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把她从冻房带走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3本章字数:6314字

    关昊的确是下了车,往胡同里走来,立刻,寒冷就驱散了他身上的热气。

    胡同里寂静无人。

    他走到一个貌似大杂院的地方停下,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机,他不敢给她打电话,就发了一条短信:我已到门口,开门。

    只要听到开门声,那就是她。

    果真,很快传来轻轻的开门声,他迈开大步朝里走去,看到两间南房透出的灯光,一个熟悉的身影探出来,东张西望着。

    他迅速进了屋。

    夏霁菡关好门后,就发现他穿得太少了,单薄的西装里面,只是一件保暖衬衣,领带松开着,浑身散发着浓重的烟味。他是不吸烟的,肯定是刚散会,烟味还没散尽。

    “阿嚏,阿嚏”

    他赶紧用手捂住鼻子和嘴,压低声音,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她递给他一块纸巾,笑着说:“冷吧,我这可是名副其实的冻房,你这娇贵的身子肯定是冻着了。”说完,自己也打了两个喷嚏。

    他张开辽阔的双臂,把她紧紧地抱入怀中,说道:“赶紧穿衣服,跟我走,这里太冷了,你会被冻僵的。”

    其实,他一进屋就发现炉子里的火已经灭了,并且第一感觉就是她还没吃晚饭。这么早钻被窝就是防冻防饿。

    “我不!”她固执地说。

    他眉头微蹙,对这个问题她怎么这么敏感?就说:“你这儿太冷了,会出人命的。”

    “你要不来我在被窝里不冷,有暖水袋,可热呢。”她故作轻松地说道,只是,浑身冷得直哆嗦。

    这是一个南向的老房子,木制的窗户,封闭不严,寒风从门缝里钻进来,关昊从下到上感到了寒气,他紧紧的拥住她说:“快走吧,太冷了,如果我感冒了年前可就什么事都干不了。”他语气温柔地说。

    “那你赶快走吧。”她挣脱他的拥抱,尽管她是那么贪恋他温暖的怀抱和他特有的清爽气味,但她还是推开了他。

    “你必须跟我走!”他有些生气,口气也强硬起来。

    “不,我坚决不跟你非法同居!”她有些孩子气地说道,小脸憋得通红,像是在发布宣言。

    他扑哧笑了,用手指点着她的额头说:“想什么呐小同志,怎么这么龌龊呀,心理不健康,谁跟你同居呀?”

    “哎呀,你真是——”她立马羞红了脸,重重给了他一锤。

    她楚楚含羞的娇媚和被捉弄后的窘态,惹得他想“哈哈”大笑,只是夜深人静他没敢笑出声。

    “傻孩子,你放心,我不会跟你非法同居,我只是有些话要交代给你,因为我年前年后要在督城、北京、省城三地忙,正月还有两个大活动,人才招聘会、两会,肯定顾不上你,就这会儿有时间,就这会儿想说,你看着办,要不就在你这冻房里说,反正我们都不怕感冒生病,反正你也不怕被邻居发现是不是?”他说着,一赌气的地坐在了那张小床上,刚一坐下,那床就颤悠了一下,而且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吓得他腾地站起,以为他把铺给坐塌了。

    看他惊恐的站起,她捂住嘴嗤嗤的笑出声。

    见她在笑,关昊凌着眉头,严肃的说道:“我再说最后一遍,赶紧跟我走,不能在这里住下去了。”

    “真的没事,今天冷是因为火灭了。”她还在辩护。

    “小心我用强!”说着,便向她逼过来。

    她想了想,就乖顺地说:“行,只是我不想去你那儿。”

    “可以,去我办公室或者饭店。”

    “那更不行。”她急忙说道。

    他算准了她会拒绝的,因为自从交往以来,他非常满意她的做派,从不给他找麻烦,甚至很少主动给他打电话,只有一次应该是那个男人出事期间,打了一下可能觉得不妥就又挂了,她能够做到处处为他考虑,考虑他的影响和前程,从不要求他什么,只是自己无休止的在她那里索取着无限的美好和温柔。

    试想,要是别的女人被堂堂的市委书记爱上,早就不知摆在哪儿了,肯定是今天要职位,明天要项目。他见多了官场上的这种事,所以始终对情人排斥甚至是鄙夷。

    他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眼力,第一眼见到夏霁菡他就知道她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就被她完全的吸引了,他们彼此深爱着对方,等待着对方,他感觉他早就把她当做自己身体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刻入骨骼上,铭记心底里,融入血液中。

    “快穿衣服,走。”他已经等不及了,赶觉身上那两件衣服实在是太单薄了,清冷的鼻涕都流出来了。见她没有动的意思,他生气的说道:“你要不走,我也不走,我就钻进那个被窝,让你的邻居发现了,就会说你的闲话。”

    这话起了作用,她急忙转身去穿外套,如果再不走,她保不准在这里发生点什么事,那可就危险了,大杂院,不隔音的房子,而且又都知道自己是电视台的,过不了几天,就会满城风雨。

    他们俩几乎是小跑着上了车,关昊赶紧发动了汽车,好在熄火时间不长,很快车里的温度就上来了。

    关昊看着围得严严实实的夏霁菡,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关昊开着车,行驶在夜幕下的道路上,来到他的住处,他没顾上换衣服,就直接走进浴室去放热水,对着正在脱外套的夏霁菡说:“泡个热水澡吧,不然咱俩非得感冒不可,刚才在你的冻房,我已经冻透了。”

    夏霁菡的脸红了,她客气地说道:“谢谢,你泡吧,我不用。”然后规规矩矩地坐在了沙发上。

    本来俩人早已是两情相悦,按说存在他们中间的障碍随着夏霁菡的离婚已经消除了,可今天关昊就是觉得夏霁菡表现的有些生疏,而且这么大的事居然都没告诉他,尤其是他晚上跟她说结婚的事时,她的反应让他非常失望,似乎想极力撇清和自己的关系,看来这个小女人对自己长了心思,开始戒备自己了,这可是关昊不愿看到的,他这么忙,不希望在她这儿在累脑筋,他决定好好跟她谈谈。

    他当着她的面开始换衣服,他发现她扭过头去,交往这么长时间了,而且他们也有过几次最亲密的接触,知道她面对他时都会害羞,但此时,他感到她绝对不是因为害羞而别过脸去,他一时来了气,不明白到底因为什么让她疏远自己。

    他穿上了棉睡袍,挨着她坐下,她刚想挪开他,就被他的长胳膊搂住,不使她挪动半寸。他紧紧地搂住她,亲吻着她修长柔滑、白如凝脂的脖颈。他感到了她微微的闪躲和抗拒,他终于怒了,扳过她的身体,使她面对自己,深深的眸子冷峻而严肃。

    “蓞萏,我做错什么了?怎么感觉你不对劲了?”

    看着他那刚硬而不失柔美的脸和冷傲而不失亲切的目光,尤其是那刚亲吻完自己的性感温润的唇,她的心开始荡漾了,她知道他心里有她。如果说开始她和关昊是因为爱——纯粹的爱才彼此吸引,那么现在再这样下去就不能说是纯粹的爱了,自己就该是有某种企图了,她不能给他造成这种印象,更不能让这份爱对他又任何的压力。当初,她背弃道德准则,和丈夫以外的男人交往,使她无法抵御眼前这个魅力四射的男人,在自己的心中有了一个游离于婚姻之外的心灵家园,她没有因为关昊的原因少爱田埴一分一毫,她更没有因为关昊的原因而放弃对自己的要求。这份爱,是人一生中可遇不可求的,她不想错过关昊这个男人,她看到他身上具备许多常人不具备的优良品质和睿智的思想,这些深深地强烈地吸引着她,尤其是他带给她心灵的悸动和精神上的满足,恐怕是别的女人三生都遇不到的。她只是纯粹的爱着,即使经受不住道德的拷问她还是愿意这样爱下去,因为,真爱无罪!这样的爱坚守多年后,相信会能得到人们的理解和宽容的。

    但是,眼下情况就不同了,横亘在他们中间的那条道德的鸿沟消失了,他们还能纯粹地爱下去吗?尽管她知道关昊对自己非常痴迷,但是这份痴迷能够承载他们的未来吗?就算关昊愿意,他那有着资深背景的家庭和他那神秘的关系网愿意接受她这样一个平民百姓的后代而且有着离婚史的她吗?如果不能或者阻力重重,那她就不如尽早放弃,给爱人一个灵魂自由的空间,她可不希望自己所爱的人为这事疲于周旋,更加的不希望自己对他的前程构成隐患,那样她即便是万劫不复,也是百身莫赎!

    说真的,有些事情她还想不太明白,但有一点她是明白的,光有爱是不够的,她看过许多这样的小说和电视剧,尽管那些都是虚构的,但毕竟在生活中是出现过的,爱情,受着好多外在因素的左右,谁能说田埴不爱她呢?谁又能说她不爱田埴呢?结果又怎样呢?他们不是也走到了婚姻的尽头了吗?

    对于关昊,她又能把握多少呢?他的一切她又能知道多少呢?尤其是他背后的一切,她几乎一无所知。

    “你怎么不说话?”关昊握着她冰凉的手,用了一下力,低低地说道。

    夏霁菡长出了一口气,不能不说这个男人非常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所思所想,她习惯地紧闭了一下唇,说道:

    “我没有告诉你我的事,是我不想让你有什么压力,我爱你这是事实,但是这种爱是精神层面上的,绝对跟婚姻和责任没关系,如果我们非要让爱落到婚姻的平台上,那这种爱就背负的太多了,加码后的爱情还能走多远我心里没底。再自私一点说,我一旦对结果抱着希望和梦想,就会沉湎其中,万一达不到这个目标,恐怕会跌得很惨,为了免受更大的伤害,我还是学学虞姬及时收梢吧,现在还你心灵的自由,你还会念着我的好,还会对我有留恋,如果我达不到目的到时又哭又闹痛不欲生时,你恐怕连看我一眼的兴趣都没了,那我可就得不偿失了,岂不白费了心思?我会二次遭到抛弃,那样我就会一蹶不振的。”

    说到这里,她美丽清澈的双眸,渐渐笼罩上一层雾气,弥漫着令人震撼的忧伤的泪水。

    天哪,这是怎样一个令人怜爱又自知的女人啊!

    他没有立刻拥她入怀,而是重重地吞咽下一口唾液,一字一字地说:“萏萏,我关昊不是个玩弄感情的人,也没那个兴趣,更没那个闲功夫,我来督城一年了,你应该清楚我的为人,我身边不乏示好的女人,但谁看见我和她们眉来眼去了?在省城时你就说过,我是一个知道自己该要什么的人,在政治上是这样,在生活上我也是这样,我知道自己该要个什么样的女人,庆幸这个人我今生遇到了,我不只想和她花前月下,还想和她柴米油盐的过日子,想真切的得到她,得到她一辈子,我刚离婚时,心里的确有些失落,因为我是被抛弃的人,尽管我和她的感情生活贫乏的很,大部分时间是分居两地,但是谁也不希望被抛弃是吧?感谢上帝让我认识了你。我记得钱钟书说过一句话:老头子谈恋爱就像老房子着了火,燃烧起来没得救。你的确应该好好想想,想想该不该跟我一起燃烧,毕竟我是半个老头子了,而且前程莫测,今天在督城,明天说不定就被组织部门贩卖到哪儿去了,海南、内蒙、黑龙江,这都说不准,到处漂泊。省委廖书记早就说过,领导的爱情都是赤字,严重亏损,许多时候家属都是独自承担照顾父母、教养孩子的重任,你是那么年轻,又是那么漂亮,面临人生再次选择的时候多想想是应该的,我没有权力要求你什么,更没有权力强迫你做什么,良禽择木而栖,正常。”

    说着,他松开了她,慵懒地靠在沙发上,貌似心情沉重地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本来他开始说的时候,夏霁菡就动情了,泪水溢出了眼眶,可听着听着就不对劲了,好像她疏远他是自私的在为自己寻求后路?好像她倒成了嫌贫爱富挑肥拣瘦权衡利弊的功利之人?怎么最后和自己的初衷背道而驰了呢?她一急,含着泪水就冲着他嚷起来:

    “说什么呐,我怎么听不懂啦?谁谦你老了?谁嫌你到处漂泊了?谁择木而栖了?你亏心不?”

    她小脸涨得通红,委屈的泪珠成串滴落,一口气反问了好几句,认识她这么久了,关昊还是第一次听到她用这么快的语速这么急的跟他说话。

    他仍然靠在沙发上,不为所动。

    “你说话呀,谁呀?到底是谁呀?”夏霁菡显然感到冤枉,她一急,就去摇他的胳膊。

    “你!”他从牙缝中狠狠地挤出一个字,仍然闭着眼。

    “你、你怎么这么说?冤枉人!我、我、我要把你格式化了!”她急得不知说什么好了,最后这句话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显然,她还没有学会跟人吵架。

    “扑哧。”关昊再也憋不住了,笑出了声。

    他睁开眼睛,看着她冒汗的鼻尖和莹泪欲滴的大眼,知道她认真了,自己的玩笑过了,一把将她揽入怀中,笑着说道:“哈哈,你要怎么格式化我?是这样吗?”说完,俯身吻住她娇柔的嘴唇。

    “嗯,唔——”可恶!总是捉弄她。跟他说认真的话,他竟然这么不在意!她用力往上推他的头,几次想坐起,但都被他强有力的臂膀箍住。既然力气抵不过他,就紧闭朱唇,任他的舌头怎么努力,就是攻不进来。

    “张开!”他命令道。

    她摇下头。

    “张开!”他又命令道。

    她又摇下头,决意抵抗。

    “你知道我有办法的。”他说着,一只手就钳住了她的下颚,准备发力。

    “你敢!”她领教过他这一招。

    刚说完,还没等她闭上,他的舌就顺势攻了进来,并且蛮横地左冲右杀。

    又上当了,他是故意引诱自己说话以便乘机进攻。

    左躲右闪,就是不让他逮住自己,但是他太强悍了,只两个回合,舌就被他的裹住,紧紧地被他往口中吸去。

    她很抵制他蛮横的亲吻,但是,这蛮横的吻太奇妙了,渐渐地,她就有了感觉,呼吸急促,浑身绵软无力,不由自主地抱紧了他的脖子,使他紧贴着自己。

    见她动了情,他离开她的唇,凝视着她的眼睛,口气威严地说:“为什么刚才对我不冷不热的?”

    见她不吱声,他就又吻了她一下继续说:“请你回答!”

    她还是不吱声,他又要低头,她赶忙把头扭向一边,以躲避他的唇和他的目光。

    他还是低下头,吻住了她的耳垂,语气温柔地说:“求你告诉我,别让我猜谜好吗?”

    她的心头一热,他能如此的在意她,她感到了一种华丽的幸福,尽管这幸福她无法抓到手,但还是被这个魅力男人感动着。

    “我不说你也知道,你那么的睿智……”

    哦,这是怎么一个女人,他怎么能如此的和她心心相印!

    “是的是的,我知道,知道你的担心,知道你的小心眼,我都知道,包括你没意识到的你没想到的我都知道,我是谁呀,多睿智呀!”

    她扑哧笑了。

    正在注水的浴缸早就溢出热水,涓涓的流水声唤不来主人的注意。关昊双臂一沉,就将她抱起,亲吻着她就要上楼。

    夏霁菡连忙说道:“等等,你不是说泡热水澡吗?去泡吧,别冻坏了你那娇贵的身子。”

    关昊口气强硬地说:“当然,你要和我一起泡。”

    恰到好处的洗澡水,温暖了两个人的身体,刚才的寒冷被从里到外的驱逐出来,也膨胀了俩人的浴望。

    当关昊把夏霁菡放在温暖的铺上,看着她那美丽的身体时,他激动的伏过身去,迫不及待地亲吻着她洁白滑嫩的肌肤,所到之处,细若丝绸般的肌肤上,便留下了鲜红的吻痕,如玫瑰花瓣,散落在一片洁白中。

    而他在做这一切时,是那么的肆无忌惮那么的有恃无恐那么的目中无人,就像一只强壮的猎豹,骄傲地宣布着自己的领地。

    看着自己恣意妄为后的成果,他激动的不能自己,他终于把这红色的吻痕,盖满心爱女人的身体,而不再有任何的顾虑,他是那样的激动,那样的心安理得。最后,他把注意力放在了女人那两颗俏立的可爱的教蕾上,口手并用,轮流侵犯着她们。

    此时,女人早就沉醉在他多情的抚爱和挑逗中了,最初的矜持和顾虑一扫而光,她完全放开了自己,在他温柔的抚喂下,时而睁开眼睛,痴迷地看着他,时而抬起身子,捧住他的脸,亲吻着他,不时发出动人的嘤咛声,滑如凝脂的肌肤,早就因渴望变得粉红,柔若无骨的身体也随着他手的动作不停地左右摆动,嘴里呢喃着他的名字,两只手慌乱地脱着他的睡袍。

    这是夏霁菡第一次这么积极主动热烈的回应,他知道这个心爱的女人彻底动情了放开了,看着她不得要领地扯着他的睡袍的带子,他立刻血脉喷张,一下甩掉棉睡袍,立刻,暴怒的巨龙便昂首怒立。

    只是他并不急于进攻,他要看看他的女人是否做好准备,是否对他充满渴望,他必须要确认她是否像他那样强烈的需要,因为,今晚的欢爱不同于以往,从今晚开始,他们要翻过一页,要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名正言顺的相爱,没有任何的顾虑。而此时,他必须要检验自己的魅力,必须要清楚地知道她是否像他需要她那样,也同样需要他,渴望他。他两臂向外轻轻一张,那互相缠绕的美丽两腿就被打开了……

    这里,早已经是景象美丽动人,发生了令人惊喜的变化,无需再证明什么了,她身体的变化说明了一切,她动情了。他激动地俯了下去……

    天哪!他在干嘛?夏霁菡浑身一激灵,随后一阵摄人魂魄的战栗,似闪电击穿,立刻从身体的那端荡漾开去,她不由得大叫一声,使劲绷紧了身体,从心灵到伸体,出现了空前的悸动,瞬间,她失去了意识……

    他的头一动不动,感受着来自她的震颤,在她逐渐放缓了悸动的频率时,他知道此时正是她最幸福的时候,也是最需要他的时候,他要给他的女人最美的柔情和最甜蜜的幸福。

    一沉腰,虎视眈眈的巨龙,便埋进了还在悸动的的紧窄中了……

    他激动的不停叫喊,那种美妙的来自心灵深处的舒畅,让他永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