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 宏山陵墓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5本章字数:3205字

    方爱香不解的道:“姐,你知道这小子在骗你,你干嘛还要让他治啊?”

    方珍响道:“只是死马当活马医呗,万一能治好呢。这件事你们不要对外面说一个字,不能让方家丢脸。”

    方爱香忙道:“放心吧,姐,这种事我们怎么可能对外说呢?不过,那小子怎么处理啊?”

    方珍响道:“到今晚后半夜,我让安海把他杀了,扔到长江里坠下去喂鱼。对于瞿嫣,你们给她一笔钱,就跟她说王龙师傅要长期留在这里治病,让她做好王龙师傅家人的思想工作,另外没有召唤,让瞿嫣不要来了。我身体如果继续不好,就转到别处吧!”

    方爱香听了,无奈的答道:“好吧,我这就去和瞿嫣说,你要养好身体啊!”

    方珍响点点头。方爱香就出去了。

    现在房间里只有她们母女二人,方珍响道:“女儿,以后做事不要大呼小叫的,他提出方案,咱们就给他治,治不好,咱们就除掉他,有什么好说的呢?”

    万香荣道:“你不知道那小子有多可恶,居然……居然这样占你便宜,我能不生气吗?”

    方珍响慈爱的看着女儿道:“好了,那小子到晚上就没命了,让她占点便宜又算的了什么呢。”

    万香荣冷哼道:“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方珍响忙道:“行了,行了,你有事就先走吧,我现在好多了,想睡一睡。还别说,这小子的气功还真有用,最起码我还能多活几天。”

    万香荣听了,就告辞母亲出来,她也是刚刚大学毕业,因为母亲生病就没有急着去工作,而是陪着母亲,顺便看看书准备考研。

    她出来的时候,见方爱香已经打发走了瞿嫣,便套住方爱香的手臂道:“小姨,我今晚到你家去睡吧,想和你说说话。”

    方爱香高兴的道:“好啊,你大学毕业还没到我家去过呢?”

    万香荣忽然叹一口气道:“我妈妈看来真的没得治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方爱香忙安慰她道:“别乱想,她会好起来的。”

    万香荣道:“这些天你也看到了,是一日不如一日。都这样了,爸爸也不见面,愁死了。”

    方爱香道:“你爸爸一直在忙,你就不要埋怨他了。”说到这里,小声的道:“我看那个王师傅治疗还是有效果的,你妈妈干嘛那么生气啊?”

    万香荣略微不满的道:“小姨,遇到这种事你不生气啊?那个王龙看着就不是好人,脸色苍白,自己的病都治不好,还来治别人的病,这分明就是骗子。我妈妈是多精明的人啊,哪能被这样的人骗了。——好了,小姨,这种事以后别提了,就当没发生过。”

    方爱香点点头,便和万香荣一道走了。

    晚上很快来临,方珍响略微吃了一点流食,然后让伺候的佣人都下去了。到后半夜的时候,她醒了过来,喊道:“安海!”

    顿时房门开了,一个粗壮的大块头保镖走了进来,道:“夫人,有什么吩咐?”

    方珍响道:“让二楼、三楼所有的保镖、下人都下去,没有我的传呼,任何人不准上来!”

    安海不放心的看着方珍响道:“夫人,这……恐怕不好吧,万一你的病……”

    方珍响道:“我要安静,你们在外面大声的呼吸我都能听见,听见了我就睡不着。你放心,我都是快要死的人了,没人来伤害我。”

    安海听了,才鞠躬敬礼离开了房间,并且把所有的保镖、下人都带下去了。

    方珍响听到外面没有丝毫声音了,已经确信没人了,她微微一笑,忽然从床上坐起来,她拔掉点滴,将自己白色的睡衣用带子系起来。她开心的看了看自己,然后又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感到从没有过的舒适。

    她看到桌子上的水果,便拿起来,啃了一口,细细的嚼着咽下去,她一面吃苹果,一面细细的品味着王龙亲吻自己的过程,总觉着不可思议之中透着诡异。

    她吃完了苹果,然后拉开门,外面灯火通明,就是没有人了。她赤着脚,就上了三楼。

    杂物间的门是开着的,她在灯光下,看到王龙被绑在铁柱上,低着脑袋睡着了,她轻轻的走进去,就在郝玲珑面前蹲下身,细细的看着郝玲珑。

    郝玲珑忽然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居然是方珍响,惊道:“你……你……你好了?”

    方珍响微微一笑,然后伸出手,将郝玲珑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丢在一边。

    郝玲珑更加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戴着面具?”

    方珍响道:“你忘了咱们亲吻的时候,脸离得那么近,我看出来了。——呵,小伙子长得不赖,为什么要戴着那样的面具呢?”

    郝玲珑冷哼道:“你都要杀我了,了解这些事有意义吗?”

    方珍响轻笑一声道:“杀你?哼,我不会杀你的。”

    郝玲珑好奇的道:“你不杀我,干嘛要绑着我?”

    方珍响道:“那都是做给外人看的,你知道吗?我现在谁也不相信了,只相信我自己。”

    郝玲珑越发糊涂了,她难道连她自己的女儿都不相信吗?他这么想也就这么问了。但是方珍响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严厉的问道:“告诉我,你的真名叫什么?你在花州市遇到了什么?为什么要戴着人皮面具活着?”

    郝玲珑也轻笑一声道:“你不跟我说真话,我干嘛要和你说真话?”

    方珍响道:“咱们要相互信任,不是吗?”

    郝玲珑道:“你能够让我信任吗?”

    方珍响点点头道:“是的。”

    郝玲珑摇摇头道:“可是我不相信你,你……”

    话还没有说完,方珍响就捧着他的脸,嘴唇就压到他的唇上,细细的吻着他。

    那一刻郝玲珑简直是懵了,这个女人怎么能强行吻自己呢?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像是不期而遇的一桩喜事到来。

    他们吻了足足一分钟,然后方珍响就放开了他,道:“按照年龄,我都可以做你妈妈了,我吻你不是那种男女之间的吻,而是对你信任的一种表示,你也不要乱想。”

    郝玲珑这才想到她的用意,便点点头道:“是,我应该信任你了。你……你好像有很多故事啊?”

    方珍响点点头道:“你听说过秘密特种兵吗?我其实就是秘密特种兵。”

    “啊。”郝玲珑惊奇的呼了一声,他曾在查晓萌面前说自己是秘密特种兵,那不过是遮掩身份的,想不到眼前的女人就是秘密特种兵。

    但是他还有点不相信,于是追问道:“你……真是秘密特种兵?”

    方珍响点点头,道:“我有徽章,但是现在不在身边,也不能给你看,但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她说着,抓起一根废弃的铁管,轻轻一拧,就把铁管拧弯了,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力道,是做不到的。

    郝玲珑点点头道:“我相信了,但是你到花州市来是为什么呢?还有你怎么得了脆骨症?”

    方珍响没有回答他,而是道:“我已经拿出足够的诚意了,现在该你了。你是谁?你的气功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郝玲珑在这样的情况下似乎已经不能隐瞒了,于是道:“其实我是个乡下来的大学生,我什么都不是,我的真名叫郝玲珑,因为被杜清月欺骗了,做了她的上门女婿,她通过我巴结苏闵柔,让她做了总裁的位置。杜清月怕我把这个丑事说出去,就对我下了杀手。我想办法逃了出来,然后戴着这个面具一直生活着。”

    方珍响听着这些事,脸上阴晴不定,看样子,她对苏闵柔、杜清月的事非常了解,所以也没有细细的问。只是问道:“你这么厉害,杜清月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她怎么可能对你下杀手?”

    郝玲珑道:“我以前不是这样,在接触苏闵柔的时候,有一晚被李彦峰逮到了,他们说有个蒋博士制造了定神丹,需要试验品,然后就把我当试验品,让我吃了定神丹。后来我就成了这样子。这件事还没有人知道,甚至李彦峰都不知道,他一直认为我死了。”

    方珍响听到定神丹,惊奇的道:“定神丹?你被喂吃了定神丹?”

    郝玲珑道:“是的。”

    “天啊,我到花州市来就是调查定神丹的,你把当时详细情况跟我说说。”

    看着方珍响一副急切的样子,想来她一定是知道定神丹的,于是就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

    方珍响听完后,道:“这么说李彦峰、苏闵柔当时就知道你死了,而杜清月是不知道你被喂吃了定神丹,但是她几天之后又找人把你杀了。你通过赵东,金蝉脱壳,用耗子的尸体冒充了你,所以杜清月也知道你死了。那么现在真正知道你身份的还有谁?”

    郝玲珑心想还有翟星月、白青莲和郑蓉,但是这话不能说出去,如果这位方珍响是坏人,那么就害了翟星月和白青莲、郑蓉,于是摇摇头道:“没有了。”

    方珍响点点头道:“很好,我现在告诉你的也是定神丹的事。在二十年前,花州市城东国道往南走三十里的宏山里面,发现了一座战国时期的大型陵墓,是战国时武花王的陵墓,在陵墓里出土了大量的精美陶器、玉器和金器,还有鼎、簋等礼器。但是这些都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挖出了花王并未腐烂的身体。就这具身体的出现,几乎是改变了人体科学的发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