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7章 邂逅风电之父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5本章字数:6148字

    关妈妈急了,站起来指着关正方大声说道:“关正方同志,我郑重提醒你注意,这句话你要是再说一遍我就永远都不理你了!请你别忘了,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位刚刚离退一年的我党的高级纪检干部!”

    关正方一下子被老伴儿那凛然不可犯的气势震撼住了,半天没吭声,最后才地说道:“既然如此,你更应该知道有句话是什么意思。政治,是钢铁般的无情!”

    “你少在这里偷换概念,这和我儿子幸福没有任何关联!”杨雪并不服气。

    关正方也提高了嗓门,说道:“怎么没关联,男人最大的幸福就是政治上得意!”

    这时,家里的座机响了,是关垚。关垚问妈妈,哥哥回家着吗?妈妈说道,走了,找你打球去了。

    其实,当很早以前关垚告诉妈妈哥哥已经有心上人时,杨雪还不是特别上心,她的老同事的女儿去年刚从美国学成归来,一直未婚,俩个老姐妹就有意撮合,谁知后来关垚说哥哥装修了乡下农村的民宅,而且还带那个女人去住,当时杨雪有些不满儿子的做法,身为一个政府官员,怎么这么不注意形象呢?后来又听说这个女人救了儿子,这才让她顿生好感,一个肯为儿子付出生命的女人,无疑是爱儿子的,这一点她在心里就认定了儿子的选择。今天第一眼她就喜欢上夏霁菡了,说她是个女人都过了,她纯粹就是女孩儿,年龄不大,清新隽秀,目光温柔,尤其是关昊让她叫妈妈时的那种表情,既想叫,又唯恐自己太冒失,看着儿子时的目光,既娇又嗔,无法言说的表情可爱极了,看得出,儿子是她绝对的主宰,而在儿子眼里,这个小女人也占据着他足够多的内心世界。难怪关垚说在哥哥的眼里,夏霁菡绝对是人间有一,天上无双。别说是留美博士了,就是留天博士他也看不到眼里了。今天她是见识了,儿子护她护的好紧,唯恐自己多余的问话使她受窘和难堪。

    其实作为老人,没有什么比看到孩子们幸福更令人欣慰的了。如果关昊真能把小夏娶到家来,他们将是幸福和快乐的一对。

    就在关父和关母激烈争吵的时候,浑然不知的两个人幸福快乐的行驶在洒满阳光的首都外环路上。

    关昊很得意,他的又一个阴谋顺利得逞,把她骗到家里来,并且成功的被妈妈看见,他能不高兴吗?看得出,妈妈很喜欢她。他高兴的又吹起了《桂河桥进行曲》。吹着吹着,他没有感到来自旁边人的共鸣,不觉有些异样,一转头,发现她正在用眼角看自己,不由的哈哈大笑,说道:“又在用大面积的眼白看我?”

    夏霁菡仍然在用眼角看他,说:“关市长,你好像很得意?”

    “那是,骗得美人归,不得意才怪呢?”这话说出后,他就有些后悔,感到自己有些得意忘了形。随着“对敌斗争”的深入和继续,她也会总结经验教训甚至掌握一些斗争本领的,以后再实施“骗术”可能会增加难度。想到这里,连忙收住话头,脸上的表情也由得意快速的转变为诚恳,他说道:“你看,老太太多喜欢你呀?‘脾脏受伤不好恢复,一定不要太劳累’,什么时候用这样的口气跟我们说过话,从来都是‘臭小子’长‘臭小子’短的。”关昊夸张的学着妈妈说话的神态,还不时的变换着语气。

    夏霁菡扑哧笑了,她把目光变为正常的角度,看着他说:“原来你是被骂大的?呵呵。”

    关昊继续说:“我们放暑假就去部队爸爸那里呆上一段时间,那时妈妈也在部队,我们和爸妈的房间只隔一堵墙,尽管是暑期,西北的夜里也是很凉的,妈妈唯恐我们着凉,夜里要起来好几次给我们盖被子。有一次妈妈给我们盖完被子后回屋跟爸爸说:出来进去看到的全是和尚脑袋,光秃秃的没意思!”

    夏霁菡一听,为关妈妈的幽默“咯咯”的笑出了声。

    “所以呀,我看出来了,妈妈喜欢你。”

    “关市长,我感觉跟你接触的时间越长,就越能发现你身上有许多优点。”夏霁菡若有所思地说道。

    “哦,说说看。”关昊美滋滋的听着。

    “你除去许多显而易见的优点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巧舌如簧。”

    “哈哈哈。”关昊大笑,无论怎样,被自己所爱的女人“夸奖”,都是一件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想到这里,他的双唇微拢,就又吹起了口哨——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看到他兴高采烈的样子,夏霁菡不由得欣慰的笑了,她感觉自己越来越靠近他了,越来越靠近幸福了,而且是那么的触手可摸,不由自主的就随着他那欢快的哨音晃动着身子……

    下了外环路,他们驶向了一条通向京郊高尔夫的专用大道。刚到停车场,就看到关垚在翘首张望,车刚一停下,关垚就走了过来。说道:“哥,你是不是没开手机?”

    关昊这才意识到昨晚关机后,今早忘了开了。他拿出手机后,开开机,才发现有刘涛的电话和邵愚的电话。还有刘涛的一条未读信息,原来是刘涛告诉他邵愚来电,晚上有客人来,洽谈国际会展中心的事。他皱了一下眉,真被自己跟妈妈说着了,难道这就是“谶语成真。”他苦笑了一下,反正晚上赶回去就是了。

    关垚看出来了哥哥的表情,问道:“有事吗?”

    “嗯,晚上赶回锦安。”关昊说道。

    “哥,你累不累,大礼拜天的也不得休息。还想晚上叫上周月,咱们四人聚聚呢?”

    关昊笑了一下,说道:“以后有的是机会。周月毕业了?”

    “嗯,目前在我公司上班。”关垚说道:“哥,你带小夏回家了?我听妈妈说昨晚你们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猫回去了?”

    关昊笑了,想想昨晚他还意犹未尽,说道:“妈见过周月了吗?”

    “没有,我得让你先见,你看着行我再往家领。”关垚说道。

    “那你今天怎么没把她带过来?”关昊问道。

    “嘿嘿,我是让她来,她怕见你不敢来,再说我也不知道小夏来,是走到半路上给妈妈打电话才知道她要来的。”

    关昊笑了,说道:“有意思,小夏是不敢见爸妈,周月是不敢见我。”

    “这个怪我,是我平时把你说的比较恐怖,她心理有障碍了。”关垚说的是实情,他对哥哥的依赖远远的超过了父母,自然在心爱人的面前短不了要说起哥哥的。

    “在周月面前你可得给我留着点,别什么都跟她说,搞的人家女孩子都不敢见我,好像我有三头六臂似的。什么时候让爸妈见见?”关昊说道。

    “不急。”关垚说道。 “爸早就说了,只对你的婚姻把关,我的自己看着好就行了。”

    关昊听关垚这样说,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夏霁菡,发现她被落下了几步,就站住等她。等她跟上来后,关昊对关垚说道:“

    “那是对你放心。”关昊说道。

    “我不这么认为。你忘了爸爸当初不愿意我自主创业时就说道,只有政治,才是男人第一需要。 如果不是你当初大力支持,恐怕没有目前的关氏伟业。”

    “哈哈,正处于成长阶段的企业就被冠之于伟业,关总,你很容易满足啊?”关昊说道。

    关垚和夏霁菡也跟着笑了。三个人来到餐厅刚坐下,就看见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先生,在一位随行人员的陪同下,从外面进来,坐在了他们旁边的桌上。

    关昊对关垚小声说:“小垚,想办法把我跟那个老先生分到一组。”

    “你认识他吗?”关垚有些不解。

    “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他叫何能,你去办一下。”关昊知道弟弟和这家俱乐部负责人关系很好。

    夏霁菡听关昊这么说,就特别注意了一下那位老先生。这位老先生七十多岁的样子,皮肤黝黑,满头银发,身材清瘦,精神矍铄。旁边一个工作人员正在手拿着菜单,征求老先生的意见,只听老先生说道:“吃饱就行。”声音洪亮,干净利落。

    关垚回来了,重新坐在哥哥的旁边,向哥哥点了一下头。关昊露出会心的微笑。

    他们吃好后,起身就往餐厅外面走,早就有两个球童在等候。夏霁菡作为陪打,也和他们一同下场。

    由于很长时间不打球了,关昊在练习场反复练习击球,以达到热身目的。而此时的夏霁菡却对关昊和关垚球包里各种精致的球具发生了浓厚兴趣。从散发着优质光泽的外表上,一股典雅与细腻的感觉令人产生稳重运动的内涵。球童给她做着介绍,她才知道这么多的球杆作用各不相同。光球杆就分好几种类型,大致可分为木杆、铁杆、挖起杆以及推杆,还有一种介于铁杆和木杆之间的球杆,叫混合杆,又叫铁木杆。分类之细不亚于书法家笔筒内的笔。

    难怪说高尔夫是一项贵族运动,就这包里的各种球具,就有几万元到几十万元的价位。这项运动据说最早是由一群牧羊人发起的,以后逐渐演变成享受绿地、阳光、新鲜空气的集体育锻炼和游戏于一身的运动。

    高尔夫是一种看上去很美的运动,蓝天绿地、清澈池塘、精致器具,优雅的绅士风度,在高尔夫球场,根本看不见一般赛场上那种大汗淋漓、追逐纠缠的激烈场面。

    练了一会击球之后,关昊把夏霁菡叫到身边,让她试试击球。夏霁菡说道:“这个杆都快赶上我的个子高了,我不学。”

    关昊笑了,说道:“感觉一下。”

    夏霁菡这才走过来,关昊递给他手中的木杆,把她夹在臂弯里,双手握着她的双手,说道:“右手在前,左手在后,左手拇指顺着球杆方向伸直,右手小指和左手食指互相扣住,并右手掌将左手拇指连同球杆一起握住。”夏霁菡握着球杆的手在他的作用下稍稍晃了晃,感觉了一下手的力度,然后又听他说道:“下面是站姿。双脚平行与肩同宽,双腿微曲,腰部臀部保持直线,右肩低于左肩,注意最后一点,握杆的手臂垂直于身体,杆身与上半身的角度在90度左右,不要太深,也不要抬起太高,头不动,左肩带领转肩动作。以左肩去找右脚尖为准。下巴抵在左肩上,头和眼睛在正中间看球,用力,击球!”说着,球架上的小白球就被她划拉了下来。

    “哈哈。”关昊和都她开心的笑了。

    接近比赛的时间了,他们才坐上电瓶车,行驶在高尔夫球场的绿茵中。

    映入眼帘的是满眼的绿色,空气中弥漫的都是球场天然草味的清香,沁人肺腑。清爽的风吹起夏霁菡的长发,随风飞舞,发梢不时的轻抚着关昊的脸颊,关昊低声问道:“带防晒霜了没?”

    夏霁菡摇摇头,随后说道:“这个季节不用吧?”

    关垚说道:“这个季节好些,但也够呛。”

    关昊把她手里的遮阳帽给她扣上,还往下拉了拉帽檐,说道:“帽子别摘。”

    关昊如愿的和那位老先生分到了一组,而且是最后一组,只有他们俩个人。关昊主动向前,伸出右手,谦逊地说道:“何老,非常荣幸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向您学习。”

    老先生一愣,看着眼前这位仪表不俗、举止优雅、相貌英俊的年轻人和他身旁那个白衣白帽的美丽女孩,不由的眼前一亮,说道:“幸会,幸会。互相学习。”

    球车已经陆续在往各个发球点运送球手,关昊对先生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老先生爽朗的一笑,说道:“我步行,从来不坐车。”

    关昊转身跟夏霁菡说道:“萏萏,你坐车走吧。”

    夏霁菡摇摇头,她要跟他们一起走。

    球童们上了电瓶车,提前等在开球区。

    关昊陪着何能健步的走在高尔夫球场的水泥路上。夏霁菡不时的小跑两步才能跟上他们的脚步。他自我介绍了之后,又介绍了夏霁菡,并掏出了自己的名片,双手递给了何能。何能站住,看了看关昊的名片,把名片交给了自己的助手后,笑着说道:“年轻人,你们真是天生的一对儿,可是,你是怎么认识我的?”

    关昊说道:“谁不知道您啊,当年在国家气象部门的一声吼,就吼出了中国最新的风能资源的储备数字。从而预示着一个新能源产业链群的诞生,从某种程度上说您就是我国的‘风电之父’。”

    何能!夏霁菡突然知道了眼前这位老先生是谁了,她也在霎那间明白了关昊为何有意接触他的目的了。

    风电之父!

    老先生显然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称呼,他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而且非常满意这个称谓。他说道:“如果我不跟他们吼几声,可能到现在都不会重新测量我们风能的储量。过去气象部门公布的10亿千瓦的资源储量是在10米高空,现在大风机已经延伸到80米高空,甚至有趋势延伸到100米高空。还按老一套办法测量肯定是不行的。风电的资源量有个特点,跟风速的三次方成正比,10米高的风速比起80米高空的风速要小的多,80米如果大30%的话,那资源量就增加两倍。所以,这就是大致的风资源的特点。”

    关昊认真的听着。

    何老又说:“怎么知道有45亿千瓦的风能储量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但是美国人给了个世界风能资源的估算,说是80米高空,世界风能资源有700亿千瓦。我本身就是理论物理学家,就拿中国陆地面积占世界陆地面积的6.5%,我把这700亿千瓦乘以6.5%,就是45亿千瓦。”

    关昊被老先生的率真感动了,他由衷地说道:“您的发现将带来一个风电产业的崛起。所以把您誉为‘风电之父’一点都不为过。”

    “哈哈,这还不敢当,不过搞风能的人都知道,风能产业的兴起是我‘吹’出来的。我是搞核能的,看到发展核能源来解决能源问题没有太大希望后,我就研究分析了国外的再生能源的应用,觉得这个领域很有希望。越研究就越感兴趣,越感兴趣就越激动。如果拿出当年搞两弹一星的精神搞新能源开发,绝对不该是现在这个状况。”可能是老先生很满意关昊称他为“风电之父”,他很乐意和他谈论这个话题。

    何能——中国科学院院士,核物理学家,是我国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的倡导者之一。原名何民良,就因为他在核物理领域里的显著成绩,被当年一位国家领导人用了一个字赞誉了他的拼搏钻研精神,那就是“能”字。后来,为了激励自己何良民就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何能。

    其实这个“能”字的典故来源于诸葛亮的《前出师表》:“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之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据说这个“能”字他至今收藏,时刻激励自己为国效力。他认为能源问题已经不是一个科学问题,也是一个人文问题。当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从过去的原子能时代转向太阳能时代,他说,中国需要像50年前抓“两弹一星”时那样,抓再生能源的研究和开发,直至实现现代化。

    夏霁菡受关昊的熏陶,也有意识的搜集和掌握了一些再生能源这方面的知识,她突然问何能:“何老,您是研究核能的,可是您却对再生能源感兴趣,您说再生能源有可能有取代化石能源的那一天吗?”

    何老没有意识到旁边的这位小姑娘居然对这个问题感兴趣,他没有正面回答夏霁菡,而是问道:“姑娘,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夏霁菡看了一眼关昊,发现他正在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就说:“我是我们当地电视台的记者。”

    老先生恍然大悟,就笑着说道:“我这人最近可能和媒体有缘,走到哪里都能遭遇记者,没想到今天偷偷的出来打球,依然碰上了记者。嗬嗬。”老人又接着说:“你们一个市长,一个记者,珠联璧合啊!年轻人,说实话,是不是想做新能源这篇大文章?”老人问关昊。

    关昊急忙说道:“何老,不瞒您说,我对这个问题好几年前就关注,由于我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我说不清这里面技术层面的问题,但我感觉到将来谁掌握了新能源技术,谁就掌握了世界。我刚刚到这个城市,目前还是个代市长,那里有一个国家级的高开区,配套设施齐全,我想把它建设成为新能源产业园区,也想让这个城市成为中国第一个碳益城市,更主要的是隐隐看到了这个产业里的巨大商机,我这不过是想为当地找到一个经济新的增长点。这只是我是想法,还需要多方努力,今天遇到您,真是三生有幸。”

    何老明白了,他笑着说道:“新官上任三把火,哈哈,好。”他突然又说道:“你刚才说什么?碳益城市?年轻人,这个想法好啊。”老院士的目光炯炯有神,他激动地说道:“目前我们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刚才这位小姑娘问的问题是肯定的,化石能源总有枯竭的那一天,人类必须寻找和开发利用再生能源,这是不争的事实。我告诉你们,风能是我吹出来的,可是你们知道吗?我国太阳能资源至少是风能资源的100倍!中国每年接收到的太阳能是总消耗的一次能源的600倍!这是多么诱人的数字啊!年轻人,我不得不说对你的碳益城市发生了浓厚兴趣。这个领域大有可为啊!这个事情做好了,不光是为一个地区找到了的新的经济增长点,也是对社会的贡献。我可以负责任的跟你说,可再生能源产业的春天已经不远了,谁先走一步,谁就抢占了桥头堡阵地。”

    老人兴奋的神态感染了关昊和夏霁菡。

    何老转头对夏霁菡说:“核能的弊端显而易见,人类的未来将是一个太阳能的时代,这也就是我对新能源感兴趣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