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7章 女特警陶兰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3本章字数:5935字

    说到这里,关昊不由得用目光扫了一下坐在角落里低头记录的夏霁菡,恰巧,夏霁菡听到关昊说这句话时,也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右前方的关昊,就这样两个人的目光交汇在会场中。

    夏霁菡急忙低头闪开,因为这毕竟是在公开场合,而且还是在讲话的途中,好在这个目光没被丁海发现,因为他此时正在市委小接待室里,接待着市委书记的另一位不速之客。

    关昊接着说道:“我再次强调一下这次治砂的必要性,以后在这样的范围内同样的话我就不再说了。”

    他目光凌厉、严峻。

    “首先,为确保耕地安全,我们必须治砂。你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比我更清楚群众对这个问题反映的强烈程度,每年人大、政协都会收到很多这样的提案,这一点人大的焦主任和政协的张主任最有发言权,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就会引发群众的不满,就会引发群众的愤怒,最后有可能引发社会稳定问题比如上访事件的发生。其次就是行洪安全,这个问题小学生都能说出一二,我就不再赘述。再有就是北京申奥成功,这预示着近一两年北京要关闭境内的砂石料开采厂矿,建筑市场对该市砂石料需求肯定要不断增长,大量砂石开采企业就要在北京周边地区寻找突破口,我们提前规范采砂行业,不但是支持北京,也是使这个行业能够健康规范的发展。另外就是我们的道路,我们的道路已经不堪重负,我们紧张的财力和我们的耕地,我们的生态环境和国有资源的流失,都到了非治不可的程度了。”

    “道理谁都知道,可为什么进展不明显,很显然,治砂,影响了部门利益,影响了个人利益,这是官本位在作怪!普通百姓存在着观望态度,那是在看你当官的亲属动不动,你不动,他自然不动,为什么,因为你是官员的亲属。所以,这次治砂就是要从我们的干部自身做起,从亲属做起!”

    会场鸦雀无声。

    “毛泽东主席是历史上第一个和‘官本位’决裂的人,他早就强调要把人民群众作为权力的主体来考虑,官气是一种低级趣味,以普通劳动者的姿态出现才是高级趣味。共产党员要勇于埋葬官场习气,打破特权思想。如果一个共产党员失去了理想和信念,醉心于利用官场谋取私利,再好的制度也会被搁置,被践踏。我相信我们干部队伍的素质是高尚的,是有战斗力的,在这场治砂战役中是能够经受得住利益和诱惑的挑战的……”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显示出了这位市委书记无可比拟的强势。

    这次的常委扩大会既是现场会也是调度会,会上就一些具体问题尤其是各个部门协作事宜进行了协调和解决。

    这次会议后,督城治理整顿砂石料工作终于撕开口子,一步一步的推进,并取得了显著成效。

    就在常委扩大会紧张召开的时候,丁海由于一份书记要的招商引资的汇报材料,没有去现场会,而是留在办公室写稿子。

    就是他这一留,等来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在市委小接待室里,已经升任市委办政策研究室主任的丁海,把一杯纯水递到了市委书记的客人——陶兰的手中。

    陶兰,省警官大学女子特警班的高材生,今年暑假毕业,目前正在锦安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实习,今天是实习报道后,顺便回督城,看望哥哥陶笠和关昊。

    丁海也是在收到关昊的短信后,才知道外面有人在找市委书记,他推开门,看见一个扎着马尾辫,身穿迷彩服,手里拿着电话的小丫头,正在好奇地东看西看,就问道:

    “请问你找谁?”

    丁海怎么也没想到她就是市委书记的客人,他以为是参加军训的高中生呢。

    “我找关书记。”小丫头明眸皓齿,两只大眼睛很是机灵有神。

    这是丁海见到的市委书记最小的一位客人了。

    但是他不敢怠慢,关昊特地嘱咐自己接待她,说明她和市委书记关系不一般。他把她领到小接待室,出于礼貌给小丫头接了一杯纯水,示意她坐下,说:

    “请在这里稍等。”说完,他就想转身出去,因为关书记要的材料他还没写完。

    “你让我一个人等啊?”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脱口而出说出这句话。

    丁海一愣,心想每天找书记的客人多了去了,难不成我一个秘书都要陪着客人等吗?要那样的话恐怕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了。

    他一笑,盯着小丫头那对神采飞扬的表情说:“是的,小姑娘,你要是不愿等呢先到别处玩玩,一会再回来也行,反正书记一时半会也回不来。”

    陶兰一听他称呼自己小姑娘,就知道自己的年龄和身份没有引起这个人的重视,她一笑,白了一眼丁海,说道:“你是他的秘书?”

    本来想转身离开的丁海,听到小丫头这样说,回头冲她点点头,然后就又往门口走去:“你知道我是谁吗?”

    小丫头说完这句话,就转过身去,倒背着手,打量着墙上的一幅山水画。

    丁海笑笑,没说话,又朝门口走去。

    “你就不怕我告你慢待客人罪?”

    小丫头仍然没回头,倒背着手,还在看那幅画,不过似乎这并不影响她能准确判断丁海的行动和心理。

    丁海无奈的笑了,说道:“我还有事,你要不愿等,就先到外面的网吧玩会游戏,关书记回来我在通知你。”

    “你是不是拿我当孩子了?”

    陶兰转过身,从兜里掏出证件,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嗖”的一声,证件准确的落到丁海的怀中,丁海连忙接住,还没容打开观看,又“嗖”的一声,一个证件落入他的怀中,这次他没接住,弯腰捡起,一看,不由的肃然起敬。

    这两个证件分别是陶兰省警官大学女子特警班的学生证和锦安刑侦支队的实习证。

    特警?霸王花?

    丁海的脑中立刻闪现出这两个词,他抬头,这才认真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小丫头。

    只见她长得眉清目秀,一身橄榄绿的迷彩服穿在她身上,散发出一股特有的阳光和帅气,通身洋溢着青春气息,两颗眸子深邃明亮,透着机警,似笑不笑的神态中,有种咄咄逼人的英气。就冲她刚才抛证件时的表情和动作,就不难看出她身手不凡,幸亏是证件,要是锋利的飞刀,恐怕他早就没命了。

    “呵呵,原来是身怀绝技的女特警!我还以为是哪个学校跑出来的不好好读书的学生呢?”丁海回身,眼里透着惊奇,满脸陪着笑。

    等关昊回来后,两个年轻人已经相当熟悉了,并且谈笑风生。

    见到头扎马尾辫,一身迷彩服、青春洋溢的陶兰,刚从沉闷的会场出来的关昊也受到了影响,仿佛有了些活力,他上下打量着陶兰,惊喜地说:

    “兰兰,长成大姑娘了,不错不错,听说射击比赛拿了个第一,以后我们是不是再听到陶兰这个名字时,就要和神枪手连在一起了。”

    听到夸奖,陶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次是个意外,我是幸运的捡了个漏儿。应该得第一的人没发挥好,应该得第二的也没发挥好,所以就让我这个根本排不上名次的人撞了大运,得了个第一名。”

    陶兰幽默的谦虚着,一旁丁海的眼睛已经离不开她了。

    关昊看着他们笑了,说道:“是吗?那我希望我们的兰兰每次比赛都能撞大运。”然后转头对丁海说道:“别看兰兰人不大,本事不小。”

    “是啊,我刚才已经领教了,亏得是证件,要是小飞刀我就交代了。”丁海故作心有余悸的说道。

    陶兰的脸红了,低下头看了一眼脚下的作战靴,不好意思的说道:“谁让你瞧不起人了。”

    丁海争辩说:“我有吗,不就是……”

    陶兰赶紧向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不安的拿眼看了一下关昊。

    果然,关昊立马严肃的说道:“兰兰,作为一名职业特警,最犯忌的就是过早暴露自己,这一条你显然没做到。”

    丁海一听关昊批评陶兰不该过早暴露自己,他赶忙说道:“不怪陶小姐,是我逼她出招的。”

    关昊看了一眼两个年轻人,笑着说道:“呵呵,那就请丁主任将功补过,给我们安排一下晚餐吧。”

    “不不不,我马上就走,你们工作那么忙,我就不打扰了。”陶兰赶紧说道。

    丁海很想挽留住陶兰,可当着市委书记又不好意思说什么,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关昊。

    关昊不用看也知道丁海目光里的含义,他笑着说道:“不能走,你昊哥来督城都一年多了,你这是第一次来看我,没有走的道理。过两天这里有个梨花节开幕式,我请你赏梨花,怎么样?”

    “不行啊昊哥。”陶兰说道:“我今天去市局报道了,明天要正式上班的,一会我要赶回去,晚了火车和大巴就都没有了。那些人啊,也是跟某些人一样,习惯从门缝里瞧人,我可不想让他们把我看扁了。”

    关昊笑了,说道:“车辆不成问题,包在丁主任的身上。我先回办公室,你先这里坐会儿,想吃什么跟丁主任说。”

    关昊说完走了出去。

    “你不是说你是秘书吗?”陶兰问丁海。

    “我是秘书。”丁海强调说。

    “那你也是什么主任?”

    “那是领导信任。想吃什么,我要完成书记交给的任务,招待好你。”丁海故意强调了这层意思。

    陶兰本想反问你就是为完成任务吗,又觉得这话不对劲,太过那个了,就临时改口说道:

    “我留下真的不会影响你们办公吗,昊哥你们忙,会不会给他添乱?”陶兰担心的问道。

    “嗯,关书记的确很忙,今晚也有招待任务,但是他既然说要陪你吃饭,肯定就是把其它的应酬推了。你要执意走他恐怕不高兴,最近一段时间他还从没有像今天这么眉开眼笑过呢,所以你可不能走。”

    见陶兰不再说话,丁海赶紧说道:“想吃什么?”

    陶兰想了想说道:“涮羊肉吧。”

    丁海一愣,不假思索的说道:“涮羊肉,你不怕胖?”说完后觉出这话又有些不妥,赶紧补充道:“我是说一般女孩子都怕胖不敢吃肉的,而且这个季节吃涮羊肉……”

    丁海说的有道理,吃火锅的最佳季节是冬季,外冷内热,春天属于阳气上升季节,羊肉又是内热食物,从养生的角度来看有些不合适。

    但是,需要,就是最好的养生。

    “你说的那是一般的女孩子,她们是温室的豆芽。我是二般的。她们靠节食减肥,不运动,我们不行,我们的营养师鼓励我们吃肉,可以长劲,这是最通俗的解释。”

    陶兰说着立马攥起拳头,用力的一握。

    别说,眼前的这个陶兰,肤色微黑,透着健康,尽管瘦小,但结实干练,浑身上下洋溢着健康的青春朝气,的确有别于都市其他女孩子,尤其是瞬间发力的一握,眉宇间透着凛然的英气。

    市委书记出没的饭店只有督城宾馆的大酒店,但是那里没有火锅,去其它火锅店又多有不便,于是丁海忽然建议:“吃肉就是为了长劲呀,那我们直接吃烤肉,巴西烤肉,督城大酒店的巴西烤肉很不错,怎么样?”

    陶兰犹豫了一下,烤肉熏味太过浓郁,但是既然丁海这样说肯定有他的考虑,毕竟市委书记不是随便去饭店吃饭的,就说:“客随主便,吃什么都行。”

    “好,我去安排,你稍等,我马上回来。”显然丁海非常满意陶兰的善解人意,又给她接了一杯水才出去。

    他来到市委书记的办公室,关昊正在接听电话,他刚出去,就被关昊用手势制止住了,于是捧起关书记的水杯,为他加满了水,放到他旁边。

    关昊听完电话后,把听筒放回原处,微笑对丁海说:“再找个女孩子来,咱两个大男人陪一个小丫头吃饭唯恐照顾不周。”

    丁海立刻醒悟过来,他眼睛一亮,说道:“那就叫上小夏吧,小夏经常帮我的忙,上次登门拜访那个办证老人就是她跟我去的,我这就去给她打电话。”

    说完,丁海就走了出去。

    关昊看丁海一脸的坦诚,丝毫看不出什么故意,就点点头,默许了。他很欣赏丁海那种内敛的沉稳和成熟,更满意他一直以来的忠诚和恪尽职守,尽管他知道自己的理由不充分,但丁海的态度让他安心不少。

    其实,在看到陶兰的一霎那,关昊的心就动了一下,他想到了夏霁菡,那个永远都能让他心旌荡漾的小女人。

    最近,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怎么让这个女人走到阳光下,他们俩目前都是自由之身,不能总是这样偷偷摸的,尽管市委书记的爱情不可能像普通百姓那样公开,但是在小范围内,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还是可以公开一些的,他这样做不为别的,只是为了给她一些信心,这个女人对他们的关系没有一点信心,从没要求过他任何事。

    让夏霁菡走出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关垚跟他说的家里人都希望他和罗婷复婚的事,尽管罗婷没有表露出丝毫复合的意思,但是对家人他也要慢慢渗透。按说他的自身大事自己完全可以做主,为心爱的女人营造一个和谐的外部环境还是他必须做的功课。

    他忽然想起头春节他带着她和关垚去和甸那次,陶笠说起曾国藩喜欢江南女子时关垚的一句话,关垚说北方的女子大都独立,可以和你一起跨马飞刀上战场,而南方女子温婉可人,生来就是被男人挂怀的。关垚说的对极了,倒不是因为她是江南女子才让他如此挂怀,是她本身的柔弱和温婉,和自己对她的迷恋,让他放不下。

    尽管年后他们经常见面,但是还没有私下单独聚过,他工作太忙,而她的借口是大家都知道她离婚了,那么她的一举一动都是极易引起人们猜测的,所以尽量不跟他见面。

    这个女人,总是为他政治前程考虑的多。

    关昊不明白,在这个女人面前,自己总是这么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夏霁菡接到丁海的电话后,就打车来到了督城大酒店,然后坐电梯来到了顶层的巴西烤肉区。进入了丁海预定的房间。

    其实吃烤肉最好的气氛还是在大厅里,感受着粗犷的异域风情,看着头戴牛仔帽、脖子上围着黑红格的方巾、足蹬马靴的手里举着烤好的肉串的牛仔们,穿梭在大厅里,不时的弯腰给客人添加食物,也是一种不错的景致,尽管她不喜欢吃烤肉,甚至闻不了那种特有的味道,但是她喜欢这里原木风情的装修风格。但是坐在雅间里,这样的视觉享受就差多了。

    不一会,关昊三人就进来了,众人落座后,关昊给她和陶兰介绍,陶兰惊喜地打量着夏霁菡,脱口而出,说道:

    “天哪,昊哥,这是哪儿来的仙女呀,长的太好了,太水灵了,太有气质了!哪像我呀,皮糙肉厚的。”陶兰说着摸自己的脸。

    夏霁菡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丁海说道:“你们俩都很漂亮。”

    “俗。”陶兰白了一眼丁海,说道:“她绝不是用漂亮就可以形容的。”

    丁海好不容易借机会表达一下对陶兰的赞美,没想到却碰了一鼻子灰。

    关昊笑着看了一眼夏霁菡,发现这个小女人居然被陶兰赞美的满脸羞红,不好意思,连忙出来打圆场,说道:

    “丁主任,听到没,这女人夸奖起女人来也这么俗。”

    “不对,昊哥,眼前之人的确不能用‘漂亮’这等俗词形容。”陶兰在争辩。

    “哦,那你用个雅的词形容一下。”关昊今天兴致不错。

    “这个……”陶兰认真的歪头打量着夏霁菡,忽然晶莹的眸子一亮,脱口而出:“天生丽质、出水芙蓉!”

    夏霁菡忙走到她目前,把她按在座位上,说道:“你才是真正的不俗,飒爽英姿,身手不凡。”

    陶兰对眼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女人来了兴致,从哥哥那里,她知道关昊一些情况,能成为她昊哥又是市委书记座上客的人,肯定关系不一般,于是又继续问道:

    “你在哪个学校上学,毕业了吗?”

    夏霁菡微笑着反问道:“我长的有那么幼稚吗?”

    陶兰可能不会想到,眼前这个文气好看的女人,其实内心早已沧桑,经历了她难以想象的内心苦痛。

    关昊瞬间就捕捉到了她眼底一抹苦涩和沉痛,感觉岔开话岔说道:

    “好了兰兰,你是继续好奇着还是吃烤肉?”关昊笑着对陶兰说。

    陶兰显然不满意她昊哥的这种态度,无奈的向丁海投去求救的眼神,谁知丁海一点都不给面子,摆着手说道:

    “别看我,我同意吃烤肉。”

    这时,早就有两个牛仔模样的服务生,手举着烤串,倒背着手,非常职业的恭恭敬敬站在旁边,等待着客人的示意。

    也可能是职业素养,也可能是天性使然,陶兰居然没有表现出一般女孩子的娇嗔和小性,她很大气地说道:

    “得,我是前无进路后无援兵,暂时保留好奇心,吃肉,别说我都饿坏了,中午就吃了一盒快餐,市局那帮人也不留我吃顿工作餐,歧视实习生。”陶兰边说边摆弄自己面前的餐具,眼巴巴的看着牛仔手中鲜嫩欲滴的肉串。

    丁海冲牛仔点了一下头,示意他们分发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