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章 独守空房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5本章字数:5920字

    李俊和乡领导们早就等候在那里。关昊陪着省长下车后就向村活动中心走去。

    夏霁菡松了一口气,她无力的瘫坐在关昊刚才坐的那个位置,闭上了眼。途中解说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这时古时出现在车门口,他冲小夏说道:“怎么样,顺利吗?”

    夏霁菡睁开眼睛,说道:“不太顺利,我的词不知为什么,提前讲完了?”

    古时笑笑说:“是不是语速快了?紧张了?”

    “不知道。”夏霁菡说道。

    “别紧张,想着温习一下回去的词儿。”古时安慰道。

    夏霁菡急忙拿出另一份解说稿,认真看了起来。

    尽管她做好了回去路上的解说准备,但却没用上。参观完稻园村的文明生态村,回去的时候人们议论纷纷,在赞赏肯定督城做法的同时,有许多问题咨询关昊。高健第一个说道:“关市长,这个村‘五公章议事制’是真实存在的吗?”

    关昊笑了,他站起来,看了这位仁兄一眼,很笃定地说道:“这一点都不用怀疑,完全是他们自发的行为,只不过后来包村干部稍加引导了一下,就形成了后来的制度。这一点请督城的常书记给您具体解答。”

    常远说道:“刚才从村支书的介绍中大家已经知道了五个公章议事制的含义。这个村的支书有个良好的做事风格,就是做任何事从不掖着藏着,非常透明和公开。当时筹集上来很多钱,怎么管理这笔钱,他就想出了这招,把这笔钱交给村委会,由村民代表监督管理。为了增加村民代表的责任意识,他分别给村民代表刻了一枚公章,上面是某某议事章。这每个人的身后是一个村民议事小组。这是最初的雏形,他的做法得到了当时包村干部关昊同志的欣赏并肯定。后来就把这件事规范成制度。事实证明,这个办法对促进村级民主建设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增加了财务支出透明度,老百姓心里都有一本明白账,避免了猜忌和怀疑。”

    一张发票要过5个人的手,村干部想不清白都做不到。其实纵观农村干群关系紧张的主要原因就是监督机制不完备,村干部随意决策所造成的村集体经济和村民利益受损,既够不上党纪国法的处罚,也没有相应规章的制约、惩治措施。在此情形下,事情即使办得公正,农民也怀疑有“猫腻”,最终酿成各类矛盾和纠纷。如果村民的权力最后只剩下宪法赋予的选举这一项时,结局可想而知。所以在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上下功夫,也是在座的每一位地级领导思索最多的问题,无疑,稻园的“五公章议事制”对大家起到了抛砖引玉的作用。

    晚上,在进行完一天议程后,关昊把袁省长安排休息后,又和常远、赵刚对明天的议程做了细致的安排,接着又对每个房间进行了探访,希望检查组的成员能在督城休息好。本来常远对挨房间走访这事有异议,担心有收买检查组成员之嫌。关昊说:“既然我们做的非常好,那就更不能输在细节上了。”果然地市两级领导的房间走访,受到了很好的效果。

    很晚了关昊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给岳筱拨了电话,向他汇报了今天督城的情况。哪知岳筱说道:“督城的事情一定要办好,我这一片不太理想,坏不到哪儿去,可就是没有出彩的地方,我看廖书记不太满意,基层这帮人也是,面上的事都做不好,为锦安拿分就指着督城了。”

    关昊挂了电话,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上半年邵愚没怎么上班,岳筱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温泉城的建设上,文明生态村的创建活动他几乎就没怎么抓。基层工作就是这样,主动做事和被动做事有区别,和真诚做事又有区别,往往结果也就不一样。

    躺在床上,身着职业装的夏霁菡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想起她今天不俗的表现他很是欣慰。他不由得给她打了电话,接通后,他说道:“是我。”

    “嗯,知道。”她说。

    “睡了吗?”他问。

    “早就睡了,你还没睡?”

    “没你我睡不着。”关昊闭着眼睛说道。

    她一听不由的笑出了声。他睁开眼睛,厉声问道:“笑什么?不信呀?”

    “信,我哪敢不信呀。”说完,传来她打哈欠的声音,随后她又说道:“赶紧抓紧时间休息会吧。挂了。”说完,就挂了。

    关昊愣了,心想没说两句话就挂了,本来他想嘱咐她,以后在遇到今天这种场合,别动不动就是关市长怎样怎样,以后让人家知道后不就成了自家人夸自家人了吗?还有民生问题,有哪个领导愿意你当着他的面谈论这个问题的?

    关昊是这样想的,但是夏霁菡绝对不是这样想的,长时间以来对关昊的崇拜和敬仰,使她才说出那句话,这是发自肺腑,是来自心灵的声音。至于民生问题也是长时间跟关昊在一起耳熏目染的结果。但是从今天他那凌厉的目光中,她看出了他的担心和不悦,唯恐深更半夜的遭到他批评,所以就赶快挂了他的电话。

    就在关昊正要再重播电话时,房门被推开了,高健嘴里叼着个牙签进来了。

    关昊看了他一眼,立刻让自己的眼里发出足够多的夸张、惊喜和热情的光芒。他说道:“哎呦,高兄驾到,真是惊煞我也!有什么吩咐您让他们通禀我一声就行了,何劳您大驾光临啊?”

    与他惊喜的目光大相径庭的是他根本就不热情的态度和动作,只见他慢腾腾的从床上坐起,站在床边,并不看高健的眼睛,而是把目光抬高一寸,眼睛从高健的头顶看过去。据说这是最漠视人的一种目光。他故意虚张地说道:“您老人家还住得惯吗?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吩咐,他们做不到我撤了他们的职。”最后这句话关昊说的极其恳切和真诚。

    高健“噗”的一声吐出嘴里的牙签,笑嘻嘻的盯着关昊浓黑的目光,说道:“怎么了老弟,还真生气了?”

    “生气到没敢,就是后怕,我们的人要是被你问懵了,你老弟我就丢人了。”关昊的语气十分的谦恭和恳切。

    高健哈哈的笑了,说道:“她回答不上来是正常,她回答上来了是超常。再说了,正常的女人难入老弟法眼,入了老弟法眼的都是超常的女人。还再说了,现场不是还有你吗?你哪能让她下不来台呀?”

    关昊盯着他看了两秒钟,说道:“多谢您老替我考核啦。”

    “行了,别跟我假模假样的了,还不给我介绍一下。”高健说道。

    关昊见自己也装的差不离了就恢复了正常神态,说道:“万万不能。”

    “为什么,难道你准备一直藏下去吗?”高健坏坏的看着他。

    “你老兄不但不识好歹还断章取义,我是为你好。你想,我要是跟她说这是我最好最好的老兄,她肯定心里要翻过儿的,要是在来一句‘什么好老兄,哼’!得,我肯定就没词了,要不介绍当做一般人对待,她可能很快就忘了您了,所以也不会有记恨。所以,我还是给您老保住面子吧。”

    “哈哈——”高健大笑了几声,重重的给了他一拳,直把他“疼”的呲牙裂嘴。

    “老弟果然不一般,看上的女人都是极品。”

    “我纠正您一个口误,不是女人,是未婚妻。”关昊很反感高健“女人女人”的这种口气。

    高健愣住了,随即他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那我今天的确是冒犯弟妹了。”

    “哼,终于知道了。不过没关系,后天检查组就到滨海了,到时我可不会跟你老兄客气的。”关昊咬了一下后槽牙,用眼角看了一眼高健,有些发狠地说道。

    高健说:“我早就说了,你做不出来这等事。再说我也没你们做的那么细,还在车上安排了解说员。我是嫉妒呀,你老弟把工作做到了极致。佩服加嫉妒,况且又是你那个妻子、女儿、情人兼而有之的给我们解说。我是好奇啊,能入你老弟法眼的那该是尊贵的女子呀!”

    “行了,您老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关昊说道。

    “我没给你戴高帽子,从认出她的那一刻起,我就在想,这个小女子不但人漂亮、气质也好。你肯定不会只看上她美丽的外表。其实对她好奇也是对老弟好奇,我对你好奇可不是一天半天的了。今天的提问不但是检验一下她何以让你痴迷到深更半夜拿着手机看照片,也是闲着没事,不愿听你们编排好了的解说词。这一试果然不一般。你看她回答的多妙,那么宽泛的话题,她只用了一句话就概况了。”高健忍不住的连连称赞,故意学着夏霁菡的样子,柔声细气地说道:“当那里的文字可以以追溯到……开篇时,当那里的人们可以骄傲自豪的以想当年开始时……呵呵。其实我看出你的紧张来了,你应该放心,我不会让她出丑的,即便回答不上来我也会有对策,看把你紧张的,就差站起来质问我了。”

    关昊还真被他说着了,就说道:“谁知道你老兄是什么居心呀?哪有你这样当老兄的?”

    “没有任何居心,一是好奇,二是好玩。不过我到要问你,你怎么安排你这位未婚妻?”

    “什么怎么安排?”关昊有些不解。

    “你看,一般被称作未婚妻的都是被当做结婚对象的。”

    “那当然,不结婚那叫瞎混。”关昊不以为然地说道。

    “那你的前妻呢?”高健小心地问道。

    关昊凌起眉头,目光就聚在高健的脸上,显然,有些情况他知道。就说:“我关昊可不是拽着裙带上来的,你老兄应该知道我的为人。”

    高健没想到关昊的反应如此迅疾,神情变得如此严肃,尤其是他眼里的目光,有一种撼人的力量。迎着他的目光,他也正色地说道:“你也知道我没别的意思。不过……”

    “不过什么?”

    “我感到你将来的政治环境不会太理想。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所以,谨慎的走好每一步至关重要。”

    关昊感到他话里有话,他不习惯和别人探讨这些问题,就说:“真诚做事,真诚对人,我只能这样做。”

    “是啊,你跟我不是一个性格,你和老师你俩有一比。我不是这样,我认为正确的我会坚持而不会去妥协,哪怕掉脑袋也要这么做。真不知道老板怎么想的?”高健说道。

    哎,官斗,可能是每个政客都会遇到的黑洞,有的时候防不胜防,甚至无法规避。关昊笑笑说道:“谢谢老兄的提醒,我会多加小心的,我已经做好了拥抱黑暗的准备。”

    高健显然听出这是来自“如果你曾歌颂过黎明,那么也请你拥抱黑暗”的这句话。他说道:“我听老师说你工作很有一套,而且人也真诚,那时候真希望你能争取一下来滨海,咱俩搭班子,也让我跟你学点先进的知识和先进的工作理念。我跟老板提过,没被重视,真不知老板是怎么想的。遗憾。”说着站起身来,就往出走。

    关昊起身送高健出门。

    邵愚和高健是师生关系,肯定知道一些岳筱的为人才这样提醒自己。在官场上,能有人肯这样提醒你,就是你最大的幸运,不管有没有价值。从各方面汇总过来的信息都表明,他和岳筱会很难处好的,但就目前来看他们还没有正面冲突,应该还算是合作愉快。有些事情可能就是这样:既不像老牛说的那么浅,也不像松鼠说的那么深。他突然想到童话故事《小马过河》里的这句话。不由的笑了,变幻莫测的官场,居然和童话扯上了。不过细细想来,一个幼儿园里讲的童话故事,居然有着如此通俗深奥的哲理。

    这时,他也同然想到了他的童话,那个小女人。都不容他把话说完就挂了。不行,自己睡不着她也不能睡。于是就又拨通了她的电话。

    夏霁菡又被电话吵醒,她慵懒的“喂”了一声。

    “是我!”一成不变的开场白,显示出他的绝对地位。只不过今天这两字的语气明显重了些。

    “怎么还不睡呀?”

    “我独守空房睡不着,你倒好,呼呼大睡,也太不关心你老公的呀?”关昊学她的口气说道。

    “呵呵,好,老公,太晚了,睡觉的呀?”夏霁菡柔声细气地说道。

    “我去找你睡。”关昊固执的说。自从认识她以来,只要一想到她,他就有些冲动,他怀疑可能以前自己在这方面严重欠账,现在仿佛要弥补回来。

    “乖,别闹了,睡吧。”说着就又要挂电话。

    “听着!”可能意识到她要挂电话,关昊赶快就说道:“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今晚想我着吗?”

    呵呵,这个问题智商不高,她笑着说:“是的,想着。”

    “那现在呢?”关昊呼吸急促起来。

    “现在也想的呀?”她说道。

    “我倒不想你,就是有个人很想你,他想见你。”关昊神秘地说道。

    夏霁菡问道:“是谁呀?现在见我是不是太晚了。”

    关昊坏坏地说:“其实,你认识他。”

    “谁?”

    “龙先生。”

    哈,夏霁菡差点没笑出声,说道:“请你转告龙先生,就说我现在已经睡着了,拒绝接见他,可以明天见。”

    “明天他没时间接待你,而且最近一段都没时间接待你,请你想好了,是见还是不见?”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渴望。

    “可是真的太晚了……”夏霁菡说道。已经过了12点,他这样劳顿身体会吃不消的。所以,拒绝他的“有理要求”才是正当。于是,不等他说话,她再次挂了电话。

    哼哼。关昊的鼻子可真是差点被气歪了。这个女人太“跋扈”,居然敢两次挂他的电话。想到这里,他长腿一顿,就站了起来,披上西服外套就往出走,刚开开门,看见丁海正要举手敲门,一看门开了,就愣住了。

    “小丁?有事吗?”关昊说道。

    “噢,您要出去吗?”丁海迟疑了。

    “不出去,进来吧。”关昊闪到一边,丁海进来后他就关上了门。

    “怎么样,工作还顺心吧?”关昊示意丁海坐在沙发圈椅上。

    丁海一撅嘴,说道:“谈不上好与坏,感觉不像……那会儿工作起来那么有激情。”其实丁海想说:“感觉不像跟着您那会儿工作起来有激情”,但他临时去掉了“跟您”两字,因为他知道如果这样说肯定是要挨批的。

    关昊微微一笑,他岂能听不出他话里的含义?尽管丁海没说出口,他还是不会错过“教育”的机会。他始终认为丁海是块璞玉,跟刘涛比多了质朴少了油滑。他坐在丁海的旁边说道:“不能这样看问题,每个人的工作方式是不一样的,常书记是稳妥、平安型的工作作风。目前我遗留的一些工作都要他来延续,这样就目前来看,没有他多大的发挥聪明才智的空间,这是事实。你要理解,不能懈怠,要积极配合市委市政府的一切工作。另外赵刚也是个有思想的干部,只是这么多年没得发挥,人也厚道,你要多向他们学习。学习常远的平和,学习赵刚深沉的风度,这将来都你都有好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板,你要善于总结和剖析这些人的长板和短板,才能快速进步,快速成长。”

    关昊停了停又说:“另外,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一定要埋头工作,不要搀和是非,学会真诚待人、认真做事。哪一任领导都喜欢做事的人,而不是喜欢搬弄是非的人,这一点在机关工作尤其要注意。其实这也反应出一个人修养和境界问题。”

    丁海点点头,他看了一下表说:“不早了,不能打扰您了,您休息吧。”

    关昊看出了丁海有些不舍,就说:“没事,再坐一会儿吧?”

    丁海想了想还是站起来说道:“不了,刚才我看见蒋师傅在门外溜达,估计他想进来又怕打扰您,我就更不能多耽误您休息了。”

    关昊说道:“看见他代我问个好,你们有事的话可以随时打电话。对了,你和兰兰的事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办喜事?”

    丁海不好意思的笑了,说道:“见了双方父母了,结婚的事还没定。”

    “你也不小了,要赶快操持,需要我帮忙就说话。”关昊想起丁海的未来的岳父就是陶笠的父亲,锦安市人大副主任。他本应该拜访一下老同学的父亲的,但是这个陶副主任由于和邵愚关系不错和岳筱就有些不睦,也是三天两头的告假,两次拒绝了关昊的拜访。只是在一些公开场合才能看到他的人影。关昊在电话里诚恳的请求他多支持工作,他这才逐渐上班。

    “您的事什么时候办呀?”丁海说道。

    “呵呵,还没纳入计划,我太忙了,锦安的事可比不得当初的督城啊。”关昊笑着说道:“不过你这一说我心里还真犯痒了。”说完自己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丁海也跟着笑了起来。他突然想起什么来,就说道:“您原来的夫人来过督城,您知道吗?”

    关昊立刻止住笑,凌起眉头,说道:“什么时候?”

    “您还没调走呐,据说那天她没有找到您,是李丽莎接待的她。然后就走了。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我找过李丽莎,跟他摆明了利益关系,叫她不要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