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2章 视察乡村小学校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5本章字数:5947字

    而此时督城的夏霁菡,正在制作室里看着关昊器宇轩昂、英姿勃发的影像发愣。这时制作王辉说:“把关书记在修路现场的那个资料给我。”

    她回过神来说:“王辉,关书记的镜头是不是少用点,多用常书记和赵市长的。”

    王辉说道:“这本就是关书记干的事,再说他也没离开锦安,用他的领导不会挑出什么来的,还有就是关书记的形象好,画面漂亮,往任何一个地方一站,你看,周围所有的风景都成了陪衬。”

    制作人员捡漂亮的镜头用这无可厚非,但是夏霁菡唯恐冷落了其他领导,毕竟现在的市委书记是常远。即便让关昊自己看到他也不会同意的。在她的坚持下,老王替换下了几个关昊的镜头。

    专题片的制作已经接近了尾声,估计再加半夜班明天上午领导就能审了。

    古时打来电话,问晚上能审片子吗?

    夏霁菡问王辉如何,王辉说:“明天审最好,晚上太仓促。”夏霁菡就跟古局说了,古局说那我告诉市委办吧。

    夏霁菡刚撂下电话,就见王辉的腰逐渐弯了下去,脸煞白,头上沁出豆大的汗珠,夏霁菡见状,忙问道:“你怎么啦?”

    王辉咬着牙说不出话来,人就咕咚倒在了地上,嘴里痛苦的“哎呦”着,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结石。”

    夏霁菡慌了,赶忙给120急救中心打电话,又给古时打电话,等古时和副局长李山跑下来时,王辉疼的正在地上卷着身子痛苦的呻吟着。

    很快救护车便把王辉拉走了。古局耷拉下了脑袋,他坐在王辉的位置上,半天不说话。

    夏霁菡知道他在想什么,就说:“古局,怎么办?”

    “小夏,你行吗?”古时说道。

    “我……”她犹豫了,她倒是上过非线编辑机,也知道操作程序,可自己毕竟不是专业制作人员,许多特技用着不熟练。

    古时看出了她的犹豫,就说:“现在再让谁上手都难,这么多素材就是看都得看半天,更别说熟悉了。我看你先把画面趸上,等王辉回来在做特技,明天先让领导看内容、看画面。”

    “我怕自己不行耽误了事。”夏霁菡还是有些担心。

    “没事,你只要会操机就行,脚本是你写的,镜头是你分的,这些都在你心里装着呢,换了谁都不如你。我相信你能行。”

    古时说的有理。夏霁菡就说:“那行,我先试试,如果不行,您在及时换人。可是,王辉明天回得来吗?”

    “他只要止住疼就跟好人一样,没问题。”

    古时走后,夏霁菡坐在了编辑线旁。她首先替换下关昊一个镜头。拿下他的时候,她冲着他自语道:“拿下你,不会生气吧?”

    中午和晚上夏霁菡都是吃的盒饭,是古时让局办公室给安排的,由郭姐送来的。郭姐顺便又给她准备了晚上吃的东西和牛奶饮料,嘱咐她别饿着,并问她晚上用陪吗?

    夏霁菡摇摇头,因为她知道郭姐小孩很小,需要人照顾,就让她赶紧回去了。

    郭姐走后,她把制作室的大门锁好,把里面演播室所有的灯都打开。她有个毛病就是夜里胆小。从来自己一人睡的时候都开着灯。她忽然很后悔让郭姐走了。做回编辑机旁,她灵机一动,打开了所有的显示器和编辑机,往每台机子里放一盘录像带,选关昊一个画面出来,这样,关昊不同景别不同姿势的画面就出现在她的周围,出现在她的目光所及之处,她忽然为自己这个聪明的举动很是高兴,因为的确是减少了许多恐惧,增添了许多温馨,有他作伴她就不怕了。

    她忽然很想他了,算来已经有半个多月不见面了,尽管她早就知道他不属于督城,早就有心理准备,但一旦离开,还是觉得自己很想他,有时想的真是不敢想,无法排遣的孤独就会弥漫心头。她从不知想一个人居然这么揪心。通电话的时候她不敢跟他说有多么的想他,唯恐自己动摇军心,弄的关昊几次都说她没心没肺。其实几次想起他眼睛都是湿润的,比如现在。她擦了一下眼泪,对着其中的一个“关昊”扮了一下鬼脸说:“做你的市长去的,没人想你!”

    可能是心有所属,念有所归。夏霁菡正在思念的人此时已经进入督城。常远和赵刚正在督城大酒店里等他。一会儿载着关昊、陈建新、韩保国和刘涛的丰田吉普车就停在了酒店的前头。常远和赵刚赶快出去迎接。

    互相握过手之后,众人来到了一个豪华大雅间,风尘仆仆的三个人洗过脸,才坐在了餐台前。赵刚示意服务人员上菜。

    吃完饭后,赵刚把陈建新、韩保国和刘涛安排好后,这才回到了酒店会客室,常远正在向关昊汇报文明生态村准备检查的情况。又谈了秋季人才招聘会的筹备情况,这项工作是关昊头走时安排的。眼看快到十一点了,常远说:“不行了,睁不开眼了,这几天天天熬到半夜,走路都想睡觉。”

    关昊说:“是啊,一定要把工作做细。检查验收,说白了就是挑毛病。”

    赵刚说:“这段各个部门也是没有了节假日这一说,咱们熬到半夜,古时他们最近天天加夜班,在赶制专题片,非常的辛苦。”

    “那个片子明天上午能出来吗?”常远问赵刚。

    “古时说明天上午能审。”赵刚回答。

    “那让关市长看看,把把关。”

    关昊说:“不行了,明天九点要召开温泉城工程调度会,一早要赶回去。”

    赵刚说:“那咱们现在去广电局,能看个大概了,古时说制作的人突然犯了肾结石,夏霁菡临危受命,接着做这个片子。”

    关昊不由的皱了一下眉,下意识的看看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她吃得消吗?想到这里就说:“也行,那就看看去吧。”

    赵刚给古时打了电话,跟他说一会过去看片。

    古时根本就没走,而是在办公室写东西,他也不放心一个女孩子夜里加班没人陪,就打电话告诉小夏他就在办公室有事找他。

    领导夜里审片是常有的事,他只打电话问了下夏霁菡进展情况后,就给赵刚打电话说可以过来看,只是音乐没加上。

    常远说:“赵书记你陪关市长去看吧,我是真睁不开眼了,老了就是这样没出息。”

    关昊笑着说:“您老就别解释了,指不定是什么原因呢?说不定嫂子有令?”说完和赵刚一同哈哈大笑起来。

    当关昊和赵刚出现在古时办公室时,古时惊呆了,说:“关书记,不,关市长,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关昊说:“去宝水着,特地赶到督城蹭赵市长一顿饭,这不,他觉着亏本,就敲诈我给他看片子来了,这叫巧取豪夺啊,没办法,吃人家的嘴软。”

    古时和赵刚都笑了。他们下了楼,往制作室走来。赵刚和古时走在后头,快到专题部制作室时,赵刚站住,突然问古时:“那个制作的怎么突然犯病了?”

    古时也站住回答说:“肾结石,疼的满地打滚。”

    赵刚又说:“当时抢救了吗?”

    古时说:“嗯,被120急救车拉走了。”

    赵刚说:“肾结石疼起来很吓人的,我有一次就犯了这个毛病。那小夏能行吗?她又不是专业制作人员。”

    古时说:“行,她上过非线,是个全才,再说趸画面没问题,脚本又是她写的,许多素材都是她跟着拍的,明天王辉上班后再加些特技问题应该不大。”

    就在他们停住脚步聊天的时候,关昊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夏霁菡的声音:“是古局吗?”

    “不是古局,是关昊。”

    她当然听出了他的声音,她快速的跑到门口,开开门,说道:“你、关市长,您怎么来了?”再往后一看,赵刚和古时在走廊那头谈着什么。

    关昊走进来,立刻感觉到被自己包围了,五台机子里显示着自己的影像。他知道了这个小女人的用心,赶紧冲着里面的自己指了指。夏霁菡恍然大悟,忙着把几个显示器都关了。

    这时古时和赵刚走了进来。夏霁菡叫了声“赵市长”之后,就给他们搬椅子。

    古时问:“还有多少?”

    夏霁菡说:“领导们如果能等会,我就能把音乐加上,如果不等,现在看也行,就是没音乐,后面没特技。”

    赵刚说:“别等了,关市长也是车马劳顿,就这样看吧。”

    于是,夏霁菡按了播放按钮。

    画面上出现了一个十五秒的片头:是几组非常写意的镜头,破、旧、陋的围墙和建筑,在推土机的轰鸣声中,猝然倒下,随着履带前行,后面是宽敞整洁的街道,鲜花盛开的村文化广场、农民技校、威风锣鼓以及老人和孩子幸福的笑容。画外音是轰鸣的机械声和破墙倒塌的声音,然后是小鸟清丽委婉的叫声、农民技校讲课的声音……而随着推土机的滚动,一行字幕淡入:这是一场具有史诗般深刻的变革。这些变革如今正发生在督城的广大农村中。然后背景影像定格,主标题字特技的形式滚出:文明生态扮靓督城农村。副标题是督城文明生态村创建纪实。最后字幕淡出。

    这个片花加上特技的运用,非常具有视角冲击力,形象而写意的展现出文明生态村的创建活动,正在扮靓着督城的广大农村,正在改变了千百年来沿袭下来的生活陋习。思想性和艺术性达到了完美统一。

    片子全部看完后,关昊说:“总体感觉不错,片头应该加分。还是老毛病,基层领导不要用‘指出’,尤其这个片子是给省里领导们看的,‘指出’这个词显然不合适。还有班子成员会议室的镜头不要,换成现场的。再有,我已经是走了的人了,在这里不露一面不现实,尽量少而再少,我的镜头太多了,喧宾夺主,因为这毕竟是反映督城的片子。要分清主次。”

    赵刚也谈了自己的意见,和关昊的差不多,他不同意关昊撤掉自己画面的意见,说要尊重历史。关昊当即就否了他的意见。

    最后赵刚跟古时说:“今晚就别改了,都过十二点了,明天再改吧。加好特技和音乐后明天下午在看最后一遍。”

    送他们走后,夏霁菡关了所有电源,锁好门。望着漆黑的夜空,她还真有些怕。这时古时在楼下叫她:“小夏,我送你。”

    小夏的出租屋离单位很近,古时走着送的她,看着她开了门,亮起灯才回去。

    她倒上洗脸水,刚想洗脸睡觉,就听电话响了,她以最快的速度接听了电话,果然,是他的声音。他说快到胡同口了,让她出来。她连忙说:“好的,好的。”挂了电话,拿起小包,关上灯,轻手轻脚的锁上房门后,惦着脚尖走出大杂院,刚到胡同,就看见一束明亮的汽车灯光,她放慢了脚步,这不是他的奥迪,而是一辆大吉普。见她迟疑,关昊开开车门,冲着她说:“在这儿呢。”她这才快步向那辆车跑去,关昊早就给她开好了车门,嘱咐她说:“高抬腿,这个车高。”然后伸出长臂,把她拉了上来。

    坐好后,汽车绕行国道,向关昊的住处驶去。

    关昊尽管人调离了督城,但是部队这套公寓他还继续住着。部队领导说这里就当他往返北京和锦安时歇脚用。

    坐在车上,夏霁菡问:“你应该抓紧休息,不累吗?”

    “谁说我跟你在一起就不能休息了?谁说我跟你在一起就得累了?心理不健康了吧?”他坏坏的笑着。

    夏霁菡知道他又在捉弄她,就没再说话,因为她永远都不是他的对手。

    在关昊的住处,她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十点多。当她睁开朦胧的睡眼一看,偌大的床上,早就没了关昊的身影,她拉开了窗帘,才发现枕头上有一张便条:好好睡,我要赶回开会,房门钥匙给你留下了,你就住这里吧。

    她看着纸条笑了,心想,我可不敢住这里,这是给市委书记的待遇,再说离单位那么远,来回打车就得二十块钱,还是自己那个小平房方便。

    她给制作室打了电话,才知王辉果然如古局长所说已经上班,正在做最后的修改。

    来到单位后,王辉说:“你不用管了,回去接着休息去吧。我快改完了。”他伸了个懒腰。

    夏霁菡刚下了楼,就接到了田埴的电话,田埴说有事找她。她想了想,不记得跟他有什么事,尽管信誓旦旦的跟自己说,在督城他是她最近的人,可是她负伤他居然都没打个电话问候,而且那天在楼道相遇,目光还是那么的不友好。不想再跟他有什么牵扯,就说我正忙。

    田埴说道:“那好吧,我晚上再找你。”说完,挂了电话。

    刚挂了田埴的电话,又有电话打进来,原来是办证老人的儿子平凡。她这才想起平凡跟她要一张《优雅保洁员》的光盘,想带回深圳给同在一个单位的女朋友看。她居然忘了这事,于是跟领导请示后,拿了光盘就来到新闻制作室,将那条新闻特写刻成了光盘。这才给平凡打电话,小伙子很快就到了,拿到光盘后连连道谢。他跟夏霁菡说明天就要回深圳了,希望她去深圳的时候想着给他打电话,他要尽地主之谊请他吃大餐。

    送走平凡后,夏霁菡的心里还在纠结田埴那个电话,不知他到底有什么事。

    就在夏霁菡为田埴的事纠结的同时,在明珠湖温泉城建设专题调度会上,关昊在听取了温泉城工程进展情况汇报后,尤其是工程领导小组提出追加第一期工程预算时,他的脑子里一直反复出现着昨天他去宝水县龙浴乡中心小学见到的那一幕。

    几个孩子扒着新教室观看,见关昊几个人过来撒丫子就跑,边跑边嚷着:“快去告诉校长,要账的又来了!”立刻就有孩子跑走了。

    陈建新问其中的一个:“谁说我们是要账的?”孩子们看着他们不说话。他又说:“你们校长呐,去叫一下好吗?”

    一个小女孩嚷道:“我们校长不在家。”

    另一个小女孩说:“叔叔,你们把教室打开吧,过几天我们该开学了,在外面上课太冷了。”

    一个稍大点的女孩过来拽着韩保国的胳膊说:“我们校长找县上了,保证给你们钱,你们就先把教室给我们开开吧。”

    关昊不忍再看孩子们哀求的目光,他转过身走到学校的后面,只见四排旧教室,全部用红漆刷上了一个字“危”和大大的“!。”他看到,这些教室确实不能再用了,房顶漏天,窗户破烂。

    韩保国见市长表情严峻,就小声说:“龙浴的情况我很早就跟县教育局说过,可能县里资金也紧张吧,我们是准备出面协调这些事。”

    这时校长王文千来了,身后跟着刚才那个孩子。他老远就说:“关市长,没想到您这么快就来了,学生们跟我说要账的来了,我一听就不信,因为要账的从来都不来学校找我,直接奔我家,心里还想是不是您来了,果然是。”

    王文千见他们大量旧校舍,就小声对关昊说:“您别看它现在破旧了,十多年前这可是最好的学校。我跟您说,这还是邵愚同志捐资修建的呢。”

    关昊一愣,没有说话。王文千说:“这么多年没人知道,只知道有善人做好事,但是不知道是谁。昨天听说他下去了我才敢说的。”他又说:“那个时候用的都是砖木结构,只是当时施工的原因,花架不知为什么都糗了,本来这次去锦安想再去找他,结果才知道他退了,我就没好再提这事。”

    关昊这才知道邵愚是龙浴乡龙浴村人。

    一边是华丽的政绩工程,一边是孩子渴求新教室的目光,关昊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不是今天这个调度会,他就会在那里召开现场办公会,尽管闻讯赶来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再三保证尽快解决龙浴中心小学的校舍问题。

    关昊看着这个贫困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身上穿着的名牌T恤衫,心里就不舒服,他早就听说在贫困县都有这样一句顺口溜是“再穷不能穷书记,再苦不能县长”,想到这里他凌着眉头说:“不是一个龙浴,你们要尽管摸清全县有多少这样的情况,开学以前必须解决,决不能让我们的孩子在露天上课。”

    回来的路上,关昊跟韩保国说了同样的话,要尽快摸清全市有多少像龙浴小学这样的情况,要抓紧解决。

    在调度会上,作为市长,关昊也讲了自己的意见,他说:“作为本人来讲,我将全力支持明珠湖温泉城项目的建设,这不但是锦安十五重点建设项目,也是省级的重点建设项目,这个项目的建成,将惠及周边四个县和沿途各地,带动餐饮交通等相关产业的兴起,成为锦安经济新的增长点。明年争取明珠湖景区申报成国家立项的旅游示范区,这对温泉城的建设都将起到推动作用。”另外他又强调了工程质量和安全生产等一些细节问题。

    调度会结束后,关昊对刘涛说:“刘秘书,中午有事吗?”

    刘涛以为市长是在问他的安排,就说:“环保局局长吴媚想跟您汇报工作。高开区主任时速求见。再有就是晚上军分区何副司令员的接风宴您别忘了。还有……”刘涛停顿了一下,选择着措辞说道:“市长热线这几天集中反应的一个问题就是明珠湖水污染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