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不平之夜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4本章字数:3118字

    白青莲见他那吃惊的样子就来气,怒道:“你啊什么啊,你是不是对杜清月还有感情啊,不喜欢我去动她?”

    郝玲珑忙道:“这好好的,你干嘛要去动她?你怎么动她啊,她身边都有保镖的。”

    白青莲道:“这次城东建设,就她获得的利益最大,得到的土地最多,我对政府那边是没辙了,这不,我搞了份土地转让合同,逼迫杜清月签字。我也不贪心,只要她给我百分之二十的土地就行。”

    郝玲珑立即道:“百分之二十?这还不贪心?你的公司现在规模太小了,你吃不下这么多的。”

    白青莲拍桌子瞪眼道:“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是不是还对杜清月有感情啊?”

    郝玲珑忙缓和语气道:“那个恶毒女至始至终都对我没感情,我对她也只有恨意。我这是在担心你,你手头上的钱也不多,这买土地要花钱,先期投入也要资本,你吃不下的。”

    白青莲道:“你管我吃得下吃不下,没钱我就找银行,反正银行里有的是钱,城东那一片的银行都怕我,谁敢不给我贷款……”

    话还没说完,郝玲珑立即摆手道:“行了,你这是霸王行径,国家要治理,人民要幸福,你这种行为要不得。”

    这一下气得白青莲火冒三丈,猛一拍桌子,桌子上的碗碟都随之跳舞,汤水撒了一地。白青莲喝道:“郝玲珑,你诚心和我过不去是不是?你现在再反驳我一句试试?”

    这一下如雷霆万钧之势,不但吓到了郝玲珑,就连餐馆里的顾客、服务员都吓到了,都在踹踹不安的看着这边。整个一个餐馆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了。

    郝玲珑算是见识了白青莲的蛮横,忙抽了许多餐巾纸擦了擦身上被溅到的汤汁,尴尬的笑笑道:“白青莲,你这脾气也太坏了,咱不吵架了。我就依你,今晚去找杜清月。”

    他说着,失去吃饭的兴趣,站起来回房间去。

    白青莲也知道自己脾气坏,发完了火就后悔,她见郝玲珑不吃了,自己也吃不下,就尾随着郝玲珑回到房间里。

    “你生我气了?”白青莲内心很怕失去郝玲珑,便缓和一下和他的关系。

    “你那样我能不生气吗?”郝玲珑还算是通情达理的,要是换做别人肯定不理她了。

    “那我以后尽量克制自己的脾气,不那样对你。”白青莲道。

    “我想到梦舒对我说起你的故事了,你的性格已经养成了,恐怕也难以改正了。我……我以后还是少跟你在一起,我怕哪一天你会拿刀把我杀了呢。”郝玲珑无心的道。

    “你别这样,我杀谁也不会杀你啊。”白青莲急了,“其实我长这么大,在男人里面,我就在乎你,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疼你还来不及呢。”

    郝玲珑心里一阵阵叫苦道:“汗,你这是什么话,凭什么我就要乖乖的听话?你要明白你的行为有时是不正确的,你不能让全世界的人都听你的。——汗,就你这性格,以前是怎么活过来的,梦舒怎么跟你呆了那么多年?”

    郝玲珑想到梦舒温柔的性格,恐怕也只有梦舒能软化她了。

    郝玲珑提到梦舒,白青莲似乎回到了从前,可是她在心里似乎忘记了她,一阵陌生的感觉充斥着心灵,她此时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低下头。

    郝玲珑见她低头的样子也很可爱,这说明她知道自己错了,于是就在心里原谅她了,道:“嗯,不错,看你这有罪恶感的样子,说明你是知道自己错了,那以后就改了吧,不要这样了。”

    白青莲见他半开玩笑的话语,知道他原谅了自己,就一把抱住他道:“我想要你!”

    郝玲珑心想刚刚闹得不愉快,她怎么就想要呢?这女人实在让人搞不懂。

    其实郝玲珑不知道,有些女人越是吵架越是想要做那种事,似乎有种别扭的刺激。白青莲就是那种人,她以前被人强暴过,可能还保留着那种体验,一旦环境成熟,那种体验就越强烈。

    但是郝玲珑想到她刚才对自己的强势,一下子还难以和她亲近,于是道:“你不是说晚上找杜清月吗,咱们这一闹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还是……还是回来再做吧!”

    白青莲刚才非常想要,可是想到今晚要对付杜清月,还是忍住了,便念念不舍的推开郝玲珑道:“那我去换一件衣服。”

    郝玲珑也换了衣服,戴上了千人面,又回到了王龙的世界里。

    不一会儿白青莲也穿好了衣服,一身黑色的行装,使她有点像电影里的黑寡妇,她不苟言笑的表情完全就是杀手世界里的杀手。郝玲珑心想,为什么城东那一带的人都怕她,就她这一肃杀的气势就能把人吓到。

    白青莲看着郝玲珑问道:“怎么样?那个杜清月会不会怕我?”

    郝玲珑心想,杜清月也不是好鸟,但是怕不怕她还真说不清楚,于是道:“走吧!”

    二人上了宝马车,原来这白青莲也钟爱宝马,要不说宝马车是女人车呢?

    不一会儿,他们到了城东别墅区外面,为了怕保安盘查,白青莲将车子停在别墅不远的停车位上面,然后两人步行去了别墅区。

    他们逐渐向杜清月的房子走去,忽然白青莲站住了道:“不好,萧腾丰今晚也来了。”

    郝玲珑不认识萧腾丰,便问道:“谁是萧腾丰?”

    白青莲指着杜清月别墅不远的地方停着的路虎和黑色面包车道:“那个路虎车我认识,是碧海公司总裁萧腾丰的,他的车停在那里,很有可能是萧腾丰来造访杜清月,两个人就城东百花街土地分配有一番较量了。”

    郝玲珑想想也是,在城东土地买卖之前,各种私底下的运作随时都在上演,不排除萧腾丰来和杜清月谈。郝玲珑指着那辆黑色面包车道:“那辆车又是怎么回事?”

    白青莲在黑道上混得久了,隐隐察觉到今晚的凶险来,不禁道:“萧腾丰晚上可能不是一个人来的,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他带了黑社会。看来有人捷足先登要动杜清月了。”

    郝玲珑心里一颤,就知道杜清月晚上有危险。

    白青莲没有注意到郝玲珑的神色,只是道:“咱们躲在阴影之处先看一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真是萧腾丰向杜清月动手,那咱们只有离开。”

    郝玲珑道:“她杜清月也是搞黑社会的,萧腾丰能动的了她吗?”

    白青莲道:“还不清楚,但是萧腾丰的背后是李彦峰,如果李彦峰出手,那杜清月就弱爆了。”

    郝玲珑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非常担心杜清月,按说现在杜清月摊上事了,他心里应该高兴才对,怎么可能是担心呢?

    他忽然想起翟星月对自己说的话,爱一个人就像是飞蛾扑火一样,明知道那是危险的,不可取的,却偏偏那么做,因为爱是没有理由的。难道自己对杜清月真的是爱?

    想到这里,郝玲珑不住的在心里骂自己下贱,可是骂过之后,那种隐隐的担心还是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白青莲只是关注着场面的局势,完全没有注意郝玲珑的神色变化。不一时一个女人出现在杜清月别墅门口,那女人穿着白色的连衣裙,身材婀娜多姿,郝玲珑认识她,她是赵欣瑶。

    就在赵欣瑶准备敲门的时候,那面包车上下来几个人,为首的就是黄阿超。看到黄阿超,郝玲珑就更加担心杜清月的安危了,于是道:“那黄阿超心狠手辣,杜清月肯定对付不了。我……我去帮她。”

    白青莲吃了一惊,拉住他道:“你疯了?为了杜清月得罪李彦峰吗?”

    郝玲珑道:“我已经得罪李彦峰了。”

    白青莲还是道:“那你也不能去,黄阿超手段毒辣,何况他手下还有十几个人呢?你去送死啊?”

    郝玲珑心中的那份担心已经使他忘记了危险,便道:“白青莲,我不能看着杜清月被他们侮辱,要对付杜清月只能我们来,所以我现在要救下她。”

    白青莲气得又要发火,可是想想今晚和郝玲珑闹了几次,再闹下去真的不欢而散,于是瞪眼怒道:“你真虚伪,你一定是喜欢杜清月,你真下贱,你是下贱的男人。”

    郝玲珑被她骂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强辩道:“我不可能和杜清月有什么结果了,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接近她,她的公司财大气粗,也许会对你有好处呢。”

    白青莲心里虽然生气,但想想他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便道:“郝玲珑,我严重警告你一次,别被杜清月的美貌所折服,她杀了你一次,照样会杀你第二次,第三次,你要当心。”

    郝玲珑听她的口气是默认了自己的行动,于是笑道:“白青莲,你有时很可爱吗。你要是这样通情达理,会有很多男人爱你的。”

    他说着,在白青莲脸上亲了一口,白青莲身子一颤,忙推了他一把道:“滚滚滚,别挑我!”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赵欣瑶已经叫开了门,但是此时黄阿超带人迅速到了赵欣瑶身后,挟持着赵欣瑶就进了别墅。郝玲珑一看不好,也随后闪身到了别墅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