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5章 用身体挡住刺向他的尖刀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4本章字数:6028字

    她没有回答,抬起泪水涟涟的眼睛,冲他摇摇头,想说什么,怎奈泪水又涌了出来。本来就不熟练的舞步,随着他机械的挪动,任由他带着自己舞动。

    关昊没有像赵刚那样坐着优美的花样,唯恐她的头再晕,他怀里的这个女人几乎完全挂在他的身上,他不敢往舞池中间旋转,因为他知道怀里的女人动情了,他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泪水。就低头冲她说道:“我可以借给你一只袖子用。”

    她有些不解,问道:“借袖子干嘛?”

    “划拉你脸上的珍珠。”他不动声色的回答,眼睛在看着四周。

    夏霁菡低头笑了,她很想把眼泪噌到他身上,但是不敢,场上有许多督城市委办的人,很多双眼睛在看着他们。

    关昊既不能把她相拥太紧,也不能放松力度,他感到了她脚步的迟钝和不稳。他低头问道:“头还晕吗?”

    她点点头。

    关昊带着她,小心的踱到桌旁,轻轻的放下她,然后向司仪点了一下头。很快,音乐逐渐弱了下去,人们各自回到了桌位上。就听司仪哽咽着说道:“这是我见到的最浪漫的婚礼??????我祝福一对新人,祝福大家,祝福在座的各位!”

    婚礼直到下午四点多才结束。督城来的人陆续往回赶。刘梅抱住夏霁菡和于婕,恋恋不舍。

    李伟过来,说道:“梅子,我们先回了,今天就不把你带回去了,新郎官不容许,别难过,女孩子迟早是别人家的人,要是想不开呢就跟我们回去。”

    刘梅娇嗔的给了表哥一拳,含着眼泪没说话。这时赵刚、常远和关昊走过来,他们礼貌的和李伟一一握手。常远对于婕和夏霁菡说:“你们还坐李总的车回去吧,麻烦李总照顾好二位记者。”

    李伟说道:“请市长放心,我保证把你们的美女记者平安带回督城。”

    夏霁菡看了一眼关昊,见他正在跟李伟握手,说:“李总辛苦了,我们要晚会回去,不能与你同行,路上小心。”

    于婕和夏霁菡和小单坐进了车里,督城的主要领导挥手向李伟致意。

    刚到家,夏霁菡就收到了关昊的信息,告诉她今晚不回了,留在省城办事。她刚回来时,就听于婕跟她说关书记有可能要调走,上级组织部门来考察着。她没有感到吃惊,从跟他好上的那一刻起,她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一天。只是这一天真的到来时,她的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她在想着以后督城没有他的日子她会怎么办?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电话的铃声吵醒,自从搬到出租屋后,她的手机夜里就没关过,因为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电话。

    “喂——”慵懒的声音。

    “是我,快点起床,我半小时后到你那儿。”耳边传来关昊朗朗的声音。

    “去哪儿?”她精神一振。

    “回家,去试试你那架钢琴。”

    她一骨碌就坐起,说道:“你不忙啊?”

    “今天我休息。”今天是周日。自从突击治砂工作结束后,市里的领导明显不那么紧张了,建立了长效机制,成立了由赵刚任主任的治砂办公室,组建了四个执法队,昼夜巡逻,对河道采砂进行长期监管,防止反弹,另外查处超载超限也纳入了有关部门的日常工作。

    她以最快的速度起床,梳洗打扮,等关昊到了胡同口的时候,她没耽误一下就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出来,直接上了车。

    关昊见她拎了那么多东西,不解地问道:“这是什么?”

    “你忘了,是你让我拉的单子,买的东西呀?”

    关昊明白了,他想了想说道:“咱们今天回不去了,刚接到电话通知,明天曹副省长带队,检查河道治理情况和防汛准备情况。 十一点要召开在家的常委扩大会,所以,你试琴的事就要往后拖了。”

    她听后笑着说道:“没有问题,但是,你应该把我送回去呀?”

    “不送!你到我那儿去。”他霸道的说。

    “你们开会,肯定是要报道的呀?一会古局就得找我。”夏霁菡有些着急地说道。

    “今天不用,明天要报道。”

    她有些失落,自从他告诉她钢琴到位后,可以说她一刻都没忘了这事,但是知道他忙,她太了解他们这些领导了,有的时候真是没有任何的活动自由。五分钟之前无法预测五分钟之后的事情,所以她除去有些小小的失落外,没有任何的怨尤。

    “我在你那里,你开会心里会不踏实的。”

    “我会踏实的很,反之才会不踏实呢。我们还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好长时间不聚了。”关昊长出了一口气。一大早从省城赶回来,原本想带她会乡下的家,谁想曹副省长要来检查,尽管是这项工作年年都要搞,但是副省长带队亲自检查,没有任何理由不重视。人在官场,身不由己。

    由于他是从省委下来的干部,所以他非常注重和省里同志们的关系,哪怕他们是从督城路过,他都会亲自接待,做省委书记秘书这么多年,他深知接待工作的重要。更何况明天是副省长来检查防汛和河道治理情况了。

    来到他的住处,夏霁菡把大包小包的东西从他车中拎出,带到了楼上,放到了储物间里。关昊照例去放洗澡水,他说早晨起床后脸都没洗就回来了。

    洗完后,俩人拥着来到卧室,关昊仰躺在席梦思上说:“还是家里舒服,宾馆再高级也比不上家里。”见她不言声,就转过头看她。

    夏霁菡正在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紧紧裹着的浴巾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勒出了一道浅痕。他突然长臂一扬,她的浴巾就脱落了,雪白的肌肤暴露无遗。她下意识的赶紧往上提,还没等提上去,他就一翻身把她板倒在席梦思上,庞大的身躯就覆了上去……

    一番激情过后,她粉面娇羞,小手抚着他淌着汗水的皮肤,低低地说道:“我听说你要调走,是真的吗?”

    他闭着眼,攥住了她的那只小手,说道:“萏萏,你跟我走吗?”

    她将脸贴到了他的怀里,说道:“不跟。”

    “为什么?”

    “累赘呗,我跟着你会碍手碍脚的。”她又说:“你真的要调走吗?”

    “可能。”他说:“我记得你原来说过要是我调走了你就不干新闻了是吗?”

    “恩,我怕想你。”是的,她经常会想这个问题,一旦他离开督城,离开市委会议室那个发号施令地方,或者那个位置上坐着别人怎么办?肯定会睹物思人的!

    “傻孩子,你肯定会想我的。”关昊拍了怕她的后背,说:“我有可能不离开锦安,你可以提前调到锦安报社或者电视台,到时我们就又可以在一起了。”

    夏霁菡心里一动,但随后又说道:“那怎么行,在这个问题上你表现的比较弱智,所以你得听我的。你想想,如果我提前去锦安,人们会怎么想,我在督城甚至在北方没有任何根基,最有可能帮这个大忙的能是谁?我前脚走你后脚到,人们自然会想到咱俩的关系。锦安比不得督城,我早就听说那个岳市长是个厉害角色,现在人们都在猜,邵书记退下来后,他是书记,你是市长。另外甄元的事,治砂的事,听说当年这个招商项目还是他牵线搭桥的呢,你现在治砂,他心里能舒服?我上次就听于婕说,岳市长在一个很小的场合就说过,可以加强监管,没必要一刀切,惹得砂老板们到处告状。”

    关昊没言语,没想到她还是个有心人,居然说的很在理。上次他和赵刚去市委汇报时岳筱就是这个态度,好像他治砂是为了出风头。不一刀切,治理工作更难推进,只有一刀切了,在重新审查采砂资格,走公开拍卖的法律程序,才有可能从根本上达到长治久安。开始的时候常远也这样劝过自己,这些砂老板中有的人和岳筱的关系不错。比如他现在在锦安搞的一项重大工程——明珠湖水上温泉城,这是个集旅游、休闲、娱乐以及房地产开发于一体的大型项目,据说是今年全省投资最大的一项工程,被列入全省大事要事之中。摆明了这是一项巨大的华丽的政绩工程。

    据说,岳筱的伯乐是当年的副省长如今是省长的袁锦成。当年袁锦成是副省长,分管农林水利工作,由于连续两年源头的水库正常泄洪,本是不大的水势,居然使督城和下游的地方出现洪涝灾害,损失严重。所以在第三年省里明确指示督水河流域要在汛期前做好清淤工作,确保汛期的行洪安全。其实每年省政府都下拨款项用于主要河道清淤,各个市县也有专项资金。可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别的地方都是应付应付,完成的都不理想,只有督城是真刀真枪的干。袁锦成下来检查这项工作时,到了督城境内,看到的真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防洪大堤上红旗招展,人欢马叫,在一看解放军三军战士、学生、农民、机关干部、就连妇女和老人都加入了清淤战斗。现场的高音喇叭里还播送各个单位的工程进度情况。

    袁锦成大为震撼。要知道,这是在九十年代初期,搞这么大规模的群众活动是难上加难,在农村,没有了集体经济做保障,让老百姓出义务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可是督城却做到了,而且做的很好。当袁锦成见到了这次清淤工程的总指挥,督城副市长岳筱的时候,他正挽着裤管,站在水里,挥锨挖泥,满脸淌汗。袁副省长对这个真抓实干的基层干部很是赏识,给予了高度的表扬,并称赞他是“实干市长”,一时之间:“实干市长”这个称号出现在锦安和省级的大小媒体上,一度成为媒体的明星人物。

    就这样,岳筱遇到了他政治生命中的伯乐袁锦成,随着袁锦成的一步步上升,岳筱也在第二年由副市长提升为市长,两年后为督城的市委书记,后来一路顺风,就任锦安的副市长、副书记,直到现在的市长。

    岳筱也不负重望,一直以实干著称于政界。在督城,建立开发区、扩展城市面积、建立全省县级市中面积最大的文化休闲广场,这些都是当年了不起的政绩,可不知为什么在顺口溜中就有了他“买卖干部”之说。他就任锦安市市长后,最大的政绩工程恐怕就是眼前正在建设中的明珠湖水上温泉城了。这个项目建成后,将吸引京津等地的高端消费群体,借助明珠湖这一旅游王牌,带动周边房地产业,甚至是餐饮业的快速提升,将成为锦安市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

    由于实干,岳筱在政界有着良好的口碑。由于有袁省长做后盾,也使岳筱从当初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谦恭的副市长,成长为雷厉风行、具有开拓之势的政治明星。目前,这个政治明星的强势不仅表现在做事上,也表现了对权力的向往上。

    高建希望他去滨海,可听小道消息说袁省长跟廖书记建议让他继续留在锦安,以他的强势和理性制约一下岳筱日益膨胀起来的雄心,据说廖书记没有表态。

    夏霁菡见他沉思不说话,就说:“我准备在你走后我就离开要闻组, 回专题部,你说如何?”

    关昊点点头,他的思绪显然没在她说的话上。

    第二天上午,关昊和督城防汛指挥部主要成员以及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提前半小时来到高速路口,等待着曹副省长一行的到来。

    在车上,关昊问防汛总指挥常远:“现在河道那几家撤离了吗?”

    他指的是有几家外地的砂石料厂,在公开拍卖中没有中标,也就等于没拿到政府的采砂许可证,但是也不撤离河道,在河道搭个帐篷软磨硬泡。观望了一段时间后,其他砂石料厂的老板见当地政府的采砂政策没有松动的迹象就撤离了督城。目前只有两家还在那里守候,抵制中标企业进场,昨天采砂办出面协调,那几个外地人死活不让,采砂办又不好向赵刚请示,所以这事就拖了下来。

    最后,市长常远说:“我的意见是公安出面。”

    关昊说道:“对恶意闹事者,就要严惩不贷。派些警力,防止这部分人闹事。”

    “我已做了安排。”

    很快,有三四辆打着双闪的车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关昊和常远急忙下车。果然,是曹副省长的车队。车停稳后,一位身材修长、精力充沛的五十岁左右的人走下车,关昊和常远急忙迎向前去,分别握了下他伸过来的手。

    来人正是曹副省长,他微笑着对关昊说:“来的路上我还在想你的新能源发展思路呢,如果有时间我要到你们新能源基地看看。”

    关昊在省委工作期间,曹副省长还没来,尽管曹副省长不分管经济工作,但在去年带队出国考察中,对关昊关于新能源经济的思考很是感兴趣,所以今天一见面就说起了新能源。

    关昊赶忙说道:“欢迎您随时批评指导。”

    曹副省长说道:“估计这次没有时间,排的很紧。”

    关昊说:“没关系,等您不忙了,我去接您。这是常远市长,防汛指挥部总指挥,今天由他给您介绍情况。”

    “好,你们带队。”曹副省长和常远握握手之后,走回了自己的车,众人又都上了车,早就有督城公安局的一辆警车开道,按照事先预计好的路线前进。

    他们首先来到了督城东部的三关坝,查看水利设施和防汛物资准备情况。看到三条河流汇集的地方,曹副省长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说道:“难怪北京市政府每年都要担心这个地方啊,一旦决口,水漫京城啊!”

    他详细了的询问了有关这个险段的情况,又做了一番叮嘱后,原路返回。

    关昊看见了看闸人老杜站在远处往这边张望,心想可能他认出了自己。

    夏霁菡和单勇以及报社的另一名记者坐在最后一辆车上,此时,她也看见了老杜,她也在想同一个问题。

    三关坝,梦开始的地方!

    一个小时后,关昊和常远陪着曹副省长一行人从督城的东部又来到了督城的西部,查看河道疏通情况和砂坑回填情况。看到满目疮痍的河道已经被整治的见了河床的模样,曹副省长说:“要巩固成果,防止反弹。”

    督水河也叫万马河,有水大流急如万马奔腾之意,历史上多为害河,解放后各级政府多次投巨资修坡植柳,构筑防洪大堤,是汛期直接危胁首都安全的重要河流之一,流经六个县,也是北京五大水系之一,下游的三关坝更是北京和省政府防汛工作的重中之重。

    这次看到督城为清理河道做出的巨大努力,曹副省长很是欣慰。他在现场肯定了督城在强力治砂中所做的努力和探索,并说要在全省范围内推广督城的经验,严格审批采砂企业的合法手续,严格控制采砂企业的数量,科学规划,依法治理。

    在河道不远处的省级公路上,由于曹副省长还要到下一个县检查,督城党政干部就在路口下了车,和曹副省长以及随行人员握手告别。

    就在关昊和督城的干部们目送曹副省长的车队走远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一个年轻人紧走了几步,就在快要接近关昊时,猛然从怀里掏出一把锃亮的匕首,向关昊的后腰刺去……

    站在关昊右侧偏后一点的夏霁菡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她的脸立刻煞白,失声喊道:“不——”就扑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关昊……

    一切都在粹不及防中发生了。

    当歹徒企图再刺第二刀的时候,丁海把他扑倒,人们蜂拥而上,把他摁倒在地上。

    当关昊听到她变了音的喊叫后,突然感到有人从背后猛的推了一下,他往前踉跄了几步后才站稳,一回头,就看到了众人在围攻着什么人,而此时的夏霁菡手悟住身体的右侧,摇摇欲坠……

    他本能的箭步向前,伸出长臂,就抱住了她前倾的身子,手上立刻被鲜血染红了。他不顾一切的抱着他就往附近的一辆车里跑去,正在手扶车门往这边观看的蒋师傅见市委书记抱着流血的夏霁菡跑来,他赶紧打开后车门:“砰”地一声关上车门后,快速发动了车子,急忙向市中心驶去。由于这段路早就被运送砂石料的重车碾压的坑坑洼洼,严重了影响了车速。关昊红着眼睛大声的嚷道:“快,快,快点,再快点!”

    蒋师傅慌了,一脚油门踩到底,奥迪几乎是蹦着跳了出去。

    关昊的头撞到了车顶,夏霁菡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挺住,挺住,宝贝,你一定要挺住啊!”关昊情急之中,叫出了“宝贝”两个字,他已经意识不到自己失态了,他伏在她的耳边,不停的说着这几个字,他企图用手堵住她冒血的地方,但无济于事。

    夏霁菡的脸色越来越白,每一次剧烈的颠簸,她就痛苦的皱下眉头,关昊用尽全身力气,几乎是托举着她,使她免受颠簸和震荡。

    关昊不停的在耳边叫着她,唯恐她闭上眼睛。

    无论车上的人如何着急,怎奈这条坑坑洼洼的路就是跑不起来车,夏霁菡身上还再往外滴血。她已经处在半昏迷状态,但只要她听到他的呼唤,她就睁开眼睛看一下,很快就又闭上。怎奈流血过多,又昏迷了过去。

    情况危急,蒋师傅头上的汗呈水柱状往下淌,他驾着车,一路颠簸狂奔,直把车内的警报器摁得山响。

    于此同时,督城市委和政府其它几辆车也尾随其后,护送着这辆车向市区奔去。早就有医护人员等在了医院门口,车还没停稳,车门就被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