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章 必要时我会采取行政干预手段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4本章字数:5980字

    “傻孩子,还用说啊,他什么都明白,你一来他就到对门去办公了,还用说吗?”关昊点着她的额头说道。

    “今天是周六,妈妈没准会来。”她说。

    “那我要见见她老人家?”关昊说道。

    “看情况吧,我先跟她说说。对了,你见了我爸爸,感觉怎么样?”夏霁菡问道。

    关昊想了想说道:“感觉他是你爸爸,你是他女儿。”

    夏霁菡一听“扑哧{”就笑了。

    关昊认真地说道:“你别笑,这不是废话。尽管得了重病,你看他目光里的那种从容是一般人所不具备的。”

    “他不知道自己的病。”她有些难过地说道。

    “我看未必,他也许比你们都清楚自己得的是什么病。”关昊自信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她慌了,急忙问道。

    “我不知道,只是感觉,一种感觉而已,说的再详细一点就是对他目光的解读,应该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关昊回忆着说道。

    没想到他这么了解爸爸,她高兴地说:“妈妈的同事都跟爸爸叫仙人,还说仙人培养了一个仙女呐。”

    关昊点点头,说道:“是有那么一点大智若愚的气度。的确是一个仙人养了一个仙女。”

    见他这样评价爸爸,她很高兴,说道:“我不是仙女,爸爸有的时候还真像仙人。要不,你去跟爸爸聊聊?”

    “你确定?”关昊盯着她看。

    她一下子泄气了,后悔刚才的冲动,喃喃地说道:“要不,我先跟他说说,就说你是我的朋友,他们知道我有个朋友和这家医院有关系。只是他们都没问我是什么样的朋友,说实在的,我有点心虚。”

    是啊,其实是在正常不过的事,被她搞得这么别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种感情的先天不足。关昊理解她,就说:“萏萏,你知道吗,见不见你的父母不是我的主要目的,我就是想用这种形式,消除你这种心虚的心理, 你不能总活在过去的阴影里,我们真心相爱,这一点你是知道的,你为什么总是感觉自己见不得阳光呢?这样下去心里真的会有阴影的。”

    “嗯,我知道是我不好。我总想谁也不伤害,总想有个完美的结局,或者完美的理由。”她低下头说道。

    他再次攥住她的手,说道:“不管我们以什么方式走到一起的,我们相爱这是事实。要尊重这份感情,要忠于自己的心灵,你说对不?”

    她想了想,不太确定的点点头。

    “你不想跟我在一起吗?说真的。”显然他不想要含糊的点头。

    “想。”她抬起头说道。

    “所以,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要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对不?”他有些严肃地说道。

    她又点点头。

    “但是!”他加重了语气:“你总是这样优柔寡断,总是怕见阳光,总像是欠了谁什么。你不觉得对我是一种折磨吗?你是不是觉得你年轻有的是时间可以挥霍?”他越说语气越重,表情严肃。

    “我……”她不敢看他,心有些胆怯的跳了几下,低下头,弱弱地说:“我,不太有信心。”她声音小的可怜,但他还是听到了。

    果然是这样,关昊自己往后坐了坐,直起身,看着他说道:“你是对我关昊没信心还是对婚姻本身没信心。”既然话说到这里了,这个问题他必须要弄明白。

    “都有那么一点,前者更多一些。”她不得不说。

    天哪,他锁紧眉头,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只一会就睁开了,看着她说:“我迫不及待的装修、迫不及待的巴巴跑来找你,你怎么对我就没信心?难道我都是在做样子吗?”说到这里,他的心有些丝丝的疼痛。

    “你越是这样我就越心里没底。你的家庭,你的前程,你的前妻,我不知道我能否融入进去,也不知道我能否做好。”她这样说着,眼里就有了泪水。见他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看,她就又说道:“还有,我总有一种担心,担心害了你。”

    看来,这才是她的心结。

    他压住心里的不快,说道:“你能怎样害我?笑话!”

    她想了想说道:“这话我在乡下的时候就想跟你说,但是看你那么高兴就没说,有一点你必须要引起注意,那就是我们相爱的时间,你真要和我结合的话,会不会给人留下把柄,会不会对你的未来产生影响?如果真的会给你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你想过吗?我会不安的”

    关昊有些不耐烦地说:“如果你说的这些都成立的话,你会放弃吗?”

    “是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放弃。”她说的很坚决,尽管这需要忍受巨大的痛苦,但是为了所爱的人,她会放弃。

    “为什么?”他的目光在收紧。

    她的心里一阵难受,好像此时她就面临着这样的选择:“因为我不想因为我的原因拖累你,也不想到时你后悔,如果那样的话我还不如远远的望着你,偷偷的爱着你……”她的眼睛湿润了。

    “什么?偷偷的爱?”他腾的站起,显然他不高兴了。他在屋里焦躁的走了两步,又停到她的面前,脸色凝重,指着她说道:“你只满足偷偷的爱吗?告诉你,我不会和你玩这种游戏,我也没有时间跟你玩这种游戏!如果说在三关坝我有些轻浮,但从省城回来后我就要定你了,你是我关昊的女人,不管你是不是自由之身,这对我还真没多大障碍,我尊重你,等着你,现在倒好,我们任何障碍都没有了,你也知道我离不开你了,反而你却想偷偷的爱,做梦,我不和你玩,我玩不起!”他表现的有些愤怒,尽量压低声音,但声音很大,还是传了出去,以至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小昊,你在干嘛?开门。”是张副院长。

    “没你的事,滚!”他越来越激动了。

    “怎么忽然犯浑了?”门口传来一声嘀咕,随后脚步就走远了。

    她骇然的大睁着眼睛,从来没见他这么激动,也从没听到他这么大声说过话。心,紧张的跳个不停。她害怕极了,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让他如此生气和暴怒,以至不顾关系骂走了张副院长。

    他在屋里生气的踱着步,然后站在她的面前,铁青着脸,目光如鹰般的收紧,像午夜一般的沉重和孤寂。

    她不敢看他的目光,只感到冷峻的神情蔓延在他的眼底,他身子散发着一股戾气,浸得她全身冰凉。

    他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没有说出,一转身,看见了办公桌上的水杯,他一把抓过来,举起,刚想砸在地上,想想又放下了手,咚的一声重新放在桌上。

    随着他扬起杯子的一霎那,她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睁着惊恐的眼睛,注视着他的动作,看到他又把杯子放到桌上,这才放下了心,而此时,她的脸都吓得白了。

    她知道,她伤了他,的确,他热情的做了那么多事,到头来还是自己对他的不信任,他不暴跳如雷就很好了。

    但是,那真的是自己的想法啊!

    过了一会,关昊才转过身,对她的的惊恐根本熟视无睹,他走到她跟前,说:“我早就跟你说过,碰上我你就认栽吧,就是抢,我也会把你抢到我家里,你在这样磨磨唧唧、腻腻歪歪的,我就要采取必要的行政干预手段,逼你就范!”

    “行政干预手段”?他说出这话时几乎自己要笑出声,但他忍住了,赶紧故作气愤的样子转过身去,背对着她。这个女人,不给她施加点压力,她还真放不下思想包袱,要知道背着这种思想包袱,无论是她还是他,心理能轻松吗?他故意大口的喘着气,无视她眼里的泪水,装作一点都不心软的样子,不理她。

    不过接下来他的心不软不行了。一双冰凉的小手环上他,随后,她那柔柔的身体就贴在了他的后背,低低的啜泣着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

    哦,天哪,他吓着她了。 他再也无法装强硬了,转过身,抱住了她,捧起她淌满泪水的小脸,吻住了她颤抖的嘴唇。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唇刚要挨上她的,她就主动吻住了他,温暖绵软的小舌主动滑入自己的口中,他吮住了她的,将舌尖上的甘液吮入肺腑,然后又将自己的递入她的口中,即刻也被她的小嘴唇吮住,深深地吸取进去,在他的印象中,她这样主动和热烈还是不多见的。他立刻血脉喷张,再也克制不住了,抱着她就往里间走去。

    她慌了,连忙说道:“不要,这是人家的办公……”她下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堵住了,狠狠地说道:

    “你的话太多了!”随后,就把放在了床上。

    趁他直起身的时候,她坐了起来,抱住了他,低头说道:“不行,心里不踏实的。”

    他太了解她了,楼下病床上的父亲,陌生的办公室,这都是她“不踏实”的因素。想到这里,他拉她起来,爱惜的给她理着头发,用长指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抻好被他弄乱的衣服,温和地对她说:“不怕,我们什么都不做了。”

    考虑到她离开病房的时间不短了,关昊就让她先回去,并说下午走的时候如没有机会就不见了,但是他会给她发信告诉他,另外还说她什么时候回督城提前告诉他,有时间没准能来接她。

    来到外间办公室,关昊把毛巾浸湿,给她擦着脸蛋,说:“自己洗洗吧,别让你父亲看出她的宝贝女儿哭过。”

    她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想跟他说回老家的打算,又说不出口,想起父亲的病和势单力薄的母亲,又看着眼前这个深深爱着自己的男人,她为难了,眼泪又再次涌出。

    “别呀,你总这样流泪,你爸该认为我欺负你了,尽管他不知道我的存在,也不知道他女儿什么时候像献宝一样把我献出去。”他自己自问自答地说道。

    她扑哧笑了。

    回到病房,爸爸已经输上了液,问她:“菡菡,院长找你什么事?是不是该交钱了?”

    她不由的脸红了,说道:“不是,来个朋友,我上去见了一面。”她有些心虚。

    “哦,是咱们托的那个人来了吗?”

    “是……的。”她说道。

    “菡菡,有钱不,请请这个朋友和张院长。”

    “不用的。”她小声的说,心突突跳着,不知该怎么跟爸爸说。

    “菡菡,是你的朋友还是小田的朋友?方便的话给爸爸介绍一下,当面谢谢人家。”爸爸看着她说。

    “不用的,爸爸。”她低着头说道。

    爸爸看了她一眼,接着说道:“菡菡,小田没来电话?”

    她惊愕的看了一眼爸爸,只见爸爸盯着上方的药瓶,并不看她,表情非常平静。

    “来着,他……问您好呢”她小声地说道。

    爸爸看着,没再说什么。她忽然觉得爸爸的目光意味深长,似乎洞悉了她内心的一切。她心里没底,是不是爸爸知道了什么?难道妈妈跟他说了,不可能呀?妈妈走的时候她一直在他们身边,没听见他们说呀。她赶紧转移话题,说道:“妈妈今天来吗?”

    “不知道,她没打电话,你问下她。”

    她去掏手机,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没在,又去包里找,也没有。她忽然想起是不是忘在张副院长办公室了?正在寻思,就听爸爸说:“手机没了?”

    “嗯,可能是忘在楼上了,爸爸,我去楼上找找。”她说着,快速跑了出去。

    世上是事就是这样巧,就在她上楼的电梯关上的那一刻,关昊手里拿着她的手机从电梯里出来。

    当时夏霁菡的手机忘在了沙发上,他也没发现,直到手机铃声响起。他没敢接,后来电话再次响起,他唯恐有什么事,抓起手机就下楼了。铃声短暂的停止后,又再次响起,关昊也有些急,出了电梯大步走向病房。进来后才发现她不在。

    他想转身出去,怎奈响着的电话引起了夏爸爸的注意,他睁开眼睛,看见了一个高大英俊、气度不凡的男人,手里拿着的正是女儿的手机,正要往出走,就说道:

    “是菡菡的手机吗?”

    关昊站住了,冲他一点头,说道:“是的。”边说边把手机递给他。

    他微微笑了一下,说道:“还是等她回来接吧,她到楼上找去了,你坐。”说着,示意他把床底下的小凳拿出。

    关昊听他这么说,就说:“谢谢您,不打扰您了,您保重。”关昊把手机放在夏爸爸的床边,不想在这里久留,他感到夏爸爸的目光温和中透着睿智,平静中透着尊严。正如女儿所说,这是一位气质超好的男子,不温不火,不卑不亢,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从容和淡定,尤其是那俊秀的眼睛,在女儿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尽管卧床多日,仍然保持着整洁的仪表,干净的着装,除去头发有些长之外,就连指甲都修剪的干净整洁,如果不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你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位病人。这不但和自己平时的生活习惯有关外,还表明女儿护理的非常仔细和认真。

    “你是菡菡的朋友吗”爸爸依然平静地说道。

    关昊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微笑着点点头,说道:“是的,您安心养病,我告辞。”说着就准备往出走。哪知夏爸爸又说:

    “你从督城来吗?”

    关昊皱了一下眉,他不知该怎样回答他。就不置可否的笑笑,冲他似是而非的点点头。

    “谢谢你,给我介绍了这么好的医院和大夫。”

    关昊一愣,说道:“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你好好养病,保重。”说完就走了出去。关昊感到这才是一位睿智的人。

    他前脚走,夏霁菡后脚就回来了。她敲了半天副院长办公室的门,没人应声,就回来了。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床上自己的手机,于是走过去,偷偷的看了一眼闭着眼休息的爸爸,就把手机拿到手里。凭直觉,她感到手机是关昊送来的,那么,他跟爸爸见面了。

    她悄悄的移动脚步,想出去给他打个电话,这时就听爸爸说:“是你朋友送来的。”

    朋友?他们都谈了什么?

    “他是个领导吧?”爸爸漫不经心地说道。

    夏霁菡的脸红了,难道他做了自我介绍?但是听爸爸的口气,并不肯定他的领导身份,那么就是爸爸猜测的。但是爸爸凭什么这么猜测呢?

    其实,任何一个人猜测关昊的身份都不会费劲。久经官场历练,镇定自若、稳重老成的性格,加上他眉宇间特有的英气和霸气,都会判断出他的职业。三关坝的看闸人老杜第一眼就看出了他“主”的身份。

    “爸,您先休息,以后再告诉您好吗?”夏霁菡尴尬的说。

    爸爸点点头,闭上了眼睛,女儿不说,他不会追问的。这点夏霁菡像极了父亲。

    夏霁菡服侍爸爸吃过午饭后,妈妈来了。妈妈为他们带来了换洗的衣服和几样她爱吃的小吃。

    因为关昊早晨的突然出现和手机的事,夏霁菡表现的有些心事重重和心不在焉。她不停的看时间,因为她知道他中午请客,孤军奋战,肯定是一番血拼,而且上午还骂了张副院长,这酒肯定少喝不了。

    就在夏霁菡为关昊担心的同时,关昊已经坐上了回北京的飞机,紧急情况,罗荣病危!

    改签机票后,他本想给她打个电话,但一想到她父亲那双洞悉一切的眼睛,就犹豫了,他头回来时,从张振哪儿知道了夏霁菡的父母在住院的当天就交足了两万块钱住院费。他想那张银行卡她肯定不会去支取,于是就又掏出了一万现金,让他转交给她,顺便告诉他离沪的事。

    当张振副院长把一万块钱交到夏霁菡的手中时,对她说:“小昊让我告诉你,这个钱出院的时候给你父母带回去的,另外,因为紧急的事情,他已经回北京了。”

    “他走了?”夏霁菡脱口而出。随后顿觉心里空落起来。

    拿着钱下楼,她没有即刻回到病房,而是来到了安全出口的窗户前,想到他早上负气的样子,不知为什么泪水就涌了出来,抬头仰望窗外的湛蓝的天空,思绪也就随着微风飘荡。他不知他有什么急事匆忙离开,但可以肯定的是非常重要的事。

    “菡菡,在这儿干嘛?”这时传来了妈妈的声音。

    她赶忙偷偷擦去泪水,这才转过身来,妈妈看见了她手上鼓鼓囊囊的信封,就说:“这是什么?”

    她感觉伸手把装有一万元钱的牛皮纸信封给了妈妈。说道:“我刚支来的,知道你们没有多少钱,这钱您带回去。”

    妈妈不要,说道:“孩子,我们有钱,你一人在外边,这钱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见妈妈不要,她就说:“我还有钱,离婚时,他给了我两万快。”

    “对了菡菡,昨晚小田打电话来着,问你爸的病和你的情况,我感谢他还能够问候我们。他跟我道歉了,说都是他的错,对不起我们对他的信任。你们到底是怎么离的?”妈妈问道。

    “妈,以后我再告诉您,这钱给您拿着。爸爸出院后也需要营养的,我不再你们身边,你们要多保重的。”夏霁菡内心有些酸楚,有心想辞职回老家,关昊又牵引着她的心。

    妈妈见她眼圈又红了,就不再追问了,说道:“你爸爸说你的那个朋友来了,走了吗?”

    不问还好,这一问她的泪水就出来了。她趴在妈妈的肩头,低低的哭了起来……哭了一会说道:“妈妈,当初你是怎么来南方的,姥姥没要求你回北京吗?”

    “孩子,问这干嘛?告诉妈妈你有什么心事啊?”妈妈为她擦着眼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