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章 陌路夫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3本章字数:5992字

    走到市委大楼门口,想起昨天这里还被民工围堵着,今天秩序井然。按规定,今天还有半天班,下午除去值班的外就都放假了。

    她无意地看了一眼二楼的那扇窗户,也不知他昨晚喝得怎么样?

    由于昨天的突发事件,报社显得比电视台还忙,摄影记者在选照片,版面编辑在重新划版样,他们在加紧忙碌,出春节最后一期报纸。

    刘梅赶紧把稿子交给总编,拉起夏霁菡就跑。

    “你跑什么?”夏霁菡气喘吁吁地问。

    “哎,你不知道。”刘梅说道:“明天市领导们要给坚守岗位的各界人士拜年,我怕他派我,就赶紧跑出来,你不知道,我连自己都没收拾呢。你也是吧,咱们先去修头型,我在焗个颜色,然后逛街,晚上咱俩看春晚吃年夜饭怎么样?”

    夏霁菡没说什么,点点头,她们径直奔美发店走去。

    到了美发店俩个人傻眼了,只见里面挤满了人,美发师们忙碌着,顾不上和她们说话,这时一个染着淡蓝色头发,着装很是怪诞的小伙子走过来招呼她们。刘梅问:“要等多长时间?”

    那个蓝头发的小伙子说道:“半小时,请问两位小姐想怎么弄。”

    刘梅说道:“烫、剪、染。”

    那个小伙子笑道,递给她们两本杂志,然后就忙去了。

    夏霁菡小声对刘梅说:“你是不是交了桃花运,想改变形象了?”

    刘梅神秘的笑了,不好意思的说道:“晚上在告诉你。”

    刘梅性格直率,落落大方,不矫揉造作,很少有小女人的娇态,此时见她不好意思,夏霁菡就更加相信了自己的判断。

    两个小时后,夏霁菡惊呆了,她从镜中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刘梅。

    只见刘梅一成不变的假小子头,在理发师灵巧的手下,经过剪、染、烫之后,蜕变成一个既时尚、干练,又有女人的妩媚和柔情,加上她高挑匀称有致的身材和不俗的长相,整个就是一个标准的的职场丽人形象。

    头发真是女人的第二张脸!

    “刘梅,你太美了?”

    听到夏霁菡由衷的赞叹,刘梅的脸上露出了平时少有的娇羞,很显然,她为自己的这次改变很满意。

    相比之下,夏霁菡的就简单多了,垂到腰际的长发,不染不烫,经过美发师的吹弄,更加的飘逸和柔顺。

    两人刚走出美发店,刘梅的电话就想了,她赶紧躲到了一边接电话,平时一贯的大大咧咧,这会儿却扭捏起来,声音里也有了异常的温柔娇嗔的腔调。夏霁菡差不多已经猜出了是谁的电话了,她继续朝前走,故意和刘梅拉开距离,在不远的地方等她。

    快到超市的门口时,刘梅追上她,说道:“那个,我暂时有点事,等我回来咱俩再去超市吧。”

    夏霁菡笑笑说道:“你去吧,我自己去超市,不然等你回来不定要什么时候呢?”

    刘梅一听,欣然同意,并把家里的钥匙掏出给她,说:“那就太好了,我妈头走的时候给我买了许多过年吃的东西,你只需要买点肉馅就OK啦,除此之外买什么都是多余的。”

    夏霁菡点着头,接过了钥匙,说:“放心吧,咱们晚上吃饺子吧?我来弄。”

    “太好了,咱们连着吃饺子,学学李自成。”刘梅边说边跟她挥手再见,忽然想起什么又回来叫住她说:“你怎不问我干嘛去呀?”

    夏霁菡笑了,说:“你要想告诉我自然就和我说了,不过你能这样问我,只有一个答案就是你去约会,而且是和男朋友。”

    听夏霁菡这么肯定的说,刘梅笑的眼睛都弯了,说:“回来我再跟告诉你。”说完就跑了。

    走到超市门口,夏霁菡回头看见刘梅做进了一辆黑色奥迪100。她认出那是副书记赵刚的车。

    看来她这位朋友真的恋爱了。

    夏霁菡买了一些肉馅,买了两瓶红酒和一些比较精致的小零食,她知道刘梅爱吃零食,刚要转身,看到了蔬菜区有她熟悉的家乡菜——芦蒿,芦蒿炒腊肉,是她最爱吃的家乡菜了。真没想到在北方,还能吃到新鲜的芦蒿。

    她推着购物车,直奔芦蒿而去。快到芦蒿时,她的购物车推不动了,被一只脚挡住了,她一抬头,就看到了田埴一双含怒的眼睛正死盯着她看。

    “为什么不回信息?”他低低的说道,但充满了气愤。

    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什么话都没说,是啊,说什么呢?

    她低头使劲地往前推着车,但他用脚抵住车轮,她根本就推不动。

    这时,李丽莎也推着车过来了,她老远就看到了这一幕,就站直了身子,用手夸张的撑腰说道:“哎,你过来帮我一下。”夏霁菡看了一眼她的肚子,根本没累到非得用手撑住的地步。

    “来了。”田埴说道,狠狠地瞪了夏霁菡一眼,走了过去,推起李丽莎的购物车。

    李丽莎很有礼貌的冲她笑笑,还点了一下头,挽着田埴的胳膊就走了。

    一瞬间,夏霁菡感觉她才是抢夺别人幸福的人,他们本应该早就是一对,是她的到来,才使得李丽莎无数次的拒绝别人,苦苦的等待田埴,现在,李丽莎只不过的把原本该属于她的东西拿回去了,所以从她最初频繁的毫不掩饰的出现在同学聚会上,到主动找夏霁菡谈话,再到高调结婚,甚至刚才她那优雅宽容的笑,从始至终她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羞愧,不难看出她是多么的理所当然。

    也许,他们才是一对。

    她苦笑了一下,那么她这个掠夺别人幸福的人,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是哪儿的回哪儿去了。想到这里,她忽然感觉周围一切和自己都是这么的陌生,这是他们的城市,是一个与她毫不相干的城市,她不适应这里的一切。但是,真到了转头离去的那一刻,她心里肯定有着十足的不舍,她明白她此时舍不下的是什么。

    下午,在刘梅家里,她接到了关昊的电话。

    “喂。”

    “是我。”

    一成不变的开场白。

    “知道。”

    这几句话已成他们通话开始的定式。

    “你在哪儿?”

    “刘梅家。”

    “怎么在哪儿?”他的口气有些硬。

    “她父母没在家,就让我来了,我们一块儿过年。”

    关昊没说什么,怔了怔说道:“我晚上要赶回北京,明天头中午回,想见你。”

    “不行啊,刘梅刚打来电话,她马上要回来。”

    “ 她回来你出来怎么啦?”

    “不行,没有理由呀?你早点回北京吧,反正明天就见面了。”她柔柔地说道。

    “谁说明天要跟你见面?你怎么知道我明天回来就有机会接见你呀?”关昊没好气的说道。

    夏霁菡扑哧笑出声,说:“我都掐算好了,明天我们的市委书记要慰问在岗的工作人员,作为记者我当然要跟踪采访了啦,所以见与不见你好像说了不算。”她有些得意,的确是这样,她早从丁海那里了解了他的日程安排。

    他叹了一口气,显然自己被打败了,对着话筒可怜巴巴地说:“宝贝,你就不能赐我一面吗?”

    她的心动了,但是刘梅刚刚打来电话,她正准备煮饺子,这会关火走人的确是没有理由,于是就柔声细气地说:“乖,听话的,只一夜,明天就又见了。赶紧回北京吧,晚了堵车。”

    她笑了,赶紧他越来越离不开自己了,尽管没见面,但她的心情很好,超市的那一幕不快一扫而光。

    关昊叹了口气,挂了电话,没见到她心里竟然是那样不甘,他本想把她带出来,见上一面,或者动员她跟他回北京,见她死活不出来他也就没在电话里说,一是没有跟她沟通,怕她心理准备不足,二是听关垚说罗婷要回来,并且父母和罗主任都有意让他们复婚,这时真带她回家唯恐她那么敏感的神经觉察出什么反而不合适。所以他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夏霁菡很高兴他头走之前给她打电话,至于他此时的想法,她一点都不知道,她根本就不指望跟关昊有什么结果,连想都没想,只要能在工作时间经常见到就满足了,哪还敢奢望去他家呀,吃错药都不会迷糊到这个层面上来。

    不一会,刘梅挂着一脸的幸福回来了,嘴里还哼着小曲。

    她憋住不问,知道过不了多大会,刘梅就会主动交代的。

    果然,刘梅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躺在沙发上,眼睛望着天花板,就全部招了。

    事情正如他们猜测的那样,赵刚跟王平在督城宾馆地下娱乐城谈完话后,全面认真的考查了一番刘梅后,就对刘梅展开了爱情攻势。

    虽然刘梅不像夏霁菡那样温婉可人,具有古典淑女的气质,但她知书达理,直爽透明,仪态大方,接触几次后很是得到赵刚的好感,他甚至有些后悔怎没早就注意到她。于是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了,赵刚准备过完年就登门求婚,五一前就把婚事办了。

    夏霁菡很是惊讶他们的速度,就脱口而出:“天啊,你们是深圳的速度啊?”

    刘梅说:“是啊,我也这么说,可他说他已经不年轻了,早就过了浪漫的年龄了,不可能像小青年似的花前月下了,要是我父母也没意见的话他都不想等五一了,阳春三月甚至过了正月就想结婚。”

    刘梅尽管语气中有些失落,但夏霁菡听得出,对这个郎君,她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对于刘梅来说,肯定不能理解赵刚的心情,哪个女孩子不想和恋人度过一段甜蜜浪漫的恋爱过程,但能够得到督城市委副书记甚至以后是未来一把手的垂青,也是她从未敢想的事情,所以她在惊呀之余,还是接受了这份感情,因为赵刚除去岁数比她大有个八岁的女孩儿外,哪一方面都是无可挑剔的。

    赵刚尽管不是督城本土干部,但他对督城倾注了全部心血和工作热情,他本人生活作风正派,尽管是督城政界出了名的美男子,从未有绯闻发生。所以刘梅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跟上赵刚的速度。

    夏霁菡说:“其实真正的爱情是不需要时间检验的,关键是看你个人的感觉。”

    听到她这么说,刘梅认同了,田埴他们不是还经过了三年的恋爱吗,结婚两年不是就离了吗?想到这里她腾地坐起,对夏霁菡说道;“你说我父母会同意我嫁给一个二婚男人吗?”

    夏霁菡笑了,这的确不好回答。她想了想说道:“许广平、宋庆龄,甚至是现在的大明星,都嫁给了这样的男人,这倒不是什么问题,叔叔阿姨应该不会这么想的。”

    “他女儿八岁了,我又是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人,能跟她处好吗?”刘梅担心的问道。

    “这就要看你的爱心了,她的母亲是得病去世的,又一直跟着爷爷奶奶,这么小就没了母亲,我想你会给她足够的母爱的。”

    “这一点没问题,我就怕她不接受我。”这个问题刘梅想必是不能和赵刚探讨的。

    “孩子那么小,寻求大人的庇护是天性,还是那句话,只有你有足够的母爱,没问题的。”

    刘梅低头沉思了一会,甩甩头说:“好了,我想好了,等妈妈他们从表哥哪儿回来我就跟他们摊牌,不过,心里好没底呀。”她用手捂住了胸口说道。

    夏霁菡笑了,说:“你这是被幸福撞了一下腰。”

    刘梅说:“赵书记给我的印象一直不错。除去担心和他女儿处不好外,我倒是没什么顾虑的。”刘梅想了想又说:“好了,我全部跟你招了,该说你了,你有什么打算呀?”

    “什么打算?”夏霁菡反问道,因为这个问题接的太紧,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刘梅说道:“个人的打算呀,你也该规划规划了。”

    “奥,你说这个呀。”夏霁菡说道:“没想,等我过年了回家再说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说的是实话,她要和爸爸妈妈商量一下,自己拿不准主意。如果不转正,她可能会毫不犹豫的回江苏老家,如果不遇到关昊,她可能也会毫不犹豫的回老家。但是,这两个问题的确是目前阻挡她回老家的主要原因。

    尽管她不奢望跟关昊有什么结果,但现在拔腿走人,从此天各一方,她也做不到。

    “小夏,我跟你说,其实我前几天就想跟你说,你呀,别走了,就留在这儿吧,跟我做个伴儿。”

    夏霁菡乐了,说:“跟你作伴儿,将来赵大书记指不定把你带哪儿去呐?省城、中南海,这都说不准,总不能你走哪儿我跟你到哪儿吧。”

    “我的家在这儿呀,总比你回老家有机会见面吧。”

    “你不会还让我第二次嫁督城吧?”

    就在刘梅向夏霁菡诉说心事的时候,关昊也在接受着父亲和母亲的探寻。

    由于关昊的家庭背景,他的父母注定要在大事上拥有绝对的权威,好在关昊已经提前知道了父母的意思,有了应对的准备。当母亲故意把话题引到罗婷回国罗荣有意让他们复婚时他笑着拉过妈妈的手说:

    “您老是不是想孙子了?哪天我先给领养一个您带……”

    “跟你说正事呐!”爸爸非常严肃的打断他的话,接着说道:“想必已经有人给你通风报信了,我们也就不绕弯了,如果婷婷没意见,这婚你必须复!”

    他刚要说什么就被爸爸制止住:“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老子不是唯利是图的家伙,当初是你选择罗婷时,我们尊重你,如果你选择一个贫民的女儿我们还是会尊重你,但是,既然有了这个背景,既然人家有重修旧好之意,你就要掂量清楚,作为男人,作为一个事业正处在上升阶段的男人来说,政治资源高于一切资源,政治权力高于一切权力。”

    爸爸见他不再反驳,就又说:“当然,你现在有了处理一切难题的能力,但这个问题你如果处理不好会隐患无穷,当然我说的这一切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就是在罗婷同意复婚。”

    凭什么她同意我就得同意,当初我还不同意离婚呢?他很想把这句话说出口,但他没说,因为他知道父亲肯定知道他的思想,尽管从小他们哥俩跟着北京的爷爷奶奶长大,但父子相通,而且他和父亲又是出奇的想象,所以,根本用不着他动嘴,父亲肯定把他的心思洞悉的非常清楚了。

    “昨晚上你舅舅来电话,他也是这个意思。”妈妈补充道:“他让我告诉你,男人大局为重。”

    关昊心里一动,他这个神秘的舅舅很少露面,甚至平时都很少打电话,但是在他头去南方省委工作之前,舅舅在电话里对他反复叮嘱,一定要牢记哪些是共产党员该做的,哪些是不该做的。他这个舅舅很严厉,很神秘,几年不见很正常。他至今都记得刚走上仕途这条路时,舅舅也是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你小子要自己努力,走正道,你升官我帮不了你,倒霉了到没准能帮上你,不过我希望永远都不要帮你。这样的帮助他这辈子都不希望。妈妈说舅舅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表面上是冷淡了家人,实际上是保护着家人,他身居高层,又在敏感的中纪委,查过许多高官、贪官,他深知其中的利害关系。所以,关昊周围的人从来都不知道他还有个舅舅,就连罗婷都似是而非。不过好像罗主任知道,但他没问过他。

    关昊隐约的感觉到,复婚,远比当初结婚复杂多了。

    尽管他在这件事上没有说一句话,但是自己的态度还是要表明的,他对父亲说:“既然您认为我已经具备了处理一切事情的能力,那么这件事就让我自己处理吧,我会慎重的。”

    尽管态度温顺,但语气坚决,态度笃定,关父不由的担心起来,事实上他一开始就担心儿子,因为他太清楚了这个儿子跟他是多么的相近,那就是意志坚定,做人纯粹。

    关昊按照惯例,一大早就赶到罗家。

    罗荣早就起床,苏姨也在烧饭,尽管罗婷走后又来了个保姆,但大部分时间还得她亲自下厨,。

    苏姨告诉他婷婷回来了,昨晚罗主任劈头盖脸的骂了她一大顿,父女俩吵了半宿,这会她还在睡

    关昊和罗主任简单聊了几句就告辞了,他马上要赶回督城,因为今天四大班子成员要分头看望坚守岗位的职工。

    事业,永远是男人最值得倾注全部热情的事,何况罗荣自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关昊跟他呆会就离开在他看来是很自然的事。

    关昊刚出罗家的门,就接到了从罗家打出的电话,是罗婷。

    罗婷没等他出声就说:“关大书记,离婚是咱俩的事,你不要把别人牵扯进来好吗?再说你如今官运亨通,不会发愁找不到女人吧,求你让我完成我的心愿,别在爸爸跟前吹耳边风了好吗,别在纠缠我了好吗?我不后悔当初的决定,所以也请你拿出男人的风度,好事做到底。”

    关昊莫名其妙,竟搭不上话。后来想想可能是昨晚挨了罗荣的骂,心里不舒服就把怨气撒在他身上了。

    但是尽管如此,关昊还是被激怒了,他说:“首先,我不知道你这话从何说起,其次是无论我关昊缺不缺女人,我都不会纠缠你,这一点请你放心。”说完挂断电话,不再给她申辩的机会。

    他忽然感到很悲哀,他关昊是纠缠女人的人吗?当初不是现在也不是,夫妻一场竟然如此陌生如此不了解?

    如果爸爸和舅舅知道了罗婷的态度,不知又该做如何感想。

    关昊气得手有些抖,细想来,这还是第一次和罗婷正面交锋,而且还是在离婚后进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