我,咱们一拍两散。谁怕谁啊?”

    李彦峰和黄阿超已经出了别墅,一辆劳斯莱斯霸气的停在门口,二人坐在车子里,李彦峰亲自开车,车子“呼”的一声,在夜色里向城东国道开去。

    不一会儿,车子就到了国道上,他再沿着国道往南开了三十公里,夜色中看见一座黑黢黢的大山。国道边有一条水泥小道直通大山深处。李彦峰就沿着小道开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