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章 关家父母因她起争执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5本章字数:5953字

    夏霁菡此时心如鹿乱撞,她没工夫理会关昊的幽默,借着月色打量着这个小楼,的确如所说,所有的窗户都黑着,看来里面的人都熟睡了或者是深睡了。

    关昊拉着她的手,故意的夸张的走着猫步,高大的身躯一伸一伸的,慢慢的走进房门,夏霁菡也悄悄的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他小心的把钥匙捅进锁眼,轻轻的开开门,自己先悄悄的进去,又把夏霁菡悄悄的领进来,然后轻轻的关门。果然,他做这一切的时候他是悄悄的、蹑手蹑脚的,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但是夏霁菡的心还是提到了嗓子眼。

    他没敢开灯,而是掏出手机,借助屏幕发出的微弱的光,摸到了一双拖鞋,示意她换上,又给自己摸到了一双换上,然后拉着他,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两步后,又回到刚才换鞋的地方,把她的两只鞋拎在手里,说道:“不能留下罪证。”就拉着她的手,悄悄的上楼,来到自己的房间后,关好门,把她的鞋放下,打开灯,不禁捂着嘴偷偷的笑。

    进了关昊的房间后,夏霁菡才松了一口气。手放在胸前,不住的抚慰着自己的心。

    关昊坐在床上,看着她的确很好玩又好笑,但他不敢公开笑她,看来她是真的紧张了。哎,就像他跟常远和赵刚说的那样,不采取非常手段,她永远都没有准备好的那一天。不过她已经很有进步了,敢在郑亮面前说出自己的名字。想到这里,他向她伸出手,没想到她根本就不理他,而是走到大书桌前,端详着桌上一张关昊哥俩的黑白照片,随后就开始打量着四周。

    关昊的房间很大,足有三十多平米,是个书房起居室双向功能的大房间。的确如关昊所说,屋里的床包括写字台和沙发等家具,都是比普通的大一号。就拿这个写字台来说吧,只比他在督城办公室的班台小那么一点,除去书桌和床外,还有两组衣柜,两组书柜,分别摆在房间南北两个区域内。在书桌这边,有一个小小的会客区,有一套沙发和一个活动的茶几,地毯上放着一个简易的书报架,里面是随手阅读的报纸和近期杂志。尽管房间陈设简单,但大气、奢华,而且功能齐全,所有家具无论是选材还是做工,都非常的讲究。

    关昊说道:“怎么样,视察完了吗?”

    她嗔怪的看了他一眼,没理他,看着书柜里的书籍。里面书籍很杂,有历史的,计算机的,金融的,经济的。还有大部分的国外领导人的传记,其中最多是毛泽东的和林肯的。

    “有人说,要想洞悉一个人内心世界,就看他的书柜里都有什么书,想必你现在正在全面深入的洞悉我的内心世界。”关昊笑眯眯地说道。

    夏霁菡没有理他,白了他一眼。

    “请不要用大面积的眼白看人。”关昊说道。

    夏霁菡忍不住扑哧笑出声。关昊感紧做了个噤声动作,说道:“小点声,一会你最怕见的人该来了,我看你怎么着?”

    听他这么一说,夏霁菡赶快走过来依偎关昊的旁边,好像随时都有人进来似的。

    关昊揽过她说:“别怕,早晚的事,早见晚不见。你要清楚,我关昊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把你偷偷娶进家门的。所以你也要鼓起勇气才是。”见她不言语,关昊说道:“洗澡吗?”

    “别洗了,那么大的动静,会把人招来的。”她担心地说道。

    “没事,顶多我吱一声就是了。也就是妈妈问问,爸爸不管这等闲事。”关昊说着就去找睡衣,随后给了她一件他的睡衣。他们换好后,就悄悄的来到浴室,夏霁菡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关昊看她的样子很是好笑。

    他们洗好后出来时,就听楼下妈妈轻声说道:“是小垚吗?”

    “嗯——”关昊使劲应了一声,偷偷的捂着嘴差点没乐出声。

    “这么晚还回来?”妈妈嘟囔了一句,随后他们听到了轻轻的关门声。回到房间后,关昊说道:“这下你放心吧,所有的坏事都是小垚做的了,与小昊没有关系。”

    “小垚不回来住吗?”她问道。

    “不常回来,晚上有应酬就不回来了,一般他都有应酬,他公司可以住,公寓也可以住,谁愿意跟纪检干部一起住呀。”关昊挤挤眼说道。

    俩人相拥着躺在床上,关昊突然想起什么,下地,从桌上拿出一个小盒,递给了她。她一看,欣喜地说道:“手机?给我的吗?”

    “是的。喜欢吗?”

    她拆开来,只看了一眼就说:“跟刘梅的一模一样。”

    关昊一听就泄了气,沮丧地说道:“完了,怎么落在老赵的后面了?”

    夏霁菡明白他的意思,起身在他的脸上啄了一下,说道:“我喜欢这款的。”摆弄了一会,又看着桌上的购物袋说道:“你又给我买衣服了?”

    关昊一下把她放倒,说道:“明天早晨再看新衣服,现在先看我……”说着,就堵住了她的嘴。

    第一次在自己的家里占有她,关昊实实在在的满足了,感觉这个小女人已经从毛发到心灵都属于自己了。他很兴奋,也很疯狂,掠夺着属于她的美好。

    夏霁菡可是紧张的要命,大气不敢出,唯恐吵醒了他的父母。躺在他臂弯里,心神不宁,不知道明早起来他的家会带给她怎样的感受。督城有多少人对他的家世充满好奇,但还从没听说过有谁来过他的家,或者有谁知道他的家。看来他是一心一意的要她了。想到这里,她抬头看了一眼已经熟睡了的他,不由的欣慰的笑了,只要他的家人能像他一样的接受她,她也准备找个时间跟自己的家人挑明这事,反正现在督城已经有一部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了。可是,一想到田埴那怨恨的目光,她就有一点隐隐的担心,还有于婕,只有于婕最清楚他们爱上的时间。她真是不希望自己给他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

    第二天一早,关昊和夏霁菡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后,从楼上走了出来。经历了昨晚,她现在已经不那么惧怕见到他的父母了,关昊说的对,他不可能不见他父母就结婚的。

    关昊打量着换上新装的夏霁菡,用手抚着她的一头长发,说道:“这么美的小仙女不让公婆看一眼真是浪费。”

    夏霁菡笑笑,没有说话,她已经不那么紧张了,任凭他拉着她的手走出房门。在前面故意伸长脖子,东瞧西望的,那神态在给他一只长枪,还真像鬼子进庄。他们都换了运动鞋,走路悄无声息,夏霁菡拎着换下来的衣服,紧跟其后。当来到楼下客厅时,关昊向父亲的房间看了一眼,没人,肯定是耍剑去了,他回头,看见妈妈的房间开着一条缝,他刚要往里踅摸,就听后边有人说道:

    “小昊,你在看什么?”

    关昊和夏霁菡惊得同时回头,就看见了妈妈站在身后,手里端着打好的豆浆。关昊立刻直起身来,说道:“妈妈,您怎没去早市?”

    “亏了我没去,不然你就又溜了。”妈妈转向夏霁菡说道:“这位姑娘是小夏吗?”

    夏霁菡没想到关妈妈直接说出了自己姓,好像小夏两个字在她口中说过无数次,感觉很自然,很亲切,她赶紧从关昊的手里抽出手,向关妈妈微微倾身,说道:“伯母好……”说完,红着脸就向关昊的身后躲去。

    关昊笑了,他揽过她,双手扶着她的双肩,使她站在自己的面前,说道:“妈妈,这就是小夏,今天算非正式访问。”然后又低头对夏霁菡说道:“萏萏,这是妈妈,可不是什么伯母啊?叫妈妈,给你红包,妈妈。”关昊带头叫了一声。听他这么说,夏霁菡的脸就更红了,她仰起脸,有些为难的看着关昊。

    关妈妈笑了,说道:“好了,你就别难为她了。改天正式访问的时候再叫吧。来,孩子,这边坐。”关妈妈往沙发的方向领她。

    关妈妈的幽默让夏霁菡轻松了不少,她看了看关昊,不知怎么办好。关昊看了看表,对妈妈和夏霁菡说:“可以呆一会,不能超过半小时。妈妈,我们和小垚在十点之前要赶到球场,今天有比赛。您可不能聊时间长啊?”

    “我去给你们弄点早点吃。”关妈妈说着就要起来。

    关昊连忙说道:“您可别,抓紧时间你们多聊会儿,您知道打高尔夫要是迟到那就相当于信用缺失了,是最犯忌讳的。我们去球场吃。”

    关妈妈跟说道:“谁让你晚上回来不言语,还冒充是小垚,一早你爸就告诉我说是你回来了,他看见了你的车。”

    “这不是我的错,是丑媳妇,她怕见公婆,您就理解吧?”关昊油腔滑调地说道。

    “呵呵,孩子,怕什么?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伤口恢复的怎么样啊?”关妈妈笑了,她很喜欢这个文静温婉的姑娘,更重要的事她深爱着自己的儿子。想到这里,眼里就充满了慈爱。

    “您老人家怎么连这都知道?”关昊故作惊讶地说道。其实他心里明镜似的,关垚透露的情报。

    “臭小子,只有你不说,没有我们不知道的。”妈妈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是的,关妈妈的耳朵里,早就被关垚灌满了小夏。

    关昊听着这话怎么这么耳熟,他突然想起廖书记也是用和这句话相同的意思说过他。

    “已经没事了,早就好了。”夏霁菡说道。

    “你掀开衣服,让妈妈看看,要不她不放心。”关昊说着就要撩她的衣服。吓得她赶紧护住了衣服。

    “小昊,你怎么这么闹啊?让我和小夏说两句话不好吗?”关妈妈说道。关昊不是闹,他是怕她紧张,好不容易连哄带骗的把她诱到家里,万一妈妈在刨根问底的把她吓回去就糟了。他连声对妈妈说:“好,您说吧,我不言语了。”

    关妈妈笑着说:“孩子,你还是要多注意,脾脏受伤很难恢复的,一定不能太劳累。”夏霁菡不停的点着头说道:“是的,我记住了。”关妈妈又说:“老家还有什么人?”

    “您看您落俗套了吧,开始查户口了?好了,我们该走了,以后我全告诉您,您掌握的二手信息太不全面了。”关昊站起,就要拉夏霁菡。被妈妈打了一巴掌,说道:

    “臭小子,成心捣乱。走吧走吧,晚上想着回来。”关妈妈站起身说道。

    “那要看情况,我都不知道我十分真以后要干嘛?”关昊冲妈妈扮了鬼脸,就去拉夏霁菡的手,被妈妈打了一下,关妈妈说:“你自己去不行吗,让小夏呆在家里?你们那个比赛她就是跟着走下来也要四个多小时,她行吗?。”

    关昊一听急了,说道:“那可不行,她不去我干嘛去?”关昊见妈妈瞪他,就赶紧说道:“您心疼了,我以后天天把她带回来,让您疼个够,还不行吗?今天她不能陪您,得陪我,走喽——”说着拉起夏霁菡就往出走。

    夏霁菡赶忙松开他的手,冲关妈妈微微屈一下身,说道:“伯母,再见。”话刚说完,就被关昊轻轻的拍了一下,说道:“又错了,是妈妈。”

    夏霁菡嘴动了动,刚要叫妈妈,就听关妈妈笑着说道:“好了,孩子,下次再改,走吧走吧,晚上想着回来。”

    关昊拥着夏霁菡走了出去,关妈妈看着他们偎在一起的背影,很是欣慰,她看得出,他们彼此深爱着对方。一会儿,父亲关正方就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他一进门就说:“小昊走了?”

    关妈妈从厨房里出来说道:“走了。”

    “溜的真快,你没跟他说婷婷的事吗?他到底打算怎么办?”他把两只剑插入剑套里,冲着老伴儿说道。

    关妈妈笑嘻嘻地说道:“不用说答案就出来了。你儿子又给你领回一个来。”

    “什么?领回来了?还同居了?”关父不由的往楼上儿子的卧室看了一眼。又说道:“是督城的那个记者吗?”

    “是的。长的细眉笑目的,鼓鼻子鼓脸的,小模样挺招人喜欢,一看就像一家人。”关母高兴的跟关父介绍着。

    “胡闹!”关父大喝一声,把老伴儿吓了一跳:“小昊怎么犯糊涂了,我早就申明过我的立场,你没有告诉过他吗?他没有其他选择,跟婷婷复婚才是正道,他舅舅不是也这样认为吗?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自从罗婷给关父送茶叶来以后,只要一说到大儿子的婚姻这老俩就炒个没完,关父主张复婚,关母则主张尊重儿子的意见,她一直是这个态度,罗荣在世的时候杨雪也是这个态度。

    关母很反感他的武断,她正色地说道:“我认为我儿子的意愿是正道!他已经够累的了,就不要再给他上那么多的枷锁,婷婷也不错,但是离婚是她提出的,总不能她说离就离她说复就复吧?复婚也行,只要小昊愿意,我绝不说什么,但是他现在找到了自己的最爱。你干嘛要强迫他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纯粹是妇人之见,最爱?那个小记者就是他的最爱了?男人,以事业为重,声誉为重,儿女情长做不成大事。”关父说道。

    “我今天还真是发现了,那个小记者可能就是儿子的最爱,试想,一个不顾自己的生命肯用身体去保护的人,难道不值得儿子去爱吗?”关妈妈说到这里,眼里就闪现出小夏那柔柔的小身体,是什么力量激发她那么不顾一切,唯一的解释就是爱。

    关父还想说什么,被关母打住,她说:“我看咱俩吵没有任何意义,复不复婚你说了不算,谁说了都不算,这是他的事他自己做主!即便罗荣在世是时候,他也是希望他们复婚,也没像你这样武断。”关母也把积郁在心里很长时间的想法说了出来。

    关父其实这样做也是有他自己的道理的。长时间以来,他都是认为男人最重要的就是事业和信仰。事业,是决定男人是否成功的关键,而信仰是决定男人个人品质优劣的关键,他一生最见不得的就是那些为了自己的私欲而不顾他人的行为,最痛恨的就是那些忘恩负义的小人。无论怎样说,罗荣对关昊有知遇之恩,而且把他纳为自己的女婿,从这一点上说,罗荣就是关昊的恩人,他后来又把关昊托付给了他的部下廖忠诚,使关昊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和成长的机会。即便是罗婷有一万个不应该,作为一个男人,都应该原谅她,何况她现在已经回心转意,那个横亘在他们中间的男人已经去世,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罗荣已经不在了,但是几十年来他建立起来的人脉网络还在,并且都是在高层。尽管自己也是军级干部,但是地方上的事他还真帮不了儿子们什么忙。有的时候做事不是给死去的人看的,是给活着的人看的。关昊现在有着很好的上升空间,年纪轻轻的就到这个地步不能不说得益于罗荣的有意栽培和提携。

    作为父亲,他不希望儿子因小失大,他还是希望儿子能以事业这个大局为重,再说他和罗婷还是有一定的感情基础的,复婚是最完美的选择,至于那个记者,他完全有能力从各个方面给予补偿的,没有必要非得以婚姻做砝码,现在就是有这么一些女人,挖空心思寻找上升的捷径,缩短奋斗的过程,谁知道那个记者是不是这样的一种人?

    想到这里,他跟老伴儿说道:“小昊晚上回来吗?我跟他谈。”

    “不知道!”关母没好气地说道。

    关父碰了一鼻子灰,愣了半天没有说话,看起来要做儿子的工作还得先做老伴儿的工作,于是他赶紧满脸堆笑地说道:“我看咱们再找个保姆吧,你太累了”

    的确,自从那个用了十多年的保姆回老家哄孙子后,关家就再也没雇保姆。尽管儿子们很少回来,但楼上楼下的卫生就是关母每天的主要内容。

    关父坐在餐桌旁,喝了一口刚刚榨好的豆浆,说道:“杨雪同志,在小昊的问题上,你必须要和我保持一致,我这也是为他好。”

    “哼,我说了,我尊重儿子的意愿,他怎么做怎么好!”关妈妈毫不示弱。

    “嘭!”的一声,关父把杯子使劲的往桌上一放,就说道:“你真是老糊涂,做了这么多年纪检工作,连这都看不透。”

    “只要我儿子高兴,我儿子幸福,我不求他们有什么大富大贵。”

    杨雪说到这里,眼圈红了,作为一个母亲,她太清楚儿子和罗婷之间微妙的夫妻关系了,她看得出来,儿子并不开心,好在他们分隔两地,矛盾没有显现出来。但这种担心她始终存在着。

    今天,他看到了儿子从里到外透着开心和快乐,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尽管那个小夏看起来年纪不大,往人前一站也不像罗婷那么出类拔萃,但是不知为什么,她那柔柔的小模样,那清新淡雅的着装,是那么惹人怜爱,有种想抱在怀里的冲动。可能是平时关垚灌输的太多的缘故吧,反正第一眼她就喜欢上了她。关键是儿子喜欢,看见儿子看她的眼神,都让做母亲的嫉妒。应该说儿子看罗婷很少有这样的眼神,大多的时候是比较沉静和理智的。她真切的感到了儿子幸福了、快乐了,做妈的看到儿子幸福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这就是她一再强调尊重儿子意愿的原因所在。

    “妇人之见!”关父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