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1章 物外家园的不速之客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3本章字数:5950字

    关昊对关垚说道:“你去割韭菜,我不去,是你提出要吃韭菜馅饺子的,我不表示反对就很是仁慈了。”

    夏霁菡笑了,说道:“你们都去,这个地方太小,你们在这里太碍事了。”

    其实,她这样说的真实用意是让哥俩到外面去说话,关垚从京城赶来,应该是找哥哥有事的,当着她说多有不便。

    关昊也是这么想的,他拿了一把小刀,就跟关垚去割韭菜去了。

    俩个高大的男人出去了,空间一下子就宽裕了。夏霁菡始终认为厨房根本就不是男人出没的地方,试想,一个女人围着围裙,头发随意挽起,哼着小曲,在厨房里为家人忙碌着,就显得与周边环境是那么的和谐,反之要是一个大男人腰里扎着花围裙,在厨房里晃悠,就显得有些不协调和滑稽。厨房是最能体现对家人爱心的地方,即便是粗茶淡饭,即便是厨艺一般,但只要浸润着你对家人的爱,多么寡味的食物都会香溢唇边的,哪怕你的冰箱里只有一根芹菜、一个鸡蛋,你也能烹饪出最美的佳肴。

    包饺子必须提前颌面,在醒面的时候,她学爸爸的样子,把酱牛肉修理成见棱见角的一块,把边角和肉屑垫在盘底里,然后小心的一片一片的切着,力求保持薄厚一致,整齐的码在盘里,简单的放了一点调料,又将关垚带来的香肠切好,码在盘中。她打量着这两盘熟食,尽管飘逸着浓郁的肉香,但在视角上总是有些色泽上的欠缺。她忽然把目光投向了那架豆角架上,于是轻盈的跑出屋子,来到豆角架旁,摘了一朵白色和一朵紫色的豆角花,在关昊的注视下,又跑回来,分别将两朵豆角花摆放在两盘熟食的盘中。她很是为自己的创意沾沾自喜。

    她不想打扰他们说话,但看他俩漫不经心的样子,这韭菜割到什么时候啊,于是她又走出来,来到那畦菠菜前,拔了一把菠菜,回厨房洗净,切好,整齐的码好后,就上锅蒸熟,用凉水浸透,立刻,暗绿色的菠菜立刻鲜艳了许多,又重新在盘中码好。调好姜汁,淋在鲜亮的菠菜上。

    他看了一眼蹲着菜园边的哥俩,关垚边割着韭菜,边和哥哥说着什么,关昊则是一根一根的摘着新割下来的韭菜,他很少说话,大部分时间是在听关垚说话。

    真不知他们这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吃上饺子。

    就在夏霁菡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关垚借割菜的机会,告诉了哥哥一个消息,是关昊的前妻罗婷的。

    罗婷回来了,她的初恋男友汤已经去世。

    关昊一愣,说道:“小垚,你健忘呀,昨天你就打电话告诉我了,今天就是为这个又跑来特地当面告诉我吗?”

    “哥——那么聪明干嘛?我就不兴看看新嫂子,我就不兴,不兴找你待会,享受一下农村豪宅的生活?”关垚委屈的说道。

    关昊很想说:你就不兴当一下妈妈的侦探?但是他没说出,只是在心里暗笑。

    关垚告诉了他罗婷详细的情况。

    有一天关父买了两个电动足浴盆,给老首长罗荣送去一个,正赶上罗荣被部里接走,去医院例行春季体检。关父听苏姨说的,罗婷回来了,好几天了,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出来。

    关昊没有说话,细心的摘着手中的韭菜。

    关垚说:“哥,我看小夏不错,你要是没别的想法就带她回家吧,这两天那个留美博士来咱们家的次数比较勤,我看她对你上心了。”

    关垚说的留美博士就是妈妈早年同事的女儿叫张倩,跟关昊哥俩的情况一样,父母在边远地方工作,她就和爷爷奶奶还有一个哥哥留守在北京,他们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但有过共同的童年。大学毕业后,张倩被美国加州理工大学航空工程系录取,并取得博士学位。由于近年来我国航天事业发展迅猛,加上父母年事已高,张倩便回来报效父母和祖国,目前在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工作。

    见哥哥不说话,关垚说道:“哥,我预感到你在这个问题上会有些麻烦。”

    关昊嘴角微微一勾,算是回答。

    显然关垚对哥哥这个标志性的动作不大满意,尽管他熟悉哥哥这个动作,也知道大气深沉的哥哥在一切问题面前从来都是不动声色的微笑,在这浅浅的不易被觉察的微笑中,似乎表明他对任何事物把握的信心和笃定。

    “哥,你决定了?”关垚进一步问道。

    “决定什么?”关昊漫不经心的问道。

    “小夏呀?”他往屋里撇了一眼。

    关昊仍然认真的摘着手里的韭菜,依然不抬眼皮地说道:“是。”

    “你认真了?”

    “哥哥有不认真的时候吗?”关昊显然不满意他的问话。

    关昊也在心里思忖着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极有可能这话是妈妈让他来问的。妈妈知道他们哥俩的感情,关垚在给他透露情报的同时,肯定也把他的情报透露给妈妈了,尽管也是三十多岁的人,可关垚在这方面的心智还不如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有心眼,经常被妈妈利用。眼下他不顾自己的公司,跑这么远来找自己,说不定就是受了妈妈的点拨,被妈妈利用,也好,借弟弟的嘴,向父母透露一些夏霁菡的情况,还免得自己交代的时候不好开口呢。所以关昊只是微笑。

    叱咤商场的关垚在这方面的智商肯定不高,他也没必要跟家人动脑子,就傻乎乎又问道:“那罗婷怎么办?”

    关昊这才抬起眼皮,看着弟弟说:“你还应该继续问,那个留美博士怎么办?”

    “哎呀哥!”关垚急了,说:“我是说如果双方家里都希望你们俩复婚怎么办?”

    “那是他们的希望,和谁过一辈子可是我自己的事啊!”关昊说道。

    “可是你的婚姻向来不是你自己的事。”关垚说道。

    “小垚,我的婚姻向来都是我自己的事,跟罗婷是怎么开始的你也知道,固然有家庭背景的因素在里面,但我们也是因为彼此仰慕才开始的。”关昊说道。

    “哥哥的为人我知道,这你不用解释。”关垚说着将一绺韭菜割下,放在哥哥的手边。

    “小垚,我的事你放心吧,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自己的事该解决了。”关昊不想再说自己,就及时转移了话题。

    关垚不好意思起来,他说:“呵呵,哥,说真的,我非常羡慕你跟小夏,尽管你没有说过你们的情况,但我和陶哥我们分析过,也知道小夏的一些情况,我原来认为女人,没有不功利的,尤其是我身边的我碰到的和我玩过的,可是自从知道你有了小夏后,我也又认识了一个女孩,他们打破了我对女人的偏见。嘿嘿。”

    “哦——”关昊听弟弟这样说,眼睛里立刻来了神采,他兴奋地说:“小垚,你真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了?”

    “嘿嘿,哥,跟你那天说的一样,我喜欢人家,可人家对我根本不动心思。哎,堂堂的青年企业家,成功人士,悲哀呀——”他叹了一口气,摇着头,尽管说着自嘲的话,但眼睛深处的那一抹无奈却是显露无疑。

    关昊还是第一次看到和听到弟弟用这样一种无奈的口气说起女人,也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不自信和痛苦的表情。关昊笑了,他看着弟弟说:“你是真喜欢人家呐还是因为人家拒绝了你才喜欢?”

    “不是喜欢,我现在是爱,爱了。”关垚认真的纠正着哥哥的用词。

    关昊一听,哈哈笑了几声,说道:“你对女孩子还有认真的时候呀,这个女孩子好,有性格,居然不为你的身份和地位所动,就这一点就值得我佩服。”关昊来了兴致,这是继小垚上初中时说过“最喜欢赵雅芝了”后,又一次承认有了喜欢的女人。

    “关书记!”见哥哥根本无视他的感受和认真的程度,而且还大声说话,关垚急忙打断他的话,并往屋里看了看夏霁菡,小声说道:“请你不要打击和取笑革命同志,更不许当着小嫂子的面揭我的老底。怎么,就兴你对小夏认真,就不兴我对个把个女孩子用心。”

    关昊止住笑,其实他是故意试探他认真的程度。他说:“那你老实交代,这个女孩子怎么就入了你的法眼了?”

    其实,关垚这次来找哥哥来,也就是想跟他说说自己心中的苦闷,年前他去督城,也本想和哥哥说说这事,可看到小夏,就知道哥哥此时正在自己的风景里,估计没时间听他的故事,他也就没说。其实,身处商场,除去哥哥关昊,关垚还真没什么可以说心里的话的朋友,可能从小父母在外地工作的原因,关垚对哥哥的依恋超过对父母,他既是哥哥又是他最知近的朋友。

    他清了清嗓子,又扭头看了一下正在屋里忙着的夏霁菡,这才对哥哥和盘托出困扰了他半年多的心事。

    这一切还得从去年暑假说起。

    去年暑假,关垚公司来了一位实习的女大学生,是学室内装潢工程设计的,当时由于关垚身边的秘书歇产假,这个女学生就被临时安排在总裁办公室,负责总裁一些日常工作,工作积极勤恳,后来他渐渐发现这个学生上班时候精力就不那么集中了,而且还有一次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更为让关垚光火的事她头天交给她的一个文案,这个文案就是他们郊区民房的装潢设计方案,她居然没做,而且坐在办公桌上打瞌睡,关垚当即把管人事的部门负责人找来,让他立即辞退这名实习生,这么实习生拿到工资后没有立刻就走,而是利用中午的休息时间,把那份文案赶写出来后,恭恭敬敬的放到关垚的班台上,深深的给他鞠了一躬,这才离开。

    就在女孩转身离开的一瞬间,关垚的心震颤了,因为他看到了女孩眼中的疲惫和忧郁,也看到了女湿润了的眼睛,他怔怔的看着女孩瘦弱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霎那间,他心底升起了怜惜之情。想到她除去上班瞌睡和耽误了文案外,这个女孩还是蛮敬业的,工作仔细认真,而且每天都会提前一分钟给他冲好咖啡,他走进办公室,保证就能闻到那浓郁的咖啡馥香。这是关垚开公司以后养就的习惯,上班第一杯咖啡,是多年雷打不动的习惯。

    女孩离去后,关垚看了一下那个设计方案,兴奋的几乎拍案叫绝,完全超出他的预期,不但符合哥哥要求的环保设计理念和原生态的风格,就是设计的民房加固等极为专业的知识她也运用的精准和不露痕迹,这是个不可多得的设计人才!

    他有些后悔不问青红皂白就把那个女学生开除了,从她离去时眼里的忧郁和蒙上雾气的眼睛里,他看出可能她很需要这份暑期工作,他本想叫回那个女学生,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想他关垚,解雇过多少职工,但从没像今天这般不安过。尤其是看到女孩被解雇了还坚持把文案做完,就从这一点来说,她是个本份又很有职业操守的人,这样的女孩子如今已经不多见了。

    说来也怪,晚上关垚和几个生意上的伙伴喝完酒后来到一家足疗中心,在这里意外的看到穿着足疗中心工作服的女学生,那一瞬间他就什么都明白了。当女学生柔柔的小手,把他的一对大脚放在木盆里的时候,他的心在那一刻发生了质的变化。此时,他还不知道她姓什么。

    女学生见到他短暂的尴尬过后,就表现出了他不曾见到过的轻松,她没有了上午离去时就忧郁,反而多了一些平日见不到的愉快,也可能他不再是她的老板,她也不再是他的雇员。那天她告诉他,她出生在塞北贫困家庭,两年前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建筑学院后,就开始打工,她抓紧课堂的每一分钟,消化吸收知识,然后课余时间做家教,去饭店推销红酒,在洋快餐送过外卖,假期都是兼职做两份工作,那天上班瞌睡就是实在太困了,头天晚上足浴中心客人出奇的多,她和别的工作人员一直到两点多才下班。由于北京的学校假期宿舍都是封闭的,她回到出租屋时已经快四点了,第二天不困才怪呢,自然关垚吩咐的工作也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那天,关垚第一次为一个女孩没有睡好觉。

    她对专业知识的运用自如、对室内设计表现出来的天赋,尤其是自立自强的品质,都深深的打动了他。如今的女孩子,有哪个还像她这样不开窍,早就找个男人什么的靠上,省却了打拼的辛苦,这种事他都见怪不怪了。

    他本来有意让她再回到公司上班,但是碍于自己不能出尔反尔也就没跟她说,不过从那以后,这家足浴中心就成了他经常光顾的地方,并且每次必点这个女孩。

    可是有一天晚上关垚没有点到这个女孩子,以后一连几天都没见过她,他给了另一个服务员两张小费后,才从这人嘴里套出她失踪的原因。

    据这名服务员说,一个老顾客早就对她有企图,在足浴时对她动手动脚,那天还要强吻她,被她打了一耳光,于是就被老板炒了鱿鱼。说完,这名女服务员说道:“没见过她这样傻的妹子,出来混日子多不容易,能被大老板看上是她的福分,在这个地方是圣洁不了的。”

    不知是因为心中的不快还是因为他看到了这个女服务员脸上流露出来的不屑表情,关垚脚上一用力,就把这个人踹倒在地,光着脚丫,站起就走,临了甩给女服务员三四张钞票,算作自己对那一脚的补偿。

    事后,他找到这家足浴中心的老板,打听她的去向,那个老板对她的情况一无所知,他现在才意识到,他居然连这个女实习生叫什么都不知道。回到公司,让人事处调来她实习的资料,才知道她是北京建筑学院装潢设计工程的本科学生,但正值暑假,他找不到她,资料上没有她的电话号码,人事处的经理说当时是让这个学生留电话来着,她说没有,但是她会经常打电话询问的。

    关垚不缺女人,但他和女人的关系就是金钱关系,甚至没有很长时间的女友,可那几日,关垚就跟了丢了魂一样,为一个女人还是个实习生、足疗妹牵肠挂肚,这可是他平生第一次。

    夏霁菡见这哥俩的韭菜总也割不完,就知道他们在谈话,她走出来,蹲在关昊的旁边,十根白皙娇嫩的手指快速的梳理着每根韭菜,关昊用干净的小手指给她将额前的一绺头发撩起,拢在耳后,动作轻柔,目光亲昵,关垚看在眼里,他此时明白了什么诱惑也不能让哥哥改变主意了。

    夏霁菡十指掐住韭菜站起,对他们说:“别总蹲着了,小心着凉。”

    “呵呵,小夏,我敢打包票,你心疼的肯定不是我。”关垚说道。

    夏霁菡没想到关垚说话这么直接,她的脸就红了,没敢看关昊,就说:“是又怎么了,你又没胃病。”说完一扭头就小跑着回屋去了。

    关垚哈哈大笑。

    “后来呢?你又见过她吗?”关昊问道。凭直觉,关昊感觉关垚这次认真了,一向怀疑爱情、恐惧婚姻的他,能够牵挂一个女人,想必是这个女人打动了他。

    “咱们去屋里说吧,有人心疼你了。”关垚用手拄着地,费力的站起。

    “小垚,你该减肥了,肚子太大了。”关昊见他喘着粗气就说道。

    “已经减了三四斤。”关垚拍着肚子说道:“为伊消得人憔悴啊。”

    关昊笑了,说道:“我们的关总也居然相思起来了,该不会真是认真了吧?”关昊看着弟弟说道。

    “哥,这话可不能让小夏听到啊,好像我这个人多花似的,再说了,你要是说了对你也没面子呀,有个花弟弟。”关垚认真的说。

    “谁是谁,再说了她不会因为我有个花弟弟从而认为我也花吧。”关昊今天心情很好,就多和关垚逗了几句。

    他们回了屋,洗了手,关昊坐在了茶台前,准备泡菜。

    关垚则凑到夏霁菡的跟前,看她正在包饺子,不由的大声惊呼:“天哪,哥,你快来!”

    关昊听到关垚惊呼,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赶忙站起,迈开长腿,几步就来到厨房,紧张的脸都白了,说道:“怎么了?”

    “哥,你看看你的小夏,饭都做的这么浪漫、有趣!”关垚跟哥哥说道,还用手指着案台:“我第一次见到饺子原来可以包的这么漂亮。”

    关昊看到在橘黄色的案台上,整齐的码放三排小小的饺子,标准的元宝形状,两个角微微翘立,像要振翅凌空的小燕子,最让关昊叹服的是大小一样,模样一样,间距一样,就像国庆阅兵时的仪仗队,排列整齐。他见过妈妈包的饺子,由于时间关系,妈妈偶尔给他们包顿饺子都是匆匆忙忙的,大个,一口吃不下,而且子孙都有。他也吃过无数次苏姨包的饺子,也是有着鲜明的个性,大而肥沃,因为罗荣爱吃这样的。眼下夏霁菡包的饺子应该是最漂亮的。他不由的夸奖说:“嗯,的确很漂亮,不知道有没有饺子选美大赛?”

    夏霁菡被哥俩夸的不好意思了,就说:“哪儿呀,我就会包饺子,别的面食就做不好了,别如擀面条,粗细不均,薄厚不均,长短不均。”

    “哈哈,这是什么?豆角花,太浪漫太有趣了?”这时又听关垚惊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