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两个王龙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4本章字数:3170字

    郝玲珑刚到足疗店,还没有和翟星月打招呼,就见外面涌出许多人,粗略的一数,可能有上百人,他们手里都拿着家伙,面怀不善的冲劲足疗店,开口闭口就是要王龙过来。

    翟星月吓得也失去了声音,查晓萌是不在,其余的人更是躲的躲,藏的藏,哪敢出一声。

    郝玲珑虽然能打能拼,可是对方一百多人,一旦动手,他打倒十个二十个,可是其余的人还是像潮水一般把他淹没的。但此时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走过去,装作很无辜的道:“各……各位大哥,你们找我王龙什么事啊?”

    此时带队的是亮仔和跛子,亮仔上次受了羞辱,这次一定要讨回公道,所以大呼道:“什么事,你他妈的设计害了我们黄哥,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识相的就跟我们走一趟,见见咱们大哥。”

    郝玲珑看着亮仔嚣张的样子,不禁有点好笑道:“见你们大哥,好啊,我正要向他说说某人被我打成猪头的事呢,呵呵……”

    一句话气得亮仔哇哇大怒,喝道:“他妈的不识抬举,兄弟们,别跟他啰嗦了,一起上,先给他一点厉害看看!”

    但是他话音刚落,眼睛上就被砸了一拳,原本还没有好的眼睛再次受伤,顿时鲜血冒出来,疼得亮仔“嗷嗷”直叫。

    其余的人一看亮仔受伤了,顿时如潮水一般向郝玲珑砍过来。郝玲珑心想,先以最快的速度打倒十几个人,其余的人有所忌惮就好办了,于是猛地出手,他出拳后发而先至,前面的十几个人不是被他打飞了,就是被他打倒在地,他们无一例外都是脑部中拳,不是眼睛打成红眼圈就是鼻子砸歪了,看上去惨不忍睹。

    前面十几个人就这么倒下了,后面的人一下子愣了神,都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上不上?于是举着手里的木棍和郝玲珑僵持着。郝玲珑装作很轻松的笑笑道:“你们想跟老子打,都嫩着呢。别看这场面小,我把你们都砸趴下堆在一起还可以。怎么样?谁敢上来受死。”

    亮仔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对愣住的跛子道:“跛子,别听他瞎咋呼,他就这两手!”

    跛子刚才见他出手太快了,心里还在犯嘀咕,现在亮仔招呼他上,心想,妈的,老子这么多人看你怎么出手。于是发一声喊,就向郝玲珑招呼过来。

    郝玲珑飞起一脚就把跛子踢飞了,跌地的跛子又砸到好几个人,其余的人刚冲过来,又被郝玲珑几个重拳打倒在地,刚站起来的亮仔再次被郝玲珑打倒,并且被郝玲珑掐着咽喉慢慢举起来,在他和那些小弟中间形成一个隔离带。

    亮仔的人都愣住了,不敢动手,只能是盯着郝玲珑,也都僵持着。

    跛子好不容易爬了起来,胸口疼得简直要晕过去了,心想,妈的,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举手投足就能要人命,看来我们这百十号人不禁他打啊。

    正在犹豫的时候,忽然手机响了,跛子拿出来一看,居然是大哥李彦峰打来的,忙接通了道:“大哥,我们正在对付那小子呢,这小子骨头太他妈难啃了。”

    李彦峰大怒道:“你们在哪里呢?真正的王龙出现在城东,麻老二的茶叶店已经被砸了,麻老二抵不住了,你们快去!”

    跛子立即就懵了,道:“大……大哥,我们在对付王龙呢?他怎么在城东啊?”

    李彦峰喝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都他妈的快去!我马上也过去。”

    “是的,老大。”

    跛子挂了电话,向小弟们喝道:“都误会,误会了,又有一个王龙出现在城东麻老二的茶叶店,大家快撤。”

    大家本不想对付眼前的郝玲珑,想不到真正的王龙在城东,于是都撤出来,那些被打倒的也都屁滚尿流的往外跑。

    郝玲珑将亮仔扔到地上,怒道:“你他妈出了错误,看你回去,你们老大怎么收拾你,哼……”

    亮仔吓得一身冷汗,他恐惧的看了看郝玲珑,连滚带爬的就逃走了。

    一下子店里变得安安静静,翟星月才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拉住郝玲珑道:“刚才吓死了,你没事吧?”

    郝玲珑笑道:“我怎么会有事,有事是这些人。”

    翟星月娇嗔道:“你就耍嘴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为什么会找你啊?”

    郝玲珑这才叹息了一声道:“看来黑社会老大开始对付我了,姐,我要离开你的足疗店了。”

    翟星月似乎很不舍得,抓住他的手道:“这都是为什么呀?我不想你离开这里!”

    郝玲珑道:“姐,虽然离开了足疗店,但我还可以住在你的家里啊,再说我还想娶你做老婆呢,我不会离开你的。”

    翟星月听了,俏脸立即红了,粉拳锤了他好几下道:“你要死了,乱说什么呢?”

    当跛子和亮仔带着人风风火火的赶到城东他们的茶叶门面房时,看到麻老二倒在地上,一只耳朵被割掉了,那耳朵被一根钉钉在雪白的墙上,耳朵边上写了几个字:“李彦峰去死”。跟随麻老二的那些弟兄也都躺在地上,身上不同程度的受伤,正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叫个不停。

    正在跛子和亮仔感到一阵阵恐惧的时候,李彦峰带着十几个人也过来了,他们进茶叶店一看,李彦峰看到墙上的字,气得脸色都变了。

    李彦峰脸黑的像猪肝,他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失败,他头上的毛发微微颤抖,对身后跛子道:“你们也是刚刚过来的吧?”

    跛子忙道:“是的,我一接到大哥电话就过来了,想不到这……”

    李彦峰脸上肌肉抖动了一下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世上应该有两个王龙。——嘿嘿,此人不简单啊。”

    跛子忙走过去,将麻老二的耳朵从墙上取下来,再看了看墙上的字,皱眉道:“大哥,按照这个手法,很像是白青莲,难道白青莲又跳出来了?”

    李彦峰越是遇事越是冷静,这也就是他立足于花州市不败的原因,他听了跛子的话便道:“我应该早猜到这是白青莲干的,她可能是冒充了王龙到处与我们作对,可恨我们还盯着真正的王龙撒气,这太可恶了。”

    他说道这里,踢了一脚地下的弟兄道:“说,打伤你们的人长得什么样子,什么时候走得?”

    那小弟忙道:“大……大哥,他穿着一身土布衣服,脸色苍白,一手拿刀,一手拿棍,出其不意的闯进来,对咱们一顿乱打。咱们都是猝不及防才被他打倒的。他也是刚刚才走的。——大哥,你要替我们报仇啊,大哥……”

    他说着不停的号丧起来,李彦峰气得一脚踢到他的脑袋上,就把他踢晕了,然后对跛子道:“给我报警!”

    跛子惊得张大了嘴巴道:“报……报警……”

    李彦峰冷冷的道:“不错,报警,就说这里有人行凶,抢劫茶叶店的钱财,让警察给咱们查找真凶吧!”

    跛子听了,不敢怠慢,立即报警去了。不一时城东区的警车就呼啸而来,李彦峰则带着人迅速撤离。

    在他们撤离的路上,跛子和亮仔也讲述了足疗店里的王龙厉害身手,听得李彦峰心里有点惧怕,他心想如果两个王龙是相互联手,一张一弛,那就太可怕了。关键是他李彦峰在明,另一个王龙在暗,而明里的王龙又是那么厉害。看来花州市的水越来越深了,他李彦峰面对人生中从未有过的巨大挑战。

    不过他庆幸的是,自己还算足够聪明,利用麻老二的事报警,因为是抢劫钱财,伤害人体,警察肯定会出力侦察,他只有等待消息了。

    再说杜清月,因为在桃花KTV被打晕了,下午就送到了医院抢救,因为伤得不深,到了医院就醒了过来,医生给她做了头部检查,开了点药给她吃。

    她的脑袋有轻微的脑震荡,所以需要回家静养。她心里实在是害怕了,想不到出去唱个歌都被人盯上,看来自己无时无刻不受到威胁,所以她打电话让戴芊芊来陪着自己。

    戴芊芊过来,帮助她出院,然后回到城东别墅。她的保姆杨大凤听说她受伤了,也吓得要死,立即炖补药给她调理身体。

    现在有戴芊芊保护,她心里定了一点,她在回来的路上,也听说一个蒙面男子救了自己,心下好奇,究竟是谁救了自己呢?于是回家之后,就拨了苏小璐的电话,让她晚上到自己的家里来。

    苏小璐吃过晚饭之后就过来了,她问了杜清月的病情,杜清月道:“只是有点脑震荡,吃点药就行了。——当时那个男子救我们,你看到了?”

    杜清月迫不及待要问出那人是谁。

    苏小璐笑道:“是啊,他们在对打的时候我就醒了。杜总,你真是福大命大,要不是那个男子出现,我们恐怕就要遭殃了。”

    杜清月问道:“他真的是蒙着面?”

    苏小璐脸色红了红道:“蒙面的话是我杜撰的,因为他要我不要把他的面貌说出去,所以就杜撰了一下。”

    “他到底长什么样子?是咱们的朋友吗?”

    “他脸色苍白,身材大约有一米八,看他的眼神很和善。我此前从来没见过他。”

    杜清月想了想,自己的朋友之中好像没有这样的人,于是思忖道:“奇怪,这究竟是谁啊?他为什么要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