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黄雀在后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4本章字数:3109字

    郝玲珑知道杜清月非常聪明,可能通过查晓萌了解了自己的一些情况,所以和她说话不能乱说,于是道:“其实我是最近才来花州市的,没找到什么合适的工作,就在李彦峰那里呆了一段时间。但是我看见李彦峰为非作歹,经常欺负你们威愿公司,所以就愤然离开了。因为我懂气功,觉得做按摩师比较合适,就去了足疗店。我虽然在那里当足疗师,可是一直痛恨李彦峰,呵呵,我最见不得这种仗势欺人的人,尤其是欺负像你这样的美女,于是就暗中保护你。说实话,这是我自愿的。”

    杜清月心下“咯噔”一声,心想他既然在李彦峰手下待过,那黄阿超为什么不认识他呢?但是她表面还是笑嘻嘻的问道:“你……确信在李彦峰手下待过?”

    郝玲珑听杜清月问得有点异样,心想,是不是我说错了,引起了她的怀疑?转念一想便道:“是的,就呆了两天,李彦峰根本不待见我,我也没暴露什么,所以他根本不认识我,就连黄阿超也不知道我。”

    杜清月就知道他在说谎,心想李彦峰是多么精明的一个人,手下来了什么人,走了什么人,他只要看了一眼就一辈子记住。但是她不想点破郝玲珑的谎言,因为她想把郝玲珑收归己有,以对付李彦峰做筹码。她看着郝玲珑,若无其事的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你现在岂不是没有工作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到我们威愿公司来上班吧,我们保安部还缺一个副部长,如果你过来,我按正部长给你发工资,不如……”

    郝玲珑心里一阵激动,他早就想到杜清月的身边来了,不过他觉得还是不能急着答应,杜清月精似鬼,不能让她对自己有所怀疑,于是拒绝道:“不不不,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我现在还不想工作……”

    郝玲珑感到自己在杜清月面前就像个傻子,心想既然她没事了,就赶紧撤吧,要是让她听出自己的声音来可就不知道怎么收场了,于是看了看外面的天道:“不……不早了,我该走了,拜拜……”

    郝玲珑说着,也不管杜清月什么态度,就转身像逃跑似的跑了出去。他动作很快,一下子就跑得没影子了。

    杜清月很想和他聊聊,却想不到他躲避自己,不禁疑惑的问自己道:“难道我什么地方说错了吗?他为什么不想和我多聊聊?我以后该怎么去找他呢?”

    再说碧海公司总裁萧腾丰正在下面车子里等待着结果,他不断的抽烟,也没有注意郝玲珑进去,只是惴惴不安的等着。忽然看到黄阿超等人狼狈的逃了下来,他们的衣服被不同程度的撕破了,脸上、身上都有血迹。萧腾丰就知道出了岔子,心想以黄阿超这十几个人的手段,难道还败在杜清月的手里吗?

    眨眼间,黄阿超等人就到了萧腾丰车子边,萧腾丰为避开嫌疑,并没有打开车门让黄阿超等人进来,而是摇开车窗问道:“你们这是怎么啦?”

    黄阿超哭丧着脸道:“萧总,花州市我们待不下去了,你……你给点钱给我,我们立马离开花州市,你的事你看着办吧,我们也不会对外说一个字。”

    萧腾丰似乎还不死心,便道:“能告诉我出了什么事了?如果事情不大,我还是能摆平的。”

    黄阿超盯着萧腾丰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和威愿斗了,那个神秘人又出现了,他妈的就像是鬼魅一样,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房间里。萧总,我算是看出来,那个女人不简单,咱们动不了她啊。”

    萧腾丰就不相信这个邪,心里怒道:“你他妈的把事情办砸了就胡说八道,那女人有几斤几两我比你不清楚吗?”

    他说着,扔了一张卡过去道:“这是五十万,你们给我滚!”

    黄阿超皱眉道:“不是说好一百万吗?”

    萧腾丰像是吃到了苍蝇般怒道:“给你五十万那是看在你大哥李彦峰的面子上,否则一分我都不给你。”

    萧腾丰说着,就开着车子迅速离开了,黄阿超等人也没有办法,只好驾驶着面包车悻悻的离开了。

    但是在别墅里的杜清月可没有闲着,她通过监控视频看到了黄阿超离开的情景,立即拨通了市警察局局长金榆的手机。

    萧腾丰回到城北欧式别墅的家里,刚打开门,忽然闻得一股烟味,心想自己的家人从不抽烟,自己也没有在家里抽过烟,哪里来的这股烟味啊?想着就打亮电灯,只见豪华客厅里,妻子詹英穿着睡衣、哭丧着脸坐在沙发上,一边是翘着腿悠闲抽烟的白青莲,白青莲野性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萧腾丰看。

    萧腾丰吃了一惊,想不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去撬动杜清月,白青莲却来撬自己了,但是深更半夜,他又赶走了黄阿超,谁来帮助他呢?

    白青莲一只手抚摸着詹英酒红色的卷发对萧腾丰道:“萧总,你可够狠心的,让这么漂亮的老婆在家里独守空房,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萧腾丰曾听说白青莲好女*,不禁有种被侮辱的感觉,喝道:“白青莲,你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不要碰阿英。”

    可是白青莲就是要碰詹英,她故意将嘴伸到詹英的脸上亲了一口,道:“你老婆五十岁了,还是很香的哦。”

    萧腾丰气得差点没晕过去,他迅速的向电视机柜子边走去,他在电视机柜子里面藏了一把小型的手枪,就是为了对付那些不速之客的。但是他还没有到柜子边,就听得白青莲拉动枪栓的声音,白青莲的声音也传了过来道:“你最好别动!”

    萧腾丰一看,她手上的枪赫然就是自己藏在柜子里的枪,看来白青莲是做足了功课,自己今天是彻底的栽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吧!”萧腾丰无奈的道。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怎么对待杜清月的,我就怎么对待你。”白青莲拿出一份土地转让的合同来,放在桌子上。

    “你和杜清月是联盟?”

    “生意场上没有联盟,更没有朋友,有的只是利益。”白青莲道,“我对付一个失势市长的盟友总比对付市位数记的盟友来得轻松一点。我想从杜清月手里拿地看来是不可能的了,只有从你手上拿了。呵呵,反正你城东的地多得是,让一点给我,大家都能赚岂不是很好。”

    萧腾丰瞥了一眼那个合同,居然把自己得到唯一的百花街地都拿走了,他苦笑了一下道:“白青莲,看来你这个搅局者闹得动静还比较大啊,你就不怕吃多了噎死吗?”

    白青莲道:“我噎不噎死就用不着你操心了,你还是担心杜清月吧,别以为那个女人好对付,今天你碰了她,还是想想她怎么对付你。”

    白青莲说着,将合同推过去道:“签字吧,萧总!”

    萧腾丰没办法,只好拿起笔签上自己的大名,然后推过去道:“白青莲,我还是那句话,别把自己噎死。”

    白青莲收了合同,诡异的一笑道:“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你还是想办法花钱把黄阿超捞出来吧,他要是说出什么事来,你的下半辈子可能就要在牢里度过了,呵呵。”

    她将手枪里的子弹卸掉了,将空壳的手枪仍在茶几上,然后扬长而去。

    白青莲离开,萧腾丰仿佛从噩梦中惊醒,立即拨打了在市警察局的朋友的电话。他朋友接了,萧腾丰就直接问晚上是不是出警了?抓到了谁。那朋友说,刚不久市警察局局长金榆亲自带队,又将黄阿超抓了。朋友说完,问他是不是和黄阿超之事有牵连。

    萧腾丰不敢说出今天的事,只是说为一个朋友来问问,并且让他打听点消息,随时保持联系。

    萧腾丰挂了电话,把杜清月、白青莲两个女人恨得要死,发誓一有机会就去报复。

    白青莲出了萧腾丰的别墅,再次看了看手里的合同,简直开心得要死,现在对她来说,从杜清月手里拿地和从萧腾丰手里拿地,其性质都是一样。她是见萧腾丰困在城东别墅这儿,才忽然灵机一动,要抄萧腾丰的老巢的。

    不过想到杜清月,就想到了郝玲珑,顿时一股怒气从心里升起,她此前看着郝玲珑匆忙去救杜清月,觉得郝玲珑心里想到的还是杜清月的安危,于是心里有了醋意。

    白青莲此前游戏人生,从来就没有把感情放在心上,只有对梦舒真正动心过,可是现在又几乎忘记了梦舒,想不到居然为郝玲珑心痛。她一面往回开车,心里一面想,得找个什么办法控制住郝玲珑,如果让那小子和杜清月联手起来,对我可不妙啊。

    她开车速度比较快,到了云锁宾馆806房间的时候,郝玲珑还没有回来,于是想了一个办法,专等着郝玲珑出现。

    郝玲珑出了杜清月的别墅,忽然找不到白青莲,出了小区也看不到她的车子,就知道她走了,于是就找出租车回去。

    他好不容易打了一辆车租车,就直奔云锁宾馆而来。到了云锁宾馆,看到了白青莲的车子,心里定了定,便上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