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同处一室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1本章字数:2469字

    曾经的白天鹅,就那么优雅地从他身边飞走了,而他却无力挽住她美丽的羽毛,内心忽然有一种悲凉的感觉。

    这种感觉却无人能懂,他不能和任何人倾诉,眼前这个女人也不行。官场中的男人,最忌讳暴露后院问题,那样会让别人生出许多无端猜忌。

    “你脸色太差了,赶紧躺会吧。”

    是该躺会了,他疲惫到了极点,头疼欲裂,晃悠着一米八八的高大身子,斜靠在宽大厚重的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见他听话地躺下了,夏霁菡放下心来,锅里的小米绿豆粥慢慢熬着,她坐在餐桌旁,这才细细打量起这个房子。

    这个公寓是复式结构,一层的功能主要是会客,大大的会客室,摆满了真皮沙发,会客室旁边有一个视听间,背投录影机一应俱全,然后就是餐厅厨房。楼上估计就是书房和卧室了。

    她感觉有些凉意,中央空调的温度过低,她看了一眼沙发上昏睡的人,应该给他盖上点什么,胃不好的人都怕寒,轻手轻脚地走到衣架前,摘下了他的一件衬衫,轻轻地盖在他身上,然后回到厨房,关上电磁炉,一时之间不知该做什么好,竟趴在餐桌上睡着了。

    “啊涕——”

    她是个怕凉的人,被自己的喷嚏声惊醒后,忙看了一眼沙发上的人,那个人动了动,没有睁开眼。

    她有些不放心,小心地走到他的跟前,伸手摸他的额头,又摸自己的,吓了一跳,他发烧了!

    这怎么办?

    她的手再摸,确认他的确发烧后,她蹲下身,轻轻地摇了摇他的肩膀。

    他“嗯”了一声,声音有些嘶哑,随后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他的眼睛里有许多的红血丝,眼皮双成好几层。

    他真的病了。

    “关书记,你在发烧。”

    “哦。”他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她起身接了一杯水,递到他面前。

    他歪过头,她赶忙把手伸到他的颈后,托起他的头,把水递到他嘴边,只喝了两口,他便又躺下。

    “怎么办?”她轻声地有些急切的问道。

    他伸出手,搭在她的肩上,半天才睁开眼,看着天花板说:“我这有药箱,应该有退烧的药,就在餐厅的壁橱里,你先给我盛碗粥。”

    他坐了起来,用手抚了抚头发,又闭上眼睛。

    她端着一碗粥来到他面前,闻到清香的小米粥,他有了些食欲。

    喝了一碗粥,吃了退烧药,他又重新歪在沙发上,眼睛看了一会天花板,又疲惫地闭上了。

    她洗好碗,把剩下的粥倒在厨房的锅里,将带来的电磁炉等东西收进袋子里,任务完成了,她应该回去。

    可是,他在发烧,她不能走。看着昏睡中的他,双手抱在胸前,两只大脚丫下意识地缩着,好像很冷的样子。

    发烧的人都怕冷,她起身关了空调,轻手轻脚的跑到楼上,从他卧室的壁橱里,找出一条薄毯,刚想转身下楼,看到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实木镜框,镶嵌着一张八寸黑白照片,照片上是一位身穿偏襟上衣的满头银发、面容慈祥的老奶奶,面露微笑,戴着老花镜的眼睛看着左手正在缝补的东西,拿着针的右手举过头顶,针尖在头发上摩擦着,长长的棉线泛着质感的细小的毛绒。

    夏霁菡被这张照片震撼了。

    是被老奶奶那安逸的神态震撼住了。

    这是个没牙的老人,她的左手拿着的是一个正在缝补着袜子,那只长长的袜子显然是男人的,套在袜板上。

    夏霁菡小的时候见过袜板,爸爸经常用这个给她缝补袜子。

    她把薄毯盖在关昊的身上,又把屋顶的大灯关了,只开了一盏小壁灯,重新走上楼,因为她刚才看见了一堆换下来的衣服,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干点活儿打发时间。

    首长公寓就是不一般,连烘干机都有。

    但是她没用烘干机,现在又不是冬天,还是沾染了太阳味道的衣服好闻。

    关昊穿衣讲究,但很单调,全是衬衫和西裤,尤其是这一堆衣服中有七八件是衬衫。

    晾好衣服后,她看见浴室洗漱间有一个储物箱,堆满了袜子和内裤,仍然是换下来准备洗的。

    男人独处就是这样,只要还有换洗的衣服穿就不洗脏的,这样堆着非臭不可。

    想了想,又觉得给别的男人洗内裤有点那个,反正也洗了那么多了,内裤就内裤吧。

    这样想着,就将这些东西统统丢进一个小洗衣机里。反正是洗衣机在洗,又不是她在洗。

    洗好后,她就将这些内裤和袜子放进烘干机,有杀菌的作用,因为在机洗的时候,她也读懂了烘干机上面的使用说明。

    烘干后,她一件一件地折叠好,放进衣橱,这才下楼。

    关昊还没醒,坐在沙发上,她犯难了,自己到底是走还是不走呢?

    想着想,她也有了困意,今天跟着田埴在收获中的田野疯玩了一天,筋疲力尽,要不是接到他的信息,恐怕她这会早就睡了,索性也歪在沙发上,眯起了眼。

    昏睡了很长时间,他才醒,很热,汗水打湿了睡衣,头不再剧烈的痛了,他退烧了。看见了躺在对面沙发上的她,蹑手蹑脚地来到她跟前,将自己盖的薄毯给她盖上。

    她的样子像只安静的小猫,嘟着小嘴,密密的睫毛盖住了心灵之窗,假如现在弄醒她,这扇窗户肯定有惊恐、不安的内容,算了,不打扰她了。

    快一点了,她躺在皮沙发上睡一通宵肯定不行。可又不敢叫醒她,只好给她脱掉凉拖,小心地把她的两只小脚放好,大气不敢出。

    不过,很快他的呼吸就急促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双女人俏丽的小脚,骨骼纤细皮质柔嫩,脚背白皙得如透明一般,隐隐现出几条青筋,十个脚趾都涂染上淡粉色,像十片小小的花瓣。

    关昊看呆了,这是一双让所有鞋子失去光彩的小脚,圆润可爱,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难怪她经常跌跤,正如她爸爸所言,脚小,着力面积就小,所以爱跌跤。

    关昊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看一双女人的脚,罗婷从不让他看见她的脚,芭蕾舞演员的脚早已经不是普通意义的脚了。人们在赞美他们舞蹈的时候,绝对想象不到由于长时间用脚尖跳舞,他们的脚严重变形,脱了舞鞋后就会面目全非。

    夜已深,房间安静极了,只有关昊压抑的喘息声,在这个只有他们俩人的公寓里,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要知道,这个小女人从写下那个小纸条开始,就已经驻足在他的心里了,三关坝的吻,带给他的感觉是那样的美好,柔柔的,甜甜的,连同她那柔弱的小身体,无数次激起他对女人的向往,他很久很久都没有这样的向往了,他甚至曾经怀疑自己是不是残废了,没了那方面的冲动和热情,身体被锈住了,但是在三关坝,当他抱着她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是正常的,眼下,这种感觉又强烈地出现了,正值盛年的她,而且没了婚姻的束缚,要说对自己房间躺着的她来说没有生理反应那是不可能的。

    感觉到身体某个部位的变化,关昊周身的血液似乎都快速奔涌起来,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他也不想控制自己了,要知道,他是个还算正常的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