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章 江南佳丽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3本章字数:5944字

    想到这里,关垚打定主意要找机会问问哥哥,这个小女人是怎么回事?此时,这个女人轻启朱唇,微笑着说:“我免贵姓夏,在电视台上班。”

    原来如此,难怪哥哥这么快就有了意中人,电视台向来多美女,而且和政界的关系紧密,向来是政界的晴雨表。看来哥哥是近水楼台啊。关垚会心的一笑,说道:

    “你怎么不问我是谁?是不是关书记已经告诉你我是谁了?”关垚对这个女人产生了好奇。

    “他没告诉我,但我知道。”

    夏霁菡没顺着关垚称呼“关书记”,而是顺嘴说出了“他”,这让关垚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他意味深长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夏霁菡笑了,说道:“一看就知道了,长得太像了。”

    “噢,完了,活在他的阴影下,我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了。”关垚故意沮丧地说道。

    夏霁菡“咯咯”的笑了。

    “我哥是个特别的人,你也是个特别的人。”关垚试探着说道。

    “为什么?”夏霁菡脸有些红,她不敢抬头看关垚。

    关垚看出这个小女人的不好意思,他在心里暗暗得意,说道:“嘿嘿,别脸红啊,我又没说什么。我的意思是想说你是他信得过的人,他这是头一次让我在督城人民面前曝光。”

    夏霁菡感到关垚比关昊随和,爱笑,不像关昊总是不苟言笑,他话多、笑容多。她觉得关垚说的很对。这符合关昊一惯的行事作风。她想起前些日子看雪的那天,说起开发的事,关昊就明确的对她说过,他的亲属不会到督城来淘金的。

    想到这里,她很佩服关昊的为人,他真的明白自己该怎么做。

    这时,关垚的肚子里传出咕噜噜的叫声,夏霁菡不由的掩嘴轻笑。将一盘开心果和大杏仁推到他面前,说道:“饿了吧,先吃点干果,坚持一下。”

    关垚一边吃开心果一边说道:“我说,你们督城就是这么待客的吗?一个躲着不管饭,一个死命灌我茶水,我就是钢铁做的也经不住这样折磨啊!”

    “哈哈哈。”夏霁菡被逗得大笑起来。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关昊,他散会了,正在回市委的路上,让他们去市委接他。

    关垚说道:“关书记终于露面了,接下来是不是该赐晚膳了。”

    “呵呵,是啊,估计他跟咱们一样,也盼着快点晚膳呢。”

    夏霁菡说着就往外走。

    他们来到市委门口,正好关昊健步走出来,洒脱的身影每次让夏霁菡看到心都会乱跳。

    关昊上车后,回头看了一眼后排的夏霁菡,说道:“你们相互认识了?”

    关垚笑着说道:“我们都彼此查过户口了,没有保留了,我的肠胃也没有保留了,被她的功夫茶清洗一空,哥,先找个馆子吃饭吧。”

    “继续坚持,陶笠在和甸等咱们,他早就备好特色农家肴了。”

    “天哪,那还得一个小时才能吃上饭呀。督城就是这样待客的吗?小夏同志,你这个记者得主持公道呀。”

    夏霁菡笑笑没说话,她在寻思,她跟着他们出席这样的场合是否合适?但关昊没说,肯定他应该考虑到的。

    也可能是饿的原因,关垚把个悍马开的飞快,不到一个小时,车子就驶进了和甸市一个深宅大院里。

    说它是深宅一点都不过分,三个小院,挂满了大红灯笼,私密性很好。

    陶笠早就掀帘等候。

    屋里暖暖的热炕头,一个方形小炕桌上摆着茶壶和茶具,屋子正中是一个大八仙桌,上面摆着四道凉菜。明式圈椅,古色古香。

    关垚看到食物有些急不可耐,坐下就吃。

    陶笠盯着夏霁菡看了两眼,一看关垚的样子,不像是他带来的,在一看她紧随着关昊,似乎有些明白了。

    关昊见陶笠打量夏霁菡,就介绍说:“这是和甸市医院的院长陶笠,这是夏霁菡夏记者。”

    夏霁菡认得陶笠,去年一起车祸,其中受害人就是他们在追踪的一个被采访人,在医院,她采访过当时这个外科主任。

    陶笠没有认出夏霁菡,夏霁菡也就没说破。

    关昊拥着夏霁菡坐下,毫不掩饰的亲昵被关垚和陶笠收入眼中。

    夏霁菡有些不好意思,但很快就原谅了他。

    席间,陶笠对关昊说:“就在你们进来之前,我看见咱们督城的赵副书记和一个女的来了,在这儿吃呢,他介绍说那个女的姓刘,高个子,也是个记者。”

    “刘梅?”夏霁菡脱口而出。

    关昊笑笑说:“老赵也该找一个了,妻子病逝一年多了,男人有家可以不回,没家可回就分外凄凉了。”他转向陶笠说道:“老夫子,你也该赶紧着了,人生苦短,在事业之外应该享受正常的生活啊。”

    “明年我就结婚。”陶笠一梗脖子说道。

    “真的?原来,你们敢情都名草有主了?那我是不是也该着着急了,原来不急是因为还有你们这些老光棍挡着,现在……”关垚边吃边说,一副沮丧的样子。

    “别发感慨了?你赶紧说说看,还有哪棵名草宣布有主了?”陶笠狡黠地说。

    关垚看着哥哥和夏霁菡,情况不明他不敢接陶笠的话茬,就说:

    “陶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有了朋友也不带来认识一下?”

    “想带来着,怕看见了你们又把我踹了。”

    陶笠原来的妻子也是个大夫,结婚后时间不长,就跟来医院就诊的大款好上了,先是跟陶笠离婚,后来请长假跟那个大款去了南方,不到一年后,两人分手了,那个大款给了她一笔钱,她就带着这笔钱又回到原来的单位上班,大有和陶笠重修旧好之意,但陶笠对前妻的情意已绝,考虑到两人同处一个单位低头不见抬头见,陶笠就跟领导申请,调到了和甸市医院,并且还荣升了副院长,不久老院长退休,陶笠又被任命院长。

    陶笠升迁的似乎随意,其实谁都知道是他的父亲——锦安市人大副主任起的作用。

    前妻很是后悔,但陶笠不为所动。他也很崇尚姜子牙“覆水难收”的典故。

    “陶哥,那不叫踹,是人家择良木而栖之,你别总是耿耿于怀。”关垚想都没想就说出这话,想收住话已经说了出来,他偷眼看看哥,发现关昊并没在意。

    关昊注意到了弟弟不自然的表情,他只是一笑说道:“是啊老夫子,这是宿命。不过我忽然想起你家墙上有八个字,‘江花与芳草,莫染我情田’,在你头结婚之前,是不是把这幅字摘掉。”

    陶笠笑了,说道:“还是书记厉害,不过你犯了就事论事的错误,我不但不摘,反而要向她证明,我在她之前是一个怎样的人?”陶笠狡黠的看着关昊。

    “挂羊头卖狗肉。”关昊说。

    “诬陷,我是真正的货真价实。”陶笠忙分辩说。

    关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想说什么没说出来。

    倒是关垚不假思索地说:“您老还货真价实?”

    陶笠大概也意识到了什么,说道:“我是指独善其身方面我是货真价实。”

    “哈哈,您老就别解释了。”关垚把服务员打发出去后,起身倒酒。

    “我不喝。”没想到陶笠捂住面前的酒杯说道。

    “不喝酒请我们干嘛来了?”关昊皱眉问。

    “夏记者怎么不喝?”陶笠矫情到。

    “你跟她比?要不你也喝白水?你还别挑衅,她要是真喝起来,你未必是对手?”关昊想到了她喝红酒的样子。

    夏霁菡娇嗔地看了他一眼,脸微微红了,她也想到了省城那次喝酒的经历。

    陶笠说道:“记者都有量,再说我哪敢跟夏记者矫情呀,有人会不答应的,我还是识趣的。”他说着,把酒杯往前推了推,示意关垚倒酒。

    关昊对夏霁菡说道:“这个人啊,是有名的老夫子,‘孤高自许,目无下尘’这句话用在他身上是在恰当不过的了,只和对的人喝酒聊天,大多时候自己喜欢独饮。”

    “‘有时三盏两盏,淡酒醉蒙鸿’”陶笠说道。

    “自己从不吟诗作赋,但喜欢搬弄古诗词。”关昊不失时机地给夏霁菡介绍着陶笠。

    夏霁菡笑着起身,从关垚手中接过酒瓶,忙给陶笠满上了酒。

    关垚说道:“我自认三杯,酒后开车不安全,我要保证首长和记者的绝对安全。”

    陶笠说:“喝多了就别回北京了,大不了我那个房子还让给你们哥俩。对了,我说,你们要是看上我那房子好呢就赶快住,明年陶兰毕业,那房子就是她的了。”

    “兰兰,明年大学毕业?真快呀”关昊说。

    陶兰,陶笠同父异母的妹妹,现在省警官职业学院特警专业学习。

    “是呀,她让我告诉你,明年要是找不到工作就回督城,你这个市委书记要给她安排工作。”

    关昊笑笑:“警官学院毕业,又是女特警,只怕回不了督城啊。”

    “特警,兰兰是不是会两下子呀?”关垚问陶笠。

    “何止两下子,你这样的有两三个近不了她的身的,据说一不留神还拿了个什么射击比赛第一名。”陶笠欣慰地说道。

    “奥,那可以呀!小丫头片子不简单呀?”关垚眼里透出惊喜。

    “什么不简单呀,疯疯癫癫的,将来都不好找婆家。”陶笠流露出了担心。他看了一眼恬淡的夏霁菡说道:“看人家小夏多好,文文静静的,女孩子,还是应该有女孩子的样子才好。”

    “兰兰那是巾帼英雄,你是不是美的呀?”关垚笑着说道。

    “她巾帼了,将来都没人敢娶她的。”关垚还是担心的说道。

    “不是没人敢娶她,是没有人能够配上她,你就不要瞎操心了。”关垚开导着陶笠说道。

    “不是我操心的问题,自古就有女子无才便是德这一说,人们头脑里固有的观念还是去除不了的。小夏是江南人吧?”陶笠突然问道。

    夏霁菡微笑着点点头,说:“是的,我是江苏无锡的。”

    “你查户口的?”关昊冲陶笠说道。

    “一看就是典型的江南佳丽,文静、柔顺。”陶笠说道。

    “你对这也有研究?”关昊问陶笠。

    “没研究,因为有了一次失败,不由的对女人对婚姻有了畏惧和惶恐。见到小夏,让我想起了曾国藩,曾国藩就对江南女子情有独钟。”陶笠看着关昊说。

    “哦,说说看。”关昊来了兴致。

    陶笠接着说道:“已经步入晚年的他,意欲纳妾,照顾一下饮食起居,他给儿子写了一封家书,对纳妾没有什么特殊标准,只是提出要娶江南女子,他不喜欢北方女子,认为北方女子性情乖戾,而南方女子性情柔顺,易于相处。我今天一见到小夏,就明白了为什么连当时权倾朝野的直隶总督都要选择江南的女子,果然慧眼识女人啊!”

    他说完这话,抿了一小口酒,而关昊和关垚几乎同一时间把目光投向了夏霁菡,夏霁菡不由的脸红了,对着陶笠说道:“我更欣赏您的妹妹,随性、洒脱,豪气,可以担当重任。”

    “对对对,老夫子,我觉得小夏说的有道理。”关垚说道:“我对女人没什么研究,我认为北方的女子相对独立一些,可以和你一起跨马飞刀上战场,而南方的女子温婉可人,可以让你一辈子挂怀的。”

    不知为什么,听关垚说到最后一句时,夏霁菡不由侧头看了一眼关昊,而关昊也恰巧看了她一眼,俩人这下意识的侧目,就平添了些许的伤感,只感觉彼此内心有暗潮涌动。

    关昊这时肯定没想到,就在他们谈兴和酒兴正浓的时候,从纽约直飞北京的波音–747降落在首都机场,他的前妻罗婷奉父命回来了。

    从和甸回来的路上,关昊问起弟弟为何想去塞北投资的事,关垚支吾着,也说不出太好的理由,只是前期的一个想法,他也去那里考察过,得到了那里最尊贵的待遇,说想在哪儿建一所希望小学,还说想在北京建一所儿童村。

    关昊感觉弟弟理由不但不成熟,还有些支支吾吾,就没再追问下去,可能是当着夏霁菡关垚不想说太多吧,就又问了一些他公司的事和明年发展情况。最后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垚,柳传志说过一句话,很经典。他说一个伟大的公司有可能被太多的机会撑死,而不是被太少的机会饿死。你的企业目前正处于上升趋势,肯定会有太多的机会,一定要清醒,不能蛮干,不能盲目扩大规模和领域,你能什么事都跟哥说,这一点很好,说明你决策时的小心谨慎。”

    关垚呵呵笑了,说道:“哥,其实塞北投资我也是事出有因,以后再跟你说。”

    关昊再次感到他的支吾,就没再追问,因为他基本断定关垚不会去那里投资的,可能是当着夏霁菡的面他不好说罢了。

    其实,此时的夏霁菡早就偎在关昊臂弯里睡着了,她有个毛病,上车就困,何况他们弟兄谈的话她也插不上嘴。

    关垚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后排座位上相依着的两个人,想起此行的目的,不知该不该告诉哥哥父母们希望他跟罗婷复婚的事,显然这个女子跟哥哥关系不一般。

    进入督城境内,关昊说:“小垚,太晚了,到我那儿去吧,明天再回。”

    关垚又抬头看了一眼他们,犹豫了一下说:“不会打搅你吧?”

    关昊明白他的意思,笑笑没说话。

    关垚又说:“如果你方便我就不走了,年底了警察半夜都查酒驾,我到你办公室对付几个钟头就行了,你,自便。”

    关昊说:“你跟我回公寓。”

    关昊感觉弟弟这次特意来找他肯定有事,不然年底这么忙,他那么大一个摊子,还能有空找他喝闲酒?只是当着夏霁菡不好说罢了。

    关垚没再坚持,他本来找哥哥就有事。

    关昊提前弄醒夏霁菡,帮她穿好羽绒服,在她头下车的时候又给她把羽绒服的帽子扣好,然后穿上自己的外套,拥着她下车。

    16离开我就别安慰我

    夏霁菡本想不用他送,外面实在太冷了,他穿的又单薄,但看了一眼黑乎乎的胡同,就没拒绝他送,她转头跟关垚道别,关垚坐在驾驶室里说:“再见,我会记住你的涮肚茶。”

    夏霁菡笑笑,还想说什么,就被关昊拥着一路小跑,开门进了她的小屋。关昊感觉到屋里还是有些温度的,拥住她小声说:“你好好休息,我走了,有事电话。”

    夏霁菡一下抱住了他,踮起脚尖,往上一蹦,吻了他一下,就松开了手。

    关昊立刻抱紧她,从这个小动作中他看出,夏霁菡开始依赖他了,这个发现使他内心开始荡漾,立刻就吻住了她。

    夏霁菡知道自己惹火了,忙推开他,小声说:“快走吧。”

    关昊不舍地开门,惦着脚步,轻轻走出这个大杂院,然后小跑着一直到车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不住的哈着气。

    关垚松开手刹,悍马徐徐前行。

    说真的,刚才看着哥哥对小夏的一系列的动作,他真的惊呆了,他从没见过哥哥还有如此温情和细心的时候,这种温情纯粹是男女之间的温情,不由的感染了他,或许,他也该认真的考虑一下自己的事了,看着眼前空旷清冷的城市街道,他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说道:“哥,你喜欢她?”

    关昊没有回答他,而是说:“你先说说你干嘛来了?”

    关垚无奈的笑笑,说:“给你通风报信来了,免得你打无准备之仗。”

    “什么意思?”关昊问。

    关垚迟疑了一下,想起夏霁菡,忽然不想告诉哥了。就避重就轻地说:“也没什么事,主要来看看你。想你了。”

    关昊故意冷笑了两声说:“就为这个?”

    关垚投降了,他从来在哥哥面前存不住话的,对哥哥依赖的程度超过父母。想当年父母调到西北军区工作,奶奶就极力不让俩个孙子跟去,说那边环境艰苦,执意把小哥俩留在了爷爷奶奶身边,他从小就养成了对哥哥的依赖,所以他有任何心思都逃不出哥哥的眼睛。

    听着哥哥表示怀疑的话,他只能说:“你前妻要回来了。”

    “哦,你怎么知道?”

    关垚就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哥,我感觉你要有麻烦。”

    关昊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不会有任何麻烦。”

    哥哥的口气不容置疑。

    “但如果他们非让你们复婚呢?”

    “那是他们的一厢情愿。”哥哥很坚决。

    这时,关垚有了一种担心,哥哥的态度越坚决,这种担心就越强烈。

    “如果你的事业需要这种婚姻呢?”关垚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关昊笑笑,说:“你知道当初哥哥结婚也不全是为了需要。”

    “这倒是。”

    如果说当初关昊选择罗婷是为了今后事业的需要,那他当初就会加入追求看罗婷演出的秘书队伍中了,也就不会有后来罗主任和罗婷的愤怒。

    但是婚姻和事业向来是男人放在一起考虑的事情,不像女人那么感性,即便关昊不像别人那么对婚姻有着很强的功利性,但罗婷的出身也就加大了他婚姻的砝码。按说关昊也是高干家庭出身,还有一个在中纪委任职的舅舅,但为事业保鲜保险是每个男人都会考虑的问题。

    “哥,你喜欢她?”关垚又问道。

    “谁?”显然关昊没弄明白关垚的指代。

    “小夏。”

    看来这个问题关垚不达到目的不罢休。关昊长出了一口气,说道:“目前,这还是我的一厢情愿。”

    “什么?难道她还看不上你?”关垚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