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调取视频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4本章字数:3209字

    在花州市彦峰制药集团后面的别墅里,李彦峰正在看着电视,他鹰隼一般可怕的眼睛正在观看花州新闻,正在被一则标题为:“蒙面男子打倒色狼,竟是三年前杀人嫌犯”,然后是超市经理苏小璐讲述当时发生事情的经过,还有KTV里面一些员工的讲述。

    李彦峰一面看着电视,一面将手伸进正在给自己腿部按摩的美女的胸口里面,抚摸着那圆鼓鼓的小白兔。此时电视画面上出现了黄阿超被铐起来带走的情景,李彦峰仔细一看确信是黄阿超,不禁怒道:“操他娘的,大风大浪什么没经历过,居然栽在女人手里,他妈的还恬不知耻的说被神秘的蒙面男子打倒,妈的,男子个妹啊,肯定是这小子看到两个美女,把持不住小弟弟,才着了女人的道,真是太可耻了,太可耻了。”

    他发了一通火,才听到那个按摩女尖叫了起来,原来他发怒的时候,手上用力较大,弄疼了按摩女,按摩女才叫了出来。

    李彦峰气得踢了按摩女一脚,没好心情道:“他妈的骚货,没捏几下就扯着脖子叫唤,简直比猫叫春还难听,给我滚,滚……”

    按摩女得了他的话慌不迭的逃了出去。此时门开了,几个板寸头的小混混都走了进来,他们都恭恭敬敬的向红毛行礼道:“大哥好……”“大哥……”

    李彦峰看都不看这些人,只是指着电视画面道:“黄阿超真的被抓了?”

    有个身上纹着蛇的小混混忙道:“我们正在找人捞他出来呢,只是黄阿超的名声实在太臭了,又是警察悬赏的要犯,警察那边压力也很大,内部放风出来说,最起码也要等到这阵风过去之后再说。”

    李彦峰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纹着蛇的混混道:“最起码是一年。”

    李彦峰道:“一年就一年,你们派人去告诉他,把嘴巴闭紧一点,要是有什么不好的传出来,我立马就叫他在牢里面翘辫子。”

    纹着蛇的混混忙道:“这个大哥您放心,阿超心里有数,除非他是活得不耐烦了,就算他活得不耐烦,难道还想他儿子活得不耐烦吗?嘻嘻……”

    李彦峰听了,觉得黄阿超跟自己是过命的交情,一直是自己的左膀右臂,他不可能出卖自己,便放了心。但是他心中始终有个死结,究竟是谁打倒了黄阿超?

    要知道打倒黄阿超在花州市还真不多见,黄阿超的能力比李彦峰还要强,如果真有那个神秘蒙面男子,那花州市可就成了龙潭虎穴,他李彦峰的日子也不好过了。关键是那神秘蒙面男子是不是杜清月的人。

    一想到杜清月,李彦峰心里还发怵,这个女人就好像是他的克星一样,自从她做了威愿总裁,自己的日子就没好过,难道此女是自己前世的冤家,今世找上门来了?

    其实李彦峰有很多对付杜清月的方法,比如在长江上设置障碍,阻挡威愿公司的贸易,或者是纠结一些地痞流氓冲击她的开发区、贸易区搞破坏。但是自从上次做了这件事之后,杜清月就加强了同警察局的联系,只要是威愿地产的事情,警察几乎都管。为了笼络李彦峰,杜清月又通过红枫帮购买彦峰制药集团的股份,间接的给李彦峰输送资金。如果李彦峰一而再再而三的挑事就显得李彦峰小肚鸡肠,不顾大局了。

    既然这些手段都不能用,那他李彦峰还有那些手段呢?他这个黑社会老大到了此时才有了失败的挫折感。

    黄阿超的出事,李彦峰少了一个得力的助手,但是黄阿超知道的内幕极多,他必须要想办法救出黄阿超。可是这黄阿超有杀人犯的案底,市政府的朋友和警察局的朋友都不敢碰。想来想去还是要找将军。

    想到上次试验品事件,将军对他很有看法了,所以他拨打将军的电话,心里还是踹踹不安。

    电话通了,将军吼道:“试验品解决了没有?为什么王陵这边还在震动啊?”

    李彦峰最怕听到这个质问,只得解释道:“我们找了吴博士,又找到了试验品的骨灰。吴博士仔细看过了,他说可能是试验品的灵魂在作怪。”

    将军强调一下道:“只是试验品的灵魂在作怪吗?”

    李彦峰坚定的道:“吴博士是这么说的,难道吴博士没有向你汇报?”

    将军道:“没有,但是我也没联系他。要真是如此,麻烦并不大,灵魂迟早会消失的,而且对阳体的人不会构成威胁。——呵呵,你小子现在打电话来不会是接受我的批评的吧?”

    李彦峰只得将黄阿超的事说了出来,并要求将军想办法搭救。

    将军听了,怒道:“我就知道你小子又闯祸了,你说说你在花州市这二十多年给我闯了多少祸,我给你擦了多少屁股。我告诉你,黄阿超是你的人,但同时也是我的人,我只搭救他这一次,从现在开始,你们的任何事都不要找我,我年纪大了,也懒得给你们擦屁股。”

    他说着,就挂了电话。

    李彦峰忽然听得将军没有大发雷霆教训自己,看来他确实年纪大了,不想再管自己了,李彦峰突然有种失落来。说实在话,李彦峰在花州市纵横决荡,完全是仗着将军的势力,他闯下大祸也是有将军给他摆平。但是现在将军突然说不管自己了,那种失落是可想而知的。

    关键是李彦峰也老了,他都四十多岁了,人生有几个四十年啊,他玩好了、乐好了,嚣张惯了,一旦失去这些,他还真有些不习惯。

    他心里想,奶奶的,等黄阿超出来,无论如何也要搞定杜清月,搞定了她,老子还是花州市老大。

    黄阿超的事情他可以不用烦神了,关键的是那个神秘男子,如果不搞定他的身份,他又怎么能和杜清月斗。于是向手下那个纹着蛇的混混道:“跛子,给我联系桃花KTV老板,让他把监控视频拿过来。老子要看看当时的情况。”

    那跛子答应了,大约四十分钟之后,跛子带着桃花KTV的老板来了,那老板见到李彦峰吓得脸色都变了,忙点头哈腰的道:“李……李大哥好……”

    李彦峰道:“我的兄弟黄阿超是在你们KTV出的事,这件事我始终是要找你的,你乖乖的配合就什么事都没有,如果敢说什么不知道,老子阉了你的小兄弟。听到了吗?”

    KTV老板吓得尿都快出来了,使劲点头道:“知……知道。”

    李彦峰问了当时的情况,老板只得据实回答,然后奉上走廊里的监控视频。因为涉及隐私,包间里没有装监控摄像,所以包间里发生的事,他们都看不到。

    但是从走廊的监控上看,确实有个脸色苍白的家伙尾随着黄阿超进了包间,然后又悠然的走了出来,再最后警察就进去了,把黄阿超铐起来带走了。

    李彦峰看了看,指着视频道:“那小子也没有蒙面啊,为什么说蒙面男子?”

    KTV老板道:“那超市经理苏小璐偏要说是蒙面男子,我们当时不知道情况,也都不敢说,警察就采用了苏经理的说法。不过警察也调取了摄像,应该也注意到这个男子了吧!”

    李彦峰道:“警察注意有个屁用,那苏小璐说是蒙面男子,警察真的蠢到去找那个男子吗。”

    李彦峰说着,向手下发出命令,把视频传下去,让花州市各个地方的小弟辨认视频上的男子,一旦认出此人就向他报告。

    视频在他们内部的朋友圈、微信群里面传播,不一会儿亮仔发回了信息道:“此人是星月足疗店的足疗师王龙,据说此人懂气功,武功不弱。”

    李彦峰在群里问他,你是怎么知道?

    亮仔不敢说上次被他打了,只是说,我常到那一带玩,又找过星月足疗店的老板翟星月,所以知道此人。

    李彦峰了解了神秘男子的真实身份,就指示下面的小弟,尽快把王龙抓起来,带到他这儿来。

    再说逃出桃花KTV的郝玲珑,心里七上八下不安稳,心想,我这是昏了头了,干嘛要救杜清月啊,让她被黄阿超暴打不是挺爽吗,可是现在自己动了手,很可能被李彦峰的发现并追杀,现在该怎么办呢?

    无奈之中,他想到了白青莲,现在只有白青莲能帮着他了,于是他立即拨了白青莲的电话,把自己在桃花KTV打倒黄阿超的事说了。

    白青莲已经从花州新闻都市快报上了解了这个情况,她也在怀疑这是郝玲珑做的,现在果不其然,郝玲珑就打电话来承认了。白青莲心下很是不爽道:“你他妈昏了头了,为你前妻出头打人,暴露了自己,你还怎么和杜清月玩啊?”

    郝玲珑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当时只是想不能让杜清月就这么完了,所以想都没想就动手了。”

    白青莲冷哼道:“那是你潜意识里还喜欢她,你醒醒吧,杜清月是毒女,你就算救了她一百次,为了利益,她还会刺杀你的。”

    郝玲珑叹息一声道:“我现在该怎么办?”

    白青莲道:“不出一天,李彦峰就能查出你来,我想现在他的人就要到足疗店了,要不然你的翟老板和查老板因为你的事遭殃了。”

    郝玲珑也道:“好吧,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他们拼了。”

    郝玲珑正准备挂电话,白青莲又道:“你别忙着挂电话,也许我有解救你的办法,因为我也买了一张你王龙的人皮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