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 小三逼宫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4本章字数:3093字

    查晓萌跳起来道:“我做广告怎么啦,我丢谁脸啦?你看不起我了是不是?我告诉你梁宇,你别以为你是乔市长的秘书,风光无限,可是房子是我买的,车也是我掏钱的。你为家庭做过什么?除了不回家,就是你家的穷亲戚来要这要那的。”

    梁宇一听,她又在数落这些,心里就烦躁,怒道:“查晓萌,你今晚吃错药了,不就是酒席上我说了一句吗,你有必要上纲上线的跟我吵吗?”

    查晓萌道:“不错,我就是吃错药了,我吃错了你梁宇的药了,从明天开始你必须给我回家,你要是不回家,看看我查晓萌怎么对付你,你在哪儿我就找到哪儿,你等着瞧。”

    她说着,蒙住被子,气呼呼的睡了。

    在一边的梁宇吓得一阵阵心惊,心想这女人是不是听到风声了,她要真正和我闹下去可怎么办呢?

    在彦峰制药集团后面的别墅里,李彦峰看到像猪头一样的亮仔,心里就来气,他万万没有想到死了的白青莲居然活了过来,还把亮仔打成了猪头,这不是在恶心我吗?于是怒道:“亮仔,你个王八蛋,你给老子丢脸丢到桃花街了,你说这白青莲到底去哪儿了,老子非带人砍了她的手脚不可。”

    亮仔哪知道白青莲在哪儿啊,于是哭丧着脸道:“她在足疗店门口打完了我们就驾车走了,我们……我们实在没看清她去了哪里,不如……不如你问问他们两个。”

    亮仔带去的那两个人也早和亮仔串通好了,也都摇头道:“我们都被打得起不来了,根本没看清她是怎么走的。”

    李彦峰气得胸口都疼,不断的敲着桌子道:“饭桶,饭桶,都是一群饭桶,我他妈的怎么就留了你们这一群饭桶在身边呢?亮仔你他妈的继续给我寻找白青莲,再要是失败了,或者这吊样子来见我,你就等着当试验品吧!”

    亮仔一听,吓得脖子一缩,结结巴巴的道:“是……是……,大哥……我这就去查……”

    他见李彦峰没有说话,便带着手下两个人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此时狸猫慌不迭跑了进来道:“大……大哥,不……不好了……”

    李彦峰正一肚子恼火,忽然又来个不好的,顿时喝道:“死了亲爹了,叫什么叫?有话就快说,我最烦你这种大呼小叫、一惊一乍的,吵得老子心脏病都犯了。”

    狸猫这才冷静下来道:“今天市委开了常委会,将城东百花街都给了威愿地产了,顺便将紫菱洲和灵芝路也要卖给她。这样一来,咱们的地产公司怎么办呀?”

    这正是屋漏偏遭连夜雨,这白青莲没死,威胁到他在城东的地位,现在可好,百花街和附近的地块都丢了,这别说进军城东了,就是讨一杯羹都不行了。

    气得李彦峰又跳起来道:“你他妈的消息是不是准确,咱们的人难道一点作用都没起?”

    狸猫忙道:“不但是你了,连碧海公司都没捞着便宜,那万书记在常委会上乾纲独断,又加金榆和乔万隆的鼎力支持,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虽然在一个月后还有个土地拍卖会,但那都是形式,常委会上定下来的事基本是铁板钉钉的,他李彦峰就算在花州市黑道上再厉害,但也不能干涉政府的决议,否则强大的人民民主还是能把你摧毁。

    李彦峰气得在屋子里来回转了几圈,念叨:“这个万同勋想干什么,难道就因为操了杜清月就可以跟我作对?”

    狸猫见李彦峰眼睛里露出凶光,忙提醒道:“大哥,那万书记可是花州方家的人,咱们动不得啊。”

    李彦峰这才知道有花州方家给万同勋撑腰,花州方家虽然不显山不露水,可是神秘的力量令所有黑道胆寒。

    既然不能对付万同勋,那就对杜清月下手。李彦峰心想,自己早就想动杜清月了,那个女人不除,对他的威胁很大,于是拿起手机拨了黄阿超的电话道:“阿超,想办法除了杜清月,一切的后果我来承担!”

    挂了电话后,李彦峰邪恶的笑笑道:“杜清月,你敢跟我玩,你等着,嘿嘿……”

    上午查晓萌没有来上班,郝玲珑觉得有点意外,对于查晓萌来说很少有这样的事发生,幸好查晓萌早就打了电话给翟星月,说今天有事不能来了。至于什么事,她也没说。

    郝玲珑对她没来只是好奇了一下,也没有过多的关注,但是小中的时候,忽然接到查晓萌的电话,查晓萌在电话里道:“我在千岛湖鱼馆里面等你,我请你吃饭!”

    郝玲珑忙道:“我现在忙走不开!”

    查晓萌就生气了:“有什么走不开的,你跟星月姐说一声不就行了。”

    郝玲珑倒是很想出去,但怕查晓萌给自己设了陷阱,于是就说:“你不是说上班时间守规矩吗,我这无缘无故的走了,不怕别的足疗师有意见啊?”

    查晓萌怒道:“王龙,原来你也不听话,你们这些男人怎么都这样,好吧,你不来就不来吧,最好给我滚远点,老娘眼不见心不烦。”

    她说着,就挂了电话,这让郝玲珑很感到意外,听语气查晓萌像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而且极有可能和她老公有关系,难道和她老公吵架了?或者是自己和她那种事被她老公知道了?

    想到这里,郝玲珑打了一个寒噤,听查晓萌的语气还真有这种可能,按说查晓萌心里有事找翟星月才对啊,为什么要找自己,而且选在千岛湖鱼馆?

    他想到这里再也坐不住了,将包间里的客人劝走了,然后下去找了翟星月说,查老板有事找自己出去一下。翟星月完全想不到他们之间会有什么事,还以为查晓萌让他出去给顾客按摩什么的,于是就答应了。

    郝玲珑到了千岛湖鱼馆,就见查晓萌在上一次那个位置上喝酒。郝玲珑走过去,查晓萌斜了他一眼道:“你不是不来吗?”

    郝玲珑道:“额,我肚子饿了,想来蹭一顿饭。”

    查晓萌拿起筷子就扔向他道:“臭男人,猪头,去死!”

    虽然刚来就被人仍筷子,郝玲珑还是笑嘻嘻的道:“你怎么啦?心情不舒服啊?”

    查晓萌没有隐瞒他,便扁着脸哭了起来道:“我……我要离婚了……”

    郝玲珑脑袋也“嗡”的一声,心想肯定是自己那晚的事被她老公看到了,哎,还是我害了查晓萌。想到这里,便歉然的道:“对不起,那天晚上不去你家就好了。”

    查晓萌看着他的样子,好笑起来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啊,我老公在外面有小三,而且……而且还怀孕了,那女的上午挺着个大肚子来向我逼宫了,我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郝玲珑想不到会是这样,便道:“那你老公什么态度?”

    查晓萌道:“他还不知道那小三来找我,上午他上班去了,我准备出门的时候,那女人就挺着肚子进来说,她是梁宇在外面的女人,已经怀孕三个月了,梁宇一直拖着不解决,她只好自己来找我。她让我和梁宇离婚,然后他们结婚。我当时气得真想把那女的揍一顿,她也怕我揍她,说完话就跑了。”

    郝玲珑听了,感觉这事情复杂了,这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自己也不能说什么,只是道:“你现在什么想法?”

    查晓萌流了几滴泪水道:“我自然是不想离婚,梁宇是乔市长的秘书,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是傻子才想离婚呢?”

    郝玲珑道:“那既然这样,何不跟你丈夫沟通沟通,让他把外面女人的孩子打掉,你们再重新过日子。”

    查晓萌道:“你想得倒美,你想那女人打孩子就打孩子吗,她说了,就是死也要把孩子生下来。这不要命吗?我现在想好了,我先跟梁宇谈,他要是坚持离婚,我就到纪委那里去告他,我手上有他贪污受贿的证据,既然一拍两散,我也顾不得什么了。”

    郝玲珑见查晓萌脸孔扭曲,已经变得非常恶毒,看来这回梁宇把她逼得无路可走了。

    郝玲珑道:“你们夫妻的事我本不该插手,但是我劝你这又何必呢?你这么漂亮,离婚了照样能嫁个好人,为什么闹得这么不愉快。”

    查晓萌道:“那我嫁你,你要吗?”

    对查晓萌这样的女人,郝玲珑也不舒服,但是现在的情况他不能说别的,只得道:“我要啊,只要你愿意。”

    查晓萌没好气的道:“我才不愿意呢,你看看你是什么身份,一个足疗师,什么身份地位都没有,更是穷光蛋一个。我宁愿嫁一个外面有女人的公务员,也不愿嫁你这样的小瘪三。”

    一顿话说得郝玲珑非常愕然,他顿时想起郑蓉的话:“我宁愿在宝马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笑。”便叹了一口气道:“你们这些女人是怎么啦?明知这婚姻有毒,非要往这里面钻。好了,我也来过了,你自己吃吧!”

    他说着,站起来准备离开,查晓萌怒道:“你不许走!”

    郝玲珑就奇怪了道:“你都看不起我了,我留下来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