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4章 老保姆的恳求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5本章字数:5983字

    苏姨看了关昊一眼:“婷儿,咱娘俩这是怎么了,小关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咱们倒哭哭咧咧的了。走,吃饭去。”

    罗婷搀着苏姨走在前面,关昊起身跟着走进餐厅。

    罗婷把苏姨搀到主位,也就是平时罗荣坐的的位置,苏姨刚要坐下,又起来,她请关昊坐过来。

    关昊连忙冲苏姨摆手,说道:“您老就别折煞我了。”

    罗婷把苏姨按在座位上说道:“苏姨,您就坐下吧,我的老寿星。”等苏姨坐下后,罗婷又把生日蛋糕端上来,掀开顶盖,她惊喜地说道:“苏姨,快看呀,大寿桃,好漂亮!”

    关昊也不知道这个生日蛋糕是个寿桃的造型,这是刘涛定制的。上面还有几个字:恭祝您六十大寿!

    “关……昊——”罗婷念出了声,随后神情有些黯淡。

    关昊也不知道刘涛把自己的名字写了上去,他看到罗婷不自然的念出自己的名字时,神态有些尴尬,显然她没想到关昊特别强调了自己。他想解释说这是秘书定制的,但是没有说出口。

    苏姨赶紧出来打圆场,她说道:“谢谢小关,婷儿,快点蜡烛。”

    好在罗婷很快恢复了兴奋的表情,蜡烛点着的那一刻,她和关昊一起击掌唱起了《祝你生日快乐》。

    “苏姨,许愿。”罗婷说道。

    苏姨闭上眼睛,双手合于胸前,眼皮跳动着,睫毛渐渐湿润了,最后使劲吹灭了蜡烛。她看关昊,又看看罗婷,想说什么,眼泪就掉了下来。

    “苏姨,别激动,以后我们年年今天给你过生日,对吧?关。”罗婷冲关昊挤眼说道。

    关昊冲苏姨点点头。关——是罗婷对自己的一贯称呼。

    苏姨接过罗婷递过来的水果刀,颤抖着切下一块蛋糕,罗婷把这块蛋糕端给了关昊,然后笑盈盈的看了他一眼。三人面前都摆上了蛋糕,苏姨说道:“婷儿,你不是还准备了红酒吗?”

    “就是,就是,我都忘了。”罗婷雀跃着去拿红酒去了。

    苏姨对关昊说:“小关,这孩子今天难得这么高兴,你的事今天不要跟她说,我以后慢慢再告诉她,好吗?”

    关昊看到苏姨乞求的目光,就点了点头。

    罗婷端着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只红酒和三只高脚杯,她首先给苏姨倒上了半杯,又给关昊倒上了半杯,关昊赶紧说道:“我晚上要开车,万万不能喝酒。”

    罗婷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苏姨,苏姨说道:“小关说的对,别让他喝了,安全第一。”

    罗婷粥了一下眉,收住了笑,但很快就说道:“看在老寿星的份上,那就饶过你。我去给你拿果汁。”

    关昊的胃不好,平常根本就不喝果汁的,但他没有说什么,任凭罗婷给自己换过来的空杯倒满了果汁。他有些悲哀,罗婷可能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他。

    “为老寿星干杯!”罗婷提议到。

    关昊端着果汁,和他们的酒杯象征性的碰了一下,就收回来,喝了一口浓浓稠稠的果汁,只感到这酸涩的液体开始腐蚀着自己的胃。

    苏姨说道:“婷儿,还是给小关换杯热水吧,他胃不好,喝东西就更容易反酸了。”

    罗婷的脸突然红了,她赶紧说:“对不起,我忘了你的胃了。”

    关昊一摆手,冲着他微微一笑,说道:“没关系,就喝这个。”

    罗婷又坐了下来,她给苏姨夹了一块鱼后,又给关昊夹了一块,说道:“苏姨说你最爱吃焖酥鱼,而且不过油,我就尝试着做了一下,自己感觉味道还不错。你如果认为还可以的话,希望你回来天天吃。”

    关昊看着眼前的鱼,没有说话,苏姨岔过话茬说道:“婷婷,你说最近你们团里有演出,什么时候啊?”

    “我说过吗?我怎不记得了?您那是哪辈子的事了。”罗婷反问道。

    “哦,可能是我老糊涂了。记性不好了。”苏姨忙说道。

    “您呀,一点都不老,是我最年轻的妈妈。我呀,这舞也不想跳了。守着您吃喝玩乐,怎么样?”罗婷撒娇的晃着苏姨的肩膀。

    坐在苏姨旁边的关昊,总觉着罗婷今天反常,话多,笑声多。他端起果汁,说道:“苏姨,今天您六十大寿,我敬您。”关昊喝了一口果汁,这个东西还真不能多喝,现在胃就难受。

    罗婷也起身,给自己倒满了一整杯红酒,站起来,说道:“苏姨,我也敬您一杯,感谢您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说着,一仰头,一整杯红酒全部喝下。

    然后又倒了一杯,对关昊说道:“关,我这个人比较任性、自私,我也要感谢你,感谢你的包容。”说完,又要干杯。

    关昊感紧站起制止住她,说道:“婷婷,今天借这个机会,我也有几句话要说……”关昊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苏姨说道:“小关,那果汁喝不惯的话就别喝了。”说着,冲关昊一个劲的摇头。

    关昊笑着说道:“苏姨,您放心,我会注意的。”他继续说道:“刚才苏姨跟我说了你的情况,我觉得你还是继续跳舞,因为那毕竟是你为之奋斗过的事业,再说你已经跳了那么好了,丢下就太可惜了。来,我敬你,希望再次起飞。”

    苏姨听关昊这样说,才放下心来。

    罗婷干了杯里的红酒,眼里含着眼泪说道:“关,你听说过折断了翅膀的天鹅还能飞吗?”

    关昊笑了一下,说道:“别那么悲观,陈爱莲跳到了50多岁呢?”

    “我,35岁就跳不了了。”说着,又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

    苏姨抢过酒瓶,对罗婷说道:“婷儿,你这样喝会醉的。”

    “苏姨,我今天好想喝酒,难得我今天这么高兴,你就让我喝吧。”她神手去抢苏姨手里的瓶子。

    苏姨向关昊投去了求救目光,关昊却说道:“让她喝吧。既然她高兴。”关昊说着抿了一口果汁。

    苏姨迟疑的松开了手,觉得不合适,又去夺酒瓶。罗婷撒娇着说道:“苏姨,我没问题的,今天机会难得,就让我喝吧?”

    苏姨放了手,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关昊,没说什么。

    关昊盯着罗婷说道:“如果能喝就喝,如果不能喝别勉强,喝坏了身子可就得不偿失了。”

    罗婷听关昊这么说,就把迷蒙的目光投向关昊,看着他说道:“谢谢你,还知道关心我。”

    关昊没有和罗婷哀怨的目光纠缠,他把视线转移到了苏姨的身上。今天是苏姨的生日,他不想因为他的原因给老人这个生日带来不愉快。

    已经明了关昊真实态度的苏姨,看着罗婷痛苦的样子,有些心疼。老人明白关昊看她目光里的含义,就说道:“婷儿,你喝多了!”

    罗婷笑了笑,说道:“苏姨,没事的,您放心,我真的没事。我是高兴,难得看见他一次,就想说说这心里话。”罗婷身子一歪,就趴在了桌上。

    苏姨刚要去夺罗婷手里的酒瓶,就见罗婷护住了酒瓶,抬起头,冲苏姨笑道:“您看您有什么不放心的呀?我都这样糟糕了,就不再在乎什么更糟糕的事情了,对吗?关?”

    关昊没说话,伸出手,从她臂弯里拿过酒瓶,给她的杯里倒得满满的,然后自己干掉了杯里的果汁,也倒上满满的酒,说道:“既然你那么想喝,我陪你。”说着,举起酒杯,向罗婷一点头,就干掉了杯里的酒。

    罗婷也不示弱,随后喝干了杯里的酒。关昊又给她倒满,自己也倒满,又是一举杯,喝干了。罗婷冷笑了一下,也干了。关昊还要倒,苏姨就抢过了酒杯,说道:“干什么?不许喝了,你们真是让我不省心啊?”

    罗婷一把从苏姨怀里夺过酒瓶,说道:“苏姨,拿来,今天关市长有酒兴,你就让他喝吗?”说完,给关昊的杯里满上,也给自己的杯里满上,说道:“关市长,谢谢您今天能赏光,这杯酒我敬你。”说完,咕嘟咕嘟就喝干了,然后,把杯底冲关昊一亮。

    关昊可不想跟她这样耗下去了,夏霁菡还在等他,时间已经不早了。他起身对苏姨说道:“苏姨,我还有事,把这杯酒喝完我就走,时间很晚了,我还约了人。”

    苏姨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酒杯,说道:“既然还有事,就别喝了,被警察逮着了要罚款的。”

    关昊说道:“这最后一杯我怎么也得把它喝了。”说完,从苏姨手里拿过酒杯,并不理会罗婷,对着苏姨说道:“苏姨,再一次祝您生日快乐!”就一仰脖,喝干了。他看了看罗婷,意味深长地说道:“你也别喝了,要善待自己。”说完,起身就往出走。谁知罗婷恼羞成怒:“啪”的一声,就把自己手里的酒杯摔在了地上,暗红色的酒立刻溅的到处都是。

    关昊回过头,用极其凌厉的目光看着罗婷,足足盯了她好几秒的时间,直到罗婷的眼里溢出了泪水。他什么也没说,依然迈开长腿,离开了餐厅,走到客厅时,从衣架上摘下自己的外套,往肩上一搭,一只手就伸进裤兜,就走了出去。曾经对这个家他是太熟悉了,如今已是物是人非,不由的也有些伤感。

    走到院子中间,苏姨追了出来,她叫住了关昊。

    关昊回过头,说道:“您有事吗?”

    苏姨连忙说:“小关,婷婷最近心情不好,你别放在心上。改天再来家里,苏姨好好给你补偿补偿。”

    关昊勉强的笑了一下,说道:“苏姨,您太客气了,照顾好她。”

    苏姨的眼圈红了,她哽咽着说道:“小关,苏姨厚着老脸问你一句话,你和婷儿真的没有可能复婚了吗?你真的不能原谅她吗?”

    关昊说道:“苏姨,眼下已经不是原谅不原谅的事了,而且我对另一个人有了承诺,我不能做违背良心的事。”

    苏姨还是了解关昊为人的,他已经上升到“良心”的高度,说明罗婷是真的没有希望了。想到这里,苏姨流出了眼泪,但她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问道:“小关,苏姨再问你一句话,瞧得起苏姨就如实回答。”

    关昊有些诧异,在院子灯光的照耀下,他看到了苏姨的脸上从未有过的威严和自信。他冲苏姨点点头。苏姨直视着关昊的目光,神情严肃地说道:“小关,如果罗主任还活着,你也是今天这个态度吗?”

    天哪,原来她是这么看自己的!关昊说道:“苏姨,我明白您的意思,即便是罗主任在世,我也会这样,情况您都清楚,我也就不想解释什么了,我的为人您应该清楚。”

    是啊,苏姨太清楚关昊是怎样一个年轻人了,品格高尚,意志坚定,罗荣欣赏他的也是这一点,他既然说没有可能那就是没有可能。想到这里,老人没再说什么,而是摆了摆手。关昊一躬身,真诚地说道:“苏姨,拜托您了,照顾好她,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给我电话,我随叫随到。”说着,转身就走。

    “小关。”苏姨又叫住了他,说道:“小关,原谅我,你知道我在这个家已经几十年了,这个家没拿我当外人,我也没拿自己当外人,有些事我要弄明白,你不介意吧?”

    关昊说道:“您说,苏姨。”

    “你能告诉我你和另一个女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吗?”

    很显然,苏姨在进一步检验关昊的为人。关昊如实地说道:“我和罗婷刚刚离婚时,就开始了。”

    苏姨彻底失望了,她挥了挥手,说道:“小关,路上慢走。”说完就回屋去了。

    关昊看了一眼苏姨的背影,就转身走出了罗家。他发动了车子,一看仪表盘上显示的时间早已经是“21:53”了,天哪,太晚了,幸亏自己赶紧出手把那瓶酒喝完,不然罗婷说不定还要折腾到什么时候?也不知她那里结束了吗?掏出手机打了她电话,没想到她立刻接通,呵呵,肯定是一直拿着手机。郁闷的内心如同春风吹来,舒心而清爽,刚才的不快一扫而光。

    “你那里结束了吗?”关昊问道。

    “早就结束了,我的脖子都快变成长颈鹿了。”她也会调侃了。

    他没有理会她的幽默,而是着急地说道:“就你一个人了吗?”

    “不是,郑总和他们的工作人员还在,其余的人都走了。”她说道。

    “知道了,我到了给你电话。”关昊挂了电话,安心开车。

    郑亮见夏霁菡打完了电话,他才走过来,笑呵呵地说道:“小夏,接你的人来了?”

    夏霁菡冲她点点头。

    郑亮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夏霁菡的斜对面,说道:“是男朋友吗?”

    夏霁菡的脸红了,她不敢看郑亮那探寻的目光,就点点头。

    “呵呵,好啊,祝福你,终于找到了幸福。能否介绍我们认识一下?放心,我给你保密。”郑亮笑嗬嗬地说道。

    夏霁菡摆弄着手里的电话,低着头说道:“郑总,这个人……您认识的。”

    “哦?我认识的人中不记得谁能配得上优秀的大记者?”郑亮故作惊讶地说道。

    夏霁菡奇怪了,他这么消息灵通之人,居然没听到什么吗?于是她鼓足勇气说道:“是关昊。”

    “啊?是关书记呀?太好了!”郑亮说道:“小夏,你太有眼光了,那是我们男人中的极品,是最优秀的代表人物,你太了不起了,那一刀没白挨。”

    “郑总——”夏霁菡听着这话有些不舒服,她就说道:“那事和这事没关系。”

    “哈哈,我们小夏太善良了。”郑亮朗声大笑。

    夏霁菡赶紧用手压住自己的嘴唇,对他说道:“郑总,小点声,目前知道的范围很有限。您可得保密呀?”

    郑亮也下意识的用白白胖胖的手捂住了嘴,小声的笑了,心说这个小女人太幼稚了,外面早就有这样悄悄的议论,只是谁也不敢公开说这事罢了。就冲那个李丽莎,也不会放过炒作这件事的机会。上次郑亮请李丽莎的父亲吃饭,这个当了十多年局长现仍为招商局局长的李富仓就忧虑地说道:“我那个丫头管不了了,我觉得我们家要大祸临头了。”郑亮很早以前就和李富仓熟识,自然说话就少了许多顾虑,他问道:“怎么了?。”李富仓说道:“都是我给惯得,这张嘴到处瞎说。我就警告过她,不许到处胡说。结果我就听说前些日子丁海找过她,警告她说话要注意。我一气之下,给我们家全体开了个会,跟我那两个内、外的外甥说,如果想自保,你们千万不要参与外界的任何议论。离你们那个表妹远点。可你猜老伴儿怎么说?她说不怪莎莎,要怪就怪那个女人太有本事,傍上了市委书记。你说说,这是不是女人之见?结果王平那小子找到莎莎家里,把莎莎骂了够,说人你都抢到手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你想让大家都跟着你一块去死吗?莎莎最怕她这个姨兄了,挨了骂回来跟我翻蛮,说我在家人目前诋毁她了。哎呦,你说何必因为人家的事弄得自己家乌烟瘴气的,真是家门多事啊!”

    郑亮比较了解李富仓,这个人还是比较有城府的。想到这里,他对夏霁菡说道:“小朋友,你放心,我绝对不跟任何人说,包括郑亮,我都不告诉。”

    夏霁菡笑了。这时电话响了,她看了一眼郑亮,起身接通了电话。关昊告诉她在停车场等她。夏霁菡一听急了,说道:“你进来接我吧,我不知道停车场在哪里的呀?”

    关昊笑了,压低声音说:“傻孩子,晚上你呆的那个地方不是我能随便进去的。”

    “那我怎么去找你……”她还想说什么,郑亮一招手,说道:“别说了,我送你出去。”说着,就带头往出走。

    来到停车场的入口,郑亮指了指不远处那辆亮着车灯的车说:“去吧,那辆车就是他的。”

    夏霁菡这时看到那辆车降下了车窗,果然是关昊,她冲郑亮摆了摆手,就向那辆车跑过去,很快就上了车,还不忘向郑亮最后挥了一下手。关昊也冲郑亮轻轻的鸣了一下喇叭,郑亮向他们举起右手挥动了几下,算作致意。

    目送着他们走了之后,他回过身,刚要转身回去,就听旁边有人叫道:“郑总。”郑亮一回头,看见田埴从旁边的车上下来,有些纳闷地说道:“田主任,你还没走?”

    田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道:“郑总,她跟你说是谁来接她了吗?”

    郑亮看着田埴,愣了一下说道:“对不起,她没说。”郑亮有些奇怪,李丽莎在机关里都散布到了,难道她能放弃在田埴面前丑化他前妻的机会?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眼前的人还心存侥幸心理。想到这里,他笑呵呵地说道:“兄弟,好好过眼下的日子吧,别人的事能省心就省心吧。”说完,就转身走了进去。把田埴一人凉在了门口。

    其实,田埴已经认出了那辆车,就是关书记停在小区和那天晚上送她回来的那辆车,他不愿把夏霁菡往坏里想,尽管李丽莎把她诋毁的一钱不值,但她的为人他还是清楚的。其实他不走很大程度上是想看看到底什么人来接她。他打算从郑亮口中知道夏霁菡有没有亲口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不想这个狡猾的家伙不但不说,反而教训起他来了。

    田埴有些懊恼,坐进单位给他配备的捷达王轿车,就噌的开了出去。

    跟田埴心情同样晦涩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罗婷。

    关昊走了以后,罗婷把酒瓶里剩下的一点酒又倒在了杯里,刚准备喝,苏姨就回来了,她边收拾地上的碎玻璃片,边说道:“婷儿,你喝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