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检测骨灰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3本章字数:3239字

    车子沿着小道开了几分钟,就看到大山深处一排排白色的房子。

    车子进入的声音惊动了看守白房子的人,顿时四周出现数十个手持长枪的人,这些人都是士兵,他们严守着白房子。

    李彦峰举着双手和黄阿超一道走了出来,一名黑黑的士兵走了过来,给他们二人搜身,没有搜到什么,才示意他们进去。

    李彦峰便和黄阿超走到中间一个亮着灯的大房子里面。大房子门口也都是士兵,有人向里面通报。待李彦峰二人进去的时候,就见外层房间里都是水晶棺,水晶棺里面都是一具一具的尸体,靠近水晶棺的是一排排铁架子,铁架子上摆放着许多用溶液浸泡的人体器官。整个空气里面也充斥着药物和尸体腐烂的味道,令人作呕。

    应该是李彦峰长期过来,所以并没有不适的感觉,他们穿过一排排的水晶棺和铁架子,进到后面的门边,此时有士兵打开了门,里面是个工作间,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微胖男子正在用显微镜观察着桌子上的一堆粉末状的东西,他身边的美女助手拿着一个本子在记录着什么。

    李彦峰和黄阿超进来的时候,白衣男子还在观察,毫没分神,美女助手倒是抬起头来,对着李彦峰二人微微一笑。她是瓜子脸,皮肤嫩白,一笑的时候露出一对小虎牙,十分俏丽可爱。

    李彦峰看她笑的那一刻,恨不得上去调戏她一番,无奈这是在研究基地,随便一个人出来都能要自己的命,于是就忍住了。

    美女助手道:“你们先等一会儿,吴岑博士正在观察土壤微生物的构成和种类呢。”

    美女说话温柔甜美,李彦峰二人听着就无限受用,哪里还有不听话的,于是就规规矩矩的等着。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这个吴岑博士将眼睛拿开显微镜,他是个六十多岁的人,体型略胖,眼睛四周有很重的眼袋,他脱了手上的白手套对美女助手道:“采薇啊,今天的研究就到这儿,你也休息去吧,明天还要下到陵墓里面去呢。”

    美女助手东方采薇点点头,然后收了记录簿和笔,从旁边一道门走了出去。

    那个吴岑博士扫了一眼李彦峰和黄阿超二人道:“你们深夜过来有事吗?”

    李彦峰忙走过去,道:“吴博士,将军已经通知我了,说有试验品被激活,我们也进行了调查,我想先向你汇报一下调查报告。”

    吴岑点点头道:“那你说来听听。”

    李彦峰道:“我们确实试验了一个人,当时就死了。我们没有保存,以为和此前的试验一样,就扔出去了,后来被证明他活了。但是由于我的疏忽,我……我并不知情。”

    吴岑略显怒气道:“彦峰,你这也太大意了,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疏忽呢?一旦试验品流入社会,后果将不堪设想,你知道吗?蒋博士耗尽了毕生心血才研制了这些定神丹,可不是给你用来玩的。”

    李彦峰忙惭愧的道:“可是大错已经酿成,我也没有办法,好在那个试验品很快被人杀死了,现在都烧成了骨灰。可是将军说这边王陵激活是怎么回事啊?”

    吴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问道:“试验品是什么时候死的?”

    李彦峰想了一下道:“该有一个月了。”

    吴岑摇摇头道:“不可能,最近激活次数很频繁,如果试验品死了怎么可能激活呢?”

    他说着,扫了一眼李彦峰道:“你亲眼看到试验品死了?”

    李彦峰忙道:“没有,但是我相信他是死了,要不我叫人把他的骨灰取出来让你看看。”

    吴岑这才度了几步想了想道:“那你尽快把骨灰取出来,我去化验一下,看里面是不是有定神丹的成分在里面。如果试验品确实死了,而咱们王陵被激活,我想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试验品的灵魂和定神丹相融了,他身体虽死,而元神不灭。这是咱们古人追求的元神游于宇宙的道理,是真正的灵魂长存啊。”

    李彦峰毕竟是粗人,对这些东西不了解,于是问道:“吴博士,什么是灵魂长存啊?”

    吴岑只是道:“蒋博士这个试验还没有一例成功的先例,但是理论上可以让试验品灵魂离开肉体独立存在。如果你的试验品确实死了,而王陵又被激活,那很可能就是试验品的灵魂所为。”

    李彦峰惊得张大了嘴巴,“灵魂离开肉体独立存在?”

    吴岑严肃的道:“所以你们赶快找到试验品的骨灰,我看看此人究竟死了没有。”

    李彦峰听了,忙和黄阿超准备出去,吴岑却叫道:“把定神丹留下来!”

    黄阿超忙将白铁皮箱子放在吴岑面前,吴岑打开箱子,数了数里面定神丹的数量。然后合上箱子道:“已经不多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实验。”

    他说着,就将白铁皮箱子锁在保密柜里,对李彦峰和黄阿超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

    李彦峰和黄阿超只好离开,但是当他们刚坐进车子里的时候,东方采薇忽然出现在车前面,道:“刚才将军打了电话,要我和你们一道取骨灰!”

    李彦峰看着东方采薇绝美的容颜,心里还是很痒痒,可是他知道研究院里面的每个人都有特殊的能力,别看东方采薇只是个弱不禁风的美女,可是她一旦向你动手,你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想到这里,李彦峰笑笑道:“取个骨灰,哪能让你去呢。我们去就行了。”

    东方采薇轻蔑的一笑道:“将军怕你们又把事情弄砸了,还是我陪你们一道吧!”

    她说着已经坐进了车子,李彦峰立即闻到一阵阵的馨香,脑子里像是吹进了一股春风般清新自在。

    不过东方采薇对他的轻蔑使得李彦峰有种挫败感,他只得小心翼翼的办事,不敢多言。

    劳斯莱斯的车子使出了宏山研究院,一直往城北的公墓驶去。

    此时留在彦峰制药集团后面别墅里面的杜清月实在不甘心自己受此侮辱,她一直等到十点多钟,见李彦峰还没有回来的意思,而李彦峰的手下也没有丝毫放她出去。万般无奈的时候,杜清月决定反击,她拿起手机,拨通了市警察局局长金榆的手机。

    杜清月拉起了红枫帮,最大的收获就是和警察局搞好了关系,其实老百姓常说警匪一家,不是没有道理的,黑帮想要发展下去就必须和政府和警察搞好关系,而对政府和警察来说,没有黑帮的存在,他们也没有饭吃。

    目前市警察局局长金榆就是杜清月的后台老板,所以杜清月打电话给他,他还是接的。杜清月在电话里说清了情况,金榆虽然感到棘手,但是还必须要出面解决,于是也拨通了李彦峰的电话。

    此时的李彦峰带着黄阿超和东方采薇到了城北公墓,开始寻找杜清月的老公郝玲珑的骨灰盒。忽然李彦峰的手机响了,吓了李彦峰一跳。他看到金榆的名字,就知道是为杜清月说情来的,心里很是不爽。可是市警察局局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金榆在电话里道:“李老大,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要打扰你。我看你和杜总的事还是给我一个面子吧,人家一个女的,就不要为难她了。”

    一个堂堂的警察局局长居然低声下气的和他说话。

    李彦峰真想不到杜清月还有两把刷子,居然把警察局的局长喊来求情了。李彦峰虽然是花州市黑道老大,可是警察局局长的面子不能不给,于是哈哈笑道:“我道金局长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原来是为这件事。放心啦,我只是和杜总玩玩而已,既然她这么不想玩,我只好让她回去了,哈哈,金局长,什么时候有时间到咱的别墅玩一把啊?”

    其实李彦峰的别墅也是一个地下赌场,金榆时常去玩。

    金榆笑道:“最近很忙,有时间肯定去啊,哈哈……”

    金榆挂了电话,李彦峰心想,杜清月这臭女人势力越来越大了,如果城东地区新城建设被她拿下了,那她在花州市就是第一企业家,这女人有胆识有魄力,关键他妈的长得还不赖,如果再让她巴结上市长、市委书记什么的,她还不超过了我?

    李彦峰越想心下越是心惊,顿时一个围捕杜清月的计划在脑子里形成,心想,你不是往大处玩吗,老子就陪你玩,等把你拿下了,看我怎么玩死你。

    他想到这里,拨通了狸猫的电话道:“让杜总他们回去吧!还有给她们的货物放行。”

    他挂了电话,就看见黄阿超陪着东方采薇找到了郝玲珑的墓地,只是一个不起眼的石碑,上面刻了几个字:“郝玲珑之墓!”

    黄阿超立即拿出斧子,砍掉外围的水泥砖,现出里面的骨灰盒。黄阿超就把骨灰盒捧了出来,吹掉上面的灰尘,推给东方采薇。

    东方采薇验证是人的骨灰在里面,就关上盖子,搬到车子里,于是李彦峰发动车子,向宏山研究院驶去。

    后半夜时分,吴岑拿到了刚从车子上取下来的骨灰,进行检测,但是检测之中没有发现任何定神丹的成分,吴岑只是扫了一眼李彦峰,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李彦峰倒是忍不住了,问道:“吴博士,这骨灰有问题吗?”

    吴岑道:“骨灰没问题,我还需要多检测。你今晚也累了,就回去吧!”

    李彦峰哪想待下去,得到允准,就和黄阿超开车走了。他们刚离开,吴岑就对东方采薇道:“试验品绝对还活着,你秘密去花州市,务必找到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