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9章 小心关市长被人抢走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5本章字数:5125字

    岳筱的这句话同时也被陶显亭听到。

    陶显亭,陶笠的父亲,锦安市人大副主任。他站起身,走到岳筱面前,说道:“这次香港招商大获全胜,岳书记亲自挂帅,功不可没,我敬您。”说完,仰头干掉了杯里的酒。

    又有人来到岳筱面前,关昊说道:“你们都这样岳书记肯定要多了,这样吧,分系列的来吧。”

    陶副主任说道:“这是我们锦安今年的大事,岳书记多就多了吧。哈哈。”众人也都附和着。

    但岳筱只是嘴稍稍碰碰杯,并不都干了。他说道:“你们别光盯着我,关市长那里还有料没抖落哪。”

    “我那提不上,还没成型,等跟您单独汇报以后您看是否可行,再往下进行,现在一切还都只是想法。”关昊谦逊地说道。

    岳筱很是满意关昊对他尊敬的态度,他说道:“关市长谦虚了。”

    一切都按关昊设想的那样进行,何能,正式被锦安市高新区管委会聘为顾问,同时何能又为锦安带来了一个项目,就是他力挺的科技大学教授陈应久的太阳能应用技术研究院。尽管关昊说跟岳筱请示,但对于新能源这个领域,岳筱知之甚少,他能事事跟自己汇报就已经不错了,他也没有任何理由阻止市长发展经济。再说这个开发区当年还是他亲手建立起来的,可是没有合适的项目一直这样闲置着,去年被评为倒数第二名,如果关昊能够救活这个国家级的高开区,也是给自己脸上增光。

    一想到新能源,关昊胸内就抑制不住的兴奋,他感到了这个领域将是大有可为,于是,他专程赶往省城,详细的向廖书记做了单独汇报,又正式向省委和省政府有关领导做了汇报,并且拿出了一份详实的汇报材料。后来,柳明给关昊打电话说,廖书记又很仔细的看了他们的报告,并在报告上批复了“甚感振奋!”四个字。

    就在关昊为他的新能源奔波忙碌的时候,夏霁菡接到了丁海的电话。他说在督城酒店等她。夏霁菡问他有事吗,丁海说今天请她和刘梅,提前给她们过记者节。夏霁菡放下了手里的稿子,就做小公交来到了督城,丁海已经在酒店里的房间等候。

    丁海站起身,将夏霁菡让在了旁边的沙发上,默默的给她倒了一杯茶,然后自己又默默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自顾自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夏霁菡有些纳闷,尽管丁海比她大几岁,但是他们曾经紧密配合过,那时关昊刚来时,所有的报道口径都是最先从丁海的口中得知,比宣传部门要提前很多。她和刘梅应该是跟丁海关系最好记者。当年关昊让丁海去请办证老人参加行政大厅剪彩仪式,丁海担心被拒绝,就是让刘梅和她一起去的。况且自己负伤的时候,是丁海为了让关昊能天天见到自己,才给陶笠兄妹打了电话,让他们以表哥的名义把她接走。应该说最早知晓她跟关昊的事的就是丁海了。这会儿见他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的样子,就说道:“丁主任,你怎么啦?跟兰兰闹意见了?”

    丁海放下茶杯,说道:“没有。小夏,你听说了吗?我要调走了。”

    夏霁菡突然一愣,说道:“你,调到哪里去?”夏霁菡之前一点都没听说,因为不在要闻组后,她的消息性对就闭塞一些。

    丁海说道:“调到北河县,副县长。”丁海的语气里没有欣喜。

    夏霁菡说道:“那是好事呀,你怎么好像还不高兴?”

    “嗯,有点。我想去锦安,关书记不要我,说让我在基础锻炼几年再说。”丁海说道。

    “呵呵,我感觉他说的没什么不对。”夏霁菡笑着说道。

    “我说到锦安我什么职位都不要,还跟着他,跑腿也行,他不答应,说跟着我有什么出息,该干嘛干嘛去!哼,你没见呐,那神态,好冷血!”丁海说道。

    夏霁菡呵呵的笑了,她尽管没见到他说话的神态,但可以想象的出来。她理解关昊的用心,他这是在有意培养丁海。北河,在督城的东南部,紧邻黎州,尽管不算贫困地区,但相对闭塞,属经济欠发达地区。由于丁海相对资历浅些,关昊把他调到那个地方去可能还不会引起太大的争议。

    丁海见她不说话,就又说道:“小夏,你不知道,跟着关书记就是跑腿打杂我都愿意,干事特有激情,而且还能跟他学到很多东西,这倒好,自己要单飞了,我心里没有底。”

    “没事,你会做的很好的,俗话说小鹰总会要出孵的。”夏霁菡理解他,他说的是真心话。跟着关昊采访了一年多的时间,这是她和他身边人的共识。

    丁海不再说自己了,他看着她说道:“小夏,关书记走了,我也走了,你要学会照顾自己。”丁海说到这里,眼圈有些红了。

    不知为什么,听他这么一说,夏霁菡突然感到了自己的孤单,她的眼睛湿润了。关昊调走后,她没有感到多少孤单,知道丁海总是在默默的关照着自己,尤其在人前那种不动声色的关照,使夏霁菡心里感到很踏实。就拿前几天来说吧,天气骤然冷了起来,丁海当天晚上就给她送过来一台电暖气。她想给他钱,丁海就坏笑了一下说道:“给什么钱,放心,丁主任给你弄个电暖气还是没问题的。”这会儿一听丁海要调走,她的心里还真是有些失落。夏霁菡的眼里也迷蒙起来,说道:“放心,我会好好的。”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丁海也抹了一把眼泪,说道:“我了解你的性格,不爱惹事,你回专题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你跟以前的身份不一样了,肯定也会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甚至受委屈的地方,和关书记勤沟通,另外有事多找古时,我下午见到他了,他还是很知深浅很懂事理的人。”

    丁海变得有城府了,他见到了古时,按他的感情来说很可能跟古时说起她,但他却没跟夏霁菡提到底说了什么了,看来,他也历练的差不多了。

    “小夏。”丁海继续说道:“我们都走了,你还是跟着他去锦安吧,要不你留在这里太孤单了。”

    夏霁菡笑笑说道:“他自己还没站稳脚跟呢,我就不要去添乱了,在说,在督城,有我自己的位置,而且这里的人也都不错,我现在谁也惹不着。放心,以前没人找我麻烦,现在就更没人敢找我麻烦了。”她想了想说道:“兰兰跟你去北河吗?”

    “她,更不去了。她一个特警,北河没地方放她呀。”丁海说完自己也笑了。

    “你们什么时候办喜事?”夏霁菡问道。

    “呵呵,还没提到议事日程,先这么搁着吧,不着急。再说,你们不是也没办哪吗?”丁海看着夏霁菡说道。

    “你别比我们,我们情况特殊。”她说着低下了头。

    丁海想了想说道:“小夏,其实我觉得目前你留在督城不动最好。”

    这时,夏霁菡的电话响了,她跟丁海说:“是刘梅。”

    丁海说:“我跟她说的是五点半。”

    夏霁菡点点头,接通了刘梅的电话。

    “你在哪儿,用接你去吗?”刘梅说道。

    “不用,我到了。”夏霁菡说道。

    夏霁菡明白了,丁海叫自己提前半小时到,可能就是想跟她说一些私密话。

    五点半,刘梅准时到了,她的行动已经有些笨拙了。丁海赶紧站起,给她拉开椅子,她一屁股就坐了下来。盯着夏霁菡,喘着气说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怎么啦?”夏霁菡反问道。

    “没事就好,我看你的眼睛红了。”刘梅说道。

    丁海说道:“她呀,是舍不得我走。”

    “你走,你去哪儿?”刘梅问。

    “你不知道?”丁海说。

    “我不知道?你要调走吗?”刘梅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马上问道。

    “是啊,今天请你们就是给我践行的,也是我跟吃的最后的晚餐。”丁海接着说道:“看起来赵市长什么都没跟你说呀。”

    “嗨,你还不了解他,从来到家不谈工作上的事,好多事我听外边的人说,到家一向他核实,肯定遭到数落,所以我也不问他工作上的事。”她还要说什么,突然想起什么就对夏霁菡说道:“记者节你出什么节目?”

    夏霁菡冷不丁被她问住了,就说:“什么节目?”

    “哦,我们还没有正式通知。”夏霁菡说道。

    “你们要评视听十佳。听说这次是政府奖,而且是享受终身荣誉的,我看于婕热情很高。”刘梅说道。

    夏霁菡没说话,她前几天就听说锦安广电系统要表彰一批全市优秀采编播人员,督城可能给一个指标。夏霁菡向来对这些不是太关心。所以对刘梅说的于婕很有热情也就没有特别的反应。除去参加行业参评,一般对个人的奖励向来与她无边,她也就很少关心这些事情了。

    “你真是不识人间烟火,人家还以为你是最大的威胁呢,你到好,根本无动于衷。”刘梅白了她一眼。

    夏霁菡笑笑,她从不去争这些,在广电局工作三年多了,没当过一次先进工作者。丁海听刘梅数落夏霁菡,就说道:“图那个虚名干嘛,踏实的做业务比什么都强。小夏不当十佳,无论是市领导还是他们局领导,谁都清楚她的水平和能力。”

    “哼,你们俩穿一条裤子都嫌肥呀?”刘梅说道。

    夏霁菡笑了,丁海却说道:“别以为结了婚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以后要注意影响。”

    刘梅不以为然地说道:“我跟别人注意,跟你们还注意,想累死我呀?”刘梅又接着说:“我听于婕说咱们两家要在一起庆贺记者节,每个人都要出节目的,看起来你真没听说”刘梅说道。

    夏霁菡点点头。这时,丁海的电话响了。他忙拿起来一看,赶紧赶紧站起,走到窗前,接通了电话:“赵市长,有事吗?”

    刘梅一听丁海叫“赵市长”就冲夏霁菡一伸舌头。夏霁菡捂着嘴笑了。

    显然,对方在问丁海在哪里?就听丁海说道:“我在督城酒店。嗯。没别人,就刘梅和小夏,没事,是我请她们吃饭。嗯,好,好的。”挂了电话,丁海高兴地说道:“关市长回来了,跟赵市长,常书记也在这里,没别人,让咱们都过去。”

    刘梅把目光投向小夏,说道:“我好说,看咱们的小仙女是什么意思。”

    夏霁菡心莫名的跳了起来,这种情况她还是头一次遇到。憋了半天才说:“要不你们俩都去,我回家。”

    刘梅哈哈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跟丁海说道:“我以为她要说什么呢,憋了半天就这么一句话呀,哈哈。”

    丁海也笑了。

    刘梅又说道:“走吧,既然叫咱们过去,肯定是没外人,我说小仙女,你也该曝曝光了。走吧。”刘梅说着就站了起来。

    夏霁菡仍然面有难色,说道:“我真不想去。”说完,她求救般的看着丁海。

    丁海说道:“要不,你们先在这里等等,我去看看都有谁,再给你们打电话?”

    夏霁菡连忙点点头。

    刘梅重新坐下,说道:“你以为我愿意去呀,我是想让你曝光。看着他们喝酒,听着他们没完没了的说话,我还真有点坐不住。”

    “我不想曝光。”说着她的脸就红了,低下头。

    “哈哈。”刘梅大笑道:“你看这么长时间我都不问你,就是怕你脸红,于婕还以为我早知道你的事,我就跟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谢谢你。”夏霁菡说道。

    刘梅的确是没问过夏霁菡有关和关昊的事,她是最有事实依据的人,因为关昊曾明白无误的向常远和赵刚公开过他们的关系。对这一点夏霁菡很是感激刘梅的理解。

    “小夏,我也听说过一些无聊的话,但是你别往心里去,嘴长在别人身上,你管不住的。我当初还有人说我黄花姑娘嫁给了一个老头子,还不是看上他的地位?我就是看上了他的地位怎么了?是,人都有趋利性,按他的年龄和家庭来说,他要是个普通农民我肯定不会嫁。但是如果我真跟这样一个农民有感情了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嫁给他。只要我们真心相爱,只要他理解你爱你就一切OK!你也是一样。我知道你顾虑什么。尽管我不知道于婕说的是真假,即便你和关书记早就好上了又怎么样?反正你们现在都是单身,别人管不着的,你情他愿。”

    夏霁菡惊愕的抬起头,说道:“于姐她怎么说?”

    “嗨,放心吧,她就是跟我说着,不会跟外人说的。”刘梅很笃定的说。

    夏霁菡心里一咯噔,有些隐隐的担心。

    刘梅又说:“老赵总说让我多和你联系,说你一人在这里孤单,可是你不出来采访了,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少了,你知道我现在这样也很懒,下班就想窝在家里,不想走动。所以,你要是有时间勤联系我。今天丁海要不是说有你我都不来了。”

    夏霁菡点点头,刘梅说的话她完全相信。刘梅又说:“早点把婚结了算了。”

    夏霁菡说道:“哪那么简单说结就结呀?他那么忙。”

    “是啊。”刘梅深有感触地说道:“我们也是,婚期一推再推,还不是他没有时间吗?关书记到了锦安就更忙了,马上还要选举。原来他管一个县市,现在他管二十多个县市,肯定非常忙,再说又刚去,可能许多关系还没理顺。你也要多理解。不过你比我脾气好。我那时他总拖着不结婚,我就跟他急了,就说你是怎么想的,忙就不结婚了?因为我爸妈好不容易才同意,不结婚到时再反悔了怨谁呀?”

    既然爸妈同意了,怎么还能反悔呐?夏霁菡被刘梅逗乐了,随口说道:“你是怕赵市长反悔了吧?”

    “难道你不怕吗?”刘梅紧盯着她反问道。

    夏霁菡怔住了,她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刘梅一问,她一时回答不上来。

    刘梅又说道:“你要有这种危机意识,锦安那么大的地方,关市长又是那么优秀,小心被别人抢走。”

    夏霁菡嗫嚅着说:“那我就只有一条路,回老家。”

    刘梅一听,气得直咳嗽,说道:“你就这么大能耐呀?我告你说,你现在是正当防卫,不欠任何人的,关昊就是你的。腰杆挺直点,我早就想说你了,哼,今天可逮着机会了,要不平时这样说你我还得犯思量呢,还有她那个前妻,碰到的就是李丽莎这个别有用心的家伙,要是碰到我,几句话就给她塞回去。”

    刘梅正在咬牙切齿的数落着夏霁菡的时候,房门开了,丁海站在门外。很快,一个高挺俊逸、仪表整洁的身影就进来了,后面还跟着赵刚。

    见他们进来,夏霁菡和刘梅赶快站起,刘梅说道:“关书记……不对,关市长好,您回来了?”

    关昊一看刘梅,就笑着说道:“小刘,怎么叫着顺嘴就怎么叫。要当妈妈了,恭喜啦!”然后看着夏霁菡说道:“你们俩架子够大的,还要等两个市长亲自来请。”